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九十四章:豁牙的陶碗

第九十四章:豁牙的陶碗


  周恒脸一黑,在后世这就是刺儿头,让你学习你关注什么帽子的颜色?
  绿色怎么了,怎么了?
  手术的隔离服都是绿的,延缓视疲劳,看着不累,这有什么错?
  “帽子可以让人很远就看到你,从而分辨哪些人是志愿者,对病患和我们志愿者本身来讲,非常容易分辨。”
  就在这时门口进来一队人,统一都是墨绿色的衣袍,头上戴着圆顶的帽子或者是绿色的包头巾,走到大堂中间的位置,也不用椅子随着一声命令全都席地而坐。
  领头进来的就是德胜,马令善此刻还在医馆处理病人,周恒朝他和屈子平一摆手。
  二人赶紧走到周恒身侧,躬身施礼。
  “刚刚我已经说了关于分组的事宜,下面识字的举起手来,我看看有多少?”
  随着这声问话开始,有人举起手来,周恒一摆手,德胜和屈子平分别带人上前,给他们手臂上扎上红绳。
  随后周恒又问了几个问题,随后不断有人举手,有人手臂上已经有了好几条彩带。
  周恒看了看,这才吩咐道:
  “按照刚刚的筛选,德胜和屈子平负责给人员分组吧,彩带越多的人,可以重点教导一下,八个小组按照我们的计划进行分配,舍粥、登记、安排住宿和发放物资的小组人员一定挑选脾气好有耐心的。分级就医的人员,直接从医馆挑选。捕鼠和后勤运输的人员一定要挑选体力好的。”
  二人点点头,一人带领十几个人,直接朝着两侧走去,所有人配合的不错,因此分组的速度很快,一刻钟就完成了。
  分好组的人员,被分别带了出去,在医馆都已经商议完毕,八个分组医馆都制作了相关的规定和培训内容,一下子学习太多会很繁琐,但是只学习一个内容,这样的培训速度非常快。
  看着大堂内的人全都撤离,连椅子都已经搬出去,刘仁礼看向周恒。
  “就这么一两个时辰的培训就行吗?”
  周恒点点头,“不要担心,每个组都有医馆的人,即便有突发的状况,也能解决,此刻城外有多少流民了?”
  刘仁礼一脸的担忧,“刚刚来报,城外的流民午时已经过两千人。”
  ......
  城外。
  一个弱小的身影,抱着一个带豁口陶碗,拉着一个比他还小的男孩,站在一个队伍后面。
  小男孩扬起满身泪痕的小花脸,哆嗦着嘴唇问道:
  “姐姐,爹爹他们真的在这里吗?”
  小女孩用手臂夹紧陶碗,拽着袖子给小男孩擦了擦泪痕,柔声安慰道:
  “盛儿别担心,我们只是临近济阳县的时候和爹爹走散的,所有的人都朝着此地来,爹爹他们一定也来了此地,不要担心,姐姐现在就领粥给你吃好吗?”
  小男孩用力点点头,抓着小女孩的手更用力攥紧。
  “姐姐不要把盛儿丢了,盛儿的肚子不饿,姐姐要多吃一点儿。”
  见小男孩儿懂事,小女孩脸上挂着笑容揉揉他的头,发现小男孩的头似乎更烫了一些,赶紧将陶碗递给小男孩儿。
  “盛儿抱着碗。”
  说着弯腰将小男孩背起来,用一根带子将他捆在自己身上,娇小的身影有些摇摇晃晃。
  背起男孩儿,这才将陶碗接过来,柔声哄道:
  “盛儿还有些发热,在姐姐背上睡一觉吧,你醒来舍粥的队伍我们也就排到前面了。”
  小男孩将脸颊,在小女孩儿的后颈蹭了蹭,使劲儿睁开眼睛看看小女孩,听不清嘟囔了什么,渐渐睡去。
  午后的阳光炙烤着,小女孩儿胡乱抹了一把汗,紧随队伍,一步一步朝前排着。
  后面的一个妇人,看着她不断摇头,伸手摸摸小男孩的头,低声惊呼道:
  “丫头,这孩子在发热啊,是不是......是不是......”
  小女孩儿回身看向那个大娘,朝她甜甜一笑。
  “大娘不要担心,我弟弟只是淋了雨,我们还走了这些天一直没睡,他就是累了,再者脚上生了泡,等排到粥,填饱肚子就好了。”
  那妇人叹息一声,前后看看,似乎没发现和小女孩儿同行的长者,心下有些不落忍,接着问道:
  “丫头,你家人呢?”
  小女孩脸上露出一个牵强的笑容,抬眼看向妇人。
  “爹爹背着重病的娘亲,我们在临近济阳县的时候走散了,我想他们定是来了此地,只是人多没有看到,一会儿吃了粥,我们就去找。”
  妇人拿袖子给小女孩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和污渍,脸上挂着笑意。
  “真是好丫头,一定能找到你爹爹和娘亲的。”
  妇人见周遭没人注意,这才俯身凑到小女孩耳边嘱咐道:
  “我听闻,每年逃难的人都会被人分成有病的没病的,有病的都丢在一处等死,说是避免瘟疫传播,最后都被烧了,你一会儿好好哄着弟弟,别被人看出发热,不然谁晓得能做出什么来,唉造孽啊!”
  小女孩一惊,伸手护住身后的小男孩儿,眼中已经充满泪意,使劲儿摇着头。
  “不会的,盛儿就是饿了,三天我们都没吃过什么东西,加上急着赶路,他年纪小有些受不了,吃了粥休息两天就好了,怎么会是瘟疫?”
  妇人一把捂住小女孩的嘴,微微摇头。
  环顾一周,见没人注意,这才低声说道:
  “这丫头,别嚷嚷,我就是跟你说一下,一会儿你就跟人家说,我们是一起的,如若有人说啥我帮你拦着点儿。”
  小女孩儿用力点点头,赶紧给妇人躬身施礼,不过身上背着一个小的,显得踉踉跄跄。
  “冬儿谢过大娘照拂。”
  妇人摆摆手,“都是遭了灾的人,别跟大娘客套。”
  不知过了多久,小女孩脚步更加踉跄,身上勉强遮体的衣衫已经被汗水浸透,抬起袖子擦了一把汗,另一只手抱紧那个带着豁口的硕大陶碗。
  这是她们两个身上唯一的财物,没了碗连讨饭都没得讨,这是小女孩儿的爹爹,最后跟她说的一句话。
  眼看着就要排到小女孩儿了,她有些兴奋,用力拍拍背上的男孩。
  “盛儿快醒醒,到我们领粥了!”
  拍打了两下,小男孩儿没有醒来,小女孩儿有些焦急,回头看看,发现小男孩儿的脸颊通红,似乎还在沉沉睡着。
  身后那个妇人一见,赶紧摸摸小男孩儿的头,脸上一惊,赶紧将手收回来,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小女孩儿。
  “丫头,你弟弟的额头好生烫手,这可不像受凉,他是不是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