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一百九十章:口谕

第一百九十章:口谕

    朱筠墨看着朱三福的模样就知道,周恒的这番安排非常打动人,回身看了一眼庞萧。
  
      “萧伯给朱三福拨银子,就按照周恒刚才说的,先修路,等图纸来了,将人分成两部分,一部分继续修路,另一部分就去建设作坊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抬眼看看朱筠墨,“如若庄子上有地方,我想让作坊和制药的人员先过来,这些人在宁王府也不大适合。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想了一下,看向那个老伯,“老伯这里可是有空房子?”
  
      老头吓得一哆嗦,赶紧跪下,“小公子折煞老奴了,我等原是卫国公府随着小姐的嫁妆过来的农户,祖上就是随着卫国公征战的人,小公子有什么吩咐说一声就是,这声老伯真真当不起,叫老奴一声老张头就行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恍悟,怪不得老头开始就叫朱筠墨小公子,原来他们是王妃陪嫁的家奴,至于卫国公府,这就是朱筠墨的外祖家,只是朱筠墨似乎很少提及,不知是何原因?
  
      朱筠墨摆摆手,“好吧,你这里可有地方安置人员?”
  
      老张头看向周恒,“这位公子,不知要安置多少人?”
  
      周恒看向薛老大,这些人员的多寡,他心里最有数,薛老大想了想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目前有三十多人。”
  
      老张头松了一口气,“三十多人还是可以安置下的,有几户去运河做劳力,举家都过去了,一会儿找人稍微拾掇拾掇就行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点点头,“如此甚好,我们先回去吧,让他们整理一下,直接搬过来,再采买一些吃食,也算是有个临时的住所。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挥挥手,“行了,那我们也会去吧,这里的人员要及时召集,尽快开展施工,不然等大批的人员到位,路修不好,车马都无法上去,那就耽搁了。”
  
      老张头在后面千恩万谢,众人上车离去。
  
      朱筠墨抱着刚刚换过炭的手炉,歪在车厢一侧,喝着茉莉花茶,一脸的不解。
  
      “你说,这些人让他们干活怎么还这样千恩万谢的,真是搞不懂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剥着瓜子,叹息一声。
  
      “这庄子上的农户还算好的,遇到灾年还有王府能接济一下,如若普通的佃户,活的更加不容易,咱们在农闲的时候,让他们有所收益,还能多劳多得,这样的好事儿,简直是前所未有,至少今年能过个好年,你瞧着吧,不出半个月,这官道至山腰的路全都会修好。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一脸的难以置信,“怎么可能,从官道至山腰至少有七八百丈远,这些农户也都没修过路,怎么可能如此快?”
  
      周恒笑着看向朱筠墨,“要不咱们打个赌如何?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眨眨眼,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随即摆摆手。
  
      “不打赌,你是不吃亏的人,尤其是不掏银子,既然你这么有把握,我何不乐享其成?”
  
      周恒拍拍手上的碎屑,找出纸笔开始在本子上写写画画,朱筠墨以为他要设计作坊,抻头过来看了一眼,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设计图,而是一些奇奇怪怪的管子,还有什么瓶子之类的东西,越看越是糊涂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啥东西?”
  
      周恒手上的动作没有停,边写边说道
  
      “之前不是说了,要在这里建酿酒作坊,这就是将酒蒸馏的设备,作坊的建设不耽误酒曲的发酵,这些可以先准备上,之后建成作坊,搬过去就行。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听到这里,砸吧砸吧嘴。
  
      “一说酒,我就有些馋你做的那酒水了,辛辣醇香,喝了这样的酒,才知道之前真的是白活了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瞥了一眼朱筠墨,这货吃喝玩乐真的不用培养,什么都是信手捏来,不过想到酒坊周恒的手顿了顿。
  
      他之前就打听过,大梁国是禁止私自酿酒的,要么是榷酒,就是官府垄断的作坊,要么就是缴纳高昂税银的私酒。
  
      当初卖酒提纯就是为了避免惹是非,这次要和朱筠墨一起搞酒坊,如若高额缴纳税银真的让人吃不消,或许这里可以变通一下。
  
      朱筠墨见周恒上一眼下一眼大量自己,瞬间抖了抖身子,朝旁边挪了一些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这是啥眼神?满眼都是算计,说吧又想让我干啥坏事儿?”
  
      周恒很认真地看向朱筠墨,“世子怎么能这么说,我们现在是合作关系,无论是回春堂,还是制药作坊,甚至这个酒坊,都是我们共有的买卖,一下子摊子铺的如此大,总该谨慎一些吧,我只是在想关于酿酒的事儿,咱们的酒坊不是官府的榷酒,如若是按照私酒来纳税,这就是将一半的利润拱手送人,着实有些心疼。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听着不断点头,他多少也知道一些,很多征税的人都是喂不熟的白眼狼,越是尝到甜头,越是黑心,这要是将赚的钱拿出去大头交税,朱筠墨还真是舍不得。
  
      “那你说咱们怎么办?”
  
      周恒顿了顿,朝着朱筠墨笑了一下,直指手中的茶盏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世子不是要进宫去探望皇帝,光带着茶叶显得有些单薄了,我们何不精心准备一番?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一听来了精神,凑近周恒,示意他接着说。
  
      “你说说我们要如何准备?”
  
      周恒眼中带笑,凑近朱筠墨的耳边,说了一番,朱筠墨边听边点头,最后仰头大笑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周恒,真有你的,好就这么办了,我们现在就回去准备。”
  
      “等等,不是还要抓麻雀?”
  
      “不抓了,下次有机会再说,正事儿要紧。”
  
      午后,宁王府。
  
      薛老大已经将制药和作坊人员都集中到一起,十几辆马车一字排开。
  
      随着一声吆喝,薛老大坐在第一辆马车上驶离了。
  
      那些灵山村出来的小子,还有制药车间的人员,一个个天天好吃好喝,有使不完的力气,看着比普通人都精壮不少,听说那边庄子有地方,还能参与作坊的建设,一个个急不可待地跟着走了。
  
      周恒没出去送行,在他的客房里面指挥着屈子平和德胜他们,将酒灌装在一个个瓷瓶里面,这瓷瓶是之前定制的。
  
      原本想用来装川贝炼蜜枇杷膏,不过瓶口过于窄小,无奈换了瓶子,可这瓶子太过漂亮,周恒也没有退货,还是留下了,这次没想到也被阿昌统一打包装车了。
  
      火红色的瓶身上有一些白色的大理石样花纹,看着就非常的风雅。
  
      酒水灌进去周恒拎起来试试重量,这瓶子不大,也就能装八九两酒,就这东西少而精才显得贵重,如若大坛子上来,一看就是便宜货。
  
      装好的酒,封上软木塞,上面倒了蜡封,盖着一个桃花醉三个字的印章,外层用一小块刺绣着云朵纹饰的帕子包裹,一根带流苏的绳子将瓶口的木塞扎住。
  
      周恒举起来看看,别说看着极为美观,拿着瓶子递给朱筠墨。
  
      “世子瞧瞧这瓶子如何?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朝着周恒暑期大拇哥,“别说,这么一装扮看着瞬间就不同了,我都觉得附庸风雅起来,冬日煮雪泡茶,好友小酌一番,简直不要太逍遥啊!”
  
      此言一出,房间内的人都笑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周恒将四瓶酒,放在一个木箱里面,那箱子用棉絮和锦缎已经制成酒瓶的形状,盖上盖子,用力摇晃箱子也听不到瓷器碰撞的声音。
  
      周恒直起腰,看看旁边的一些药品盒子,这些也要带着,如若皇帝见了朱筠墨想要见自己,也不会唐突。
  
      就在此时,庞萧急匆匆的走进来,见到朱筠墨松了一口气,“主子我找您好一阵了,宫里传来口谕,让您带着周恒进宫一叙。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腾一下站起身,瞪大了眼睛惊讶地问道
  
      “啥,这个时辰进宫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