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九十章:捐款风波

第九十章:捐款风波


  孟孝友一怔,赶紧躬身施礼。
  “大人孟某的寿和堂有六名坐堂大夫,还有二十多药童和杂役,可以出一半的人员来参与疫病的诊治。”
  刘仁礼点点头,“不用说出一半人,就按照你全部的人数计算,那孟老板觉得,你这二十多人,能诊治多少病患?”
  孟孝友再度怔住,一时间有些不理解刘仁礼的想法。
  自己想要过来诊治病患,作为知县不应该最高兴的,怎么问起能诊治多少病患来了?
  “孟老板不知?”
  孟孝友赶紧抱拳,“非也,寿和堂如若全员出诊一日可诊治百人。”
  刘仁礼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,随即说道:
  “那你可知这城外的流民有多少?其中患有疫病的有多少?一日诊治百人,可否每日如此?诊治一次之后即可痊愈,还是要后续问诊?”
  “这......”
  “不知道,那本官告诉你,昨日城外的流民已经超过千人,六七日就可超过万人,至于患有疫重症病之人,六七日后至少数千人,你寿和堂可以一力承当?”
  孟孝友的脸上已经见了汗,头越来越低垂,不过瞥了一眼周恒,接着说道:
  “可回春堂,也做不到一力承当啊!”
  周恒心中暗笑,这货不傻,知道将球踢给自己,不过现代的防疫手段和古人的岂有可比性。
  周恒他知道,刘仁礼已经在暴怒的边缘。
  不过这个时候,还是要一致对外的,这样跳出来想要指责的人,让他出银子就行,实在不行也要出人力,不然单靠自己人会累死。
  周恒抱拳,看向刘仁礼,说道:
  “大人,孟老板的拳拳之心让人感动,既然要参与救治医馆的人参与岂不是更好,至于治疗的手段更是要博取众长,毕竟回春堂的药品也有限,大家都出一份力岂不是对赈灾更有利。”
  刘仁礼点点头,他明白周恒的意思,不过看着孟孝友自大的样子,很难压制火气。
  “孟老板如若想要捐助银两或者药物,就跟着张主簿去登记处吧,如若想要带着人员参加诊治做志愿者,也可以在登记处报名,今日午后会,在县衙对进行统一的分组督导。”
  孟孝友一怔,万万没想到,刘仁礼竟然丝毫没给他好脸色,直接扬长而去,周恒也带着屈子平离开。
  孟孝友站在原地有些发怔,他竟然就被这样晾在这了。
  此刻有些骑虎难下,想要拂袖而去,可是刚刚的话已经放了出来。
  如若这会儿跟着去捐助,或者参加什么鬼志愿者,他的身份和脸面又放不下,身侧的张主簿,朝他微微施礼。
  “孟老板如何决断,如若还需想一想,那张某先去前面招呼捐款的百姓了。”
  张主簿最后的补刀,让孟孝友脸上有些挂不住了,脸色微微一沉,转身朝登记台走去。
  来到第一个登记台的位置,朝着那个账房吼了一嗓子。
  “给我记上,寿和堂孟孝友,捐助草药五十石,稍后送来。”
  那账房赶紧起身,叫住孟孝友,随着喊叫,从桌子下面抓出一张字条,快步追上孟孝友。
  “寿和堂的老板......您请留步,如若您捐赠草药,请按照这个单子捐赠,单子之外的草药暂且不用,我这里先帮孟老板记上。”
  说完朝着孟孝友深深施礼,这才退回去接着忙,被孟孝友加塞的那个魁梧男子一脸的鄙夷,瞥了一眼孟孝友,将一张银票拍在桌子上。
  “广记粮行孙有才,捐白银一百两,新米五十石,送米的车子被堵在路口了,小哥看着怎么安排好?”
  说完用鼻孔看看孟孝友,张主簿赶紧走上前,朝着孙有才一躬到地。
  “张老板大善之人,我这就派人带着车马去城外,那里已经连夜搭建了一个粮仓。”
  “成,那跟我走吧。”
  孙有才走到孟孝友身侧,这才仿佛刚看到孟孝友一般,拱手施礼道。
  “我当是谁,这不是寿和堂的孟老板,您也来捐款?”
  孟孝友脸色阴沉,抓着那张药品名录的字条,已经被揉搓成一团,刚刚他看过了,如若按照药品名录里面捐赠五十石,挑便宜的药材成本也要一百多两,如此一来还不如捐银子。
  正待他掏银子,那孙有才接着说道:
  “哦,对了你们是医馆,要捐药材是吧,看我这脑子,您先忙着我先跟张主簿去城外卸粮食了。”
  说着晃悠着宽厚的身板,朝人群外面走,围观的人多人朝着他竖起拇指,还有些带着孩子的妇人,推推身侧的孩童,那孩童很是乖巧,赶紧跪地给孙有才磕头。
  孙有才一脸的笑容,赶紧将孩子抱起来,朝着众人抱拳。
  “诸位继续等待,我先走一步,咱清平县的难处,就是咱自家难处,都帮一把这事儿就过去了哈!”
  孟孝友此刻就站在第一个位置,那位账房抬眼看向他问道:
  “孟老板想好如何捐赠了吗?”
  孟孝友伸手从怀中掏出两张银票,放在桌子上,那账房怔了怔,似乎张主簿之前交代过,这位孟老板想要捐赠药材来着,刚刚还给他一张药材的名录,一时间有些不解,低声问道:
  “孟老板是捐银子,不是捐药材啊?”
  孟孝友此刻真的恼了,伸手将账房接过去的两张银票,一把抓了回去。
  “不捐了,药材银子都不捐了,捐了我也不放心,还不如我自己去赈济灾民,哼!”
  说着,气哄哄转身走了,留下一众排队的人,都眼巴巴看着,随后那个捐款的人走到账房身前,看着他一脸懵逼的表情,赶紧安慰道:
  “莫要慌,魏县丞不是还在,我等帮你作证,这孟孝友不是因为你的言辞不捐助的。”
  身后数人,也都吆喝起来。
  “就是,慌什么?”
  “叫来魏县丞,我等帮你作证。”
  “......”
  未等那账房说啥,县丞听到声音赶紧走过来。
  刘大人去找乡绅商议人员的问题,张主簿去了城外,现在就剩下他留守,有点儿风吹草动都竖起耳朵,见这里声音极大,赶紧过来看看。
  “何事?”
  不用那账房说话,身后排队的人,早就七嘴八舌将事情说了一遍,连孟孝友临走时铁青的脸色都没疏漏,讲述极为详尽。
  魏县丞微微颔首,“多谢诸位,此事我已知晓,今日感谢诸位。”
  身后那些人都摆摆手,今日县衙的各位差官和大人都如此好说话,让他们觉得腰杆子都硬了。
  啥叫好官这就是,为了百姓的疾苦奔波,还有啥不知足的。
  身为清平县的百姓,除了自豪还是自豪。
  就在这个时候,刘仁礼带着一众的乡绅从堂内走出来,所有围观的人都安静下来,看着似乎有什么事要宣布,一个个都踮着脚朝这里望过来。
  刘仁礼朝众人抱拳,扬声说道:“诸位安静一下,为了更好管理这笔赈灾款,也让诸位能明白这款项的去处,本官与诸位乡绅商议了一下,决议成立一个赈灾会,会长就由屈大夫担任,十名会员由各位推选,负责监督款项的使用,不知各位乡亲意下如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