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一百一十七章:托付

第一百一十七章:托付


  男子打断了冬儿的话,“你爹爹和娘亲还没有下落,我还是暂时给你们找个地方安置,再等一等,看之后他们会不会来此地。”
  盛儿一脸的笑容,抱着冬儿的手臂不断跳着。
  “姐姐,不要急,我们都看到婶娘了,那就再等等爹爹吧,走我们还是去找周哥哥,我喜欢跟着周哥哥。”
  冬儿抓住盛儿的手臂,脸上努力地露出一丝牵强地笑容。
  “盛儿别闹,周哥哥很忙,我们还是听这位管事的安排吧。”
  盛儿用力点点头,不过眼睛不舍地朝着隔离区的方向瞟了一眼,叹息一声和小大人似的。
  “那好吧,听姐姐的。”
  男子想了一下,如若带着他们去府衙那里进行登记,二人一定就知道了父母过世的事儿,想想直接领着二人回到隔离区。
  周恒刚好处理完病患,站在诊室外晃动着酸痛的脖子,见到去而复返的姐弟恋,瞬间就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。
  周恒直接朝身后喊道:
  “张婶子,出来一下。”
  张婶子快步走出病房,手中还捧着一个托盘,赶紧走到周恒面前。
  “周老板,您有什么吩咐?”
  “你先将冬儿和盛儿,领到观察区后面的那个小房子,我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儿。”
  说着先朝三人走去,朝着冬儿笑笑。
  “丫头,没找到是吧,别急你先跟着张婶子去那边住好吗?”
  冬儿点点头,领着盛儿跟着张婶子走了,走了几步还回头看看周恒,那眼神带着疑惑和不安。
  周恒的心一紧,赶紧看向那个男子,这人是回春堂的杂役,虽然叫不出名字,这两日表现还不错。
  “快说,怎么回事儿?”
  男子赶紧施礼,将刚才发生的事儿一五一十说了一遍,说完抬头看向周恒,见他似乎一点儿都不意外,这才微微松口气。
  周恒摆摆手,“告诉冬儿的那个婶娘,既然不想说,那就什么都别说,如若让我知晓她将这些话说漏嘴,他们就别在这里住了。”
  说完,周恒转身走了。
  那个男子眨么眨么眼,朝着城东的位置撒腿就跑,这事儿要早些警告,别一扯老婆舌,啥事儿都放出去,听周老板的意思,要照顾这两个孩子,不想他们受到伤害,事情能瞒多久就瞒多久。
  回到病房,周恒将最后的几个患者处理完毕,看了一遍就诊卡。
  “屈子平,昨天的统计数据出来了吗?”
  身侧算着数据的屈子平赶紧起身,将一张表格递给周恒。
  “出来了,只是前两天病故的数量有些多,后面就很少了,这是七天的统计汇总。”
  周恒接过来,仔细看看,数据标注的非常清晰。
  赈灾八日,总计接纳灾民两万一千七百六十二人,隔离观察二千二百三十四人次,救治各类患者一千四百九十三人,死亡共计五十二人。
  下一页就是各种详细的介绍,各个县哪个村流散到此地的有多少,非常的直观,那些隔离后无恙的病患,去向在何处也做了统一的标注,城东安置区多少,离开清平县的多少。
  翻到最后,就是死亡人员的统计,屈子平凑过来,指着后面一个名单说道:
  “这个统计名单,还不算详尽,这里未曾将鼠疫患者和普通意外死亡的人员分开,如此一来我们的死亡人数多了不少。”
  周恒抬眼看看屈子平,这货如若去了现代,绝对是管理医院的一个好手,竟然现在都无师自通地知道死亡率对医院的影像。
  周恒粗略看了一下,诊治过的患者还是有印象的,确实里面有些名字似乎第一次见。
  “杨一忠、石天能、吴成章、范志远,这四个人似乎没印象?”
  屈子平凑过来看看,赶紧翻开一本厚厚的登记簿,找了一会儿,终于翻找到一个记录,赶紧献宝似得,递给周恒。
  “您看,在这里有记录,杨一忠是被家人抬着到清平县的,当时洪灾的时候,他被围墙砸断了双腿,双腿肿胀发黑,来到这里马大夫想要给他手术,说是可以截肢,但是他家人拒绝了,第二日就去世了。”
  周恒微微蹙眉,“如若以后遇到这样的患者,要签署自愿放弃治疗声明,不用我们救治,要对自己的性命负责,别走了之后回来找我们算账。”
  屈子平一怔,似乎从没想过这方面,不过仔细一想周恒说得极为有道理,如若碰上一个找茬的,还真没准干出来这事儿。
  赶紧写在登记簿的背面,这才接着说道:
  “剩下的几人,还有这十几个人,情况也都差不多,大多都原本就有病,或者受重伤,未等医治就去世了,唯独那个杨一忠,是自己放弃治疗的。”
  周恒看着屈子平指出的这些人,微微点头,这个数字和自己预期的比,已经好了很多。
  鼠疫如若放在近代,也是非常恐怖的存在,1910年持续六个月的的鼠疫大爆发,东北六万人死亡,那真的是尸横遍野,走到一个村子都是空空如也。
  这次鼠疫控制得力,一个是分区隔离管控做得彻底。
  另一个就是分诊及时消毒灭鼠彻底,最后一个就是刘仁礼的信任,这个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环。
  就在这时,门口传来吱呀一声响,刘仁礼没人通禀直接推门进来,见到房内就周恒和屈子平二人在,一把扯下口罩,颧骨上已经勒出两道深深地痕迹。
  将口罩丢在周恒面前,正好这个时候薛老大也走了进来,似乎非常不满刘仁礼带来的人堵了门,瞪着一双牛眼看着刘仁礼。
  抱拳说道:“大人,你的属下不能进入隔离区,这后面还有一些病患住着,如若将鼠疫散播出去,我家公子就白忙活这么多天了。”
  刘仁礼脸上一红,赶紧朝薛老大身侧的一个差役吼道:
  “赶紧出去大门外等着,不要松懈预防,到这里要听周大夫的。”
  那二人赶紧退出去,薛老大在周恒身后的一个箱子里掏出一个口罩,就是鼻梁的位置,带一根细铁丝的那种口罩,直接递给刘仁礼。
  “大人换这个口罩带着吧,比你之前的要舒服一些。”
  周恒白他一眼,这货就是手快,这些都是给急救人员用的,刘仁礼他们戴的口罩,都是统一采购,不花钱啊?
  他得罪人了,拿自己的东西送人,这算什么事儿?
  周恒懒得理他,捧着那份汇总看向刘仁礼。
  “大哥怎么过来了?”
  刘仁礼大刺刺坐在周恒对面,屈子平没胆子还在这里掺和,赶紧躬身退出去,薛老大揉揉鼻子将门关上,站在门口没有走开。
  刘仁礼这才说道:“今日开始流民数量骤减,从柴汶河到清平县,脚程最慢的老者也都赶到了,我想着如若情况稳定,让你辅助张主簿和纪县丞,帮我照看一下赈灾的事宜,我去一趟济南府,毕竟这赈灾事宜都已经呈报上去多日了,不知是和意图,银钱和文书什么都没送来。”
  周恒想想微微点头,将屈子平整理的报表,递给刘仁礼。
  “这是屈子平整理的数据,里面都是用各种符号标注的,我让他即刻誊抄一份,送到县衙,这些时日,每日安置灾民的数量、建房多少、隔离多少、救治多少疫病患者,还有所有的汇总,或许对你去济南府有利。”
  刘仁礼接过来看看,上面的那些数字完全不认识,不过上面有对照的框框,稍微一想就懂了,越看越是心惊。
  如此数字罗列出来,比普通的文字呈报要有说服力,什么伤百人,亡千人,全都是虚数,没有一个准确直接的数字,这样的表格简直太完美了。
  “这是谁制作的表格,快跟我说说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