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四十八章:“失踪”的薛老大

第四十八章:“失踪”的薛老大


  薛老大回身,朝着后面吼了一嗓子。
  “赶紧过来,有啥不好意思的?”
  周恒这才发现门后躲着一个人,薛老大这一嗓子,很多人都抬眼看过了,德胜就在不远处,朝着众人吆喝道:
  “不忙是吧,赶紧该干嘛干嘛?不想干直说,外面等着来的人多了去了。”
  这声吆喝甚是管用,呼啦一下所有人都没了,各自跟着组长去分组工作了。
  门后的铭宇,这才垂头快步走过来。
  周恒一看,怪不得如此样子,原来整个右眼有一圈儿乌青,虽然散开不少,看着还是很渗人,薛老大耽搁这么久一定是处理此事了,看来灵山村一定有什么异动。
  “谁干的?难道是那个去济阳县的薛南盛?”
  薛老大抬头看向周恒,叹息一声点点头,说道:
  “猜对了,你自己跟周恒说到底咋回事!”
  铭宇的脸上,极为尴尬。
  “昨天一早,兄长传话,安排人手去济阳县卖糯米藕,当晚报回来的收益竟然不比清平县的少,当晚三叔公气愤的不行,来家里找我理论,说我们兄弟忘恩负义,忘记当初施米之恩,断了他们的财路,这才动了手。”
  周恒蹙眉,“当初,他们主动不参与村中糯米藕劳作的是吗?”
  铭宇点点头,“对啊,劝他们参与,三叔公说家中不缺这份吃食,谁知道他们偷偷去了济阳县卖。”
  薛老大一脸的愤恨,“也怨我,如若不是想着维系薛家族人,也不会闹得如此境地。”
  “那族长怎么说?”
  铭宇揉揉鼻子说道:“族长说三叔公是吃里扒外,抢了全村的收益,让他们月内搬离,并且将他们从族谱上除名。”
  周恒点点头,这个安排是对的。
  “如此甚好,不过你们怎么还如此愤恨?”
  薛老大抬起巴掌,拍开一脸委屈的铭宇。
  “起开,说半天也没说清楚,我来说吧!还叫什么三叔公,那薛南盛打了铭宇,听说族长要除名他们,今天天没亮去了家中,将我们家房子烧了,然后一家人逃之夭夭,这会儿不知去向。”
  这回换做周恒怔住了,没想到薛南盛够阴损,自己被除名要求搬离,竟然找薛老大家报复。
  “房子没了?”
  铭宇眼泪流了下来,哽咽地说道:
  “房子没了,什么都没了,我存在柜子中的银子也没了,尤其是那粮仓,刚刚修葺好的,还没用上,就成了一片废墟,如若不是我和兄长在族长家连夜核对账目,这会儿已经葬身火海了!”
  周恒恼了,看了一眼薛老大。
  “报官没有?”
  薛老大摇摇头,“族长说家丑不可外扬,之后帮着我们修葺房屋,只是这会儿没地方住,他只能跟着我来医馆了。”
  周恒看看薛老大和铭宇,村中的安排他们也不能反驳。
  薛家族长也是怕别村笑话,这样的安排虽然怂了一点儿,不过薛南盛是不敢再冒头了,成了流民即便身上有些银两,今后也很难立足。
  周恒回身,朝着一个杂役招手。
  “你过来去煮几个鸡蛋,煮的老一点儿。”
  那人称是快步去了,周恒看看薛老大和薛铭宇。
  “既然来了就留下吧,不过要暂时住在医馆了,去梅园不合适。”
  薛老大点点头,“这是自然,先让他在医馆帮忙几天吧,家中修葺完了再回去读书,至于村里面的销售账目,暂时也都在这里理顺吧。”
  薛铭宇赶紧将身上的包袱取下来,找到一个账册还有一包银两,统统递给周恒。
  “这是糯米藕的销售账目,银子是济阳县这两天的剩余收入。”
  周恒颠了颠,打开一看,里面十两一锭的银子有三锭,如若是分配完的,就是说这两天在济阳县买了近七十两,这个数额可是不少。
  周恒将银子推给铭宇,“既然你来了,医馆和糯米藕的账目,就负责都由你来负责,你哥还要经常回灵山村,管理这些有些力不从心,另外从账上支十两银子给你哥,修葺房屋虽然是村里帮忙,也需要添置家什。”
  薛老大面上一怔,“那怎行?族长已经说了,每月给我二两银子,养家足够用了,这个不能拿。”
  周恒白他一眼,抓着一锭银子塞给他。
  “告诉族长,你俩的工钱从我这面的红利里面出,一月十两银子。”
  薛老大定定地看向周恒,一时间觉得掌心的银子烫手,眼眶有些发红,抓着银子揣在怀里。
  “那我收下了,上刀山下火海,你吩咐一声就行,哪怕掉脑袋我薛泰都绝不含糊!”
  周恒一怔,这说辞怎么如此耳熟,敢情当自己是梁山好汉?
  抬手一巴掌,拍在薛老大的额头上。
  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我就开个医馆,怎么就上刀山下火海了?”
  薛老大砸吧砸吧嘴,没有反抗。
  “我就是让你知道,啥事我都可以帮你去干,不过铭宇要好好读书,我还是希望他考取功名!”
  周恒一伸手,“那银子还我!”
  薛老大赶紧捂着胸口的银子,“咋?”
  铭宇拽拽薛老大的衣袖,压低声音说道:
  “刚刚不是说了,这是我们两个的工钱,如若我不在这里了,就没这么多。”
  薛老大狠狠白他一眼,这个弟弟读书读傻了,真是搞不清状况。
  “那就暂定三个月吧。”
  周恒唇角一扬,“行,那就三个月!”
  那个杂役将煮好的鸡蛋端了过来,周恒将胖子推到薛老大面前。
  “剥皮!”
  “我不饿,晨起吃过了!”
  周恒一阵无语,“不是用来吃的,要给铭宇揉眼睛和脸上乌青的,他都不敢见人,你看不到?”
  薛老大这回哑火了,赶紧抓鸡蛋,那鸡蛋是刚出锅的,烫得他不断来回倒手,终是剥干净蛋壳。
  周恒让铭宇坐下,用鸡蛋趁热放在他眼角的淤青处来回滚动,直到鸡蛋温度低了,再换另一个,如此反复几次,别说眼角的淤青淡了许多。
  “行了,这样就可以见人了,跟德胜去整理账目吧,这里采购的物件很多,人员也很多,接下来的几天,德胜需要跟着学习医术和用药,你来接手这些最好不过。”
  周恒看看薛老大,“你也别闲着,糯米藕在这清平县也算打开市场了,我再教你做一样藕合,这个口味是咸的,可以让不喜吃甜食的人有个选择。”
  周恒列了一个单子,让薛老大去准备,当晚就亲自做了一锅。
  这个比较容易,只要弄好肉馅就行,将切成连刀口的藕片中夹上肉馅,外面裹上一层鸡蛋面糊,炸制出来。
  薛老大只是看了看,就跟着周恒一起操作,不多时做了一大盆,医馆的人都过来跟着试吃了一下。
  这肉馅,是薛老大出去买的野猪肉,因为野猪太大还不想切着卖,所以一天也没卖掉,收市的时候,薛老大花了一千五百钱买了回来。
  周恒让他们将肉馅儿全部剁碎,拌上盐和油装在坛子里,然后将坛子吊在井中,尽力保存一下,毕竟天气炎热还没有冰窖。
  接续下来的几天,开始教授几人基础的人体结构,以及分诊用药诊治流程,虽然不能像二十一世纪医院那样完备,不过几个人已经学得有模有样。
  消毒用的蒸锅,也安装完毕,尝试了几次,无菌包的消毒还比较可心。
  至于工作服、隔离服,还有帽子口罩手套这些,马令善都让他媳妇赶制的。
  周恒没敢做成白色,全部是墨绿色的棉布材质,几人穿戴整齐看着真有点儿医院的感觉了。
  周恒一早在医馆转了一圈,算算日子,今日已经是九月初一,刘仁礼的牌匾也该制好了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