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一百九十四章:难道是她们?

第一百九十四章:难道是她们?

    太后怔住了,看着朱筠墨一瞪眼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这小子这是何意?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脸上非常的正色,起身朝着太后施礼,这才说道:
  
      “孙臣是让周恒给太后查看一下身体,礼物需要检查后才知晓是否合适啊!”
  
      太后这才笑着点点头,“行了,上前来吧,不就是给哀家查脉象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这才微微抬起头,朝着太后再度施礼说道:
  
      “听世子言,太后有些眼花,看东西非常模糊,远处人影还能看个大概,越是近处越是看不清,所以今日周恒想给太后测一下视力。”
  
      太后一听瞬间来了精神,要说享乐,这宫中不缺吃穿,什么珍贵的东西都见识过,可是自己身上啥样只有自己知晓,这年纪大了,看东西非常费力,有时因为这个还极为烦躁。
  
      此刻周恒已经将一个卷轴打开,朱筠墨倒是不客气,找了一个架子将卷轴挂在上面,和周恒确认的距离的远近,周恒这才掏出一个木把勺子递给太后,示范了一下使用的方法。
  
      “太后您瞧,就是这样遮挡住一只眼睛,我们就可以查另一只的视力,你看前面那副图画,我会用木棍指着,你告诉我看到那个圆环开口的方向就行,不用说用手指指出方向,像这样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用木勺子扣住右眼,左眼瞪大,看向卷轴,上下左右,边比划边说。
  
      太后点点头,将勺子接过去,这样的检查一辈子也没遇到过,还觉得蛮新奇的,跃跃欲试地准备妥当。
  
      “哀家听明白了,你快去指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赶紧走到卷轴前,用小木棍,指着上方一行最大的一个问道:
  
      “太后娘娘您瞧瞧,这开口在什么方向。”
  
      太后赶紧向下指了指,随后周恒赶紧向下移动,尝试了二十多次,没想到她竟然能看到下方的一行图形。
  
      周恒随后又测试了太后的另一只眼,结果基本一致,周恒松了一口气,按照太后的年纪,如今快八十岁了,双眼只是花已经算是保养的非常好了。
  
      如若来个白内障青光眼啥的,真是难以处置,手术倒是容易,可矫正视力太复杂了,总不至于自己去制作人工晶体吧,没这技术和材料,想都不要想。
  
      周恒收起卷轴,还有木棍和勺子,这才拎着药箱走到太后近前,撩起衣袍还要跪,太后急了。
  
      朝着周恒一挥袖子,盯着周恒,似乎想要看清他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。
  
      “现在无人,不要搞这些繁文缛节,天天见人跪哀家,烦着呢,你快说这眼睛可以治愈?”
  
      周恒笑了,“太后莫要急,治愈是做不到的,不过可以让您立马看清眼前的一切,不至于这样昏花一片。”
  
      太后一听,来了精神,如同小孩儿似得,抓着朱筠墨和周恒的手。
  
      “快说说看,是什么东西能让哀家看清楚?”
  
      周恒打开箱子,在里面找到四个小盒子,这是之前让琉璃阁的周老板打造的花镜镜片,然后找工匠,用包金的工艺做的镜框,两个鼻托都是金属的,金闪闪的非常贵重,在镜腿儿的位置,还拴着一条金链子,这样即便不戴,挂在脖子上也不容易遗落。
  
      太后看着这样的东西有些懵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,周恒找到一个标注三百+的盒子,将眼镜的腿打开,将那金链挂在太后的脖子上,然后将眼镜儿架在她的鼻梁上。
  
      太后逼着眼不见,睫毛微微颤抖,周恒这才说道:
  
      “太后娘娘,张开眼看看!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也凑过来,蹲在榻前抓着太后的手,脸上有些激动。
  
      “皇祖母看看孙臣,你是不是能看清孙臣的脸了?”
  
      太后,这才张开眼睛,看到凑近自己的大脸,瞬间吓了一跳,抬手捂着胸口朝后挪了挪。
  
      就在这时,她的动作顿住了,赶紧凑近大脸,抬手捧着朱筠墨的脸仔细端详,瞬间眼泪流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小墨呀,这是皇祖母的小墨呀!三年不见,没想到小墨愈发与你父亲相像,玉琳你瞧着是也不是?”
  
      太后朝着身后的崔嬷嬷问道,那崔嬷嬷赶紧上前,仔细看看太后脸上的这幅眼镜,惊讶的有些失态。
  
      “娘娘能瞧见人了,墨世子与宁王殿下确实是相像,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奴婢恭喜太后,这眼疾恐怕有二十年了,怎么吃药也不见好,恭贺太后重见光明。”
  
      太后美滋滋的,也不计较这老仆什么重见光明这些不伦不类的夸赞,不过能看清眼前的一切,让太后非常开心。
  
      拉着朱筠墨和周恒的手,笑着说道:
  
      “玉琳说的不错,这是哀家最为满意的礼物,可心!小墨费心了,还有周恒,你这个大夫真的让哀家大开眼界,竟然靠着一个透明琉璃镜子让哀家见到清晰的一切,这心思了得。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眼睛一转,一把抓住太后的手蹭了蹭。
  
      “孙臣就是想念皇祖母,这才让周恒费尽心机研究此物,今后如若有宫宴什么的,您就戴着出去,好好端详他们,看看这些王公子第,是否有一个比孙臣英武的?”
  
      太后仰头笑了起来,周恒整理里一下药箱,拿出一盒药水,递给太后。
  
      “太后娘娘,这是明目的药水儿,不用内服,只要睡前滴一滴在眼睛里面就行,秋冬季节人眼睛容易干涩,普通舒肝明目的药物,很难达到眼睛的位置,还是眼药水儿的效果更好。”
  
      太后赶紧接过去,递给崔嬷嬷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仔细收着,哀家就是晨起眼睛干涩的难受,晚上看暗处几乎一片模糊,那疏肝理气的药汤喝了不知道多少年,还是这个老样子,真的有些够了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知道,其实这是维生素缺乏,暂时没有什么好方法,不过有个方法倒是可以试试。
  
      周恒看向崔嬷嬷,问道:“不知嬷嬷给太后准备什么水洗脸?”
  
      崔嬷嬷怔住了,“就是普通的温水啊,不过这皇宫中的用水都是西山的山泉,非常甘甜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点点头,“今日晚上开始,给天后娘娘用绿茶水洗脸吧,绿茶泡好除去茶叶,只用茶汤,可以先洗眼睛,然后洗脸,既能明目又能保湿皮肤,这是冬日的不二佳选。”
  
      太后赶紧朝崔嬷嬷挥手,“快记下来,今日哀家就这样试试,人老了到处都是干,眼干脸干手脚也干,很是难受,如若眼睛和脸上能好了,哀家就高兴了。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起身,朝着太后说道:
  
      “皇祖母,孙臣该告退了,皇伯伯送了孙臣车马使用,这会儿也该回去了,不然耽搁皇伯伯的正事儿,就是罪过。”
  
      太后一把抓住朱筠墨,手上的力量不小,能感受到太后的激动。
  
      她抖抖嘴唇,似乎有很多话要说,不过最后都化作一笑。
  
      “小墨有空就带着周大夫进宫来看看哀家,你们今天送哀家的礼物,哀家着实满意,如若有你父王的消息,也给哀家送来一些,哪怕只字片语也好。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用力点点头,抿着唇没再多说什么,跟周恒快速离开寿宁宫。
  
      这一路,朱筠墨没再说话,脸色紧绷着,至于后宫的其他人,朱筠墨并没有去看,二人出宫后,朱筠墨下皇帝的车辇,跳上周恒坐的车子,二人直接回了宁王府。
  
      马车刚停稳,朱筠墨就钻出车厢,管家朱三福已经等在车马前,凑近朱筠墨一脸担忧地说道:
  
      “世子,王府内回来人了。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一怔,这宁王府回来个人还需要这样通报的,没有几个人,突然神情一顿,看向朱三福。
  
      “难道是,她们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