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一百二十七章:梅园求救

第一百二十七章:梅园求救

    诊堂中,马令善他们赶紧爬起来,跑到屈子平周围,后院的阿昌也将门打开,叮嘱后面的人不要都冲进去,这才和刘秀儿一起跑到柜台前。
  
      马令善已经急了,如此荒谬的事儿,平生是第一次遇到,好好在诊堂看病,怎么就有官人儿过来抓人了,随即赶紧催促道:
  
      “子平快说,刚刚师尊说什么了,或者给你什么暗示了?”
  
      屈子平见人都围上来,这才稳住心神,说道:
  
      “刚才老板走的时候,盯着我看了两吸,然后目光落在这个砚台上面,然后又盯着我,我觉得这是让我们去济南府,找府台大人,毕竟刘大人不在清平县,此刻也在济南府,我想应该是这个意思。”
  
      马令善眯起眼睛,此刻他是大弟子,也是年龄最大的人,必须稳住,仔细分析一下屈子平说的有些道理,不过就这样不认不识的去找济南府的府台大人真的有用?
  
      毕竟这些人都是官人儿,穿着的这些衣衫都是衙役的衣衫。
  
      马令善看向阿昌,急切地问道:
  
      “先不说留下什么口信,你抓紧派人跟着这些人,我们至少要知道这些人将师尊带到什么地方去。”
  
      阿昌点点头,“早就派张二狗去了,他打扮成乞丐的样子,跟着这些人,毕竟咱们对清平县熟悉,另外我还派人去二号院,将薛大哥叫来。”
  
      话音刚落,一阵急切的脚步声从后面传来,一个高大的身影窜到诊堂,来人不是旁人正是薛老大,双臂的袖子高高挽起,上面还滴滴答答淌着水。
  
      他抬眼看着黑黢黢的诊堂,在诊堂搜索了一圈,顿时瞪大了牛眼睛。
  
      “我家公子呢,到底出了什么事儿?”
  
      屈子平反应快,将刚才所发生的事儿赶紧讲述一遍,刘秀儿咬着唇忍者泪意,盯着薛老大。
  
      “薛大哥,我总有一种预感,今日二哥被抓之事,应该与我兄长赈灾这事有关,毕竟兄长去了济南府八日未归,此刻人没回来,反倒来了一个穿着白鹭服的男子带人将二哥抓走,这二者之间已经有什么联系。”
  
      薛老大点点头,他也有这个想法,屈子平赶紧插言道:
  
      “薛大哥,你说老板最后那一眼是什么意思?”
  
      薛老大此刻就站在诊堂内,看向屈子平的方向,那砚台不大显眼,不过满满一池子墨汁倒是反射着烛光。
  
      薛老大一怔,用力一拍额头。
  
      “甭猜了,我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。”
  
      所有人都看向薛老大,屈子平紧张地追问道:
  
  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  
      “墨。”
  
      “墨?”
  
      “梅园的世子——朱筠墨,公子应该是让我去找世子,无论是什么府台,还是哪儿冒出来的官员,至少可以让世子帮着探听一二,行了你们别跟没头苍蝇似的,将人员安抚住,回春堂既然封了,那就都去二号院等信儿。”
  
      别看薛老大平时不靠谱,不过刚刚这一番话安排的头头是道。
  
      所有人没耽搁,赶紧整理物品,将贵重的设备和药品全都装箱,这里现在不安全,必须快速转移到二号院。
  
      刘秀儿虽然担忧,却帮不上,只能帮着整理那些精密的手术器械。
  
      薛老大冲出后院,驾车朝着梅园飞奔。
  
      门房远远就看到一驾马车驶来,听到那大嗓门的吆喝声,就知道是薛老大,见人没有停车的意思,赶紧撒丫子将大门打开,薛老大冲了进去。
  
      门房的小厮留下一个守门的,剩下的几个,跟着薛老大的马车朝里面就跑,直到听雪阁院外,薛老大这才用力扯住缰绳,“吁!”
  
      后面的小厮也已冲上来,薛老大将缰绳丢给后面的人,快步冲到听雪阁门前,一个黑衣守卫直接拦住薛老大的前路。
  
      薛老大此刻眼珠子都红了,不过忍耐着没有发作,只是朝听雪阁扑通一下跪倒在地,朗声说道:
  
      “霄伯,我家公子出事儿了,求你救命啊!”
  
      随着这声呼喊,那守卫想要拦着已经来不及了。
  
      一个你字还没说清楚,听雪阁的大门打开,霄伯一闪身,就窜到薛老大近前,伸手将薛老大从地上拎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你说什么,再说一遍?”
  
      薛老大深吸一口气,控制住情绪,一咧嘴就冒出来一句话。
  
      “我家公子被人捆绑着抓走了,为首的人穿着赤红色的白鹭服,带着一队人有十几个,全穿着黑色衙役的服饰,回春堂已被查封,抓去哪里?因为什么?都不知道,不过我们派人跟着了,公子临走前看着砚台里面墨汁,我想他是让我找世子求救吧。”
  
      薛老大的这番话,说得声情并茂。
  
      朱筠墨在他刚刚说了一句的时候,就跟着走出来,后面的话让他非常动容,周恒救他多次,遇到这事儿不能不管。
  
      看向庞霄,见他有些犹豫,催促道:
  
      “霄伯,还等什么,派人去打听一下,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,因为什么事儿,将周大夫抓走的?”
  
      庞霄眉头紧蹙,回身看向朱筠墨,一脸的担忧。
  
      “主子,不是帮不帮的问题,我还要问问薛泰,您别急。”
  
      “薛泰,我问你,谁看到那为首之人穿着白鹭服的?”
  
      薛老大眨么眨么眼睛,想来回春堂能有这个见识的人不多,最有可能的就是刘秀儿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我没看到,是刘大人的妹子,秀儿小姐说的。”
  
      庞霄点点头,如若是这样那说明没有看错,抬手朝刚刚守卫的那人勾动手指。
  
      “你带两组人去打听一下,其一今日有什么人进入清平县城内,尤其是穿着红衣或者衙役服饰的人,是否看过路证;其二去衙门,如若带人走,不可能这样明晃晃的押送,要么在此审问,要么就是打造囚车木笼,这些都需要府衙的帮助,如若能问明白到底是何缘由,那就更好了。”
  
      朱筠墨想了想,确如庞霄所说,现在要知晓到底发生了什么,盲目的出去救人不是明智之举,薛老大虽然着急,不过还是用力点点头。
  
      薛老大抬眸,看向庞霄和朱筠墨,说道:
  
      “好,一切依照霄伯的意思做,我家公子没有家人,见到霄伯就觉得是亲人一样,所以梅园有事儿,他都是义无反顾地冲上来,这次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,不过希望霄伯和世子念在往日情谊,能伸出援手。”
  
      庞霄顿了顿,朝那下属挥挥手,那人赶紧退后走了,朱筠墨抿紧唇,走到薛老大面前,伸手将薛老大扶起来。
  
      脸上有些动容,用力拍拍他的手臂说道:
  
      “薛泰,不这么说我们也会拼劲全力去救周大夫的,当初在破庙,素不相识,他就对我施以援手,之后邹太医到访,发现端倪又帮我逐一化解,还帮我缓和了与父王之间的关系,这一桩桩一件件都在我心上,没有忘却,周恒是我的至交,我会拼劲全力的。”
  
      薛老大用力点点头,庞霄再度问了一遍细节。
  
      几人正在说着,就听见左侧不远处有人喊了一嗓子。
  
      “喂,你们说什么呢?谁出事儿了,还什么白鹭服的?全城搜索?”
  
      搜索二字还未说完,人已经飘落在近前,就像一片鹅毛落地,毫无声息。
  
      一转身手中的一柄扇子打开,挡住眼睛一下的位置,微蹙眉头看向薛老大。
  
      薛老大一怔,之前在梅园没注意这里有少年能有如此功夫的,心中疑惑这人......是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