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九十一章:赈灾会

第九十一章:赈灾会


  围观的人群,不断骚动起来。
  这样的事儿都是第一次经历,刘仁礼身侧的那些乡绅,一个个扬着下巴,那份自豪已经不言而喻。
  虽然嘈杂,不过下面呼喊的声音,还是听得真切,下面的声音不是喊着赞成,就是大人英明,随后一片片的百姓跪倒。
  刘仁礼有些激动,没想到周恒的一个建议,得到如此好的效果。
  现在捐款的银两和米粮越来越多,这是一把双刃剑,他没想着要贪墨什么,不过这就是一块烫手的山芋。
  搞不好,有那么一两个同僚,想要参一本,很多事儿都说不清楚。
  如此监管账目公开,每个老百姓都知晓钱粮的去向,如此一来,也不怕别人眼红和诬陷。
  “那好,既然诸位乡里没有意见,那就如此办了,屈大夫今日开始就请您和诸位劳神,每日将款项和花销公布,之后的功德碑也一并统计出来,留的清平县后世子孙代代相传。”
  屈大夫和几个乡绅赶紧施礼,屈大夫随即说道:
  “县尊大人,这些事宜,我们派人轮流跟随发布即可,老朽白日想跟着周大夫一起参与防疫,望刘大人准许。”
  刘仁礼有些感动,老头已经五十多岁了,体力并不如年轻人,能如此说,身后的那些乡绅也都赶紧跟着表态。
  “县尊大人我等虽不会医术,不过家中的佃户和小厮还是有的,这舍粥和防疫都需要人手,我们张家再出六十个劳力吧。”
  “我们随家出五十个......”
  “我们出四十个......”
  随着呼喊,下方的那些百姓看明白了,原来出不起银子,还能出人头。
  这个可以啊,现在不是农忙的时候,出来帮个把月还是可以的。
  随即捐款的队伍,瞬间再度变长了一倍,刘仁礼点点头,没说话朝着屈大夫施礼,带人走了。
  他要去看看喷洒壶,还有捕鼠器的制造,这些东西要在今晚开始使用,不见得全部做完,但一定要保证今天够用,质量也要过关。
  这里的捐款已经进入正轨,有这个赈灾会管理,不用自己出头,很多事儿就可以做好。
  刘仁礼脚步非常快,没有像平时那样坐轿,穿过几条街道来到西市一个最大的铁匠铺。
  一进门未等说话,一个汉子赶紧跑出来,诚惶诚恐地施礼。
  “县尊大人,您怎么来了?”
  刘仁礼将人扶起来,笑着说道:
  “就是过来看一下,那喷洒壶和捕鼠器制作的如何了?”
  汉子这才抬起头,脸上露着憨厚的笑容,指着身后的一些铁匠说道:
  “所有人都停下别的活计,先制作喷洒壶和捕鼠器呢,这会儿做了几十把半成品的,似乎只有两把壶是成品,不知是否合乎要求?”
  “周易安过来。”
  刘仁礼朝身后一摆手,周易安赶紧上前,他详细研究过图纸,对这两样物件非常熟悉,见刘仁礼叫他,忙单膝跪地施礼。
  “小的在。”
  “你去试试,这壶和捕鼠器可有问题?”
  周易安赶紧上前,拿起一个制作好的喷洒壶,这东西就和后世浇花的那种壶一样,圆圆的肚子,一个长嘴,然后头部是一个很多孔洞的花洒头,壶的顶端一半封闭,一半有个缺口,上面一个横梁。
  周易安见旁边有水缸,赶紧舀了几瓢水,装了半壶,手提横梁,拎起壶在院子里面开始洒水,花洒头下方流水非常顺畅,不过上半截就不大出水,水壶再度倾斜一些,又从后面往外漏。
  周易安,将喷洒壶转过来,仔细看了看,这才发现问题。
  “之前,给过你们图纸吧?”
  那个铁匠头,赶紧走过来蹲下,将怀中的一张只展开,上面是自己照着原图画的,标注的也很清楚。
  周易安看了看,指着壶嘴连接处说道:
  “你看,这里在图纸上标注的不是很清晰,这个壶嘴,一定要从最低处出来,这样即便剩下一点儿水也能喷洒出来,反观你们制作的这个壶,壶嘴出口的位置有些高了,所以出水不顺畅,没有力度,再者会剩下很多水都无法喷洒。”
  那铁匠一看就明白了,赶紧叫人将那些半成品的拎来,跟众人说了开口的位置,这才亲自将一个打好孔洞,将壶嘴接上。
  周易安接过来,将水倒入这把壶,一举起来,众人都看到了不同,水流顺畅有力,喷洒的面积也大了不少。
  那铁匠一拍大腿,看着周易安笑着说:
  “小兄弟,多谢你的指点,要不然这批壶白做了。”
  周易安但笑不语,直接去看那些捕鼠器,这个倒是没什么问题,机关灵敏,稍微一碰,鼠夹子啪一下合上了。
  周易安拎起那个后做的喷洒壶,看向刘仁礼。
  “大人,我们拎着这个壶去各个铁匠铺看看吧,如若有问题,属下猜想都是这个问题,一并说一下比较好。”
  刘仁礼点点头,看向那铁匠。
  “午时无论做了多少,先送去衙门,那里下午要培训人员进行防疫,这喷洒壶和捕鼠器是关键物件,送到后会有人跟你们统计个数,进行结算的,银钱不要担心。”
  铁匠摆摆手,“大人无需如此,俺们这些粗人,不会说啥,不过你是好官,为民活命不辞辛劳的好官,这水患灾民聚众,是清平县的事儿,俺也想出分力。”
  刘仁礼朝着大汉抱拳,“心意本官领了,不过你们也不容易,还有这些人要养家糊口,能及时打造物件就行,已经是帮着县里出力了。”
  说着第一个走了出去,那大汉带着人送到门口,看着远去的背影,身后的那些伙计都不断感叹。
  “好官啊,咱清平县算是保住了。”
  大汉一翻眼白,吼道:“别看热闹,赶紧给俺使出吃奶的劲儿,午时前尽量多做一些,俺可不想被别的铁匠铺抢了头筹。”
  此言一出,这些家伙都撒欢般干了起来,一个压制铁板的人工滚子旁,两个人光膀子摇动着滚轮,口中叫着号,瞬间整个铁匠铺热火朝天。
  刘仁礼带着周易安等人,将城中所有承揽这个活计的铁匠铺全走了一遍,看着周易安小本子上统计的数据,刘仁礼的担忧少了一些。
  抬头看看太阳的位置,此刻已经正午了,从姚记铁匠铺走出来,正好对面就是回春堂,刘仁礼脚步一顿。
  秀儿还在这里学习,要不过去看一眼?
  回身看看跟着的人员,刘仁礼摆摆手。
  “周易安跟着我,去回春堂看看药品的准备情况,剩下的人何捕头带着,回衙门用膳,然后雇车,帮着所有的铁匠铺运输物资。”
  何捕头赶紧抱拳领命而去,周易安一脸的兴奋,抬眼看看回春堂的方向,似乎患者还不少。
  “县尊大人,回春堂的病患这么多,竟然比对面的寿和堂热闹许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