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五十六章:旺财

第五十六章:旺财


  刘仁礼突然发现,自己什么都不会了,就一个喂汤都无法做好。
  看看刘秀儿,不情不愿地将汤碗递给春桃,春桃摸了一下汤碗的温度,搅动着吹了吹,这才将吸管放在碗中。
  那芦苇杆儿已经仔细处理过,里面没有毛,非常的光华,不过唯一的缺点就是容易漂浮在液体表面,周恒让人给吸管的底部安装了一个银环包裹,如此一来就不会随意漂浮。
  刘秀儿微微张口,无需活动颈部,小心喝着汤。
  刘仁礼一脸的期盼,扬着眉毛看着刘秀儿,见她不评价口味,急切地追问道。
  “味道如何?”
  刘秀儿嗯了一声,朝着刘仁礼笑着说道:
  “好喝,兄长做的汤,有娘亲的味道。”
  刘仁礼看着刘秀儿,眼眶有些微微地发红,这句娘亲的味道,让刘仁礼差点儿绷不住。
  想要抬手揉揉刘秀儿的头,不过想到她颈部的伤,瞬间顿住动作,看着刘秀儿的双眸,带着柔和的笑容。
  “秀儿的眼睛和母亲长得一模一样,今后再也不用带着幕离出入了,兄长看着高兴,真的高兴。”
  说到动情处,刘仁礼眼泪婆娑,刘秀儿想要给他擦拭,不过一抬手,牵拉到颈部的伤口,瞬间秀眉微蹙。
  周恒赶紧将刘仁礼扶起来,这货不光是个妹控,见到妹妹智商为零,不过这样让刘秀儿如何休息。
  “大人,刘小姐不可过于激动,还是让她休息吧。”
  刘仁礼赶紧起身,这才想到此刻是在医馆,赶紧抬袖子擦擦眼角,微微垂头掩饰着脸上的尴尬。
  “也好,我先回去,春桃好生照顾秀儿,明日我再来,对还要亲手炖鸽子汤。”
  周恒一头黑线,再好的美食,也不能天天喝不是。
  “走吧,我列一个食谱,刘大人如若喜欢可以按照食谱来做。”
  刘仁礼这才抬头,“这个好,我们去商议一下。”
  说着二人离去了,刘秀儿见门关上,赶紧朝着春桃摆手。
  “快,给我水漱口。”
  春桃动作麻利,赶紧给刘秀儿递上一杯水,那吸管也冲洗后再度放进去,一杯水没几口就喝光了。
  春桃一脸的不解,疑惑地看向刘秀儿。
  “小姐这是怎么了,刚刚喝了水,又喝了鸽子汤,怎么渴成这个样子?”
  刘秀儿白她一眼,“那鸽子汤赏你了,现在全部喝掉。”
  春桃娇憨地跺跺脚,“小姐,这是大人给您做的,奴婢怎么能喝?”
  “让你喝,你就喝,哪儿那么多废话?”
  春桃看看碗中的汤,稍微犹豫了一下,端起来喝了几大口,瞬间瞪圆了眼睛,喷出来一口,一边擦嘴一边惊讶道:
  “这是咸盐水吗?呴死了!”
  刘秀儿一副了然的样子,看向春桃。
  “知道了吧,赶紧将汤倒掉,记着别让人看到,毕竟是兄长的一番美意,就是糟蹋了鸽子。”
  春桃赶紧动手,将汤水倒在床下的一个木桶里,整理好东西,突然顿住身形,回身看向刘秀儿。
  “小姐,明日大人还要送餐食来,这可怎么好?”
  ......
  “牛肉?”
  刘仁礼瞪大了眼睛看向周恒,之前为了制作药剂用到了马油,他弄了一些,这次怎么又是牛肉,要知道屠牛可不是小事儿。
  周恒咳了一声,“大人炖煮的鸽子汤味道是不错,不过这个不是食补要求的品质,我想了想如若能搞到一些牛肉,对刘小姐的恢复会更好些。”
  刘仁礼上下看看周恒,见其说得真挚,似乎没有说笑的意思,这才正色了几分。
  “我试一下,这个不容易弄到。”
  周恒点点头,“那就慢慢来,这个不急,刘小姐的三餐,暂时还是医馆来负责,张婶子的厨艺是极好的。”
  刘仁礼没再坚持,“也好,那就有劳了,明日我要去一趟济南府,府尹大人家中设宴,小妹就拜托你了。”
  周恒抱拳称是,“是,周恒自当尽职尽责,刘大人勿要担忧。”
  说完刘仁礼带着人走了,想到牛腩汤,周恒舔舔嘴唇,最近这嘴巴淡出鸟来了。
  这个牛肉暂时急不得,还要慢慢搞到,不过今晚可以吃到酱马肉了,唉聊胜于无吧。
  正想着,身侧响起一个声音。
  “周老板,图铭宇已经画好,请您过目。”
  周恒侧头一看,原来是薛铭宇,手中捧着几张纸,赶紧接过来看了看。
  这是四连图,犹如广告般,第一张画是一个女子坐在铜镜前一脸的愁容,手臂上一道弯曲的疤痕让人心疼。
  第二张画,是女子坐在轿子中路过回春堂门前。
  第三张画,女子一手捧着一瓶朱红色的舒痕膏,另一只手在手臂的疤痕上涂抹。
  第四张画,女子一脸笑容,高高举起完美无瑕的手臂,在园中起舞,整个花园鲜花盛开,让人看了都觉得喜气洋洋的样子。
  周恒点点头,别说薛铭宇画的极好,这样的画作并不需要什么超凡的丹青功力,只要能叙事就好,一个小故事跃然纸上,无需识字,看图即可明白这舒痕胶是做什么用的。
  “很好,画的不错,拿给薛老大,让他去找人装裱好挂在诊堂中。”
  铭宇有些不好意思,“这画作可用?”
  “当然可用,画得极好,别急我们之后还有别的需要画。”
  铭宇脸上的担忧散去,带着一丝喜气。
  “嗯,我这就去找兄长。”
  周恒拦住他,“记着别舍不得花银子,不要普通的装裱,要镶嵌木框的那种,一定要显得高级。”
  “高级?”
  这个词让铭宇一怔,不解地看向周恒,他不理解啥事高级。
  “所谓高级,就是看起来就贵,实际也贵,一个宣传用的图画,都是用如此昂贵的材料装裱,那么这个舒痕膏,是不是就更好了?”
  铭宇若有所悟,急忙去啦。
  周恒搓搓手,朝着后院走,直直奔着厨房而去。
  一进厨房就看到薛老大站在此处,周恒回头搜索了一下铭宇,显然这小子没找到薛老大。
  看看杂役,手下用力按着的锅盖,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这是要偷吃啊,周恒压住火气,微显惊讶地说道。
  “你怎么在这里,铭宇在找你。”
  薛老大一听,赶紧松开抓着锅盖的手,在衣襟上擦了擦,不舍地瞥了一眼锅灶。
  “我去看看。”
  说着出了厨房,杂役赶紧朝着周恒躬身施礼。
  “小的一直看着肉呢,只是......”
  周恒抬手制止了他的话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“小的叫旺财。”
  周恒抖了抖面颊,这个名字真的很霸气,如若在二十一世纪,绝对是人尽皆知的名字,不过在这大梁国,似乎听着还很喜气。
  “旺财做一锅热水,会擀面条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