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六十二章:谁?

第六十二章:谁?


  周恒侧耳倾听,没有再听到声音。
  这梅园戒备森严,庞霄的属下,都是有功夫的人,能有谁进来?
  如若说敢随意进自己房间的,除了薛老大就没有旁人,周恒有些气,甩甩头发上的水,从浴桶中站起,抓着浴巾想要去看看。
  就在这个时候,整个屏风朝着周恒倒过来。
  周恒心里一惊,赤足跳出浴缸,一手抓着浴巾一手扶住屏风。
  不过随着这个动作,屏风上的衣物已经落入浴桶之中。
  周恒扶正屏风,赶紧套上一旁的衣物,头发没擦干,赶紧将浴巾裹住头。
  周恒有些烦躁,趿拉着鞋子,快速冲到屏风后面,看到打开的窗,周恒脸更黑了,刚要叫薛老大的名字,瞬间感受到自己的脚踝被抓住。
  周恒吓得不轻,低头一看,一个黑衣人死死抓着自己的脚踝,周恒抬脚就要踹。
  就在脚举起来的瞬间,地上的黑衣人哼了一声,那声音仿佛是个女子。
  周恒赶紧落下抬起的脚,挣脱开黑衣人的束缚,退后了两步,微微蹲下身子,这才发现黑衣人的身下似乎有血迹。
  此时已经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,一个受伤的黑衣女人,悄无声息地进入自己的房间,此人绝非善类。
  回身搜索了一下,身侧的桌案上只有食盒和茶具,周恒举起茶壶,微微弯下身子。
  “你是谁?”
  地上的黑衣女微微抬起头,脸色惨白,唇角带着一道血迹,目光已经不能聚焦,只是身子晃动了一下,一把带着剑鞘的短剑举了起来。
  看着口型似乎在说着‘救我’,随后头一垂晕了过去。
  周恒举着茶壶,比划了半天,见黑衣女没了动静,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处置。
  抬脚踢踢她,黑衣女身子侧卧的身子只是晃动了一下,也没有其他反应。
  周恒叹息一声,这特么都什么事儿?
  将茶壶放下,周恒谨慎地走到黑衣女身侧,晃晃她的肩膀。
  “喂,你醒醒!”
  随着周恒一晃,黑衣女直接被翻转过来,散乱的发丝粘在脸上,虽然面色惨白,唇角带着血迹。
  不过不得不说,这女子十分美貌。
  与刘秀儿的端庄秀美不同,她带着一丝病弱的冷艳。
  周恒吞了一口口水,伸手放在女子鼻端。
  呼吸极为微弱,胸口起伏也不是很明显。
  肩甲上不断流着血,一根手指粗细的断木已经染成血色,显然她是中了箭。
  周恒的目光,落在那短剑上。
  短剑的长度不足四十厘米,剑鞘上镶嵌了数颗宝石,还有掐丝鎏金的装饰纹路,不用细究,这短剑定然价值不菲。
  周恒抓起短剑,用力一拽,短剑落入周恒手中。
  拔出短剑,寒光乍现,上下端详了一遍,没有在短剑上看到落款,只是在护手的位置刻着一个苏字。
  而女子的手指,周恒也仔细看过,双手皮肤细腻,并没有什么硬茧,这不是长时间握剑的样子。
  想当初,自己常年摸手术刀拇指食指还有掌心都有硬茧,看来她不像是练武之人,不过为啥拎着剑呢?
  是威胁自己,如若不救就要杀了他吗?
  此刻最简单的方法,就是去找庞霄。
  不过如此一来,这女人定然性命不保,不知道身份手持短剑闯入梅园,死罪妥妥的,而且是那种悄无声息就被杀掉的结果。
  看着她姣好的面容,周恒心下有些不舍。
  想了想,周恒有些纠结,举着短剑找自己啥意思?
  口中说着,救我?
  难道是用短剑当诊金,让我救治她?
  思来想去,似乎只有这个可能,周恒将短剑入鞘,藏在床褥下,胡乱将衣衫套上,这才回到黑衣女身侧。
  “救你可以,短剑当做诊金,我也算是收了,不过你可不能翻脸不认账。”
  周恒将黑衣女抱起来,入手才感知到女子非常轻,非常的娇小,走到书案前,将人放在书案上,别说长度与女子的身高差不多。
  床上被褥不能染血,之后也不好去解释,这房内也没有什么软塌,除了茶桌就是这书案,没办法只能凑合一下。
  周恒打开急救箱,摸起一把剪刀,将黑衣女肩部的衣衫横着剪开一道口子。
  虽然未曾触碰伤处,血依旧快速涌出。
  周恒眉头微蹙,瞧着伤口的样子,不似刚刚受伤的,一路没有治疗,血定是流了不少,既然想要出手相救,先不管其他了。
  找到注射器给黑衣女做了局麻,周恒瞟了一眼女子的脸。
  “看你长得如此样子,也不像大奸大恶之徒,我就救你一命吧。”
  周恒铺上孔巾,戴上手套,给伤处做了消毒,这才一手提着木棍的尾部,一手持刀顺着伤处两侧割开一道口子。
  不断分离组织,鲜红的血更加疯狂地涌出,周恒额头上有些冒汗,不断擦拭切开的部位,无法看到箭头却摸到三根横刺。
  这是什么东西?
  周恒抓着箭杆稍微用力提了提,女子蹙眉哼了一声,周恒赶紧松手,显然局麻并不能阻断此处的疼痛。
  不过,这横刺是啥?
  周恒丢下手术刀,一边擦拭伤口的血迹,一边用下颌和肩膀夹着高光手电观察。
  原来这横刺是箭杆突出的一部分,既不是箭头,怎会有这样的横刺设计。
  突然,周恒想到新龙门客栈里面的一个情节。
  瞬间恍悟,看来这箭头上有机关,一旦刺入人体,上面的这些横刺就会自动伸展。
  周恒眉头紧蹙,对一个女人用如此毒辣的武器,真的有些不人道。
  虽然愤慨,手上的动作没有停顿,顺着箭杆朝下一点儿一点儿摸索,在横刺下方突然碰到一个凸起。
  周恒指尖用力,朝下一按。
  ‘啪’一声响,那黑衣女再度哼了一声,这次似乎疼得厉害,眼皮抖了抖晃动着头部,额上一层冷汗,眉头紧紧蹙起。
  周恒赶紧再次擦干伤口内,果然那横刺消失不见了,再度朝下摸,深部已经是金属的箭头。
  虽然箭头未伤及锁骨,可这个位置遍布血管神经,箭头的下方就是臂从动脉和臂丛神经交汇的位置,搞不好整个手臂今后都动不了。
  周恒辨别了一下箭头的方向,抓住箭杆用力快速拔出。
  一道血箭喷涌出来,丢下箭头,周恒赶紧按住伤处,抓起针线一边擦拭一边寻找受损的血管,果然箭头刺穿的深部有一根血管不断涌出血液。
  周恒将血管两端夹住,快速缝合起来,这里是手臂主要供血的血管,长时间断流,手臂就废了。
  双目死死盯着血管的破损,一针一针将血管缝合,检查了一遍没有什么疏漏,这才松开两侧的血管钳。
  此刻虽然还有渗出,不过不再如刚刚一般喷涌,周恒担忧的心稍稍安了一些。
  从深部开始逐层缝合清理。
  处理好伤处,只能看到五个缝合线头,不过这会儿周恒犯了难。
  急救箱别的都有,就是没有胶布,输液的无纺布贴片太小,无法用在这里。
  况且这个位置如此敏感,如若将伤口和肩头全包扎,势必要剪开衣袖。
  周恒举着纱布按住伤口,紧蹙眉头,心里暗道你别赖上我,我就是想要帮你清理伤口,救命是你说的。
  清了清嗓子,周恒扯下手套,刚要撕开黑衣女肩头的衣衫,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  “周公子可曾洗漱完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