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三十一章:盛怒

第三十一章:盛怒


  马大夫一怔,周恒不用抬眼皮也知道他多卖惊讶。
  “别愣着,动手啊,我需要黄掌柜将手臂露出来,他穿了如此窄袖口的衣袍,我怎么施针?”
  马大夫恍悟,俯下身去给黄掌柜脱衣服。
  周恒这里开始配伍药剂,现在第一要务是止血,随即是降压,最好的方法就是甘露醇和止血芳酸联合用药,利尿、降压、止血、收敛,高速滴入效果相当快。
  准备好药剂,还有输液的器具,直接走到床前。
  看着床上的黄掌柜,周恒的脸颊抖了抖。
  马大夫下手真狠,不过这个执行力没得说,现在扒的倒是很干净,黄掌柜的衣袍全都被褪下,堆在腰间。
  周恒伸手拽了拽黄掌柜的衣襟,挡住白花花的肥膘,这要是女人看两眼算是养眼,如此样子真的是倒胃口。
  用一根带子,将吊瓶挂在床旁的镂空围栏上,排空输液管中的空气,绑上止血带,消毒刺入血管。
  随后将针固定,调整到最大的流速,周恒伸手拽住床幔,将输液管挡住,如此一来只能见到床旁挂着的那个瓶子。
  回身看向马大夫,见他还是捂着嘴巴,周恒心中感慨,这个小老头还可以,看到这样的医治方法没有惊呼,老老实实看着。
  别说,还是可以留用的。
  “甭捂着嘴了,准备纸笔,我开一张方子,给黄掌柜熬药,这些处置都是应急的,他脑中有出血,我们先要止血,后期的调养还需要进行,不然即便救活了,黄掌柜也会瘫痪在床口不能言。”
  马大夫赶紧找到纸笔,周恒走过去快速写了一个方子,黄芪十钱,鸡血藤六钱,丹参五钱,当归三钱,红花三钱,川芎三钱,白附子二钱,蜈蚣一钱。
  吹干后递给马大夫,“照方抓药,水煎服,每日一剂。”
  马大夫看着方剂眼睛放光,“好,我这就去抓药!”
  周恒点点头,瞥了一眼输液瓶,如此高速的输液,药瓶马上就要空了,随即说道:
  “叫德胜和薛大哥过来,这里暂且不要开门营业了,给黄掌柜输了药,我要回梅园一趟,这借贷的事宜,我要跟朱管家去回禀一下,尽力保住医馆。”
  马大夫听完,一脸的哀色,瞥了一眼床榻上的黄掌柜,此刻他已再度昏睡过去。
  “掌柜的即便醒来,恐怕也无力支撑医馆了,小老儿医了半辈子的病,凡是脑疾即便苟且偷生,也是口不能言如痴傻一般,周公子尽力就好,万勿因此时至于危地。”
  周恒点点头,没再多说,马大夫施礼退了出去。
  他走到床榻边,输液已经完成,赶紧拔针,将瓶子还有输液管收起来装在急救箱内。
  就在这时,德胜近来了,周恒一招手。
  “你过来。”
  德胜走过来,二话没说先给周恒跪下叩头。
  “多谢周公子再度出手相救,小的替掌柜的给您叩头了。”
  周恒一摆手,“起来吧,坐在这里,我给你看看头上的伤。”
  “小的伤不碍事,一会儿洗把脸就好了!”
  周恒脸一沉,说道:
  “坐下!”
  德胜这才小心翼翼坐在椅子上,检查了一番,德胜伤得不重,只是额头划破了一条口子,所以流了一脸的血。
  消毒后用纱布盖住贴上胶布,周恒帮着德胜将脸上的血迹处理干净,这样一看就好多了。
  周恒收拾好东西,薛老大已经进来。
  “朱管家还在?”
  “在厅堂等着咱们,二林和那个姓裴的被押送回去了,说是他不急忙完了一起回梅园。”
  周恒知道,这是庞霄的意思,无论怎样今天算是给自己天大的面子了,这会儿回去,一定要说清楚相关的事儿。
  “走咱们去梅园!”
  ......
  一刻钟后,三人坐着车已经回到梅园。
  一个下人赶紧上前,朝着朱管家施礼道。
  “朱管家,公子吩咐您和周公子回来后,直接去后院的听雪阁。”
  朱管家显然一怔,不过随即点点头。
  “知道了退下吧。”
  说着迈步进了院落,朱管家一脸笑容看着周恒说道:
  “不瞒周公子,之前薛泰找到我,我只是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事儿,所以想着过去看看,因此并未禀报公子,没想到那裴四儿能有如此胆子,看来已经惊动了我家公子和霄伯。”
  周恒一挑眉,没想到朱管家还蛮有担当的,他一直以为这些都是庞霄的安排,看来之前庞霄也对他有所嘱托。
  “刚刚不方便言谢,此刻没外人了,周恒要多谢朱管家,如若不是你及时赶到,黄掌柜和我都将性命不保。”
  朱管家赶紧侧身,将周恒扶起来。
  “周公子严重了,您这是折煞老奴了,您是梅园的贵客,还是我家公子的救命恩人,说别的就太可套了,再者裴四儿就是梅园的人,反过来说是梅园给您添麻烦了。”
  薛老大一撇嘴,“你俩客气啥,还是看看那朱公子吧,既然叫咱们这么急,怕是已经知晓了事情的经过。”
  朱管家点点头,加快了脚上的步伐。
  拐了几道门,直接来到后院朱公子的小院,看来这里就是听雪阁。
  周恒抬眼搜索了一番,果然在院落门前见到一个小小的木牌匾,上面是听雪阁三个字,之前来去匆匆真没仔细看过。
  刚一进院落,就看到地上跪着几个人,周围是一群拎着棍子的下人。
  裴四儿和二林在首,那几个打手在后面,看着几个打手染血的碎裂裤子,还有颤抖的双膝,不用问一定是挨板子了。
  门口的凳子上,坐着朱公子,受伤的腿垫着一个锦墩,庞霄站在他的身侧。
  朱管家赶紧上前施礼,“老奴见过公子,见过霄伯。”
  朱筠墨抬眼瞥了一眼朱管家,随后朝着身侧吩咐道:
  “给周公子搬张椅子,朱管家你说说吧,到底是个什么情况?”
  周恒坐定,薛老大站在周恒身后,朱管家这才说道:
  “老奴管教不严,裴四儿打着梅园的招牌出去放贷,具体放了多少家,老奴还没查过,不过这杏林医馆放贷了二百两,一月之期到了他不露面,直到银子翻了数倍暴涨到一千七百两才去要钱,看来是要收医馆的房产。”
  朱管家抬眼偷瞄了一眼朱筠墨,见其面沉似水,赶紧接着说道:
  “老奴到的时候,裴四儿正下令砸了医馆,伤了几个医馆的伙计,一个园中下人正要用椅子伤了周公子,亏得薛泰出手才幸免。而那黄掌柜此刻气急攻心性命危在旦夕,周公子已经施救,性命倒是保住了,不过......”
  朱筠墨抓住椅子扶手,身子直了起来,虽然没有现场看到,听着朱管家的描述也知道有多么激烈。
  他急切地问道:“那黄掌柜到底如何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