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一百八十二章:一路走好

第一百八十二章:一路走好

    张二狗抓抓头,一脸的焦急。
  
  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反正那汉子拎着一个大包袱,也不知道是啥,进了二号院就到处叫嚷,说是要找周老板,问周老板在那儿,看着很凶的样子。”
  
      不等周恒说什么,薛老大已经走到张二狗的近前,抬腿朝着张二狗的屁股就是一脚,人被他踹到一边,将门口让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狗东西,就不能好好学话,这说的都是啥,走我跟你去看看,还没遇到敢来回春堂闹事儿的人呢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起身将手中的糖葫芦放下,也跟着出去了,朱筠墨一边吃着一边站在窗口朝下看。
  
      “萧伯,会不会有事儿?”
  
      庞萧摇摇头,“清平县没人不知道周恒的回春堂与刘仁礼和梅园是什么关系,闹事儿不可能,看病或者感谢倒是有可能。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来了兴致,从躺椅上跳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走,我们也跟着去看看,对了这躺椅别忘和周恒要了图纸,我们也打造两个,一个送大同给我父王,另一个我们带回京城。”
  
      庞萧赶紧称是,二人也跟着下楼。
  
      一个汉子在院子中被人拽着,脸上非常愤怒,不过看到从楼上下来的周恒,瞬间如被点了穴,扑通一下跪倒,朝着周恒跪行过来,随后磕了三个头。
  
      “周老板,我是王成,不知您可记得,我媳妇已经出院了,周围的邻居都以为我媳妇和儿子死了,见到她们娘俩,非常震惊,当时我吓傻了都没和您道谢,这是邻居们帮着我凑的面,做的百家馍馍,不是啥贵重的东西,听说您要走了,我去回春堂也没有找到人,这才来这个院儿的,就是想要给您祈福,请您收下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赶紧示意薛老大将人扶起来,薛老大上前,一把将人拽起来,帮他将身上的尘土掸干净。
  
      “送个馍馍,你跟闯进来杀人似的,搞得院子里的人如临大敌。”
  
      王成一脸的窘迫,赶紧将包袱送上来,薛老大将包袱打开,众人都发出一阵惊呼。
  
      原以为就是枣糕面鱼啥的,谁承想这馍馍竟然是各种动物的造型。
  
      有四个最大的,象征这福禄寿喜,上面刷着不同的颜色,煞是好看,繁杂程度和雕刻差不多。
  
      周恒知道,王成算是穷苦人,这样的人家,有点儿白面都是留着过年包一顿饺子,这算是好的,平日不过是吃着杂粮饼子,这一包袱馍馍不知是多少人家凑的。
  
      周恒朝王成点点头,“多谢你的心意,东西我收下了,你这些日子没上工吧?”
  
      王成抓抓头,有些不好意思。
  
      “嗯,等媳妇能下地了,我就去上工,一个人弄娃实在是有些辛劳,好在娃能吃,大了也是一个好帮手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馍馍都是你做的?”
  
      王成咧着嘴笑着说道:“嗯,俺娘在世的时候,俺跟她学的,做吃食我很在行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叫住薛老大,“带着他去回春堂的厨房吧,旺财要跟着去京城,可是还没找到合适的厨子,我看王成就不错,人本分手也巧,跟着他试试如若行就留下,这里的月例比外面还是要高很多。”
  
      王成愣了,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想要再度跪下,薛老大这次手疾眼快,一把将他手臂拽住。
  
      “别急着道谢,走跟我去厨房试试做一顿,这里的吃食和外面不一样,要做得好还要有营养,旺财那里有菜谱,你跟着学两天就行,而且就三顿饭,别的时候,你可以回去帮着媳妇照料一下,不耽误你奶孩子。”
  
      王成唇角有些颤抖,“谢谢周老板,谢谢大哥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挥挥手,薛老大将人带走了,周恒看着包袱里面的馍馍,脸上有些动容,不过这么多他也不可能吃得了。
  
      “张二狗,将这些馍馍,给大伙分了,算是沾沾喜气。”
  
      张二狗乐呵呵地去分东西了,朱筠墨看着周恒的背影,打了一个饱嗝。
  
      “行了,你忙吧我先走,咱们十一月十四出发,至于提前走的货物要十三装车,到时候萧伯会过来通知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赶紧抱拳,一群人给朱筠墨让开一条路,二人快步走了,不过庞萧背着的手中,攥着两根没吃的糖葫芦还是非常显眼,周恒抖抖唇角,叹息一声,吃货就是吃货。
  
      “别愣了了,去楼上将餐具收了。”
  
      ......
  
      十一月十四,周恒一行人天刚蒙蒙亮就上车准备出发。
  
      刘仁礼带的人不多,直接在回春堂的后院和众人汇合,此行只有十几辆马车,其他负责运输货物的人,昨日就前往济宁。
  
      车队从后街绕到东街,没走多远,不知从哪儿传来一阵敲锣的声音,周恒心里一惊,这特么还没出清平县呢,难道要出事儿?
  
      他赶紧打开车门,看向薛老大。
  
      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
  
      薛老大摇摇头,“不知道路边都是人,举着灯笼好像在哭......”
  
      周恒一怔,这个描述让他有些懵,车门的位置只能看到薛老大和前面的马车,看不到两边,周恒赶紧坐回车内。
  
      打开车窗,果然路两边聚集了数不清的人。
  
      周恒瞬间懂了,这些人是在送刘仁礼,看来百姓已经知晓刘仁礼今日离开,其实他们选在这个时间,就是怕人知晓。
  
      周恒这才打开车门跳下来,此刻车队已经完全停下,似乎前面有人拦着。
  
      周恒赶紧朝前面走去,最前面几个乡绅站在路中央,刘仁礼已经走上前,路两边的很多人已经轻声泣着,一个老汉抱着一把伞上前。
  
      “得知大人今晨离开,这些百姓都是自发过来送您的,这是万民伞,清平县在大人的治理下六年顺风顺水,我们都感激您啊。”
  
      刘仁礼更是激动,将一个个都扶起来,朝着众人鞠躬。
  
      “我刘仁礼无论走到哪里,都是清平县人,今日让各位过来送行,实在是有劳了,虽然我今日离开,可关于功德碑还是要修建,明年开春魏县丞就会主理此事,钱款已经交付工匠,到时候各位的功德,以及对清平县的贡献,都会在功德碑上写明。”
  
      众人一阵唏嘘,屈大夫上前一步。
  
      “大人放心,赈灾会还会继续履行职责,将功德碑立起来,另外捐款还有结余,我们想了一下,将这些钱还留在赈灾会,如若有特别困难的百姓,就用这个钱资助他们,当然钱没了,几位乡绅也说了会及时投入,这善举将持之以恒。”
  
      刘仁礼一听,瞬间肃然起敬,整理好衣袍,朝着几位乡绅郑重地施礼。
  
      “仁礼不才,在任期间多亏了各位的支持与信任,铭记于心,这里就告辞了,咱们后会有期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转身上车,他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,那些乡绅将路让开,路边的人全都跪下,口中呼喊着:
  
      “刘大人一路平安,刘大人身体康健......”
  
      车队开始缓缓朝前移动,周恒他们也赶紧跳上车,后面的人见到周恒,也不断的挥手。
  
      “周大夫,一路走好,一路平安......”
  
      靠!
  
      周恒顿时很无语,这个问候一般不是对死者的吗?
  
      怎么着,大梁国就好这口,喜欢对活人说一路走好!
  
      一路平安?
  
      甩甩头不在理会,将车上的被子整理了一下,给冬儿和盛儿盖好,这两个小家伙还在睡着,将小桌朝一侧挪了挪,上面的炭笼也添了两块炭。
  
      借着红色的微光,看着两个小家伙的睡颜,周恒的思绪早已飘远,不知道京城之行,等待他的将是什么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