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二百三十七章:开业大吉

第二百三十七章:开业大吉


  萧赞育点点头,再度喝了一口茶,这才抬眼看向张辅龄。
  “确实如此,吏部派出去的人已经回来,此事已经核查确实属实,并且经过详尽的调查发现,孙祥趋牵扯的并非只有这一个问题,只是储欢频能接触的只有这一点。”
  张辅龄凑近一些,问道:
  “那萧兄今日来是何意,吏部还没将此事奏报给陛下?”
  萧赞育点点头,“你可知,孙祥趋是谁的学生?”
  张辅龄看看萧赞育,见他眼中带着笑意,想了一圈,对这个人并没有什么印象。
  “萧兄直说便是,我对孙祥趋不甚熟悉,并不知他的恩师是谁。”
  萧赞育叹息一声,说道:
  “你啊,多年来也是如此,对京中人之间的关系毫不理会,这孙祥趋比你我要年长三四岁,他参加科考之时,正值通德十八年,那一年会试的主考官,就是如今的户部尚书闻昌晋,所以当年考中的举子入朝为官的,如今大多称闻尚书一句师尊。”
  张辅龄恍悟,随即也正色起来,他和萧赞育算是另类,几乎没在翰林院多久就被派到各部。
  正常来说一般都要翰林三年才会安置,算下来孙祥趋的提升速度算快的,尤其是在杭州做知府,这是江南富庶之地呀,想到这里抬眸看向萧赞育。
  “既然查证属实,那萧兄为何不直接禀报陛下,而是找我来了?”
  萧赞育叹息一声,“调查是调查了,不过曹尚书将此事搁置了,并未作出批示,我这不是找你商议一下吗?”
  张辅龄蹙眉,端起茶盏喝了一口,显然萧赞育并未说完全,这些证据里面,想来是有很多对闻尚书不利的证据。
  而这位吏部曹尚书,并不想得罪闻尚书,所以将此事搁置。
  抬眼看着一脸笑容的萧赞育,显然眼前这家伙是要打自己的主意。
  不过想到刘仁礼抵达通州十数日,行走在几个县郡,将每一处田野和宅地都摸查一边,还查出如此多的隐疾,如此心性不就是当年的自己,抓着扶手叹息一声。
  “你说吧,让我干什么?”
  萧赞育噗呲一下笑了。
  “贤弟怎么如此表情,找你商议不是让你怎样,我们只是需要配合一场戏?”
  “戏?”
  萧赞育点点头,“对,此事已经查明,知晓的人甚多,当时我就是怕此事不了了之,所以特地下的正式公文,还让吏部众人传阅了抄录的证据,所以这事儿想要完全压制是不可能的,只是需要一个引子将这事儿掀开。”
  张辅龄长吁一口气,大体明白了萧赞育的意思。
  “萧兄是让我做这个引子?”
  萧赞育凑近张辅龄耳边,详细说了一番。
  张辅龄不断点头,最后眼睛有些放光。
  “好,那事不宜迟,我这就进宫,正巧手上有一事需要奏报陛下,你抓紧准备吧。”
  ......
  翌日,回春堂门前。
  庞霄已经去了大同,薛老大站在周恒和朱筠墨的身后,大嗓门尽量压低声音说道:
  “昨儿天擦黑,周老板已经来了,阿昌也跟着到了,我让人送他们去了北山,北山的设备都已经调试完毕,今天可以开始酿酒和制药了。”
  周恒点点头,说道:“你们在门外说的时候,我听到了,让周知闵休息两日,晚些我们去一趟北山,给他们备齐材料,也该开窑了,昨儿夜里就有人来回春堂打听花镜的事儿,这买卖是最急的,如若能搞到水晶也可以尝试一下。”
  薛老大撇撇嘴,“作坊一个个建成了,那吃食的铺子咋办,现在灵山村的人都跟着各个作坊干活,虽然嘴上不说,我能感知他们更愿意做吃食。”
  周恒白他一眼,这货就是着急。
  “别急,稳两日,冰糖葫芦可以先做上,这个不需要别的问题,北山作坊空余的地方足够,你们辟出来一间用着就是了,需要什么自己去铭宇那里支银子采买,这事儿不用问我你拿主意就行,至于别的我们稍微缓一下,毕竟现在铺开的摊子太大了。”
  薛老大一听这才咧嘴笑了起来,“有你这话就行,明日我去安排,冰糖葫芦这个天气最适合售卖,快过年了,孩童身上也有银钱,买卖一定不错。”
  周恒没接话茬抄着袖,外面只是站了一会儿就觉得冷到骨头里,朱筠墨和薛老大都比他穿的少,一个个没有冷的意思,他抬手戳戳身侧的薛老大。
  “什么时辰了?”
  薛老大扯扯衣领,“已经辰时末了,不是说巳时一刻放炮?”
  周恒摆摆手,“开始开始,没瞧见看热闹的人都很多了,再者屈子平放出来的号牌至少有五十个,就这午时都看不完,赶紧开始放炮。”
  薛老大朝着身后吆喝一声,“赶紧来四个小子,准备好火折子,我们要放炮了!”
  这嗓门不是吹的,一声吆喝恨不得整条街都听到。
  一瞬间,围观的人似乎多了几层,几个新人凑到前排,接过张安康手中的火折子,赶紧一字排开,站在火炮面前。
  薛老大吩咐道:“都小心些,点着引信就朝后跑,你们维持秩序的,让人群退后三步,安全第一,行了点炮。”
  一声吩咐,外围拉着手的人将人群朝后推出去三步远,一瞬间回春堂门前腾空了一些,四个小子叫着一二三,同时蹲下点着引信。
  砰砰砰砰,一阵绚丽的烟火飞起。
  随着阵阵响声,所有人都扬起头,看向天空。
  虽然是白天,也能看到点点绚丽的色彩,如此别致的开业,还真是第一次见到。
  好多孩童被大人捂着耳朵,不断欢呼叫着,开心的不得了。
  烟火放完,朱筠墨和周恒站在回春堂牌匾的下方,这里一边有一个彩绸,用力一扯,一个硕大的牌匾显露出来,上面写着回春堂三个洒金大字。
  铭宇带着几个人,给围观的人发放了一个布袋子,里面有糖果,还有一个小册子,上面是如何预防病从口入的小画册,遇到外伤怎么办,如何自救。
  无论大人孩子,收到布袋子都打开仔细看着,糖果有的人直接打开吃了,有的人却赶紧仔细收好,似乎想要分给家中人品尝。
  不过里面那图画册,倒是全都打开了,即便不识字也都看得明白,排队的人也没有急躁的,都安心等待着。
  德胜已经带着所有坐堂大夫进入各个诊室,屈子平招呼着病患,按照手中的号牌直接,分配诊室,没有就诊的人员也都安排在候诊区等候。
  这样一番下来,排队的人少了大半,外面还有很多看热闹的。
  周恒跺跺脚,他已经冷透了。
  “我们进去吧,这里太冷了。”
  朱筠墨摆摆手,“看着你没那么瘦弱,怎么如此怕冷,和女子似的,你快些进去吧,反正我也帮不上忙,不如去北山看看,那里今日也开始劳作,总不能管了回春堂放任那里,我先去看看。”
  周恒点点头,确实如此。
  阿昌刚刚到,这些所有的设备还有人员都需要进行磨合,不是一下子就能全部运转起来,如若朱筠墨过去,确实更好些,毕竟新招的人员有很多庄子上的。
  朱筠墨已经招呼人走了,周恒拽紧衣领刚准备进屋,后面传来一声呼喊。
  “周院判请留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