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五十五章:我来喂你喝汤

第五十五章:我来喂你喝汤


  两个时辰后,一号病房。
  刘秀儿缓缓张开眼睛,想要扭头,不过颈部传来一阵疼痛,一个人影快速凑到近前。
  春桃肿着眼睛,一脸担忧地看着刘秀儿。
  “小姐,你醒了,可是疼的厉害?”
  刘秀儿舔了一下唇,嗓子干哑的难受,不过这会儿脑海中清醒了很多,费力地说道:
  “水。”
  春桃端起杯子,准备给刘秀儿喂水,此时门一开张婶子端着一个盆进来,看到春桃的动作赶紧出言阻止。
  “别,将床摇起来一些,周大夫交代过,不要用杯子直接喝,这样颈部受力,会牵拉伤口引起疼痛的。”
  春桃吓了一跳,赶紧将杯子放下,张婶子脸上带着笑容,放下盆子快步走过来。
  将床的上半部分和下半部分均摇起来一些,刘秀儿整个人仿佛被抱着,身子蜷缩着直起来一些。
  她朝着张婶子,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。
  “果然这样舒服很多,多谢张婶子。”
  张婶子摆摆手,走到床头柜子前,在柜子里面找到一个芦苇吸管,放在杯子里面,将吸管凑到刘秀儿唇边。
  “小姐莫要客气,你醒了我老婆子看着就高兴,我们周大夫的医术真不是吹的,来现在小口小口喝,莫要呛到。”
  刘秀儿喝了几口水,虽然吞咽有些牵拉的疼痛,但这疼痛让她也感到高兴。
  “春桃取镜子来。”
  春桃点点头,站在床尾晃悠了两三下,脸上垮了下来。
  “小姐,我们就没准备镜子啊。”
  刘秀儿一怔,随即笑了起来。
  “竟然忘记这茬了,我似乎有几年未曾照过镜子。”
  张婶子朝着春桃摆摆手,“傻丫头,赶紧地去将周大夫找来,他那里有银面镜子,照人比铜镜要清晰很多,跟真人似得。”
  春桃一听,撒腿就跑。
  刘秀儿被她逗得直接笑了起来,不过这个动作有点儿大,牵拉了颈部的伤口,倒抽一口凉气。
  张婶子赶紧凑过来,一拍自己的腿。
  “都怪我这个老婆子,不逗小姐笑了,害得小姐碰到伤口。”
  刘秀儿摆摆手,头不能动只能手上代劳。
  “张婶子休要这样讲,多谢你的照拂,虽然有点儿疼,不过我非常开心,此刻也觉得颈部轻松了不少。”
  张婶子点点头,“就是就是,头一次见你还是带着幕离,一副不敢见人的模样,此刻仔细端详,才发现小姐长得真好,比画上的人都美。”
  刘秀儿脸上一阵发热,似乎这样的赞誉,已经有很多年未曾听过了,此刻更是想要拿着镜子照照。
  就在这时,门一响,春桃折返回来,一手攥着一面光亮亮的琉璃镜子,献宝似的递给刘秀儿。
  刘秀儿接过镜子,上下看看,铜制的花边包裹着中间的琉璃,背面没有什么花哨的装饰,举起来看到镜子里面的自己,一时间说不出话来。
  果然镜子照得人极为真切,连脸上的汗毛都能够清晰可见,看到包裹紧致的颈部和下颌,那该死的肉瘿已经毫无踪迹,泪水瞬间涌了出来。
  春桃吓了一跳,担忧地看向刘秀儿。
  “小姐,你怎么了,可是疼得厉害?”
  “不疼,春桃我能看到我的脖子了。”
  此言一出,春桃也哭了起来。
  张婶子看着主仆二人的对话,哪里不明白,也是感动的直抹眼泪。
  就在这时,一个身影窜了进来,推开挡在床前的春桃,一把抓住刘秀儿的肩膀,不断追问道。
  “秀儿你醒了?秀儿你怎么哭了?秀儿你是疼的吗?”
  周恒进来,就听到了这拷问灵魂的三连问,他轻咳一声,示意张婶子先出去。
  “刘大人,令妹刚刚做好手术,现在不要摇晃她,免得牵拉颈部,容易引起伤口渗血,愈合缓慢。”
  刘仁礼一惊,赶紧松开刘秀儿,双手背后,紧张地看着刘秀儿。
  “兄长莽撞了,可是碰疼了你?”
  刘秀儿将镜子放在身侧,朝着刘仁礼摆摆手。
  “兄长别如此紧张,秀儿好着呢。”
  说着想要掀被子下来,刘仁礼赶紧拉住她的动作。
  “你这是要做什么,我帮你就是了。”
  刘秀儿顿住动作,看看刘仁礼。
  “秀儿想要给周大夫磕头,感谢他的再造之恩,这个兄长能替代吗?”
  刘仁礼一顿,脸上有些尴尬,周恒赶紧上前。
  “刘大人,我先给刘小姐检查一下,虽然手术很成功,后续的修养更为重要,对了你的鸽子汤带来了吗?”
  刘仁礼一拍额头,赶紧出了病房,刘秀儿朝着周恒感激地笑笑,她知道周恒在给她解围。
  “刘小姐可以先躺下,我看一下伤口是否有渗出。”
  刘秀儿赶紧上床,春桃将被子整理好,周恒这才仔细查看包扎的情况,完全没有渗出,引流的位置也是干干净净的,看来切除的很彻底,血管缝合的也不错。
  “很好,刘小姐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吗?”
  “没有,稍微有些束缚,不过可以忍受,现在呼吸和吞咽都顺畅许多。”
  周恒点点头,“今晚会有些疼,我还是让人给你准备一些安神的药,好好睡一觉,明天就会感觉更好,至于包扎明日可以松一些,今日还要坚持一下,这样可以减少渗出。”
  周恒的解释很仔细,刘秀儿少了一些尴尬,看着周恒眼中的清明,有些惭愧,医者父母心,这是大医的风范,自己小家子气了。
  “好,一切按照周大夫的安排,秀儿感谢您的救治,兄长只是担忧我,如若说了什么重话,望周大夫海涵。”
  周恒摆摆手,“刘大人护妹心切,可以理解的,如若我的家人病重,我一样忧心忡忡,你不要多想,好好在这里休养几天,另外多照镜子,对你的恢复有利。还有就是,我为你研制了舒痕膏,等拆线之后就可以涂抹伤处,这样有利于疤痕的祛除。”
  刘秀儿心里一紧,抬眸看向周恒,本想着能够去除肉瘿已经让自己意外了,这个周恒竟然连祛疤都想到了。
  她抓紧手中的锦被,努力控制着自己激动的心情,心里有一个不断扩大的想法,差点儿脱口而出。
  就在此时,门一响刘仁礼抱着一个砂锅走了进来。
  “来,让一下,这是我按照周恒的交代,亲自炖的鸽子汤,秀儿快来尝一下。”
  刘秀儿没有接茬,先看向周恒,周恒笑着说道:
  “现在刚刚手术过后,不可以吃刺激的食物,只能吃些粥和浓汤,晚些可以吃些面食,这个鸽子汤有利伤口愈合,有凉血的作用,很适合刘小姐现在食用,算是药食同补的一道汤品。”
  刘秀儿这才看向刘仁礼,“辛苦兄长了。”
  刘仁礼看着他们二人,见刘秀儿的目光一直落在周恒身上,稍微有些吃味,自家妹子听说自己做了吃食,第一时间竟然是看向周恒。
  “来兄长喂你喝汤。”
  春桃赶紧举着芦苇吸管,送过去说道:
  “大人,小姐颈部有伤,不能过多的做动作,所以勺子不适合,不然容易牵拉伤口。要不,还是奴婢来喂小姐喝汤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