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一百七十四章:三七分

第一百七十四章:三七分

    朱筠墨一时间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  
      稍微想了一下,这回春堂其实就是周恒在管理,出力操心的就是他,而自己不过是出房子和本金,这些对于他来说,也真没啥。
  
      “要不这样吧,三七分账!”
  
      庞萧一怔,未等他说话,周恒已经抱拳。
  
      “好,那就按照世子所言,三七分账宁王府出铺子和本金,人员和经营都是我这里出,成本都算在运营里面,纯利进行分配,劳烦萧伯准备纸笔,我们写合同吧。”
  
      庞萧压根儿没动,三七分账,似乎给周恒的太少了。
  
      “世子如若给周大夫三成,似乎有些少了?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和周恒都一愣,侧头看向庞萧,异口同声地说道:
  
      “宁王府占三,回春堂占七!”
  
      庞萧一怔,行了自己刚刚白操心了,看样子他们都认可这个分配,那回春堂的每月进账,不用说都知道是怎么一个庞大的数字,即便是三成,估计也不少。
  
      “成,老奴错了,这就去准备纸笔写协议。”
  
      薛老大站在一旁,看着朱筠墨和周恒二人,不断规划着之后的生意。
  
      甚至周恒还谈及在京城外面如若有庄子,可以搞一个制药作坊和制酒作坊,这样就不用在清平这里制药,再运送过去了。
  
      朱筠墨想了一下,掏出一个小册子,在上面翻翻,递给周恒看。
  
      “别说京郊真的有庄子,不对准确的说是有一处荒山。这里是母亲的陪嫁,周围有些良田,良田卖出去后,这荒山没有用处,所以就一直荒废着,只有庄子上的人种些果子,这处你看如何?”
  
      “距离京城非常近,荒山不要紧,我们建些房子就好,越是荒芜越适合办制药作坊,就像我们二号院,晚上是不能开工的,不然周围的铺子就会来找,声音太大影响人家休息。如此算来,我们缺少的就是杂役了,这里的人如若愿意跟着去京城,可以带过去一些,不过还是要大量的找人手。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脸上都是兴奋的神色,凑件周恒晃着脑袋说。
  
      “这些不要担心,京城周边,流民极多,只要给工钱,来的人少不了,再说原本庄子上就有人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点点头,这点他也相信,尤其是冬季农闲,这时候如若有招工的,一定挤破脑袋吧。
  
      就在这时,庞萧将写好的合作协议送过来,上面盖着朱筠墨的印章,周恒扫了一眼,并未发现什么问题,直接签名盖上自己的名章,朱筠墨也签上字,一人一份都分别收好。
  
      薛老大看着相谈甚欢的二人,心里有些发酸,从县衙出来,他脑子里面就有些蒙。
  
      周恒这是抱住朱筠墨的大腿不撒手了,跟着去京城,前景真的不错,可是自己要如何?
  
      还有铭宇,他是要考取功名的人,如若跟着去了,这之后的乡考会考可咋办?
  
      那京城虽好,可也是人才济济的地方。
  
      铭宇去了,是不是能出头?
  
      可是如若周恒走了,自己岂不是没了营生可做,难道还要回去打猎,那个太朝不保夕了,没有卖糯米藕、藕合和糖葫芦来钱快。
  
      薛老大清清嗓子,“那啥,公子走了,我们咋办?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带着笑意,看向薛老大。
  
      “薛泰想要留在清平县?”
  
      薛老大摇摇头,“不想,不过如若我跟着过去,铭宇自然要跟着过去,那他的乡试会试要如何处置,难道考试的时候再回来?如此一来真的不方便啊,可是将他留在此地我也不放心。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摆摆手,“这些无需你担忧,所有跟着周恒去京城之人,他们都可落在宁王府的庄子上,黄册让萧伯去办理,你看如何?”
  
      薛老大看看周恒,此刻要看周恒的态度了,毕竟去京城这说来说去都是开回春堂的事儿,压根也没说小生意是否干起来,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。
  
      “那咱去了京城,还做糯米藕、藕合和糖葫芦的生意吗?”
  
      周恒觉得好笑,这一路薛老大都小心翼翼,看来他的心结就在这里。
  
      “做,当然要做,而且要做大做好,我们再开发几个品种,不单单要游街串巷的做小生意,还要开门市,做各种应季的小吃食,小玩意,当然我还有别的想法,这些需要我们之后详细研究。”
  
      薛老大一怔,似乎自己问了一个不该问的话题,刚刚说的生意,已经被朱筠墨分去三成利润,如若再有别的利润岂不是还要分?
  
      瞬间薛老大将脑袋垂下来,不再说话,周恒瞥他一眼,就看明白他的小心思,笑着看向朱筠墨。
  
      “说到做一个纨绔子弟,其实我还有一个更好的想法......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想法?”
  
      周恒没再说,不断摇晃着脑袋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暂时保密,世子准备好银子就行,不鸣则已,既然要干就要干一鸣惊人的事儿,行了我先回去,回春堂都快要乱套了,他们需要我去安抚,至于人员也需要好好安排一下,京城的制药作坊那是后话,此刻二号院的生产,要夜以继日的展开。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点点头,“行了,不多说了,你快去准备,我们的人多东西多,如若车队赶往京城也着实不安全,我会让霄伯联系船只,这样直接北上,速度也快些路上也安全些,只是不知道是否有合适的船。”
  
      庞霄想想说道:官船不容易找,不过要是私船还是可行的,我们包一艘船最好。
  
      周恒点点头,这济宁算是大港,不过这里中转的最多,本港出入的船只反倒没那么多,再者他们如若带着药品去京城,加上设备还有器械,可能还有家眷,两艘船都不一定装得下,这个确实不容易。
  
      周恒没再耽搁,跟薛老大直接回了医馆,一路上薛老大很高兴,嘴里面哼哼着不知道什么曲子,随后不停和周恒叨念着要带什么东西,周恒也没搭理他。
  
      薛老大也不生气,还是一个劲儿地叨咕着,到了回春堂门前,这个兴奋劲儿才过去一些,清清嗓子跟着周恒三摇两晃地进了诊堂。
  
      许是因为外面下大雪,今日的病患并不多,诊堂的等候区,只有十几个病患。
  
      周恒走到屈子平身侧,接过他手中的本子看看,发现里面有两个割伤的患者,赶紧在上面打钩,然后吩咐道:
  
      “今日就这些患者,再来的不接待,这两个让他们到一楼的抢救室门前等着,我给他们处置,剩下的让马令善和德胜加快速度,一会儿通知所有晚上听课的人员,我们开会,至于后面制药的杂役......先让他们加班吧。”
  
      屈子平忙不迭的点点头,之前在病房的谈话,屈子平已经听到了,此时他一脸的紧张,看来这去京城是真的了。
  
      屈子平出门挂上满员的牌子,这才回到诊堂,各个诊室走了一圈,还跑去后院通知了阿昌。
  
      刚要有,屈子平的手臂被阿昌一把拉住,将他拽到一个小隔间,一脸神秘地问道:
  
      “子平,你知晓今天啥事儿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