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六十一章:奖金

第六十一章:奖金


  张夫人微微仰着头,一脸的得意。
  “最近身子不爽利,找马大夫调理一下,没想到这回春堂,比之前的杏林医馆要高明许多,新置办了很多丸剂,最适合我这样咽不下去汤药的人,价格稍微贵了一点儿,不过绝对的物有所值,不说了我们要赶紧回去了。”
  说完仰着头和荣妈乘车离开,围观的人似乎原本有的想要去寿和堂瞧病,稍微犹豫了一下,赶紧朝着回春堂而来。
  周恒站在诊堂看得真切,拍拍马令善的肩膀。
  “干得不错,记着不要多开药,让患者能及时回来复诊,我们要将服务做上去,有病的虽然是身体,心理安慰比吃药还有效,下次来患者让人先上茶。”
  马令善听了周恒所说,若有所思,过了片刻,抬起眼一脸钦佩地看向周恒,感叹道:
  “还是师尊厉害,要知这医术在上古,其中有一门技艺就是祝由术,什么鬼神乱离都可以治病,其实说白了就是让病患相信医者,师傅用四个字‘心理安慰’就总结了这门技艺,令善钦佩。”
  周恒听了心里有些脸红,他不想承认,自己只是为了多卖点儿药。
  这样影响力也更好,能够在短时间,让回春堂的名声散播开,不过这个总结似乎也不错。
  德胜在身后微微垂头,似乎自己该努力了,马大夫那里已经开张,自己也要不落人后。
  就在此时,呼啦啦进来不少人,屈子平和铭宇赶紧上前招呼。
  “各位想要问诊吗?”
  一个年迈的老者,看看二人。
  “对啊,这里大夫在哪儿,我咋没瞧见?”
  屈子平躬身笑了笑,“老伯您别急,想要问诊需要排号,再者能跟我说说您的病症吗?”
  老者眼一瞪,一脸的不悦,大嗓门全是不满。
  “我找大夫又不找你,为啥跟你说病症?”
  铭宇已经有些冒汗,不过旁边的屈子平脸上还是带着笑容,温和地说道:
  “回春堂和别处不同,大夫有好几个,各自有所专长,比如您看脏腑疾病头疼脑热,我会找马大夫和黄大夫给您瞧。如若是需要针灸按摩,我们会选王三顺大夫为您治疗。如若是外伤急症,会找周老板亲自为您医治。”
  如此解释,让老者瞬间吸引了注意力。
  “原来还有这样的道道,我就是来看看胃肠的,几日都吃不下去,腹中郁结难安。”
  铭宇快速写了一个二号诊室零二,屈子平将牌子递给老者。
  “老伯您拿着这个号牌,去二号诊室找马大夫吧。”
  老者抓着号牌,高高兴兴地走了。
  后面的人躁动起来,屈子平赶紧笑着迎上去。
  “各位稍安勿躁,请拍好顺序,以便小的统计分诊,我们回春堂有多位大夫,现在就为大家安排。”
  说着开始记录病人的病症,铭宇在一侧帮着写号牌,不多时就将所有的病患分配好。
  周恒站在不远处看着一切,别说这个屈子平确实不错,想来寿和堂定是总号过来的人很难配合,不然这样的人不至于流逝。
  几间诊室瞬间满员,不过开具成药丸剂就这点好处,无需斟酌方子,医术一般的人也可以快速掌握。
  而且用药的剂量,也极为的准确,避免了煎药中间的损耗。
  一天的功夫,很快过去,上了门板,铭宇快速统计着,各种药物的用量还有销售收入。
  不多时,捧着账簿走到周恒面前。
  “老板已经统计完毕了,请您过目。”
  周恒扫了一眼,看着那密密麻麻的汉字数字,周恒一阵脑壳疼,账簿已经制作成现代的借贷记账簿,不过这数字真的是让人无语。
  周恒提起笔,找了一个空白的页面,将这些汉字数字誊写成阿拉伯数字,心算了一下,看看总计,周恒有些惊讶。
  “算的不错,今日的流水还算不错,铭宇你今后记账都用这样的数字来写,熟悉两天就好了,我上面写了比对表,如此每个格子之间可以直接计算,比一比哪个计算更准确。”
  铭宇举起来看看,上面那些怪异的符号,又比对了一下周恒誊写的账目,果然看起来清爽许多,比自己的账目更容易看懂。
  “好,我背一下,这个看着似乎更容易计算。”
  “你学会了,将此法交给阿昌他们,后面的库存账目,和制药的各项进出账目,今后都用这个借贷法来记账。”
  铭宇点点头,这时薛老大凑了过来。
  “咋样,赚了还是赔了?”
  看着他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,周恒没说话。
  薛老大一看有些吃不准,不过更加担忧。
  “赔了是吗?我就知道,那些药材制作药丸不赚钱,加上这么多人工,每天张开眼就是银子,这么几个患者,能赚多少?”
  “谁跟你说不赚钱的?”
  “别担心......等等你说啥?”
  薛老大怔怔地看向周恒,难道说自己猜错了?
  周恒朝着铭宇一扬下巴,压低了声音说道:
  “铭宇记账了,今日自然是赔不到的,除去成本有利润,而且不少,很失望吧?”
  薛老大看向铭宇,铭宇点点头,薛老大蔫儿了,靠在墙边不再说话。
  马令善他们也围了过来,等待着周恒的安排。
  “今日开张,能配合到这个程度各位都很不错。诊治的速度,还有处理方法都可圈可点,柜上的屈子平出列。”
  被周恒突然点到名字,屈子平一怔,朝前走了一步,有些不知所措地捏着衣襟。
  “最让我意外的是屈子平,分诊是最容易得罪病患的,他做得有板有眼,将每个病患照顾的非常周到,对药品的用量用法适应症,解说得非常详尽,这一点非常值得夸赞。”
  周恒的这番话,让屈子平十分意外,他定定地看向周恒脸上有些窘迫。
  周恒接着说道:“铭宇,从柜上取一百文钱,这是奖励给屈子平的,这就是奖金,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要以他为例,病患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,他们来这里诊治就是对我们的抬爱,知晓了吗?”
  所有人都躬身施礼,“是。”
  “明日还是如此,屈子平分诊,铭宇派号,马令善、黄德胜、王三顺在各自诊室诊治,切记开药谨慎勤复诊。阿昌明日开始根据前面的销售数量,可以继续制作药丸,质量第一。另外,明日我不在,回春堂的所有事儿,都找马大夫定夺,行了都累了一天,散了吧。”
  众人纷纷离去,王三顺他们围着屈子平,一个个喜笑颜开。
  一百文钱能买十根莲藕,钱不多。
  可让所有人看到,如若好好干,除了正常的收入,还有这份夸赞和意外之喜,这股子积极向上的劲儿,是周恒最需要的。
  “行了,我们也回梅园吧,铭宇和阿昌将店锁好,也早些歇息。”
  薛老大赶车载着周恒回了梅园,忙碌一天,浑身十分的黏腻,周恒一下车就直接回了院落,朱大勇见周恒他们回来了,赶紧上前笑着施礼。
  “公子回来了,洗浴的水已经送到房内,您先沐浴吧。”
  周恒笑笑,“好,薛大哥先吃,给我送一些进房内,我沐浴后直接用餐。”
  朱大勇一边引着周恒走,一边说道:“朱长利已经送进去了,公子请。”
  果然,一进房内,浴桶已经放在屏风后面,餐桌上放着一个食盒。
  “那就多谢了。”
  “公子客气,您慢用,有吩咐唤小的便是。”
  说着朱大勇退了出去,周恒将门栓插上,长吁了一口气,今日是真的累了,朝屏风处走着直接脱了衣衫。
  医生的洁癖,是无法避免的。
  周恒将换下来的衣衫,丢在屏风上,瞥了一眼一侧的柜子,果然朱大勇已经将换洗衣物准备妥当。
  周恒迈步钻进浴桶,微烫的水,让周恒舒服的想哼哼。
  散开发髻清洗了头发,心中暗自想着,今后要研制一下香皂,那胰子过于腥臊,实在是不想用。
  刚闭上眼睛,窗口似乎传来一声响动,周恒一怔,赶紧坐了起来,隔着屏风看向窗前的位置,低声问道:
  “谁,是谁在那里?”
  ******
  推荐一本书,历史文《奶爸无敌》,作者和我是同行,喜欢的可以去看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