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五十三章:马油

第五十三章:马油


  刘仁礼将银票折了起来,没有收起直接塞到周恒的手中。
  “收着。”
  “这......”
  “别推脱,这是你该得的,原本我觉得是对秀儿好,现在看看,我差点儿害了她,如若不是遇到你,或许我会失去这个妹子。”
  周恒攥着银票有些烫手,第一张的面额是一百两,这一摞至少有十几张,岂不是要一千多两?
  看来还是当知府赚钱快啊,这么多银子丢出来也不心疼,不行真要好好培养铭宇,万一之后能考取功名,至少对自己是个照拂。
  周恒抬眼看看刘仁礼,“大人不要如此难过,时辰不早了,还是抓紧去买鸽子,炖煮的时间长些,汤汁更有滋补功效,再者这汤对伤口的愈合极为有利。”
  刘仁礼一拍额头,“对对对,怎么忘记如此关键的事情,行了不和你闲聊了,我亲自去买鸽子,炖好送来。”
  周恒见他起身就走,赶紧追着说道:
  “一定要白鸽,洗净血水,然后不要沾染油脂,清炖即可。”
  “知道了,啰嗦。”
  说着,人已经出了回春堂。
  周恒松了一口气,找了一间没人的诊室,赶紧查看掌中的银票。
  一看周恒愣住了,麻麻皮这是糊弄傻子呢?
  只有第一张是一百两的,后面的多大面值都有,最后竟然还有两张十两的,加在一起总共不过五百二十两。
  这又不是表白搞个520,这不是糊弄傻小子吗?
  就在此时,诊室的门帘被人挑开,薛老大低头走了进来。
  “刘大人走了,他妹子不管了?”
  周恒沉着脸哼了一声,“回去炖鸽子了。”
  薛老大看看周恒的脸色,有些莫名其妙。
  “你咋了?”
  周恒将银票塞入怀中,缓缓问道:
  “没事,你可知在大梁,杀马是否犯法?”
  薛老大一怔,抬手捂住周恒的嘴巴,再度躲进诊室。
  “这话在这里说说就好,在大梁杀牛马都要脊杖或臀杖,上次邻村的二柱子,他家马摔断腿,没去办屠马文书就杀了,最后落得一个二十臀杖。”
  周恒某花一紧,二十臀杖,上次那些人挨板子他看得真切,有几个可是剥了裤子打,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的。
  不过这祛疤,别的原材料很难搞,只有马油是最容易得到的,看来真的要找刘仁礼了。
  “这样啊,那算了,你去追上刘大人,就说我们要马白油,就是马脖子后面鬃毛下的脂肪,这个需要很多,看看谁去办过屠马文书,然后我们去买。”
  薛老大一撇嘴,“我们买?不是给他妹子研制药材吗?”
  周恒一巴掌拍在薛老大的手臂上,震得手掌发麻,用力甩了甩手。
  “别再这里磨蹭,如若再耽搁,他已经到集市了,去卖鸽子的地方找他。”
  薛老大点点头,没再多言转身就走。
  ......
  一个时辰后,薛老大回来了,身上背着一个包袱。
  见周恒还在诊室小睡,挑帘进去神神秘秘拍醒周恒。
  “你醒醒。”
  周恒张开眼,就看到薛老大的那张大脸,赶紧向后一退。
  刚刚在梦中还在急诊值班,接到他妈妈的电话说是要送饭来,饭没吃到,妈妈也没见到。
  抬眼看着薛老大,脸色不善。
  “薛大哥,你没见到我睡着了?”
  薛老大自动忽略了周恒脸上的表情,将背后的包袱放在桌子上,一阵腥气散发开来。
  “你别睡了,看看我拿来什么了?”
  随着包袱的打开,里面几块白花花的肉裸露出来,周恒一怔。
  “啥?你搞到马肉了?”
  薛老大点点头,一脸的神秘,“这是你说的马鬃下面的白油,我还弄了几块肉,丢在厨房,晚上我们炖肉吃。”
  周恒有些惊讶于刘仁礼的速度,“这是刘大人弄来的?”
  “不是,他开了两张文书,让一个差役带着我,去了驿馆,那里有两匹马,蹄子磨碎了,无法干活还吃白食,所以急着处理掉,于是乎我们就当即宰杀,这白油是送我们的,那肉刘大人花了银子。”
  周恒砸吧砸吧嘴,来到这异世,嘴巴都要淡出鸟来了,没有红烧肉,没有酱牛肉的日子,真的很难熬。
  所有的菜品,还都是一个做法,那就是炖,好好的青菜都炖的很难吃。
  听说有了马肉,周恒眼睛直冒绿光。
  “容我想想,这肉怎么做,不要急着送厨房,他们不会做,糟蹋食材了。”
  薛老大一怔,现在不是该关心这个白油怎么制作药材吗?
  怎地直接想到这个马肉了?
  不过想到周恒制作的糯米藕和藕合,薛老大老老实实闭了嘴,这小子对吃食的研究,已经到了一定境界,看来今晚有口福了。
  “肉已经放在厨房里,我再取来?”
  周恒摇摇头,擦了擦唇角的口水。
  “走,我们去厨房,正好将这白油熬制了。”
  薛老大拎起包袱,跟着周恒直奔后院的厨房。
  一进门,见到一个小子,拎着刀看着肉发愁,一个灶上的大铁锅里,水已经沸腾,似乎想要将大块大块的马肉,直接丢下去煮。
  周恒一惊,抬手制止了他的动作。
  “住手!”
  那人吓了一跳,手中的刀直接丢了,薛老大手疾眼快伸手接住刀。
  “你毛啥?”
  “这样直接煮,血水都出不去,肉质又柴又腥臊。”
  周恒走过去看了看,这马肉都是后脊的位置,看着纤维并不粗壮,可见马的年龄不大,这样的肉不会太柴。
  “去打两大盆井水来,薛老大找一个案板,将白油切成颗粒状。”
  随着周恒的吩咐,二人动了起来,片刻两大盆水提了来,周恒已经将几块马肉切成手臂粗细的长条状,分别丢入两盆井水中。
  薛老大的手法倒是极快,毕竟是猎户出身,用刀还是十分顺畅的,此时已经切好一小盆白油颗粒。
  周恒抬眼,看向那个手足无措的杂役。
  “别杵着,刷洗一个干净的炉灶,锅里一点儿水都不要有。”
  那人点点头,赶紧取了炉灶中的木炭,再度引燃了一个炉灶,锅也刷洗干净。
  周恒取了一瓢干净的井水,倒入锅中。
  瞬间,锅里滋啦啦仿佛要沸腾一般,端起那一小盆白肉丢入锅中,不断搅拌,没一会儿周恒的脸上见了汗。
  “来,你过来搅动,不要急躁,让这些白油飘在水上就行,然后将水熬干只留下油即可。”
  那杂役接过铲子,小心搅动起来,随着热气蒸腾,白油的颗粒越来越小,不时的有油滴飞溅出来,周恒退后一步,这热油烫到可不得了。
  回身看看薛老大已经切完,周恒接过来,朝他说道:
  “这个给我,你去找阿昌,让他准备一些拳头大小的瓷瓶,之前我让他定制了很多,挑一款颜色亮丽的,送过来一百个。”
  薛老大立马去了,周恒将这些白油的颗粒再度丢入锅里。
  一时间,整个铁锅内再度沸腾,那杂役一手不断擦汗,另一手不敢停顿,一直搅动着。
  约莫一刻钟的时间,所有的白油颗粒都消失了。
  只有一些碎渣飘在表面,周恒手一扬,一把茉莉花丢在油锅里面,油温此时已经下降,没有什么过多的泡泡产生,不过香味儿瞬间出来了。
  “将火撤掉,用笊篱去除杂质,然后找一个大号瓷壶过来。”
  杂役照着周恒的吩咐,抓紧撤火,又将杂质剔除干净。
  此时,薛老大大和阿昌各捧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。
  上面整整齐齐摆放着一层朱红色的瓷瓶,那个杂役一看,赶紧快步取来一个瓷壶,内外都擦拭干净这才地给周恒,不过周恒没伸手接。
  “将这些油,趁热灌入瓷壶,然后倒入这些朱红色的瓷瓶里面,切记不要太满,不然凝固后无法封口。”
  几人一听赶紧动手,很快将这些瓷瓶灌满了,正好那些马油也所剩无几。
  薛老大拎起一瓶,送到鼻子前面仔细闻了闻,没有之前的腥臊之气,有一种若隐若现的香味。
  “这就是祛疤的神药?好香啊,给我点儿,涂抹试试好用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