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一百二十二章:各自心事

第一百二十二章:各自心事

    周恒的动作一顿,这是啥意思,不想要了?
  
      刘秀儿见周恒停住动作,赶紧拉住苏晓晓的手臂,苏晓晓也觉得自己说话有些冲了,微微垂下目光,周恒瞥了一眼,起身下楼。
  
      见人走了,苏晓晓朝着刘秀儿噘嘴。
  
      “拉着我干嘛?我只是想问问为什么让我留下,这有什么的?”
  
      刘秀儿安抚道:“好好好,是我多事了,不过既然让你留下,一定有留下的道理,我们耐心等一等吧。”
  
      片刻,周恒拎着一个包袱回来,细长的条状,一看形态,苏晓晓瞬间盯着那包袱没错开目光,这形状一看就知道,是自己的短剑。
  
      周恒走到近前,将包袱递给苏晓晓。
  
      “这把剑还你,你检查一下,上面的那些花花绿绿的石头有没有缺损,交给你之后再找后账,概不承认。”
  
      苏晓晓赶紧将包袱接过来打开,上下仔细看了看,还将短剑拔开,寒光乍现,剑刃剑鞘都没有缺损,剑柄上那个苏字指腹触及,确实是自己刻上去的。
  
      短剑入鞘,手上一晃,几人都没看清楚,短剑已经消失在苏晓晓的掌心,不知她将短剑藏在何处。
  
      别看周恒不会功夫,不过这些在周恒眼中真的不算什么。
  
      毕竟在飞针伤人,百步穿杨,隔山打牛,一掌掀翻一座楼的电影特效熏陶下,还算是见过世面。
  
      刘秀儿和春桃震惊的不行,春桃直接凑到近前,前前后后没看出什么门道,还想要摸摸苏晓晓的腿。
  
      不过被苏晓晓的眼神吓到了,赶紧退到刘秀儿的身后。
  
      刘秀儿朝着苏晓晓竖起拇指,“苏小姐真的是好身手,我们就是眼前一花,什么都没看清。”
  
      苏晓晓笑了笑没说话,不过目光却落在周恒身上,他淡然的神色,让苏晓晓有些诧异,这人见识过什么高手?
  
      想想庞霄,苏晓晓恍悟,定是见过霄伯的功夫了,讪讪地抿抿唇那份炫耀的愉悦感瞬间淡了几分。
  
      “短剑拿到了,那我先走了,不知道霄伯是否找到合适的房子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抬手制止了苏晓晓的动作,朝楼梯口嚷了一嗓子。
  
      “屈子平上来。”
  
      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屈子平快步跑上楼,见都是女子,他赶紧微微垂目,给周恒施礼。
  
      “老板,有何吩咐?”
  
      这称呼是周恒最喜欢的,上辈子就是一个普通大夫,这回好不容易翻身了,最喜欢听别人叫他老板,那种满满的优越感,让他有些飘。
  
      “起来吧,去街上看看霄伯去哪儿了,让他别急着找房子了,我们救治的那位张夫人,他们家的宅子要卖,就在梅园隔壁,价格说是能让到最低。”
  
      屈子平领命,赶紧去找人。
  
      这回换做苏晓晓怔住了,刚刚救了人她知晓,不过怎么还聊到房子了,难道他.....对自己......
  
      几人没等候多久,庞霄带人就过来了,上楼看着周恒有些不解,这人一直在城外问诊,怎么一回城他就联系到卖房子的人?
  
      “听闻,周大夫找到卖家了?”
  
      周恒点点头,将刚刚街上遇到的事儿,简单说了一遍。
  
      “......张夫人现在就住在东来客栈,如若霄伯感兴趣,可以过去找她谈谈,我让薛老大跟着你们,张夫人见过薛老大,至于价格也说了压到最低。”
  
      庞霄想了一下,看向周恒。
  
      “那位张夫人说两套院落都要卖,可我们只想购买一个院落啊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一怔,想想确实如此,那位张夫人看样子就没想在清平县常住,带着的下人都不多,看来是急着卖房子然后回京城。
  
      可现在城外正赈灾,这里怎么会有人来买房产?
  
      周恒脑子一转,如若不大的院落,自己也可以留用,这样不用再医馆里面住,这院里的几个房间,还可以腾出来做病房。
  
      “那我跟你去看看吧,如若小的院落,价格可以,我就留下,太贵我没银子啊。”
  
      庞霄上下看看周恒,两个月这人赚了宅子,赚了名声,还哭穷真的有些让人无语,目光最后落在苏晓晓身上。
  
      “苏五小姐,您跟着去吗?”
  
      苏晓晓已经听明白了,那院落就是梅园的隔壁,确实非常方便,在清平县常住的话,这位置上没得说。
  
      找了这些日子都没有合适的,也没什么可挑选的余地,至于价格更不是她能做主的,至少她没银子。
  
      “那就有劳霄伯了,我就不去客栈了,稍晚些我和秀儿小姐去瞧瞧那院子。”
  
      庞霄点点头,“也好,我先和周大夫去瞧一眼,您回梅园听消息就行。”
  
      刘秀儿显然是不想去,朝着苏晓晓摇头,不过苏晓晓一把抓住她的手臂。
  
      “别拒绝,这城内我就你一个朋友,你不陪我,难道让我自己去啊?”
  
      刘秀儿看了周恒一眼,自从上次周恒将她赶走,她多少有些惧怕周恒。
  
      周恒感知到目光,朝她微微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出入没问题,不过要戴好口罩,出入要喷洒消毒液。”
  
      刘秀儿赶紧笑着点头,苏晓晓白了一眼。
  
      “我说的时候,你也没这么高兴啊,真是有了师傅忘了朋友。”
  
      刘秀儿赶紧拉住苏晓晓的手臂,“你先陪我去背一遍书,然后我们也去看看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二人走了。
  
      春桃在后面跺着脚,追了过去,嘴巴里面不断嘟囔着。
  
      “小姐又不要我了,小姐等等我......”
  
      庞霄看着他们几个走了,顿了顿才朝着楼梯口示意道:
  
      “周大夫要不我们走吧。”
  
      周恒扯下身上的隔离服,跟着庞霄下了楼,车马早已准备妥当,二人上车朝着北街的东来客栈走去,薛老大站在门口,看着远去的车马。
  
      屈子平凑过来,“薛大哥,别担心周老板要去看宅子,一会儿就回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薛老大白他一眼,“我又没担心,你们闲得慌是吧,赶紧接待病患去,停业了七八天,这病患都积压了如此多。”
  
      屈子平缩缩脖子,他现在知道,这个薛老大看着粗门大嗓的,其实人还是不错的,明明心里非常担心周老板,打死也不让人说。
  
      “病患都处置的差不多了,暂时没有旁的事情,后面昌管事带人去运送消毒液,还没有回来,不过他刚才跟我说,如若薛大哥回来,看看能否再搞到一些肉,医馆的存货不多了。”
  
      薛老大一怔,赶紧转身朝后院走。
  
      “没肉了不早说,这个断不得,外面各个组的家伙,都靠着这口吃食顶着,不然这一天怎么能顶得住。”
  
      屈子平忍着笑,跟在薛老大的身后,朝后院走去。
  
      “薛大哥别担心,隔离区就屈大夫、张安康和王三顺大夫在那里顶着,分诊的马大夫已经回来了,今天一天据说都没有新来的灾民,看来新增不会有什么变化,只有衙役留在那里,说是如若有灾民回来叫。”
  
      薛老大点点头,“回来更要补补,你看着前面吧,我去集市上瞧一眼,公子回来告诉他,我去采办一些灵山村需要的物资,糯米藕和藕合停了七八天售卖,看着街上人都正常出来过活了,我将人弄过来,在医馆后院做吧,暂时住在医馆里面,买卖不能停。”
  
      屈子平一顿,有些担忧地看向薛老大。
  
      “这后院已经塞满了,哪有地方,再者卖藕的人不是都参加志愿者了,能全撤出来吗,这个要等周老板回来商议一下吧?”
  
      话音刚落,屈子平头上就挨了一下,薛老大瞪圆了大眼珠子,吼道:
  
      “你们医馆的人都撤了一半,我撤一半人不就行了,不售卖难道这个月喝西北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