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一百九十三章:就是他

第一百九十三章:就是他

    周恒垂头不语,按照常理这方公公说得没错。
  
      不过当着朱筠墨的面,直接这样说,着实有些给人甩脸子,那言外之意你算是个什么东西,皇帝的吃食怎能由你们如此进奉?
  
      不过人家是皇帝身边的大太监,这样的说辞无可厚非,朱筠墨赶紧跪倒,眼中一片清明。
  
      “都怪侄儿疏忽,要不让侄儿先尝尝吧?”
  
      皇帝摆摆手,脸上带着笑,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,自己斟了一小杯,仰头酒饮了。
  
      一时间,方公公吓傻了,赶紧凑到近前,抬眼不断看向皇帝。
  
      皇帝一口烈酒入喉,完全没有想过如此浓香的酒会这样辛辣,瞬间咳了两声,从口腔一路火辣辣地窜入脏腑,刚刚还觉得手脚冰冷,这会儿却觉得分外暖和。
  
      方公公凑到近前,仔细看看皇帝微红的脸。
  
      “陛下,可有不适?”
  
      皇帝脸色一冷,“方伴伴退下吧,朕无事不要对太医院的人讲今日朕饮酒的事儿。”
  
      方公公吓了一跳,赶紧诚惶诚恐地躬身退下。
  
      朱筠墨凑到近前,朝着皇帝眨眨眼。
  
      “皇伯伯这酒,口味如何?”
  
      皇帝点点头,“甚佳,这一盏酒下肚,浑身都热了起来,喝起来好似饮了一坛酒似的。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用力点点头,一脸真诚地说道:
  
      “这就是此酒的特别之处,度数是普通米酒的数倍,侄儿正准备在京郊的北山建一处作坊,专门制造这种酒,也好随时给皇伯伯送来,只是听闻这制酒并不是谁想干就行,一时间没了章程。”
  
      皇帝瞬间明白了朱筠墨的意图,仰头笑道:
  
      “拐着弯儿绕你皇伯伯是吧,也罢朕让人知会一下,你就建立作坊吧,专门给宫中供酒,之后结余就拿去售卖吧?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一脸笑容,赶紧跪地谢恩,“谢皇伯伯体恤,以后每月我都定时将酒送来。”
  
      皇帝挥手,示意朱筠墨起来说话。
  
      “这酒叫什么名字?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张口就来,“桃花醉,入美人一般,初见之时人似桃花别样红,这名字咋样不俗吧?”
  
      皇帝笑着摇头,“算了随你吧,不过大俗既是大雅,别说如此叫起来也算是别有一番味道,桃花醉就桃花醉吧!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笑嘻嘻地接着介绍了剩下的一些礼物,皇帝还是非常意外,显然这是精心准备物件。
  
      走了一圈下来,皇帝有些口干舌燥,这才想到刚刚泡的茶还未饮,走到案前端起茶盏,轻轻吹动茶汤表面,一层纤毫漂浮,普通绿茶的纤毫虽然多,却不及这个看着晶莹剔透,在茶盏中闪烁着随着翻滚花香再度飘散。
  
      端起茶盏,小口饮了一口,瞬间唇齿前全都充斥着这分香气,浓郁的同时并不腻人,仿佛置身在花海一般,这样的感受让皇帝感觉头脑清醒,砸吧砸吧嘴,口腔中都是回甘。
  
      这才放下茶盏,看向朱筠墨,这些礼物,最让他意外的就是这茶还有酒。
  
      “这茶也甚合朕意,你是从何处的来的?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看向周恒,眨眨眼收起笑脸,甚为真诚地说道:
  
      “侄儿之前总是头昏脑涨,当初不知是因为服用药物所致的,见周大夫饮用的此茶很香浓,就讨要了一些,没想到喝了头轻目明,后来问过才知,这是周大夫自己窨制的茶。”
  
      皇帝这才看向朱筠墨身侧的周恒,周恒赶紧跪倒,这在宫内说话就是累,动不动就跪下,让人很无力。
  
      “哦,周大夫好精巧的心思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赶紧说道:“草民惶恐,只是草民虽为医者,却怕食苦味,普通的茶大多浓艳苦涩,草民无法,只能选用新鲜的茉莉花将茶叶同时进行烘烤,如此一来,茶叶沾染了花香,也没了最初浓艳的味道,尝试了许久也换了很多品种,只有这云南白茶才更为合适,所以就制成了这九窨茉莉白茶。”
  
      皇帝恍悟,“原来如此,这份心思了得,快起来说话,你救治筠墨有功,听说在赈灾一事上还颇有建树,年纪轻轻如此能量,真的是让人惊讶,不知你家中可有旁人?师承何处?”
  
      周恒脸上微微显得有些紧张,这才起身回答道:
  
      “草民自幼随祖父习医,后因脑疾痴傻了一载,落水后恢复了神志,不过除了医术,之前的事儿都不大记得,能想起来的全是一幅幅画面不甚连贯,听村中人说,祖父是带着草民逃难躲避到灵山村的,数月前祖父也因病去世,现在周恒是孑然一身。”
  
      皇帝怔了怔,没想到周恒身世如此可怜,看向他的目光也少了一分探究,示意周恒坐下。
  
      “没想到周大夫身世如此可怜,救治灾民之事,朕亲自看了那万民书,也听了张卿家的奏报,那些话语让朕甚为震动,也极为的感慨,有史以来赈灾救治能活七成已经是不可思议,没想到你们这次遇到瘟疫,灾民竟保住九成多,这是大功一件,朕赐你金腰带一条,锦缎十匹,粮百石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吓了一跳,赶紧跪倒,诚惶诚恐地叩谢。
  
      “谢皇上赏赐,草民愧不敢当。”
  
      皇帝摆摆手,“朕赏你之物有限,与你对赈灾一事作出的功绩相比不足一提,奈何你没有功名在身,不然更要好好嘉奖与你,行了朕乏了,你们跪安吧,不过想着送酒的时候,也将茶叶一并送来。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和周恒赶紧跪拜,皇帝似乎想到什么,再度抬手。
  
      “既然进宫了,就去太后宫里瞧瞧去,你这一走三年,她也非常想念。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称是,这才跟周恒一起退出东暖阁。
  
      二人直接上车,好不容易有这个待遇,朱筠墨想要好好转一圈,这宫里虽说是卧虎藏龙的地方,可是皇帝给脸了,你就要接着,不接着或者接不好那就是事儿了。
  
      车子很快来到一处宫殿,慈宁宫几个字,甚为耀眼。
  
      朱筠墨跳下车整理了一下衣衫,此刻与在东暖阁不同,周恒感受到朱筠墨有些激动,看来这太后才是他心心念念想要见的人。
  
      朱筠墨没用别人捧着礼物,自己拎着一个盒子,快步走进慈宁宫,门口的宫女嬷嬷早就得了信儿,打起帘子,笑着施礼,请二人入内。
  
      朱筠墨进门后,熟稔的走向里间,太后坐在软塌上,依着软枕瞧着门口的方向,似乎早就得了通传。
  
      见朱筠墨进来见礼,赶紧招手。
  
      “别拘谨,快上前来,让哀家看看。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起身跪坐在太后脚边的脚踏上将头伸过去,太后伸手抹着朱筠墨的脸颊,眼中泪光闪现。
  
      “三年了,终于哀家能活着见到你了,哀家虽然看不大清楚,不过你这脸上怎么如此瘦了,可是吃的不好?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蹭蹭太后的手,“皇祖母莫要担忧,你看孙臣这不是好好的,没了顽疾困扰也回了京城,以后还能经常来宫里给您请安,您可千万别伤心。”
  
      太后听闻,破涕为笑,“你这小子油嘴滑舌,这点与你父亲一点儿都不像。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噘着嘴,故意摆出不快的神色。
  
      “皇祖母再如此说,孙臣就抱着礼物走了,人家大老远回来的,急匆匆过来就是想念皇祖母。”
  
      太后仰头笑了起来,身边的几个嬷嬷也是掩着口跟着笑着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这小子,怎么越说越来劲儿,快给哀家看看,送什么礼来了?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没说话,先环顾了一圈,太后那是人精中的人精,一辈子混迹后宫,有啥不明白的,赶紧叫身边的人吩咐道:
  
      “行了,留着崔嬷嬷在此伺候,别人都退下吧。”
  
      异种宫女太监,全都退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朱筠墨这才站起身,指着身后的周恒说道:
  
      “这是救孙臣性命的大夫周恒,如若没他孙臣今日就回不来了,早已命丧清平县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赶紧跪拜,口中说着拜年话。
  
      “草民周恒拜见太后,太后千岁万安,福寿安康!”
  
      太后脸上的神色一凝,她当然知道这些后院儿的手段,之前的事儿也有所耳闻,如今朱筠墨回来,她早已派人打探过,自是清楚发生了何事,赶紧朝着周恒伸手。
  
      “快起来,平身赐坐,你的功劳哀家心里有数,赏赐自是少不了的,这不是皇帝那里明面的东西,咱偷偷的赏。无论是你对筠墨的救治,还是对百姓的医治,这份医者仁心着实感人。”
  
      太后侧头看向朱筠墨,戳了一下朱筠墨的手臂。
  
      “问你礼物,将周大夫推出来是何意啊?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眨眨眼,一脸正经地说道:
  
      “皇祖母没听明白,他就是孙臣的礼物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