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九十七章:师公

第九十七章:师公


  周恒瞥他一眼,赶紧说道:
  “别嚷嚷,这不过是抽搐,不是清醒,鼠疫的病情变化非常多,高热、寒战、晕厥、抽搐、口唇青紫、伤口破溃,非常的难以治疗,所以不要掉以轻心,手上的注射器好好推。”
  说着周恒打开几只药剂,灌入墙壁钉子上悬挂的那瓶盐水中,就在此刻男子将高糖推完了。
  周恒赶紧换上药物,此刻打水的那个人回来了,手中抱着盆,旁边放着一条汗巾,这回学聪明了,不用周恒交代,自己赶紧主动上前,给小男孩用温热的汗巾擦拭脸上和有脖子。
  周恒指着有水泡的位置,嘱咐道:“不要碰到水泡,不然很容易破溃,破了沾到什么人,那人避免不了被传染。”
  男子用力点点头,小心地擦拭着,别说手法还算不错,非常的轻柔。
  周恒瞥了一眼男子,似乎这人自己见到的次数不多,一时间不知道他叫什么,随即问道: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男子手上动作没停,朝着周恒露出笑容,有些腼腆地说道:
  “小的叫张安康,跟着张组长负责捡药的。”
  周恒点点头,“瘟疫后,你不用跟着他们捡药了,跟着马令善学习如何照顾病患吧。”
  张安康一怔,赶紧给周恒磕头,“多谢周老板赏识,小的会拜马大夫为师,不对应该叫周老板师公了。”
  周恒脸颊不受控的抖了抖,施工?
  这名字听着就难受,一挥袖子。
  “赶紧起来,回春堂没有什么论资排辈一说,好好跟着学习就好,如若学好了,也可以晋级跟着做学徒,给病患诊治。”
  张安康用力点点头,这会儿不敢再磕头了,他知道回春堂不喜这一套,眼前这位周老板也不是拘泥礼数的人,暗自下决心好好学习医术,至少在回春堂有出头之日,一下子信心满满。
  周恒没再多言,将体温计取出来,看了一眼,小男孩的体温已经到了四十一度,这样突然的高热如若不及时降下去,对小男孩的愈后极为不利。
  他拨开张安康,从药箱里面拿出一个酒精棉球的小瓶子,抓起棉球给小男孩擦拭足心。
  抬眼看看张安康,吩咐道:
  “别愣着,将孩子所有衣物全都剪开,什么都不要穿,然后跟我学着给孩子物理降温。”
  张安康虽然不大明白周恒的吩咐,可前面的听懂了,抓起见到将孩子衣衫剪开拽下去,在男孩儿腋下还有腹股沟的位置,有些黑色的小虫子跳了起来。
  周恒手一抖,张安康手疾眼快,赶紧将孩子抱起来,冲到门口,从上到下扑落了一遍,小虫子欢快地落在草地上没了踪迹。
  周恒觉得头皮发炸,那些小虫子不用说他也知道是虱子,一路上这些小虫子吸着小男孩的血,还不知道从什么人的身上散播出来。
  张安康清理完毕,赶紧将孩子抱回床上,另一人已经将床单清扫了一遍,那扯下来的衣物也都丢在一个桶里面,这些要直接焚烧。
  “张安康,看着我的动作,拿着酒精棉球,跟我一起给孩子擦拭足心手心和额头,孩子太小不然我们可以直接擦腋下胸口和腹股沟。”
  说着周恒动作起来,张安康手脚麻利,几下就上道了,动作轻柔迅捷。
  十几分钟的时间,输入了高糖补充体力,又快速补充着盐水,周恒他俩再进行物理降温。
  多管齐下,小男孩的脸颊看着似乎没有那么红了,额头的汗水也少了许多。
  周恒抓起温度计,用力甩了甩,见张安康看着自己,就放慢了动作,随即解释道。
  “这个叫体温计,用之前要甩一甩,注意不要碰到硬物,不然就碎裂了,里面的水银有毒,可以通过皮肤黏膜进入人体,这个竖杠杠落到横杠之下就可以夹在病患的腋下测量体温,给你来做。”
  张安康一怔,赶紧双手小心翼翼接过温度计,学着周恒的动作甩了甩,举起来看向数值,此刻已经落在横杠下方。
  这才将温度计夹在小男孩儿腋下,按住小男孩儿的手臂。
  周恒将露出来的尾部往上提了提,嘱咐道:“将那个银色的小圆头夹在腋下才有效,这样测量的才是准确的体外温度,夹好后一盏茶的时间再看数值,在回春堂都学过数字吧,一会儿报给我。”
  张安康点点头,那数字他学得相当溜,没想到这会儿能用上。
  一手按着小男孩的手臂,一手拿着棉球给他擦拭掌心,约么着时间差不多了,周恒朝他扬扬下巴。
  “看看数值吧。”
  张安康将温度计取出来,学着周恒的样子,朝着阳光微微转动,果然,看到一个粗的银色竖杠,交汇在带数字的横杠上。
  在‘38’上方还冒头,数了数中间五个横杠,瞬间他明白了,一脸兴奋地看向周恒。
  “师公,这是38.4度,对不对?”
  周恒脸一沉,一把将温度计夺过去,果然数值是没错,这会已经降到38.4度,不过这是物理降温的效果,鼠疫的高热岂能如此容易降下来,反复冲高是鼠疫最恐怖的地方。
  不过这个师公的称呼让他脑壳疼,好不容易翻身农奴当了一把老板,一个个非要争着抢着当他孙子,这可还行?
  “叫周老板。”
  张安康赶紧垂头,一脸的惶恐,“是周老板,这数字可是对了?”
  周恒点点头,“对了,很聪明知道怎么读取,从此刻起所有隔离区病人的体温都由你来测量,要每个时辰测量一次,能做到吗?”
  张安康用力点点头,“是,小的能做到。”
  周恒抓起桌子上的一张纸,还有炭笔,画出横竖两条线,上面一根标注的是时辰,另一根标注的是温度,然后在不同的时辰,点出不同的温度,将这些小点儿用直线连接。
  如此一来,一条弯弯曲曲的波浪线就出现了,张安康晃着脑袋看了看,突然瞪大了眼睛。
  “小的懂了,这是要记录病患的体温,可以看出来体温的变化。”
  周恒一怔,没想到这小子还真是很聪明。
  “是的,就是这个意思,每一个人,床头木板上都粘贴一张这样的纸,你测量了体温就画出一个点儿,用线连接,无论谁来,一眼就知道病患的病情是否被控制,一页用完,在上方粘贴一张纸,只粘贴上面的一条,纸张可以随时翻动,明白了吗?”
  张安康郑重地点点头,“小的记住了。”
  “嗯,不禁如此,每次测量了一个人的体温,温度计都要用酒精擦拭,因为鼠疫会传染,不要因为我们的医治,让他们出现二次感染。之后每个来的病患都如同这个盛儿一样,除去衣衫清洁身体,尤其是身上的虫子要清理干净,第一时间我要知道病患的体温状态。”
  张安康一顿,抬头带着一脸的狐疑。
  “除去衣衫清洁测量体温,都没问题,可是周老板如若这病患是女子,那该怎么办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