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一百一十六章:寻亲

第一百一十六章:寻亲


  周恒抬头看向刘仁礼,他的心情周恒理解,不过现在要以大局为重。
  “按律杀了他们都成,不过此刻如若对外公布,因为医治不利让灾民死伤多人,大哥是秉公执法,可灾民不这样看。回春堂也好寿和堂也好,都是清平县派出的人员,所以无论如何处置,都是清平县救灾不力,处置最好暂缓,先让寿和堂人员撤出医治组,暂留人员在志愿者即可。等赈灾结束,灾民离开,大哥想如何处置都是家务。”
  刘仁礼盯着周恒看了半天,他没想到周恒能说出这番话,不过如若不惩治刘仁礼的心愤怒真的难以平复。
  “不用多讲,我知道你是为了大局考虑,我自有定夺。”
  周恒叹息一声,其实出于私心考虑,他不想太早树敌,有竞争对手是一码事,可如若此时处置寿和堂,那矛盾就激化了。
  人家寿和堂是百年老店,分号遍布山东布政司,据说京城也有分号,如此树大根深的一个医馆,正面树敌还为时过早。
  刘仁礼走到衙役面前,指着两个人说道:
  “你们两个,查找兖州府的人,看看有没有熟识这几名死者的,至少要知道这些人的姓名,家人如若找来,我们也有所交代,剩下的人员,将死者运抵焚毁处,尸体晚上统一焚烧。”
  所有人应声而动,刘仁礼看了一眼周恒。
  “隔离区和观察区就交给你了,至于分诊的马大夫他们,还希望你督促一下,无论是哪个方向来的灾民,都不要漏诊,我这就去派人来回巡视,将护城河设置围挡,这是我们的疏漏,没想到他们竟然能从这里爬上来。”
  周恒点点头,“那我就去安排了,大哥也注意休息,至于这间木屋,清扫消毒之后暂时封闭吧,不可安置人员。”
  刘仁礼知晓周恒的意思,朝周恒挥挥手,示意他去忙。
  说完周恒没有多耽搁,直接朝着安置区门前走去,此刻围观的人群已经散去,似乎这事件没有引起过多的关注,周恒加快脚步朝马令善走去。
  ......
  五日后,城东安置区。
  新建的屋舍已经从南侧城根下,一直延伸到最北端,总共有四十多行,一行五栋,每栋有六间屋,每间屋能住十人左右,如若住着妇人和孩子的,每间屋能住上十四五人。
  每行屋舍的最东侧是茅厕,还有洗浴的隔间,周恒设计的淋浴花洒桶已经制作的非常精良,上面带着阀门,使用的时候扭开就有水流出。
  水里面加入了药材,这里的人已经习惯这个东西,每晚都有人定时过来送水,洗浴消毒清洗衣物,都按时完成。
  西侧设置着大水缸用于防火,毕竟房屋都是木质结构,人员也极为的密集,如若这里失火将非常危险,所以设置了水缸,并且让安置区内的人员,组织起来定时巡逻。
  护城河四周,没有再发现什么人上来,对这一点周恒悬着的心也放下了。
  每栋房子前,都摆放着消毒用的喷壶,还有一个带着竹筒阀门的方桶,里面是饮用水,都是烧沸的热水灌注的。
  最早来这里的人已经住了七八天,很多在观察区结束观察的人,都被重新分配在这里。
  冬儿拽着盛儿的手,跟在一个志愿者的身后,身上背着包袱,盛儿已经完全康复,冬儿也结束观察,二人正在这里找他们的爹爹。
  前面的那个志愿者,抱着一大本花名册,不断查找着,凡是登记为胡立新这个名字,或者音相似的,都查对了一遍,压根就没有此人。
  盛儿抓着冬儿的衣裙,脸上带着紧张和害怕,扬起小脸儿,怯怯低问道:
  “姐姐,我们找不到爹爹怎么办?”
  冬儿摸摸盛儿的头,安慰地笑笑。
  “别担心,我们找找是否有同村的邻居,如若能知道他们的去处,我们就去找,盛儿莫怕有姐姐在。”
  说完,仰头看向那个志愿者。
  “这位大哥哥,我们是兖州府宁阳县邹平村,可否在这里找找是否有同村的人,能是胡姓的就更好。”
  那个志愿者无奈再度翻看登记簿,别说真找到一个兖州府宁阳县邹平村的胡广田,就在第五排三栋二号。
  “找到了一个,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  说着,领着两个孩子直接朝五排三栋走去,还未进门,就看到一个妇人抱着孩子朝冬儿招手。
  冬儿快步朝着妇人跑去,“婶娘。”
  妇人摸摸冬儿的头,“冬儿,你也在这里?”
  冬儿笑着露出小豁牙,指着后面过来的盛儿和男子说道:
  “我带着盛儿来了清平县,不过路上和爹爹他们走散了,这会儿想找找爹爹他们是否在此地,婶娘可曾在路上见到我爹爹了?”
  妇人神色一顿,抬眼看看一起来的那个志愿者,看着帽子和口罩的颜色就知道,这些是清平县的人。
  她赶紧朝着那人施礼,这才看向冬儿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  “冬儿我和这位管事说句话。”
  那志愿者一看就知道这里有事儿,将登记簿收起来,跟着妇人走到房子外面的空地。
  “这位小哥,这俩孩子的爹爹和娘亲在路上已经亡故了。”
  那人心中一惊,压低声音追问道:
  “亡故?”
  “嗯,我们走到济阳县西原村时,路上遇到一个车队,很多人都饿极了,将车队围上,希望能讨一口吃的,冬儿她娘已经病重无法行走,冬儿他爹就上去讨要,可谁知道队伍里面一个穿铠甲的骑马大官,朝着我们这些人就扬鞭子打,她爹被打倒,直接被马踩得吐血,冬儿她娘爬过去想要理论,也被马给踩了,俩人当时就没了。”
  男子一怔,随即紧蹙眉头问道:
  “可知他们是什么人?身上可有什么标记?”
  妇人摇摇头,“我们走在后面没看到,等到了近前才发现冬儿她爹娘,听周围的人说,这些人是济南府的官兵,似乎有军务在身,伤了人直接走了,停都没停,当时死伤了好几个人,我们急着逃难,只是给他们葬在路边。”
  男子回身,看看拽着盛儿的冬儿,看着她焦急的眼神,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这事儿该如何开口。
  妇人朝着男子躬身施礼,再抬头已经脸上都是泪水。
  “这位小哥,我家仨孩子,不然我们就养着他们两个了,如若可以能否在城中给他们找一户人家收养,不然这么大的孩子,没有生计即便水患过去,也是饿死啊。”
  男子有些犹豫,不过看着妇人怀中瘦弱的孩子,还是点点头。
  “我知晓了,此事我找县尊大人禀明吧,唉一场水患多了这么多无家可归的人,就是孤儿也有不少。”
  那妇人一听准备给男子跪下,男子赶紧侧身,抱拳说道:
  “多谢小哥了。”
  男子抱着登记册,和妇人一起走到冬儿他们身侧,冬儿的目光不断在二人的脸上观察,心里越来越没有底气。
  “婶娘,我爹爹他们......他们是不是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