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无题

  周恒一怔,刘仁礼怎么不按套路出牌,现在再说各项汇总的数据,还有他需要回报的事宜,怎么盯着表格不放?
  “这是我设计的表格,包括所有账目,我们都用表格进行统计,这样不用进行单次合计,就可以知晓详尽的数据。”
  刘仁礼一边看一边点头,“这表格相当完美,将枯燥的数据完全直白显示出来。”
  周恒抬手,叫薛老大找来屈子平。
  屈子平多少有些拘谨,不过见刘仁礼问的是账目一事,渐渐放松下来,将详尽的问题逐一解答清楚。
  屈子平又当着刘仁礼的面,绘制了一套表格,不过这次没用数字,而是用汉字进行填写,瞬间刘仁礼看着更加舒服,二人折腾了好一阵,总算将表格弄明白,刘仁礼拿着表格,高高兴兴走了。
  临走还不忘嘱咐周恒,城外忙完,不要忘记回去看看,据说梅园每天都派人过来查看情况,还有就是这些天刘秀儿要交给周恒照料。
  未等周恒反驳,他已经带人离开,说是即刻启程。
  周恒眉头微蹙,叫着薛老大,吩咐道:
  “沐浴消毒,然后换衣服,你跟我回梅园一趟吧,估计那苏将军有些急了,想要离开去京城复命,每日都去府衙转悠一圈。”
  薛老大没说啥,让人赶紧准备车马,他这边也去淋雨的房间,冲洗消毒一番,换上一套回春堂特有的墨绿色衣衫,戴好帽子口罩,这才出来。
  周恒也已经整理完毕,二人乘车回城。
  如此一套墨绿衣衫,还有马车上悬挂回春堂字样的木牌,简直就是免检通行证。
  走到城门的位置守城的人员,全都停下手上的工作,施礼放行。
  围观的人,没一个炸毛的,都老老实实等待消毒检查通过,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拉着一个妇人的手,在车前站着,好奇地看向周恒那辆马车。
  “母亲,这是哪儿的车辆,怎么都没停顿就进去了?”
  那妇人摇摇头,也是一脸的疑惑,检查的那个官差,上下打量了母女二人一番。
  “你们,这是从哪儿来的?”
  妇人赶紧施礼,小心地答道:
  “我等是从京城刚刚回清平县,庄子和宅子想要抓紧卖掉,听我们的口音就能知晓,我们就是清平县人,家中将生意产业迁往京城,抽不出人手,所以只有我们妇道人家回来处置了。”
  官差没有难为,恍悟道:
  “怪不得你们不知道,城中新开的一家医馆叫回春堂,穿墨绿色衣衫带帽子的,都是他们那的人,今年清平县能够不被流民所扰,即便是瘟疫猖獗,也没死几个人,都是他们的功劳。”
  妇人惊愕的不行,那个少女却若有所思地看向车马消失的方向。
  “菩萨保佑,竟有如此医术之人,京城去年瘟疫据说也死了数千人,只是瞒着没报,真的是上苍开眼啊。”
  官差将一个小册子还给妇人,微微抱拳说道:
  “行了,夫人可以进城了,不过还请尽早离开,毕竟你们都是女眷这到处都是灾民,还是小心为上。”
  妇人赶紧施礼,这才抓着少女乘车进城。
  .......
  薛老大将马车直接驶到梅园,周恒跳下马车,早有门房过来将大门打开,接过薛老大手中的缰绳。
  未等周恒说话,一个看着有些面熟的小厮,朝着周恒笑着施礼。
  “周公子回来了,快请进吧,我家公子吩咐了,您回来不用通禀直接进去就好。”
  周恒点点头,带着薛老大直接去了听雪阁。
  二人进入房内,没有看到霄伯,朱筠墨早已从内室走出来,笑着招呼周恒坐下,薛老大每次见到朱筠墨都很老实,没敢坐下只是站在周恒身侧。
  朱筠墨看看周恒一脸的胡茬,脸色也有些憔悴,整个人瞧着瘦了一圈,还是多少有些担忧。
  “你怎么瘦了如此多?”
  薛老大哼唧了一声,抢言道:
  “这七八日,我们公子每日休息不到两个时辰,诊治病患还要操心灾民筛查的事情,确实累坏了。”
  周恒用眼神警告薛老大不要多言,随即笑着说道:
  “还好,虽然劳累,救治还算有所成效,刚刚进门怎么没瞧见霄伯?”
  朱筠墨说道:“霄伯去给苏五小姐找住处了,苏小姐觉得梅园没有女眷,甚为不便,所以想要找个住处。”
  周恒一脸的窘迫,赶紧施礼说道:“都是周恒考虑不周,没有想到灾情的严重,这些时日不知苏小姐恢复如何了,算算日子该拆线了吧?她人可在府上?”
  朱筠墨一怔,脸上带着不解。
  “咦,不是你交代那个刘秀儿小姐,帮着照料苏五小姐的吗?这些日子,每隔一日都是刘秀儿小姐过来给苏五小姐换药。”
  说到这里,朱筠墨回身看了一眼身侧的一个小厮。
  “苏小姐可在府上?”
  那小厮赶紧放下茶碗,答道:
  “回公子,苏小姐去了回春堂,此刻还没有回来。”
  周恒回身看看薛老大,那表情显然他也不知道,周恒心里打鼓,刘秀儿不过是看过自己如何拆线,所学的知识都是一些理论的,不会自作主张吧?
  越想,心里越是没底,不过脸上没有表现出来。
  “哦,那就好,看来这房子还没有找到合适的,苏将军也跟着去了?”
  朱筠墨一摆手,“你们去赈灾的当日,苏将军就急着走了,京城复命的时间紧迫,原本在路上耽搁的时日有些多,他们也没敢多停留,直接走了。”
  周恒揉揉鼻子,显然苏五小姐的诊费黄了,微微叹息一声,这七八日没有进项,回春堂的付出还这么多人力物力,真的有些亏得慌。
  未等周恒说话,朱筠墨从衣袖中掏出一个信封,递给周恒。
  “这个是苏将军留下的,说是要好好感谢你,素不相识见到苏五小姐能够仗义出手相救,这就是缘分,他出来的急,身上带着的银两不多,聊表心意。”
  周恒赶紧起身道谢,将信封接过来,没有避讳朱筠墨直接打开,里面是薄薄的一张银票,瞬间惊喜的心凉到底。
  暗自叹息一声,蚂蚱腿也是肉,聊胜于无吧。
  想着手上的动作没停,直接将这张银票抽出来,看到数额周恒一怔,身后的薛老大也瞪圆了眼睛,大气都没敢出。
  周恒仔细看看,果然数额没错,上面写着一千两银票,通宝钱庄通兑,上面有花花绿绿的纹饰,印刷精美,带着好几个印章,比之前的百两银票不知道高级了多少。
  “这......这怎么使得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