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一百七十五章:我要去

第一百七十五章:我要去

    屈子平摇摇头,不过脸上却是非常纠结的表情,微微叹息一声。
  
      “不晓得什么事儿,不过今天张万询闹事儿的时候,老板曾经说了一句,他要去京城,不知道这回春堂将怎么办?”
  
      阿昌抓抓头发,脸上一片恍悟的状态。
  
      “怪不得,我说这些臭小子,今天怎么人心惶惶的,教训了两个都没用,一个个跟霜打了似得,行了你小子也别跟着哭丧脸,师尊是什么人,那城外的灾民他都舍不得放弃,能不要我们了?踏踏实实去干活,一会儿先开会再说,我瞧着这事儿不见其是坏事儿。”
  
      阿昌如此一说,屈子平怔了怔,想想阿昌的说辞,似乎真的是这样,依照周恒的性子,能耐心给所有的人讲课快两个月,还手把手因材施教。
  
      比如他,没有专门擅长哪一科,不过对病患的各种病症,多少都粗通一些,见一眼基本能判定出大概,可是要深入的治疗或者救治,却差了些。
  
      周恒就专门培养他这一点,如何从外观辨别病患的疾病,最快的判定他们介绍的病症是否准确,并且找到一个更加适合的科室给病患诊治。
  
      自从这样培养自己,屈子平知道,周恒有想要开分店的意图。
  
      他希望能有更多的成手,自己独当一面,如此一来,也不用分店总店两头跑,对回春堂的发展,绝对没坏处。
  
      听昌管事的意思,似乎毫不意外,难道......
  
      ......
  
      两刻钟后,回春堂提前关门了,一众人员全都聚集在诊堂内,周恒看看众人,这些除了五个弟子,就是这些天一直听课的人员,算是真正的骨干。
  
      周恒看看刘秀儿,她还是那身隔离服,淡然地看着自己,看来刘仁礼并未过来通知她赴任的事儿。
  
      “之前我和薛大哥去了县衙,赈灾的案子已经了了,刘大人荣升通州知州,下月上任,梅园的世子也被召回京城,皇帝的口谕中提到,让世子带着我去京城一趟。”
  
      此言一出,整个诊堂顿时嗡嗡了起来,薛老大一瞪眼珠子。
  
      “都吵吵啥,听着!”
  
      瞬间诊堂内安静下来,周恒接着说道:
  
      “我想了想,这其实和我之前的一些计划不谋而合,原本也计划在年底或者转过年来开一家分号。这一个多月的培训,你们学习的都非常认真,成绩斐然,很多人现在都能独当一面,所以我想了想,既然要开分号,那么我们索性将这个分号开到京城去。召集大家过来也是要听听你们的意见,如若觉得亲友都在这里不方便,那就留下,如若觉得想跟着我,那就随我入京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话音一落,刘秀儿眉头紧蹙,显然这事情太意外了,不过兄长能够荣升她非常开心,伸手拍拍春桃,春桃朝刘秀儿笑笑,显然明白这个意思。
  
      “小姐去哪儿我就去哪儿。”
  
      刘秀儿点点头,朝着周恒举起手。
  
      “我和春桃,跟着进京!”
  
      薛老大抓住铭宇,也一起举起手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兄弟俩,也跟着进京,世子说了,可以办理黄册,你可以在京城参加科举考试。”
  
      铭宇瞪大眼睛,显然兄长知道很多内幕,没敢多问啥,就傻愣愣地点点头。
  
      德胜也跟着举起手,“我跟着师尊,反正我们黄家就剩下我自己了,在哪儿都是干,我去京城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的目光,落在马令善的身上,他虽然没说话,不过脸上纠结的表情说明一切。
  
      “令善就不要跟着去了,这里的回春堂还要继续干下去,需要一个全科医生来主持大局,另外给你留下几个医术过得去的,这样正常的问诊不会耽搁,你今后就做清平县回春堂的掌柜,不过绝不是个甩手掌柜。”
  
      马令善赶紧朝周恒施礼,满眼的感激。
  
      “多谢师尊体谅,令善家有老母,如若全都搬去京城恐怕会有所不便,毕竟京城要比清平县寒冷许多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点点头,没再多说,后面的王三顺、张安康、小六子他们都站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跟着去京城。”
  
      张二狗推了一下小六子,恨得咬牙白他一眼,这小子抢话很厉害,赶紧上前给周恒施礼。
  
      “老板,俺想带着媳妇去,今后就在京城安家了,反正别的俺也学不了,就会个制药,那些个丸剂和后期的注射剂药物,俺都会做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笑了,“可以带家眷,不过不是一开始,我们过去还要修整房屋啥的,毕竟制药作坊不在城内,那里现在还是荒地,所以家眷要晚几个月送过去。”
  
      张二狗脸上绷不住地笑了,周恒的目光落在阿昌的身上,见他没说话,似乎想到他媳妇好想要生了。
  
      “阿昌也暂时留下,京城的成药作坊,需要一些时日能建起了,所以前期的供应都需要清平县来供应,所以你暂时留下,并且从今天开始,要加班加点的干,所有药品我要大量带走,至少要保证我三个月无需担忧药物的供应问题。”
  
      阿昌脸上瞬间严肃起来,师尊的这个安排绝对没问题,制药需要时间,现在二号院加班加点,还有酒精作坊,都需要好好安排人手,京城的供货量绝对不是清平县这个量。
  
      “师尊放心,我一会儿就去安排人员进货加工,保证不耽搁你们的行程。”
  
      “至于你,等媳妇生了,春暖花开再过去就行。”
  
      话音一落,又有几个选择留下的,不过大多数人都选择跟随周恒进京。
  
      周恒满意地点点头,“行了,剩下的杂役你们都去问一下,想跟着的我们高兴,不想跟着的就留在清平县,反正这里也是我们回春堂,另外马令善一会儿写个招工信息,我们再招揽一些人员,要年轻的没成家那种,一小部分要留下填补之前的缺失岗位。行了就这些,都散了吧!”
  
      应声众人退出,薛老大凑近周恒。
  
      “那我也去二号院看看,如若灵山村的这些小兔崽子愿意跟着去的,我也带些人手,毕竟是自己人用着踏实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想了想说道:“灵山村的人可以多带一些,这次不跟着,下次再去也行,即便不跟着你做这些吃食,也可以在制药作坊劳作,再不济我还有一些别的想法,不过都需要人手,你不是听世子说了,那里是荒山,我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,如此大的一座山,想要干啥都行。”
  
      薛老大抓抓头,“我是听到了,一座荒山有啥好干的?”
  
      周恒白他一眼,这货一阵聪明一阵糊涂,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他好。
  
      “最初我让你挖藕的时候,你还说这东西不能吃呢,现在不是卖的超级好?”
  
      薛老大看看周恒,脸上没有一丝不好意思,点点头说道:
  
      “似乎是这么回事儿,行那我就跑一趟灵山村,正好村里人多地少,总是因为田地的事儿跟隔壁的华远村械斗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从怀中掏出两张纸,这上面是两个采购名单,一个是琉璃制品,另一个都是各种针器械啥的。
  
      薛老大再度朝着周恒伸手,“别忙着收笔,给我再写一个支款的条子,不然铭宇那小子不给钱,还朝我瞪眼睛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摇摇头,快速写了一个字条丢给他,薛老大赶紧走了,刘秀儿和春桃走到周恒近前。
  
      “二哥可是见到那旨意了?”
  
      “没见到,不过我和世子在院子里面,听到传旨官所说的内容了。”
  
      刘秀儿点点头,朝着周恒施礼。
  
      “二哥那我先告退了,今日回去和兄长谈谈,晚上就不过来听课了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伸手拦住刘秀儿,“别急,我正要去一趟县衙,很多话都要和大哥说,此次进京没有表面看着的那么光鲜,我们一起走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