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八十三章:筹备

第八十三章:筹备


  阿昌盘算了一下,随即说道:
  “还有几匹,数量不多,不过明日可以让布行的老板再送来一车,上次已经跟他们说好了,提前给我们纺纱织布。”
  “那你派个人,一会儿将所有的纱布分成若干份,带上细铁丝每份带着一个成品的口罩,送到各位家中,能多做一些是一些,此事甚为关键。”
  阿昌拍拍身侧的一个小子,“王小六,你听明白了吧,带着两个人,赶紧去裁减,然后将布料分发下去。”
  那人赶紧抱拳施礼,“周老板和管事的放心,小的即刻就去办,各位工友的家我都熟悉,此事交给我您放心。”
  说着,这人接过钥匙就走了。
  德胜有些着急,朝前走了几步。
  “师尊,我们要做些什么?”
  “别急,你们的事儿更重要,先安排后面制作防疫的药物,阿昌去看一下台账,库房是否有存货,如若没有,今夜就让薛老大带人去采购,周围的各个县城,能买到多少要多少。”
  说着,走到桌子前,提笔写下一个药方,马令善站在身后看着读了出来,眼睛不断瞪大。
  “荜茇、密陀僧、石斛、蜂毒、油柑叶、黄根、三白草、秦皮、樟树叶、燕子尾、韶子、青叶丹、粳谷奴、菊苣、番泻叶、白屈菜,这些都是寻常药物,真的可以防治疫病?”
  周恒点点头,“此药熬制好了,用瓶子装起来,半瓶配一大桶水,在人员密集的地方进行喷洒,可以杀灭蚊蝇,减少病菌和疫情的散播,所有流民每日进行消毒,饮用沸水,就不会出现这样大问题,这就是所为防疫的防。”
  铭宇早就捧着账册跑来,对照着所有的药材,在周恒列出来的方子旁边,写上每个品种的数量。
  虽然算不上很多,也是非常可观的数目,要知道黄掌柜存了一批货,周恒前一段又存了一批货,都是非常庞大的数字。
  唯独三白草和密陀僧有些少,铭宇赶紧只给周恒看。
  “这个三白草当时取采购价格太过昂贵,所以采购的数量少,这个应该不至于难以买到,而这个密陀僧,当初开单子要采购来着,只是没有采购到。”
  周恒微微蹙眉,也就是说,这密陀僧周边就很少有?
  薛老大凑过来,朝着铭宇问道:
  “给我瞧一下,那密陀僧是啥东西?”
  不用周恒吩咐,屈子平已经麻利地找到那密陀僧,如此怪异的名字,样子也非常的怪,并不是什么草药或者根茎,是一块块黑色硬块,扁平扁平的,中间有些亮晶晶的闪光点。
  薛老大一脸的诧异,“这也是药?”
  屈子平点点头,朝着周恒瞥了一眼,示意薛老大别多问,周恒正在着急,薛老大抓抓头发,一摊开手说道:
  “急啥,我现在就套车,直接去齐河县,那里有个药材市场,我去卖野味的时候经常路过那里,似乎药材非常的齐全,不是小打小闹那种,每种药材人家都是成车的拉。”
  周恒微微蹙眉,“齐河县,过了济阳县还要走很远?”
  “不远,现在出发,快的话天亮能到。”
  薛老大一脸的不在意,拍了铭宇肩膀一下。
  “去给你哥带上十个蒸饼,再灌上两壶水,我这就出发。”
  周恒朝着铭宇扬扬下巴,“给他拿上五十两银子,带着密陀僧的样品,照着买就行,看看厨房有没有马肉了,给他切上二斤带着,然后让厨房赶紧做饭,将所有肉都拿出来,今晚炖了给后院的杂役吃。”
  薛老大一脸美滋滋的笑容,“这个好,有肉我这一夜就能赶到,买了东西就往回赶,什么都不耽搁,对了这城门能出去吗?”
  周恒点点头,“拐一趟衙门,如此紧要的时刻,特事特办吧,刘大人会帮着处置。”
  薛老大拽着铭宇走了,阿昌见此赶紧看了一眼药方,上面的各种药量都非常明白,抬眼看看周恒。
  “师尊这药可有什么要求?”
  周恒摇摇头,“所有药物取细末,最细最细的粉末,然后一比十加水熬煮,取上层清液,药渣装袋,之后留着洒在城门口或者人员密集的街道,作用相同。”
  阿昌点点头,“用我们盛放酒精的瓷瓶装上就可以吧?”
  “可以,和酒精分开放就行,之后让铭宇他们连夜写一些贴在上面的字条,消毒液一比一百兑水喷洒,可食用。随后盖上回春堂的印章。”
  周恒的话,现场的几个组长和阿昌都听得真真切切,这药粉的研磨简直不要太简单,剩下的熬制也没有什么特殊技巧,几人得了命令赶紧去后院了。
  马令善德胜还有三顺,赶紧凑到周恒近前,目前就他们三个还没有安排。
  看看三个人,还有一旁站着的屈子平,朝着他一摆手说道:
  “都凑过来一些,我现在给你们讲一下,防疫的方法和分工,知道疫病的途径,我们就可以很好的控制灾情,让这些流民保命,也免除清平县的危机。”
  马令善点点头,“是啊,六年前这些流民就曾经冲到城中到处抢夺,毕竟饿的不行,没粮食人眼都绿了,还在乎什么王法,医馆当时算是幸免,不过城中也瘟疫爆发,死了百十号人,当时的县尊大人受了问责,妻儿老小皆被处以流刑,这之后刘大人才到任的。”
  周恒吓得一缩脖子,流刑还是妻儿老小,那自己这样结拜的是否算家人?
  甩甩头,看来这灾民安置和防疫工作,真的要尽心而为。
  不然刘仁礼被问责,不用说自己,刘秀儿就免不了跟着遭殃。
  “好了别的不多说,我现在就讲一下防疫的关键点,水患之后的瘟疫,主要有几个方面,其一就是河水倒灌污染了水源,清平县地势比较高,城中也有两处泉眼,这两处还可放心饮用,可是普通百姓家的水井地势就很低,容易被污染,所以第一点要做的就是,让灾民和城中人喝到干净的沸水,这就断绝了感染源头。”
  随着周恒的讲述,身侧的几个人都奋笔疾书,在自己的册子上记录着重点。
  周恒接着说道:“其二,就是鼠疫和疟疾,水灾过后的重要疫情就这两样,他们的传播大多是因为人和家畜的大量死亡,腐败变质后蚊蝇和老鼠啃食后携带这样的病毒,在人类聚集区散播。”
  德胜浑身一抖,手上的笔差点儿掉落,捂着嘴巴干呕了一声,脑海中全是老鼠蚊蝇啃咬尸体的景象,周恒咳了一声。
  “别脑补景象,问题知道了,那么要如何补救,你们可知?”
  三顺想想说道:“全城捕鼠?”
  德胜忍住恶心,跟着说道:
  “下毒毒杀老鼠。”
  马令善摇摇头,“毒杀是不现实的,药剂诱捕一般要用粮食拌上毒药,现在的灾民都是饿红眼的人,别说是染了毒药的粮食,就是树皮草根都被他们啃食干净了,这个行不通。”
  周恒没说话,看向几人,不是所有的问题都要靠自己来解决,不然对他们的发展是不利的,现在就要靠大家的智慧来想办法。
  就在这个时候,趴在桌子一角的屈子平抬眼看向周恒。
  “如若将这些染了毒药的诱饵,放在笼子或者什么狭小的位置,就像狩猎的陷阱那样,如此一来人不就触碰不到了,也免去被毒害的担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