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一百零五章:旺财呢

第一百零五章:旺财呢


  薛老大凑过来,看到缺口的位置,怔了怔随即拍着周恒的肩膀,说道:
  “别急,这药别人拿去,能学着造不?”
  周恒摇摇头,别说旁人,就是他都无法制作。
  不然也不会想到用急救箱求助,这药即便拿去,没有注射器和生理盐水,相当于废物,想到这里周恒心安了一些。
  赶紧抓起红木药箱,这个不用拿出来检查,因为里面塞满了无菌包和各种器械,目光一扫就知道没少东西。
  转身趴在地上,看向床下的那两个包袱,显然这个也没有动过,毕竟藏的比较隐秘。
  周恒这才爬起来,看向薛老大。
  “只丢了这两瓶药,不过拿去单独无法应用。”
  薛老大点点头,“只要无法用,拿去也没用,此人能悄无声息的来,并且用蒙汗药迷倒你,说明他并没有想伤你,如若真的是想置人于死地,就不用如此麻烦,况且这清平县内,能有如此身手的人极少。”
  周恒有些脸黑,提鼻子问问,似乎房内有一丝香气,那味道似乎在哪闻过,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。
  不过想想薛老大说得在理,整理好衣衫,晃晃还有些晕的头。
  “你说的有道理,算了不想这些了,我去处置病患,单靠他们几个怕是忙不过来,是不是来了很多人?”
  “嗯,正在分诊呢,有些没发热,有些只是咳嗽,有两个孩子哭闹的厉害,我们一入山就听到哭声,所以才这么快找到人的。”
  周恒没耽搁,将听诊器挂在脖子上,换了一副口罩,直接出了病房。
  原本空荡荡的隔离区,现在全都是人,回身看了一眼薛老大,他拎着两个药箱寸步不离地跟着周恒。
  “你跟着我干啥?”
  薛老大白了一眼,“怕你被人暗算,还是跟着放心些,如若你有事儿,这城外城内的人,都要遭殃了。”
  周恒已经习惯薛老大的语言方式,不过他能如此维护自己,还是让周恒感动的,既然愿意跟着,那就跟着吧。
  周恒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顿住脚步。
  “咱们这些人的吃食,刘大人安排了吗?”
  薛老大摇摇头,“他已经焦头烂额了,哪能顾上,我出来的时候告诉旺财,让他做了饭赶车送过来,粥棚的人不用管,他们都能混上吃的,跟刘大人在一起,他也能照料,这边没人管的。”
  周恒没再说话,开始检查病患。
  德胜已经分诊,一部分没有症状的人,也都排队去清洁换装,凡是发热的,都统一等候在四号诊室门前。
  屈大夫的接受能力极强,此刻已经开始按照周恒的方法,检查病患的身体,期间还不忘诊脉,只是速度非常快。
  这些病患,每人手中一张纸,上面是名字、年龄、籍贯、家庭情况和体温,一看字迹就知道,是张安康弄的,别说这小子还很聪明。
  他都忘记给患者搞一个手册,没想到这个张安康还能举一反三,自己搞出这个来,侧头看向张安康说道。
  “弄得不错,每个诊治过的病患都做一个这样的诊治卡,之后进行统计,让薛大哥给你搞些厚实的纸张,裁成一样的大小,上面盖上回春堂的印章。”
  得到夸奖,张安康有些不好意思,不过还是赶紧点头。
  “是。”
  薛老大瞥了一眼那纸张,似乎铭宇给准备的物品中真的有,赶紧去马车上翻找,将纸张抱下来,递给张安康。
  屈子平识字,没有退让,帮着绘制表格。
  毕竟在回春堂弄统计已经轻车熟路,周恒一交代,他就知道啥意思。
  不多时用炭笔和尺子绘制了一张,翻翻腰间的挎包,找到一个门诊用来分诊的印章,直接盖上。
  张安康凑过来一看,果然比之前他画的那张好得多,也学着样子一起干了起来。
  周恒带着德胜,走到屈大夫对侧,开始给剩下的病患诊治,需要点滴或者服药观察的,都在病患的那张诊治卡上下达医嘱,标注一下。
  德胜带人跟在身后,直接按照医嘱进行操作,分工明确,操作程序化,这样的诊治速度是极快的。
  周恒不时瞥一眼屈大夫,他的药童也抓着炭笔,学着德胜的样子进行记录着,虚心的模样,看着就是个聪明的,显然屈大夫调教的不错。
  就在天色完全暗下来的时候,周恒看完最后一个病患,屈大夫也处置完,毕竟年龄大了,靠在一侧的墙边,敲击着双腿。
  周恒扶起屈大夫,让他在椅子上休息一下,独自直起腰环顾一周,所有的病房都已经掌灯。
  德胜带领的治疗小组,也将病患都转移到各个病房,隔离区也多了一丝烟火气息。
  张婶子穿梭在各个病房,带人给病患喂药喂饭。
  原本嘈杂哭闹的人们,似乎没了之前的恐慌,全都安静地休养着。
  薛老大搬着一大摞绘制完成的诊断卡,将其堆放在一号诊室,掸掸身上的尘土,朝周恒走来。
  “都诊治完毕了,我这肚子饿的厉害,也不知道旺财那狗东西,怎么还不送吃的来,难道被守城的兵丁拦住了?”
  周恒微微蹙眉,此刻守城的人员都很谨慎,进出城的时间也都缩短了许多,不过看到回春堂的衣衫,还有马车上悬挂的牌子,一般不会阻拦。
  就在这时,听到一阵催促马匹的吆喝声,从不远处传来。
  “吁,开门啊!”
  薛老大面上一喜,“听声音是旺财那家伙,我去打开隔离区的大门。”
  周恒伸手,拦住他的动作。
  “先别急,叫所有人分成两组,消毒后将饭食接过来,车不要进来,毕竟这里都是伤患,不然容易院内感染。”
  薛老大不明白周恒说的那院内感染啥意思,不过消毒去领吃食,他听懂了。
  “好嘞,我去叫人。”
  周恒起身,晃晃已经僵硬麻木的脖子,看向屈大夫。
  “屈大夫我们出去吧,回春堂的厨子过来送餐了。”
  屈大夫笑着撸起袖子,用那棉球擦拭着双手,说道:
  “别说还真饿了。”
  说着,二人朝隔离区的大门走去,果然是旺财赶着马车来了,不过借着不甚明亮的月光和火把,似乎看到后面还有人跟着。
  周恒眯起眼睛,看向后面,德胜他们此刻也跟着跑过来,手中拎着一个喷洒壶,周恒将手冲洗了一番,这才走到门口。
  “旺财?”
  旺财用力点点头,“老板我送吃的来了,出城的时候遇到刘大人,他想跟着过来看看病患,所以跟我一起来了,快开门吧。”
  周恒摇摇头,“你别进来,将吃食放在门口就行,这里是隔离区,都是鼠疫的病患,你要来回往返城区,这样容易散播疫病。”
  旺财啊了一声,有些不知所措。
  薛老大在后面恼了,本就饥肠辘辘,看着旺财蒙圈,他火往上窜。
  “愣着干啥,将吃食放在门口,你就撤离,明日一早送吃的来,再将我们用过的东西拿回去,这样不就行了。”
  旺财恍悟,赶紧去车上搬东西,刘仁礼带着几个衙役也已走到近前,那些衙役都帮着搬东西,看着一盆盆的肉食还有蒸饼,不自觉地吞着口水。
  放下东西,旺财远远地喊道:
  “老板,这些吃食够不够,明早还是这个数量吗?”
  周恒瞥了一眼,这东西可是不少,他们不过三十多人,这些放平时够五十人吃了。
  “够了,你路上看到马令善他们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