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九十六章:孩子醒了

第九十六章:孩子醒了


  周恒没说话,赶紧查看地上的孩子,这个小男孩儿情况不大好,浑身抽搐,脸颊通红不用体温计测量都能感受到他的体温有多么高热。
  周恒回身看向德胜,“药箱给我,你们几个挡一下。”
  一声吩咐,所有人员瞬间面朝外围城一个圈,周恒身侧的小女孩儿有些不解,不过紧紧咬着双唇不出声。
  周恒翻开男孩儿的眼皮看看,擦掉他唇边的呕吐物,小男孩的口唇有些发紫,捏捏颈部耳后还有腋下,所有的淋巴结仿若葡萄般全部肿大,又用听诊器检查了一遍。
  肺部湿罗音明显,高热、惊厥、抽搐、呕吐,手指和面颊出现水泡,手指上的已经被抓破。
  发病急,变化快,这是典型鼠疫症状,周恒脑子嗡的一声,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,这鼠疫竟然来的如此快。
  抬头的瞬间,刘仁礼想要挤进来,周恒赶紧出言阻止。
  “刘大人,这个孩子感染了鼠疫,你不要凑近。”
  此言一出,刘仁礼瞬间惊到了,直接顿住脚步。
  周恒可以理解,在古人心中,鼠疫就等于死亡,不是一个两个的死亡,而是成千上万的死亡。
  周恒扯了扯口罩,从口袋里面摸出来一枚消过毒的口罩,给小女孩儿戴上。
  那孩子听了周恒刚刚的话,抬起一双大眼盯着周恒,如若等待审判一般。
  周恒按住她的肩膀,说道:
  “看着我,我叫周恒是回春堂的大夫,你弟弟我会救,拼劲全力去救,不过现在要将他隔离,不然这里的人会全都得鼠疫,所有人都会死去。”
  小女孩儿眼泪流了下来,看看还在抽搐的盛儿,咬着牙不知道该如何抉择。
  稍微停顿了数秒,身侧的德胜都有些急了。
  刚要上前说话,那小女孩儿扑通一下给周恒跪倒,用力磕了三个头,额头上瞬间被地上的石头磕破,血流了下来。
  “求你救救我弟弟,他才三岁,是我们家唯一的男丁,爹爹还没找到,如若知道弟弟没了,我不知道该如何交代。”
  周恒用力点点头,“会的,我会尽力去救,你也跟我走,刚刚你们接触过什么人?吐在哪儿了?都说清楚,不然会死很多人。”
  小女孩儿一骨碌身爬起来,周恒抓住德胜的手,“带着她去找呕吐物的位置,将东西收集起来,送到焚烧处晚上统一焚烧,屈子平抱着孩子我们去隔离区。”
  刘仁礼在外围看着,周恒朝他望去。
  “大人,刚才所说需要整改的事宜,就拜托了,我现在去救治这孩子,要吩咐下去,如若有如此症状的人,立即送到隔离区,和他接触过的人,也要送到观察区,进行隔离观察,没有问题就可以正常安置了。”
  刘仁礼赶紧点头,“你快些去,我此刻就去下令,舍粥之前就要进行分辨初诊,我记住了你放心。”
  周恒没再多说,带着人走了,德胜也带着两个人,抱着小女孩儿朝着刚刚他们站立的位置走去。
  屈子平知晓轻重,脚步极快,不过没有奔跑,因为周老板说过,医者如若奔跑,就会让患者恐惧,少了一丝稳重,无论任何时候都要走,因此屈子平只是很加快步伐。
  几人片刻就来到护城河东侧的一块空地,这里东侧南侧均靠山,进出都要走护城河旁的一条小路。
  这块空地上,用木板临时搭建了很多的房子,虽然看着简陋却划分的非常清晰,两侧各有四排房子,每排有十间,南侧写的是隔离区,右侧写的是观察区,中间有一道木栅栏。
  周恒让屈子平将小男孩放到第一间房间,阿昌将药箱放在旁边,周恒回身看向他们。
  “这里屈子平留下当助手,别的人不用留,三顺分配一下,三人一组,帮着分组的人去排查,前面负责排查的人分类不彻底,要在舍粥之前就进行分组,不然舍粥的人也都处于危险之中。”
  三顺领命,没有多余的客套,不过他没将人全部带走,还是留下两个。
  小男孩此刻依旧抽搐着,周恒一脸的担忧,鼠疫必须有庆大霉素或者链霉素,手头的抗生素没有什么作用。
  打开药箱,找到静脉输液需要的东西,挂在一枚铁钉上,屈子平帮着周恒排净空气。
  这些活儿屈子平在医馆跟着学了,只是扎针还不大熟练,手背上已经扎的青紫,偶尔也有扎不准血管的时候。
  周恒将小男孩儿的裤腿儿掀开,在脚背上找到一条还算粗的血管,赶紧先输入糖溶液,听小女孩儿的介绍,他们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,这样非常的危机。
  周恒抬眼看向桌子,上面摆着的药箱,是后买的那个红木药箱,急救箱在回春堂并未带来,周恒咬住嘴唇,看向屈子平。
  “子平你跑一趟腿,去回春堂,将我房间衣柜里面的一个银色药箱送来。”
  屈子平点点头,他见过一次那个箱子,似乎是周老板的命根子,从不主动示人,此刻让自己去这是多么大的信任。
  “周老板放心,我这就去很快回来。”
  屈子平走了,周恒拿起一瓶高糖,拔开输液管,换上玻璃注射器,用力给小男孩推入静脉,高糖的粘稠度特别强,无论你如何用力,推入的速度都不快。
  周恒的手都有些抖了,忽然想起门口还有人,朝着喊道:“进来一个。”
  一个绿衣男子赶紧进来,想要见礼,周恒一晃脑袋。
  “不用跪,抓紧过来,接着推用匀速,不可用力过猛也不能缓慢,听懂了吗?”
  男子赶紧过来,用力点点头。
  “明白。”
  周恒松开注射器,男子接过去,看着他的动作就知道,没怎么费力气,眼看着注射器被缓缓推向前。
  周恒眨眨眼,这货力气不小,看来每天吃肉就是不一样。
  想到这里不再多看,他还有别的事情考虑,跑到门口,朝着站在门口的另一个小子屁股就是一脚。
  心里非常的气,这货就不能主动问问有没有工作交代,非要叫到人才知道动一下。
  “起来,去打水给患者擦洗,记着要温热的水。”
  周恒赶紧再度回到隔离病房,给小男孩夹上体温计,将手上和脸上的水泡消毒擦拭了一下,或许是冰凉的触感刺激,或者是因为注射了高糖,小男孩儿哼哼了一声,再没了动静。
  推高糖的绿衣男子有点儿兴奋,朝着周恒瞪大了眼睛。
  “老板这孩子醒了,醒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