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一百二十四章:大理寺少卿

第一百二十四章:大理寺少卿

    周恒久久不见二人出来,心中一阵疑惑,赶紧返回院落,在门口听到了全部的对话。
  
      庞霄的真情流露,让周恒也有些动容。
  
      没想到,当初被安排到这里修养的时候,还发生了如此多的事儿。
  
      京城的张辅龄张大人?
  
      周恒在心里冒出来很多个问号,这人看来是清平县的举子应试的,父亲亡故才回来安葬,这回是准备定居京城,所以才让夫人来处置房产。
  
      不知道是多大的一个官儿,竟然让自己的妻女就带着这么两个人回来,路途遥远,这要是出了什么事儿,真的不好说啊。
  
      周恒眉头紧蹙,难道这张辅龄是个御史?
  
      周恒摇摇头,自己否定了这个判断。
  
      如若是御史,就不会大张旗鼓的回乡安葬父亲,这里的老宅也不会急着卖掉,毕竟辞任之时,一般都告老还乡,到时候回来不是还要重新买房屋。
  
      周恒的眼睛微微眯起,看来这张辅龄家里有事儿,急需银两,不过还不想求人,只能让夫人跑这趟腿。
  
      周恒咳了一声,“我们去衙门吧?”
  
      张夫人笑着点头,“好好好,这就走。”
  
      庞霄很是激动,朝着张夫人躬身,三人分乘两辆马车,直接赶往衙门,魏县丞正在门口看着人卸车,见周恒跳下马车,一脸的疑惑,以为出了什么事儿,赶紧走上前。
  
      “周大夫怎么过来了,难道城外有什么事儿吗?”
  
      周恒摇摇头,“城外没什么事儿,隔离区的病患都比较稳定,观察区的人也没剩下几个,现在就等着够时间可以放入安置区。今日过来,不过是有处房产需要办理文书。”
  
      魏县丞恍悟,松了一口气,见庞霄和张夫人也走到近前,赶紧施礼,能让周恒亲自带过来一定身份不凡,该有的客气还是要有的。
  
      “几位随我来吧。”
  
      几人进入县衙,很快办好地契房契的文书,几人直接赶往梅园旁边的宅子,周恒在回春堂停下,去拿了急救箱,苏将军给的一千两还藏在里面,该客气还是要客气一下。
  
      在车上周恒背对着庞霄一顿扣弄,掏出来两张二百两的银票递给庞霄。
  
      庞霄瞪眼看着周恒,“都说了,不用给,你很有钱?”
  
      周恒呲牙看着庞霄,“一码归一码,原本张夫人就给我优惠了这么多,不能让你们帮我再担着,太过意不去了。”
  
      庞霄上下看看周恒,“算了,你留着吧,这二百两我还是能做主的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见争执不过,也不再多说,朝着庞霄拱手。
  
      “那好吧,多谢霄伯。”
  
      车马停下,几人到了梅园的隔壁,刘秀儿和苏晓晓早已等在门口,见周恒他们下车赶紧走过来,周恒介绍了一番,逐一见礼,几人跟着张夫人进入院落。
  
      院子非常整洁,青砖铺地,没有杂草和荒废的迹象,显然那负责看守的人极为用心打理。
  
      进入二道院落,一座小花园出现在眼前,虽不及梅园的壮阔,却非常精致,一步一景,这里都体现了一个巧字,苏晓晓拽着刘秀儿直接上了后院的绣楼。
  
      周恒没跟着过去,张夫人到处看看,眼中流露出一丝不舍,看来她在这里生活年头不短,很有感情。
  
      “张夫人在清平县生活了很多年吧?”
  
      张夫人看向周恒,朝他笑了笑,“是啊,在这里生活了十年,相公入京就任我们才跟着前往的,看着多有不舍,不过没法子这清平县是回不来了,留着也徒增思念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没再多问,正好苏晓晓她们两个出来,看着轻快的步伐还有脸上的表情就知道,对这里非常满意。
  
      苏晓晓朝着庞霄微微施礼道:
  
      “多谢霄伯安置,这里我非常满意,房内的各种家什也都很齐全,稍作打扫和布置就可以住了。”
  
      张夫人上前,拉着苏晓晓和刘秀儿的手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两个姑娘长得真标志,后面的绣楼,当初是给我女儿建造的,你喜欢就好,院墙边上还有几棵枫树,等到过些日子,枫叶变红,楼上看出去景色更美。”
  
      苏晓晓点点头,“刚刚就瞧见了,有些枫树的叶子已经变色,不过还没红透,这景色却是精致。”
  
      张夫人笑了笑,“行了,所有的钥匙都交给你们了,这里负责看园子的老仆已经在这里六年,如若你愿意留着就用他,不用我可以给他安家的费用......”
  
      苏晓晓还算懂事,赶紧摇摇头。
  
      “张夫人不用多说,人一定要留下,六年时间没让园子荒废,这样的仆人真的太尽心了,我用着也踏实。”
  
      张夫人点点头,拍拍苏晓晓的手,“那就多谢了,行了你们看着拾掇吧,至于那处院落,可以让余老伯带着去看看,我也该告辞了,过两日我家相公也会到,我们祭祖后,就直接返京了,希望有缘我们再见。”
  
      苏晓晓赶紧施礼,说道:“会再见的,父亲述职之后定了去处,我或许会回京一趟,那时我们可以再聚。”
  
      张夫人一怔,瞥了一眼庞霄随即一副了然的样子,能让庞霄费心寻找住所,这位小姐一定身份不凡。
  
      “不知令堂是......”
  
      “家父是明威将军苏何雄。”
  
      张夫人一惊,赶紧拉住苏晓晓的手。
  
      “听你的形容就该想到的,苏将军是我大梁一员猛将,威名远播,如若回京你可以到我们府上,我相公叫张辅龄,现在是大理寺少卿。”
  
      苏晓晓用力点点头,“好啊,之后去探望张夫人。”
  
      稍微想了一下,张夫人看向庞霄,既然说了这些意图很明显,没想避讳众人。
  
      “霄伯那我就先行一步,不过我家相公的行踪,还望帮着保密,就当我们没来过吧,毕竟相公这是探亲,不想让当地的官员知晓行踪。”
  
      庞霄和周恒赶紧施礼,称是。
  
      张夫人没再耽搁,赶紧带人走了。
  
      周恒脑子里面还在想着这个大理寺少卿是什么品级,如若这里和明代相似,那么这少卿是正四品还是什么品级?
  
      苏晓晓和刘秀儿在商议着房子如何布置,需要添置什么,庞霄让一个随从跟着去记录,看着站在水塘边上的周恒,走到近前。
  
      “你想什么呢?是不是想要去看看那处院落?”
  
      周恒一惊,赶紧收起心思,朝庞霄笑笑。
  
      “去看看也行,我刚才就是在想张辅龄大人如若是大理寺少卿,那是几品官职?”
  
      “正四品,张大人是一个刚正不阿之人,绝对的清廉,既然他们卖了院落,一定有什么难处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抬眼看看庞霄,看来他也想到这一层了。
  
      “嗯,看来确实如此,衣锦还乡的事儿还要隐忍着,确实是个清廉的官员,不过张夫人不想多说,我们也不好打听不是。”
  
      庞霄点点头,“京中的事儿,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,走吧我带你去看看那处院落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噗呲笑了,“还是霄伯懂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