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七十八章:将伤处露出来

第七十八章:将伤处露出来


  马令善偷眼看向周恒,见他如此淡然的样子,心里更加的佩服。
  师尊小小年纪,竟然有这样的气度和担当,如此场面,自己听着都心潮澎湃,师尊还是那样淡然,真的是佩服。
  此时,周恒给马令善一个眼色,示意他去将二人扶起来,毕竟手上还在给患者包扎,松不开。
  马令善赶紧过去,将姚铁匠扶起来,再度虚扶了一下妇人,二人虽然站起身还是有些激动。
  周恒手上快速将纱布打结,在就诊的卡片上写下了几行字,按上印章,这才将卡片递给男子。
  “上面都写了,七日内不要吃发物鱼腥,如若没有红肿发热,可隔一天过来一次换药,伤口不大,不过里面怕残留木刺,虽然清理了也容易感染,还是要小心一些。”
  那人千恩万谢地走了,临出诊室还仔细看看姚铁匠和妇人,抿着唇眼中似有泪光闪动,这也太感人了,光听着就知道这回春堂的大夫医术有多高明。
  见人走了,姚铁匠作势再度跪下,周恒一抬手制止了他的动作,将一张写下最后一个价目的卡片丢个马令善。
  现在普通的手术和治疗价格都出来了,当然还有住院的费用,护理的费用,之后做个牌子挂上就行。
  “停下,别动不动就跪,至于那长生牌位就算了,救治伤患是医者本分,没什么好称赞的。”
  姚铁匠点点头站起身,此刻脸上已经清洗过,没了黑炭的痕迹,目光中透着尊敬,稍微想了一下,突然想到了什么,看向身侧的妇人。
  “那咱们走吧,晚上你绣一面彩旗,明日我带着街坊敲锣打鼓送过来,给周大夫添添喜气。”
  周恒眨么眨么眼,这是送锦旗?
  这个可以有啊,在古代没啥宣传的手段,能有人送一面锦旗,这是至高荣誉啊。
  至少这条街上会都知道,再者姚铁匠可是跑了城中所有的医馆,都没人接诊。
  见周恒这回没有反对,马令善朝着姚铁匠拱手。
  “那就多谢姚铁匠了。”
  姚铁匠摆摆手,“俺是粗人,不懂这些礼数,刚刚也吓坏了,一直在自责,周老板不要往心里去,权当俺放了个屁成不?”
  妇人红着脸没说话,不过还是伸手拽了拽姚铁匠的袖子,示意他不要多言。
  姚铁匠一脸的尴尬,似乎自己有开始乱说话了。
  周恒忍者笑意,这货遇到事儿有些乱了,懒得跟他计较。
  “回吧,明日过来看伤者,他在这里观察几日,没有出血伤口也没什么大问题就可以回家休养了。”
  二人千恩万谢地走了,见没了影子,马令善这才凑过来,脸上带着纠结的表情。
  一看就知道他有心事,周恒敲敲桌子说道:
  “有什么疑问直接说。”
  马令善点点头,看向周恒问道:
  “师尊,这铁板接骨,我是闻所未闻,如若有了缺损,是否也用这样的方法进行换骨术?”
  周恒抬眼看向他,“这要看材质,我们今日用的是钢板,还是不足以用来制作骨骼,如若是不锈的金属,韧性更强可以考虑。姚铁匠的骨折,无法在外部进行固定,所以我算是给他进行一个体内固定。一年后,手臂的骨骼长好,植入的钢板还要取出。”
  马令善一怔,“取出?这样岂不是骨头上会留下很多孔洞?”
  周恒点点头,“必须取出,时间长了螺口钉会和铁板锈死,那样才更加危险,毕竟这铁还不算精良,如若能练成合金或者精钢,还是那种无法生锈又轻便的就好了。”
  马令善谨慎地看了看外面,压低声音一脸紧张地说道:
  “师尊,这话千万不要说,如若被有心之人听闻,这是重罪啊,大梁虽然对铁器的打造控制并不严苛,可是精钢据说是伽罗人传过来的秘术,寻常百姓都不得谈论。”
  周恒恍悟,赶紧不谈这个问题了,整理了一下药箱。
  “行了,患者似乎没有多少了,我去刘大人的府上走一趟,刘小姐虽然出了院还是要过去看一眼。”
  说着拎着药箱从诊室出来,还未出门,就看到一个瘦弱的身影出现在门口,周恒动作一顿。
  她怎么来了?
  来人就是苏将军家的苏五小姐,周恒有些脸盲,还真不记得这位苏五小姐的容貌,只是觉得一脸的英气,长得似乎很美,但让人心里觉得可怕,没敢正眼看过。
  不过身上那一套衣袍太过刺目,那是自己新做的衣袍,颜色材质都是最喜欢的,关键是还未穿过。
  周恒拎着箱子没动,马令善见周恒停住动作,却看向门口的‘小公子’,没说话赶紧朝着屈子平招手,示意他可以继续放患者了。
  此刻,苏五小姐已经走到周恒的面前,环顾了一下医馆,又上下打量了一下周恒,这才一挑眉问道:
  “你这是要出去?”
  “是,有个病患要去看一下愈合的情况。”
  苏五小姐顿了顿,“哦,既然如此我陪你去看看,我正好看一下你的医术是不是真的像你吹嘘的那样好?”
  周恒不想跟她抬杠,这里是诊堂,来来往往的人很多,至于去刘大人府上,更不可能带着她。
  “您楼上请吧,既然来了,正好我看一下你的伤情,在梅园条件有限,怕是消毒的不彻底。”
  苏五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,凑近周恒的耳边说道:
  “是想要看我的伤,还是别的什么?”
  周恒一顿,这姑娘生猛啊,啥意思YY自己?
  当他周恒是什么人,见到一个姿色入眼的就上一个?
  为了美色才给她救治,这一切不过是源于想要多看两眼?
  周恒脸色微变,抿紧唇角,目光落在苏五小姐的脸上,来回看了几番。
  说实话,当时只是觉得她是女子,看着不像大奸大恶之人,至于美色真的没有什么垂涎之欲。
  “在周恒的眼中,您和别的病患没什么区别,我能看到的只是你当时受伤,爬到我房内求救,身为医者不能见死不救,如若您不需要在下诊治,那就请便,在下还要去问诊。”
  苏五小姐一伸手,拦住周恒的动作。
  “慢着,查看伤情不会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吧?”
  周恒朝楼上,伸出手臂。
  “楼上有换药室,请移步。”
  说着也没管苏五小姐是否跟上,拎着衣袍的下摆,径直上了二楼。
  一上来,就听到楼上病房内有讲话的声音。
  苏五小姐跟着周恒路过病房门前,里面躺着那个伤者,手臂包扎的仿佛粽子,被一根绳子吊在颈上。
  此时正身边的一个人聊着什么,苏五看那人的衣衫就知道,这是医馆的人,他们下面所有的人员,都穿着一身墨绿的衣袍。
  周恒走在前面已经打开换药是的门,苏五小姐跟着走了过去,房内一张细长的皮质软塌,还有一把椅子,苏五小姐不用吩咐自己走到椅子面前坐下,打死她不会躺在那软塌上。
  周恒走到操作台前,捡了几样物件放在一个托盘里面,将口罩手套戴好,这才走过来。
  “将伤处露出来,不用脱衣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