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二百三十四章:周恒听封

第二百三十四章:周恒听封

    周恒赶紧起身,朱筠墨说话虽然欠揍,自己也无力反驳。
  
      赶紧走到大殿中央,规规矩矩跪倒,将带着的木盒双手举过头顶,朗声说道:
  
      “草民恭贺淑贵妃生辰,宁王世子说,要准备一份特别的礼物,这是特意为淑贵妃研制的舒痕膏,每日涂抹,可以预防妊娠纹出现,另外草民的徒儿会传授淑贵妃一套特别的耳穴疗法,可以快速恢复产后身形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的话让在场的很多王孙贵戚都怔了一下,随即爆发一阵笑声。
  
      如此东西竟然作为生辰贺礼,简直开玩笑一样,能有几两银子?
  
      简直是不将皇帝放在眼里,果然周恒说完,皇帝的脸上有些不好看。
  
      之前耍耍小聪明也就算了,这给你脸了,你又如此不识抬举,竟然将孕事如此大庭广众说出来,岂不是丢了皇家的脸面。
  
      大殿上,众人看着皇帝变脸,瞬间鸦雀无声,一个个要看热闹的人都竖起耳朵,收起笑容,盯着老神在在的朱筠墨。
  
      就在皇帝要开口的时候,淑贵妃让婢女扶着自己起身,脸上带着激动的神情,她款款朝着皇帝施礼,一副兴奋的样子溢于言表。
  
      “陛下,这礼物臣妾最为喜欢,臣妾想问周大夫几个问题,不知可否?”
  
      皇帝一怔,没想到正主如此开心,自然收起刚刚的寒意。
  
      “爱妃喜欢?”
  
      淑贵妃抬起脸,姣好的脸上有一丝动容。
  
      “女子怀孕都会变丑,想吃怕过度增长,出现可怕的纹路,能有此物简直是上天眷顾,臣妾欢喜的紧。”
  
      皇帝抬手示意淑贵妃随意,垂眸看向跪在下面的周恒,这人到底脑子里面想的什么。
  
      一盒小小的药膏,竟然让一贯矜持的淑贵妃动容,此子对人的观察着实可怕。
  
      淑贵妃被婢女扶着,已经款款走下高台,来到周恒面前,周恒赶紧再度施礼,刚刚皇帝的表情他尽收眼底,身后的衣衫已经湿透了,见淑贵妃走到近前,赶紧将木盒打开。
  
      两个白瓶绿盖子的瓷瓶出现在盒子里面,淑贵妃伸出手指,将一个瓶子打开,送到鼻端闻了闻,没有闻到什么刺鼻的药味儿,反倒一阵浓郁的玉兰香味儿扑鼻。
  
      “这药膏竟然是香的?”
  
      周恒不敢抬头正视,微微垂眸说道:
  
      “虽说是药膏,只是提取了药物的有效成分,它可以让皮肤快速扩张的时候减少疤痕的形成,对已经出现的孕辰纹有七成效力,不过用于还未出现孕辰纹的预防效果更显著,如若配合耳穴疗法,贵妃的体态将更加快速的恢复。”
  
      淑贵妃显然是被打动了,不过她上下看看周恒的年纪,心中的疑惑更甚。
  
      “没想到你小小年纪,竟然对医术有此造诣,快平身吧,那本宫要考考你,不诊脉你可知本宫有孕多久了?”
  
      大殿上所有人的目光,从淑贵妃身上再度落在周恒的身上。
  
      这问题够刁钻的,人家是大夫不是算命的,哦看一眼就让人知晓你怀孕多久,如此宽大的华服,如若没有皇帝说淑贵妃有孕,想来没人能知晓她怀孕。
  
      朱筠墨攥紧拳头,替周恒捏了一把汗,如此问题虽然淑贵妃显得那样轻描淡写,可皇帝似乎非常满意,微微挑着唇角,看向周恒。
  
      就在他准备起身时,周恒此时已经站起身,微微垂头,目光似乎都没有看向淑贵妃,再度朝着高台施礼,随即说道:
  
      “淑贵妃身量纤纤,着实不容易判别月份,不过从您的体态和步伐上周恒还是能观出一二,淑贵妃此刻有孕四月有余,不足四月半,之前应该孕吐严重,并且有过流产之兆,调养后大好,最近胃口也颇为好,喜食酸甜的食物。”
  
      这番论断,别人没有什么反应,只是觉得说得神乎其神,可高台上的皇帝却一颤,急忙将手上的杯盏放下,紧紧盯着周恒。
  
      余光看到高台上的状况,周恒紧张的心稳了。
  
      他知道自己才对了,一个深宫妃嫔,孕期争宠的最佳手段就是胎象,尤其皇帝这把岁数,他自己也说了,多年宫中没有小孩子,显然虽然妃嫔众多,可能怀孕的少之又少。
  
      这位淑贵妃能有孕,定然是盛宠在握,而怀孕就不能侍寝,这里面后宅的手段不尽其详,随便猜也就那几样,至于扶着还有婢女的照拂,那只不过是彰显身份,从肚子大小,走路的摇摆状态,脸上斑点的出现,也能大体猜到月份。
  
      淑贵妃脸上都是震惊之色,赶紧将舒痕膏抓过来,塞给婢女,朝着周恒微微颔首,这才快步回到皇帝身侧。
  
      “陛下,这周大夫真的是医术了得,让臣妾太过震惊了。”
  
      皇帝笑着拍拍淑贵妃的手,示意她回去坐下。
  
      “爱妃还未问及,那周大夫的徒儿何在,不是要学习耳穴疗法吗?”
  
      淑贵妃恍然,“对呀,臣妾光顾着震惊了,那周大夫的徒儿可是男子?”
  
      这时,中间坐着的太后说话了。
  
      “大惊小怪的,周大夫的徒儿在伺候哀家,就是这位秀儿丫头,医术不比她师傅差,懂得东西可多了,还是官宦女子。”
  
      淑贵妃一慌,赶紧朝着太后施礼。
  
      “臣妾只是震惊了。”
  
      刘秀儿见太后朝她瞥了一眼,赶紧上前两步,朝着淑贵妃屈膝施礼。
  
      “宴席结束后,臣女会单独给贵妃娘娘演示的。”
  
      淑贵妃赶紧点点头,她听明白了,这里不方便,随即脸上笑着朝刘秀儿摆摆手,自己也坐回去,整张脸都是抑制不住的喜气。
  
      皇帝瞥了一眼淑贵妃,再度看向下面站着的周恒。
  
      “不过是看人体态和步伐就可以辨别疾患,见识了周大夫的医术,才知道张少卿奏报不虚,听说你和筠墨的回春堂不日就要开业了。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赶紧起身,朝着皇帝抱拳施礼,“回皇伯伯的话,明日就是开业之日,开展的就是急症、伤科、内科、妇产科,还有儿科,详尽地分类让患病的百姓能更省银子治疗,妙手回春仁心仁术,这就是回春堂的初衷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真想给这货鼓掌,这广告打的,绝对深入人心,皇帝点点头,脸上的笑容不减,拍着扶手缓缓说道:
  
      “周恒上前听封!”
  
      一听这句话,朱筠墨脸色微变,这是当面抢人啊,我们都说了回春堂开业在即,你这直接上前听封,这不是拆台吗?
  
      周恒赶紧再度跪倒,心中想着下次入宫一定要让秀儿做一个小燕子发明的那种跪得易,不然膝盖真真是受不了。
  
      他余光瞥了一眼朱筠墨,示意他坐下。
  
      今天如此铺垫,还谈论了这么多诊治方面的事儿,周恒早就察觉到,皇帝要有所动作,这不是你不同意就可以不要的,雷霆雨露皆是君恩,没有反对的资格,只能接受。
  
      见周恒规规矩矩跪好,皇帝瞥了一眼安静下来的朱筠墨,接着说道:
  
      “周恒赈灾有功,医术精湛,特准其入太医院,任右院判之职,无需每日点卯,传召入宫即可。不过,卿家身边,要带着御医,随时随地传授急救之法,无论是在回春堂,是在宫中也好,都要像弟子那般认真传授,卿可做得到?”
  
      一句话让大殿上炸了,太医院的右院判是什么,那是相当于正六品的官职啊,一个庶民乡野大夫,如此平步青云,很多人都蒙了,不知道皇帝这是要干什么,再好再能也只不过是一个大夫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