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一百九十七章:谁给你撑腰

第一百九十七章:谁给你撑腰

朱筠墨点点头,长吁一口气,这才看向册子,这并没有多难,只是找到长宽高的位置,将他们填上就行。
  
  如此一来,二人合作朱筠墨填写各种数据,周恒将图纸下部进行修改,这里虽然是山腰的半坡地带,可地面却非常的平整,并未有什么大的起伏。
  
  折腾了两个时辰,基础图纸已经出来,周恒设计的非常简单,这不是搞什么宫殿,没有繁杂的东西,结实、耐用、防火、采光好,这就完了。
  
  二人又研究了一下细节,比如用什么砖石建造更快,之后扩建怎样更便捷。
  
  不知过了多久,这才发现有些饿了,朱筠墨起身朝窗外看看,街道上非常的安静,天色也渐渐黑了。
  
  刚要叫人,庞霄推门进来。
  
  “主子你们今日忙碌了一天,午间也没吃东西,我让人准备了一些吃食送来。”
  
  朱筠墨搓搓手,看着庞霄说道:
  
  “确实饿了,让人准备水,我和周恒要洗漱一下,刚才绘图手上都是墨迹,对了我那贤良淑德的嫂子有什么动作?”
  
  庞霄赶紧地上温热的汗巾,这才说道:
  
  “我派人换上便装出去探听了一下,城南的所有客栈他们都找了一遍,就在半个时辰前,他们都回宁王府了,闻尚书府派人去了王府,说是让闻氏回去一趟,似乎老太太又不大好了,宫里也都告了假。”
  
  朱筠墨点点头,早就猜到他们的道道,不过别说姜还是老的辣,这个安排也算有些弥补的作用,家里祖母病危,闻氏即便有些过分的地方,大家也能理解,毕竟是心焦的时候。
  
  “倒是个聪明的,算了不想了我们先吃饭,霄伯派人去打听一下,是否有合适的宅子出售,我们也不能总是住在客栈不是,找一处合适的宅子,今后就不回宁王府了。”
  
  庞霄怔住了,赶紧拜倒脸上全是担忧的神色。
  
  “主子,这似乎不妥,你尚未大婚,如若这个时候开府着实有些不妥,老奴觉得还是跟王爷发去消息商议一下为好。”
  
  朱筠墨知道庞霄是担心自己,不过这事儿迫在眉睫。
  
  “行,找宅子和传消息一起办,毕竟这宅子不是萝卜白菜,想要什么时候都能有,再者我们身上的银子也不多不是。”
  
  庞霄蹙眉点点头,“也好,老奴这就去发消息,然后派人去打探。”
  
  二人简单吃了一些,朱筠墨似乎是真的饿了,这样的粗陋食物,反倒吃的比在宁王府舒坦,揉揉有些饱胀的腹部,不雅地打了一个嗝。
  
  “还是在外面自在,这饭菜很是可口。”
  
  就在这时,朱三福和屈子平一起走了进来,周恒看到二人,赶紧问道:
  
  “出了何事?”
  
  朱三福赶紧躬身说道:
  
  “刚才我去了一趟苏将军府邸,将我们搬出宁王府的事儿说了,苏五小姐恼了,这会儿跟着过来要看看,刘小姐和两个孩子也跟着过来。”
  
  朱筠墨赶紧起身,“还愣着干啥,叫人进来吧,另外去后面看看,是否有人尾随,别被盯上。”
  
  朱三福赶紧去忙活了,屈子平出去片刻,领着两个孩子,还有苏晓晓和刘秀儿一起来到客房。
  
  春桃扶着刘秀儿,她脸上焦急的表情已经溢于言表,见到周恒和朱筠墨似乎刚吃过饭,担忧的心才稍安一些。
  
  苏晓晓却没有那么和颜悦色,脸色阴沉,朝着朱筠墨和周恒微微颔首,急切切地说道:
  
  “怎么找这么一个地方住,我们家宅子大着呢,你们都跟着过去吧。”
  
  朱筠墨摇摇头,“不妥,苏将军现在不是父王的属下,再者去你们家,事情的性质就不同了,我们是被逼着搬出府邸的,那就要有个被欺负的样子,这京城内的所有事儿,皇伯伯全都掌控在手,怎么会不知晓,不急在一时,最早明日一早,最迟明日午后,定会有人上门的。”
  
  周恒朝两个小家伙招手,冬儿和盛儿,这才快步跑到周恒身侧,虽然很是害怕,两个小家伙谁都没哭,只是抬头看向周恒。
  
  “周哥哥,我们不想住在苏府,让我们跟着你在一起住吧。”
  
  苏晓晓眼睛眯起来,看向两小只。
  
  “没良心的小东西,你们两个忘记昨晚跟我疯的如何开心了?”
  
  冬儿赶紧摆手,脸上有些纠结。
  
  “苏姐姐不要生气,我们只是担心周哥哥,他是我们的家人啊,无论出现什么事儿,我们都想要在一起,哪怕问罪,哪怕被罚,都要在一起,这才是家人不是。”
  
  别说,这小丫头一句话,将苏晓晓给难住了,微微叹息一声,看向周恒。
  
  “你们也不能都住在这客栈吧,如若长时间住着,这里条件也太过简陋了。”
  
  朱筠墨笑了。
  
  “担心什么,就是要如此,屈子平这事儿办得相当好,我们就是要卖惨,被逼离家出走,还没银子住好地方,只能窝在这样的客栈,到哪儿去说,我们都占理,行了看过我们你也放心了,回吧回吧,切记告诉苏将军,不要替我说话,他现在是左右骁卫大将军,那是皇伯伯的嫡系,任何事情都不要表态,保持中立,如此一来才是对我最大的帮助。”
  
  苏晓晓看着朱筠墨,此刻已经明了他的意思,这时候说好话不是帮忙而是添乱,皇帝的亲卫竟然偏向臣子这岂能容忍。
  
  “我明白了,回去就和我爹说一下,不过这里住如此多的人,似乎有些拥挤了,要不回春堂的人跟我回去吧?”
  
  周恒摇摇头,朝苏晓晓抱拳说道:
  
  “一会儿苏小姐走的时候,还希望能施展绝学,从这房上离开,世子的顾虑是正确的,既然我们已经选择出了宁王府,那么今夜至少不会回去,免得有心之人跟踪,打乱计划。”
  
  苏晓晓看向刘秀儿,“你们要留下?”
  
  刘秀儿看看周恒,还有抓着她衣角的两小只,随即点点头。
  
  “那我也留下吧,不然两个小家伙真的不好安置。”
  
  苏晓晓没多说什么,起身告辞,春桃带着两小只,将餐碟收拾下去,刘秀儿则奉上茶,这才退出去。
  
  朱筠墨看向周恒,“今日进宫,皇伯伯和你聊天的时候,我以为你会说三七止血散的事儿。”
  
  周恒摇摇头,“一介布衣,虽能觐见龙颜,也要知晓分寸二字,此事如若是皇帝问起,我自会说,可我并不会主动提起,毕竟周恒是跟着世子同去的,皇帝会觉得这是你的挑唆。”
  
  朱筠墨点点头,“我也想到这一点,所以今天冒进一些,脾气不要隐忍,有事儿就甩脸子,只有这样才能让皇伯伯稍微放松一些警惕。这图纸已经完备,一会儿就让霄伯派人送庄子去,该找人找人,该平整土地就平整土地,施工的事儿耽搁不得,毕竟宫里的供酒要及时,我要今年国宴都用这个,如此一来,桃花醉的销路算是打开了。”
  
  周恒点点头,“这个没什么问题,酒曲都已经准备妥当,我们带来的原酒也有,如若作坊建设的慢,可以腾出来一些民宅先开始蒸馏,七八日就能做很多,再者后面运来的酒已经在路上了,估计晚个四五天也能到,这些酒足够我们卖一段时间,这批足有上百坛。”
  
  朱筠墨一说这个,顿时来了兴致,凑近周恒说道:
  
  “如此一说,那瓶子是不是也要找个地方重新烧制?”
  
  周恒点点头,“最好找一个能做琉璃,还能烧制瓷器的作坊,都在他那里定制,这样我们今后只是给他图纸,让他给我们制造就好,后期还有很多东西要用瓷瓶包装,只要舍得花价钱,一定能找到质量好的作坊,我们要一炮而红。”
  
  朱筠墨用力点点头,“对我们要一炮而红,医馆酒坊来个双响炮。”
  
  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