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九十二章:吃白食

第九十二章:吃白食


  刘仁礼嗯了一声,快步过了街,直接进了回春堂。
  一个个病患,手中都拿着一个硬卡片,坐在一排一排的椅子上喝着茶闲聊着,见身着官服的刘仁礼进来,都闭了嘴看向刘仁礼。
  屈子平眼尖,早就瞧见刘仁礼,赶紧快步走过来,这人干啥来的不用猜也知道,定是找他妹妹秀儿小姐的。
  “大人楼上请吧,我让厨房再给您二位也送一份午饭。”
  刘仁礼想说不用,不过随着屈子平的话音,他的肚子似乎有些空落落的,也没再出言阻止,直接上了二楼。
  周易安跟在身后,到处搜索师叔的身影,不过找了几圈都没有看到。
  见刘仁礼上楼,他想了想也跟着上去了。
  二人一上楼,就听到女子的说话声。
  刘仁礼朝后面一伸手,阻止周易安的动作,随即朝着声音源头走去。
  刚走到一个病房的门前,就听到刘秀儿的声音响起。
  “你别动,躺下抓着我的手......别挡着我摸肚子......不许捂脸......配合一点儿仰头张开嘴......像我刚刚那个动作一样......”
  越听刘仁礼越是没底,这都什么淫词乱语?
  回身看到周易安已经下楼,他伸手将门推开,快步冲了进去。
  房间靠窗的位置,刘秀儿背对着门,床上躺着一个人,二人身上都穿着回春堂特别制作的那种墨绿色衣衫,外面是一件月白色长袍。
  刘秀儿正俯身做着什么动作,刘仁礼血往上涌。
  怪不得非得来医馆,这是有了自己的心思,即便喜欢周恒那就说啊。
  越想越是气,刘仁礼此刻已经冲到床边,二人完全没注意刘仁礼进来。
  刘仁礼一把抓住刘秀儿的手臂,大声吼道:
  “你在做什么?”
  刘秀儿站立不稳,整个人被拽过去,一脸惊慌,脚却还别椅子处,一下子跪在地上,好在手扶着床边没趴在地上。
  床上的春桃直接跳了下来,一脸惊慌地看向刘仁礼。
  “大......大......大......大人,怎么扯小姐啊。”
  刘仁礼此刻也才发现,这不过是秀儿和春桃二人,房内并没有别人,床的一角摊开几幅大的图,上面写着心脏呼吸停止急救篇之心肺复苏。
  刘仁礼赶紧俯身,想要将刘秀儿扶起来,不过刘秀儿脾气也上来了,一甩袖子自己爬了起来,不断揉着膝盖,看来这一下摔的很重。
  春桃倒是灵巧,从床的对面一撑床铺直接跳了过来,给刘秀儿整理了一下长袍,挡在刘秀儿面前。
  刘仁礼有些尴尬,抬眼看向刘秀儿,搓着手说道:
  “我刚刚从各大铁匠铺过来,想着午时用膳的时间,你是否也吃了,如若不可口,兄长带你出去用膳可好?”
  刘秀儿绷着一张脸,刘仁礼进来后激烈的表现,不用说也知道那是为了什么,此刻再说什么,她已经听不进去了,抬手甩开刘仁礼的手臂。
  “兄长以为看到了什么?觉得我在和男子厮混吗?”
  刘仁礼有些尴尬,不过他知道这会儿该做什么,赶紧脸上堆满笑容。
  “说什么傻话呢,你是我妹妹,什么时候都是,怎么可能担心这些,就是怕你被欺负罢了。”
  就在刘秀儿还想说什么的时候,门被敲响,张婶子探进头来,见刘仁礼也在,赶紧朝他施礼。
  “周大夫说了,请几位下去吃工作餐。”
  刘仁礼赶紧揉揉肚子,“小妹别气恼了,愚兄从晨起忙活到现在,滴水未进,真的是累得眼发花腿转筋,要不我们去吃点儿东西?”
  刘秀儿没再多说,拽着春桃先一步出了房间,直接下楼朝后院走去。
  刘仁礼毫不在意,也紧随其后。
  周易安更是跟着刘仁礼的步伐,四个人直接来到后院。
  在厨房旁边,已经腾出来一个屋子,这里就是餐厅。
  进门左手是一件小房间,里面是一个通长的大厅,没有想象中的脏乱差,一个个长条桌和圆形椅子摆放整齐,除了饭菜的香气,这里还有一种特殊的草药香气。
  地上的青砖也是刷洗的干干净净,窗纸全新的,最前方一个台子上,还摆放了十几盆鲜花,姹紫嫣红的看着就舒服。
  没闻到这个味道,似乎还没太饿,这会儿已经受不了了。
  此刻刘仁礼的肚子竟然咕咕叫了起来,刘秀儿在前面自然听得真切。
  刘秀儿和春桃直接左转,去了那个小房间,刘仁礼朝后面一摆手,周易安也走过来。
  “大人。”
  “中午我们也在这里吃,一会儿看到那个迎接咱们的小子,告诉他不用给我们送去了。”
  周易安点点头,赶紧去寻找屈子平的身影。
  刘仁礼这才迈步进了左侧的房间,房间就几个人,一个长条的桌子,每人面前一个硕大的餐盘,上面有很多小碟子和两个碗。
  一碗米饭、一碗汤、四个素菜、一条煎鱼、一碟带着诱人香气的肉片儿,虽然数量不多,不过那味道真的无敌。
  刘仁礼已经觉得,口腔内的津液都分泌旺盛了,房间内的几个人见到刘仁礼跟着进来,纷纷放下手中的筷子站起身。
  刘仁礼一挥手,“都坐下,正好路过,就到回春堂混一顿饭吃,你们别拘谨,春桃给我一份。”
  春桃赶紧递给刘仁礼一套餐盘,就在这时,周恒带着周易安一起回来了,房间眼看着有些拥挤,刘秀儿起身,示意春桃跟她出去。
  马令善赶紧加快了动作,将最后一点儿汤汁倒在口中,赶紧起身。
  “小师妹,你们慢慢用餐,我们几个都吃完了,前面还有患者不能长时间没人。”
  刘秀儿赶紧给他们让路,微微欠身。
  “师兄们辛苦了。”
  德胜似乎还要跟着说什么,周恒朝他屁股就是一脚。
  “跟谁学得废话这么多,赶紧去前面,处理了患者,午时结束都得跟着我去县衙。”
  那几个没有不高兴,反倒乐颠颠地端着自己的餐盘出去了。
  就在刘仁礼抬头的瞬间,发现外面吃饭的工人,也都捧着这样的餐盘,只是没吃米饭,手里面筷子左右分开,分别各插着三个馒头,美滋滋地坐在餐桌前吃着。
  几乎没有什么声音,很斯文的样子。
  刘仁礼砸吧砸吧嘴,县衙都没有这样标准的吃食,怪不得他们都这么卖力给周恒干,旁的不说就这口吃食,一般的医馆都不舍得。
  周恒咬了一口馒头,这才抬眼看向刘仁礼,原来在医院,只有午休吃饭的时候,才会谈私事,闲吹皮逗弄调戏一下小护士,这刘仁礼此刻来干嘛?
  难道,是怕自己午后不去?
  周恒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个意思,尤其是刘秀儿完全不理会刘仁礼,二人相距的也很远,瞧着意思真的是找自己的。
  “大人怎么这个点儿过来了,有事儿?”
  刘仁礼没客套,都吃起来,自己客套啥。
  端着碗,朝着那一碟不知名的肉冲去,听到周恒的问话,笑了起来,朝着刘秀儿扬扬下巴。
  “我去所有的铁匠铺转一圈,看看制作的进度,这不是正好走到你这里了,过来陪小妹吃饭,然后带着你一起回县衙培训。”
  周恒眉头一蹙,一万匹羊驼飞过头顶,心里暗自气恼,这特么是来吃白食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