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二百零六章:诽议

第二百零六章:诽议

    之后,几人谈话都是将声音压到最低。
  
      周恒也懒得听了,见薛老大将桌子上的食物都吃的差不多了,抬眼看向他。
  
      “吃饱了,我们就回房休息。”
  
      薛老大赶紧喝了一口水,诧异地看向周恒。
  
      这一桌子都是他吃得,周恒压根就喝了两杯水,什么都没吃,难道不饿?
  
      擦擦嘴,站起身没说话,跟着周恒朝后院儿走。
  
      这大堂里面,划拳的声音,还有谈论生意的声音,此起彼伏,当然还有很多议论都在新来的知州,薛老大看不出周恒的表情有什么异样,不过越是如此他越是担心。
  
      “你啥也没吃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点点头,“我不饿,先回房休息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二人跟随小二直接去了一处院落,这里独门独院,面积不大,但是非常僻静,周恒还是非常满意。
  
      打赏了小二,送来热水,人撤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薛老大以为周恒要沐浴,赶紧开门准备出去,周恒叫住他。
  
      “这院子似乎直接通路上,一会儿夜深了,我们去找找看,我觉得刘仁礼会在城中,明日就是最后期限,他无论如何都回来。”
  
      薛老大白了一眼,“带着你去?算了吧,我的功夫,自己来回出入没问题,要不我每个店铺溜达一圈看看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没再坚持,朝薛老大点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也好。”
  
      薛老大没耽搁,赶紧回房换上一身打猎的衣衫,将自己包裹严实,这个季节,在外面蹲一会儿都能冻死。
  
      周恒就做在窗前等着,不知过了多久,炭笼已经填过两次炭,窗口一响,薛老大钻了进来。
  
      见周恒没有睡,赶紧朝外面看看,这才关上窗,一边抖落干净身上的雪,一边烤火。
  
      “这通州城内,所有有名有姓的客栈我都走了一便,咱那改装的马车特别宽大,一眼就能认出来,我去所有马厩找了没见着,我不死心又去客房找了,也没瞧见人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听完,没有说多么担心,喝了一口茶,对着薛老大笑了笑。
  
      “行了去睡觉,没找到才安全。”
  
      薛老大有些懵了。
  
      “这大半夜折腾一圈,不就是为了找到人,找不到怎么还反倒觉得安全了?”
  
      周恒看了一眼薛老大,“这通州城内的人,和你相比,从相貌到身边配备的人员以及马车,谁更了解刘大人?”
  
      薛老大一摊开手,看白痴似得,看着周恒。
  
      “那有啥好问的,自然是我最了解刘大人了,车马都是我给他找的,还有两个小子是灵山村的,不用说看到正脸,一个侧脸或者咳嗽一声,我都能认出来,这说明啥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看着他的眼睛,“你平时不是挺聪明的,这怎么还不明白了?”
  
      薛老大摇摇头,喝了一杯热茶,身上似乎也没那么冷了,不愿意动脑子直接问道:
  
      “你跟我说说不就行了,太冷不想动脑子,不然又饿了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瞬间无语,“你这么了解刘仁礼都找不到他,这些素未谋面的人,能找到他吗?”
  
      薛老大一顿,赶紧用力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对呀,我怎么没想到,要么他们没进城,要么就是藏了起来,不过藏的真够深的,我都没找到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打了一个哈气,朝薛老大摆摆手。
  
      “行了,睡觉一切等明天我起来再说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起身将薛老大推了出去,砰门关上了,薛老大一脸懵,不过听到打更的声音没多做纠结,去楼下躺下睡了。
  
      翌日,清晨。
  
      周恒早早起来,吃过东西也没有出去,周恒就坐在二楼看向大街上。
  
      房间的西窗正好能看到衙门前的主街,二人就这样守着。
  
  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两辆车缓缓从眼前驶过,前面的一辆马车赫然是回春堂打造的那辆。
  
      薛老大一下子跳起来,“来了!”
  
      周恒二话不说就下了楼,薛老大赶紧跟着。
  
      二人朝着衙门前走去,追上那车子的时候,车上的张主簿已经跳下来。
  
      能跟着刘仁礼来,官职没想过,老老实实做当一个师爷的准备他还是做好了,所以现在不要想着是不是主簿,他就是师爷张怀远。
  
      看着府衙门前聚集的人,张怀远朝前施礼,未等他开口,一个身着官袍之人笑着迎上来,朝着张怀远客气地抱拳。
  
      “这车上的,可是新任知州刘仁礼刘大人?”
  
      张怀远赶紧点头,侧身让过对方的施礼,幽幽说道:
  
      “正是刘仁礼大人。”
  
      那人一听赶紧朝后面摆手,后面的人都动了起来,小跑着将人叫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毕竟天气冷,总不能一直在外面站着,穿着一身官袍一会儿就冻透了。
  
      就在此时周易安从车上跳下了,放下一个马凳,刘仁礼穿着官袍走下车。
  
      所有的官员分立两侧,赶紧见礼。
  
      “下官(老夫)见过知州大人。”
  
      刘仁礼没有叫起,快步走进府衙,后面一地的人都有些尴尬。
  
      互相之间看看,一脸的不知所措。
  
      不过见刘仁礼已经进去,赶紧爬起来,跟着朝府衙里面走。
  
      外面一群看热闹的,也都没走,就站在门口朝里面往。
  
      那些门房的人,此刻哪有心情管这些老百姓,只要不闯进来就好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里面。
  
      张怀远已经跟着刘仁礼进去了,不过周易安没急着动,招呼着灵山村那两个小子,在马车上搬下来两个包袱,随后有一个短衣襟的年轻男子跟着周易安跳下车。
  
      周恒的位置被人来回挤着,非常影响观看的感受。
  
      他回身看看,薛老大知晓自家公子的脾气,赶紧双手一叉开,将周恒两侧腾开一些空间,如此一来舒服许多。
  
      这些人进了院落,刘仁礼没有急着走,而是回身环顾了一周,似乎要看看这里面都是什么人,这些官员赶紧脸上带着微微笑容,似乎都想给刘仁礼留下一个好印象。
  
      刘仁礼环顾一周,“初来通州,今日是最后的赴任之日,让各位久等了,不知哪位能介绍一下诸位,让本官也熟识一下?”
  
      一院子的人,都怔怔地看着刘仁礼。
  
      人家不进屋,还客气地说你们久等了,想要认识一下,这要给台阶啊。
  
      站在右手的第一位官员,赶紧朝着刘仁礼施礼上前一步,抬眸恭敬地说道:
  
      “下官乃通州通判薄淳荇,如若刘知州不弃,那下官就帮着引荐一番可好?”
  
      刘仁礼点点头,“薄通判是吧,好那就劳烦你介绍一番吧。”
  
      薄通判一脸红光,鬓边的白发都显得非常精神,指着周围的人介绍道:
  
      “这位是通州州同徐茂长、县丞万钧安、主簿张志平,三河县令邹毅柟、武清县令储欢频、香河县令王显中、漷县县令匡照恩,还有当地的乡绅代表,徐举人、王举人、张举人等等。”
  
      刘仁礼环顾一周,没有客套地寒暄,这些并不是他擅长的。
  
      再者,他不过是做过一个中等县的六年县令,就见过三四次知府大人,也都是在后面跟着,要他讲话还真不会,所以只是微微颔首,算是打过招呼。
  
      环顾一周,并没有让众人进入大堂,而是依旧站在院落中。
  
      很多人冷的开始吸鼻子,如此一来就显得有些尴尬了,所有人微微垂眸互相间交换着眼神。
  
      刘仁礼顿了顿,朗声说道:
  
      “本官因何到通州赴任的,想必各位都知晓。对于本官来说,迎接接风这些都可有可无,处理好通州的政事才是关键。十一月二十本官就到了通州,不过并未进城,只是在周边转了转,了解一些民情,有些事儿本官此刻就直接问一问,武清县县令何在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