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二百三十二章:宫宴

第二百三十二章:宫宴

老夫人已经擦干泪痕,松开朱筠墨的手,朝他笑笑,随即看向太后。
  
  “是张辅龄张少卿,他从山东祭扫回来,给臣妾送来的这个轮椅,现在想来,这椅子也出自周大夫之手吧。”
  
  周恒赶紧朝着老夫人施礼,苏晓晓和刘秀儿也跟着一起俯身。
  
  “这是张大人的心意,当时看到刘知州坐着觉得很有用,让草民帮着打造了,这次回京正好给捎过来了,只是不知道这轮椅是送给您的,如若知晓定是要打造的华美些。”
  
  老夫人笑了起来,目光无论看谁都瞥一眼旁边的朱筠墨,那份舔犊之情溢于言表。
  
  “一个老太太,要什么华美,我觉得这轮椅已经极为实用,十几年没出过府了,这不是刚刚能出来,就跑到慈宁宫来打秋风,可是太后小气,那眼镜说啥都不给我。”
  
  太后故意板着脸,“我孙儿孝顺我的,你现在不是也有了,真是还记仇,都七十多岁的人了,怎么像个孩童。”
  
  老夫人笑了起来,暖房中开始闲聊起来,苏晓晓之前虽然没大说话,不过她父亲是武将,对卫国公一家极为敬仰,自然站在老夫人身边,又是端茶又是递吃食,惹得老夫人不断打趣。
  
  只是杨伟俊有些不自在,只是见过礼,然后在后面搭边儿坐着,这会儿像个鹌鹑似得。
  
  不知不觉,似乎时辰差不多了,崔嬷嬷在太后耳边说了一句,太后接过帕子,擦拭了一下手。
  
  “玉林说时辰差不多了,那我们也一起前往保和殿吧。”
  
  众人起身,直接赶往保和殿,太后坐着轿辇,老夫人却说什么也不肯同坐,杨伟俊推着老夫人在后面,朱筠墨带着他们几个跟随在最后,还未入保和殿,一阵太监的通传声响彻整个大殿。
  
  “太后驾到!”
  
  太后走下轿辇由玉林扶着,刚走了两步朝身后招招手。
  
  “今日就让秀儿丫头和苏五小姐在哀家身边伺候吧,玉林你去照顾一下珍华,她十多年未曾进宫了,怕是有些不习惯。”
  
  周恒偷偷抬眼看向刘秀儿和苏晓晓,二人都有些惊讶,不过没有什么过于失礼的表现,毕竟刚才玩儿的开心,俩丫头很会哄老太太。
  
  再者太后能将自己的身边人,去照顾卫国公夫人,这就是恩典,当然让秀儿去伺候,也是对自己和朱筠墨的恩典。
  
  刘秀儿和苏晓晓快走两步,站到太后身侧,而崔嬷嬷直接替代了杨伟俊,推着老夫人,进入大殿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过来。
  
  朱筠墨缓缓扬起头,晃悠着手臂,目不斜视地看着前面,周恒落后一步和庞霄并排跟在他身后,周恒知道朱筠墨是故意的,想要让皇帝站在自己一边,就要表明态度。
  
  太后直接走向前方,皇帝和一个身着粉色华服的妃子赶紧起身见礼,那妃子两侧都有婢女服侍,动作非常缓慢,看着微微隆起的腹部,显然这位就是淑贵妃了,周恒一挑眉,如此盛大的宫宴,皇后怎么没来?
  
  这太后左右的次席是帝后专属的,看来这淑贵妃的身份绝对不一般。
  
  正想着,一个小太监引着朱筠墨和自己,朝右手边的席位走去。
  
  这里非常靠近高台,在往前有几个席位,看着年纪大多都在二十多岁到三十多岁,头上戴着不一样的珠冠,周恒赶紧垂下目光。
  
  能在这里坐着,头戴珠冠的,不用说就是那几个皇子,几人纷纷朝着朱筠墨点头,既是打招呼也是示好。
  
  朱筠墨一咧嘴,朝着几人笑着施礼,带着周恒赶紧入席,朱筠墨的席位是靠前的,而周恒的席位在朱筠墨身后。
  
  抬眼扫了一圈,在对面的一处座位看到了闻氏和一个少年,别说那少年和朱筠墨有三分相似,不过更阴柔一些,脸上带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成熟,低眉顺目跟旁边的一个男子聊着什么。
  
  众人见过礼纷纷坐定,周恒看看面前的桌子,桃花醉的瓶子已经摆在面前。
  
  同时旁边放着一个硕大的杯子,看个头足能装下三两酒,看来布置宫宴的人,并不知晓这酒的后劲儿,周恒唇角抖抖,赶紧垂下头。
  
  此时,皇帝的目光落在刘秀儿的身上,又瞥了一眼苏晓晓,最后目光落在刘秀儿头顶的如意簪子上,笑着说道。
  
  “母后这是看重哪家的小姐了,竟然将如意簪子舍得送了。”
  
  太后抓着刘秀儿的手,另一手推了推眼镜,笑着说:
  
  “哀家能看得清你们,就是秀儿师傅的功劳,这丫头也讨人喜欢,哀家就是想跟她多亲近一会儿,皇帝照顾好淑贵妃就行,别吓到两个丫头。”
  
  周恒抬眼偷偷看向太后,这话说得给力,皇帝老子也不能看到女人就打主意是吧,问问也别问,太后直接断了这个念想。
  
  皇帝一怔,瞬间笑了起来,回头看看朱筠墨和身后的周恒,那二人跟鹌鹑似的,老老实实坐着目不斜视。
  
  “好,那儿臣不问,不过母后这眼睛真的能看清了?”
  
  太后抿唇笑着说道:“皇儿耳边的痣哀家都看得一清二楚。”
  
  皇帝一怔,确实感到意外,以为只是朱筠墨找太后帮衬,没想到这两个人还真的是无所不能,要知道太后的眼疾可是有十余载了,太医院换了多少人医治,毫不见起色,如今就带着两片琉璃镜子就完全解决烦忧,这心思岂不是巧妙。
  
  太后朝着卫国公夫人的方向,扬扬下巴。
  
  “皇儿没瞧见,卫国公夫人也戴着一副花镜?”
  
  顺着太后的目光,皇帝瞥了一眼左手的席位,果然卫国公夫人今日竟然来了,这可是十多年都没入宫的人,鼻梁上也架着一副眼镜,只不过没有太后的奢华,少了一条颈部的链子,看着她谈笑风生的样子,皇帝简直想要揉揉眼。
  
  就在这时,淑贵妃轻咳了一声。
  
  “陛下宫宴是否该开始了?”
  
  皇帝笑了,“好,爱妃说的是,人齐了宫宴开始吧。”
  
  话音刚落方纪忠已经站在台前,高声宣道:
  
  “宫宴开始!”
  
  一声长音高喝,下面的人都安静下来,乐声起一群华衣舞者涌入,开始歌舞,长袖翩飞,乐声欢脱,看来安排宫宴的人也是煞费苦心,和皇帝用膳这是殊荣,很多人也是诚惶诚恐,歌舞喧闹着开场,还是有它的作用。
  
  周恒的目光没有看下面的表演,而是将目光望向高台上的刘秀儿。
  
  她和苏晓晓二人就站在太后身侧,时不时跟太后说句话,总是引得太后开怀大笑,前面坐着的皇帝和淑贵妃也不时地投去目光。
  
  一曲结束,众舞者快速退去,皇帝举起杯。
  
  “今日是淑贵妃生辰,正巧赶上淑贵妃有孕,这是双喜,宫中也许久没有孩子降生了,朕很开心,诸位爱卿同饮此杯吧。”
  
  宴席上所有人起身恭贺,端着杯子恭喜陛下也恭喜淑贵妃,皇帝看了一眼淑贵妃,见她要去倒桃花醉赶紧制止。
  
  “给淑贵妃换果酒,这个桃花醉酒劲儿非常大。”
  
  淑贵妃垂眸微微笑着,自然没说啥,身侧的人上前将酒水换掉。
  
  皇帝端着杯盏,看向下方的众人,一仰头将酒喝了,呵了一口气,满足的不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