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二十七章:债主登门

第二十七章:债主登门


  这声惊呼,将周恒吓了一跳。
  这就是在衙门,如若不然,周恒真想抬腿将这狗东西踹一边儿去。
  这特么一惊一乍的,真的很吓人。
  不就是根据尸体和现场的痕迹推理了一下。
  这个神断可不能随意叫,刘仁礼在此,这不是打脸吗?
  “不可如此说,易安快起来。”
  刘仁礼也看向周恒,这个人真的是博学,之前只是觉得他医术精湛,现在才发现自己对周恒的认知太少了。
  “周公子观察入微,能将细枝末叶的线索整合,确实让人叹为观止,只是本官还有一事不明。”
  “大人但说无妨。”
  “你怎知是至亲?”
  周恒起身走到刘仁礼身前,将桌案上周易安绘制的那张图举起来。
  “其一,酒肆正在重建,之前的伙计都已离开,新店所需的人手还未招,这店中就剩下魏季晨一人,也就是说,魏季晨之前的伙计,还有往来的货主都清算好了,没有什么银钱的纠葛,谋财或者见财起意可以排除。”
  “其二,日落之后带着如此稀罕的鲜鱼,到访一家未开张的店铺,一定熟人或者亲人,不过朋友到访一定去酒楼彰显诚意,不会在店铺中。如此舍得花钱,置办八道招牌菜,还想安静地在店中用餐,这是很久未曾见到的至亲,魏季晨才舍得破费。”
  刘仁礼盯着周恒,这番论断太经得起推敲了。
  周易安见刘仁礼不说话,他朝前凑了凑,眼睛仿若见着肉的狼,冒着幽幽的贼光。
  “师叔,易安想问一个问题,您说死者头部重伤昏迷,怎么还能抓伤木盖?再者酒缸藏人,设计的太过精细了,难道凶手是算计好了去的吗?”
  周恒看了周易安一眼,笑了起来。
  “这两个问题问到了关键处,死者太阳穴处的损伤,我看过并且用手指按压后有明显的骨擦音,要知道头骨在太阳穴的位置是最薄弱的,一棍下去虽然有侧面的发髻阻挡,还是瞬间造成了颅骨的骨折,如若切开死者头部表皮,会看到一个棍棒形状的凹陷骨折。”
  周恒顿了顿,再度说道:
  “可如此打击并未让死者暴毙,从棍棒被丢在屋内,门锁上留有血迹,可以看出此人要么瘦弱无力,要么极度慌张。如若算计好了不会将木棍留在现场,见死者晕倒以为人死了,所以将人丢弃在酒缸中,如此做法相当于将人埋在此地。”
  周恒抬起手,举过头顶,头仰倒弓着身子,周易安一看他这是在模仿魏季晨的动作。
  “你看,如若被丢在缸中,没了空气瞬间被呛醒,一只手被夹住,人会拼死挣扎,不过在缸中用不上力,无法翻转,所以才抓挠了盖子,留下惊人的痕迹。至于凶手,我想扣上盖子,搜刮了银子就跑了吧!为了让周围人无法发现,还将门板仔细关上,不过是夜晚进行的,没发现手上的血迹已染在门栓上。”
  周易安快速记录着,朝周恒跪下施礼道:
  “师叔恕罪,易安要再度去一趟现场,将木栓和木棍上的掌印取下来,如若案犯抓回来,可以进行比对,此铁证无从抵赖,这案子也就可以告破了。”
  周恒看向刘仁礼,这货这是给自己上眼药啊,正牌的知县坐在堂上,你问我干啥,我能不让你去?
  还好刘仁礼未计较这些,一挥手说道:
  “师爷让崔典史交代一下,今日起清平县的验尸之事,就由周易安掌管吧,吩咐下去,派两个差役跟着,去魏季晨的酒肆取证。”
  周易安惊慌地谢恩,随即几人都去忙了,周恒也起身。
  “大人,那我告辞了!”
  刘仁礼点点头,“今日多谢周公子了,本官派人送你回去吧!”
  周恒赶紧摇头,“多谢大人美意,我还要去一趟药铺采购一些药材,等梅园的贵人康复,我自会登门商议手术细节,至于手术室建在何处,还要看我是否能找到合适的铺子。”
  刘仁礼一怔,没想到周恒计划的很详尽。
  “铺子,你可有何时之选?”
  周恒叹息一声,“不瞒大人,最初就是相中了酒肆的铺子,这才上前打听的,谁成想还发现了血迹,不过这会儿也不能用了,我稍后再找找看。”
  这回刘仁礼没再拦着,毕竟照顾好梅园的贵人,周恒才能静心给小妹设计手术,看着周恒远去的身影,忽然想起一件事儿,朝一个差役招招手。
  “请张主簿过来,本官要看看灵山村的黄册。”
  ......
  周恒背着急救箱,快步出了县衙。
  沿街的叫卖声此起彼伏,一个扎着蓝围裙的小子一脸笑容,举着牙签大小的签子,不断在街上推销着,远远的灵山糯米藕几个字非常醒目。
  “大爷,尝尝桂花蜂蜜糯米藕吧,吃好了您再买,不好吃不要钱的,快给孩子尝尝吧!”
  对面的男子,想要拒绝。
  不过领着的一个七八岁小童,呲着缺损的门牙一脸的兴奋,抓起签子,吞了那糯米藕,瞪圆了眼睛不断点头。
  转瞬摇着男子的腿,祈求道:“爹爹,给萱儿买一串吧,隔壁三叔叔家的文彻都吃了好几次了,他总是蹲在学堂门口吃,那一串才五文钱。”
  男子拗不过,掏钱买了,那个叫萱儿的小童,边吃边哼唧,一脸的享受。
  周围几个看热闹的,一见那孩子吃得如此香甜,赶紧将那小子围上,片刻功夫,出去十几个捧着荷叶的人。
  看看天色,此时已经太阳有些西斜,记得薛老大曾经说过,在西市有个马行是所有买糯米藕集合地。
  周恒看看街上林立的商铺,微微叹息一声,铺子找不到先放放吧。
  还是先看看糯米藕的销售,毕竟这个每日进账十分可观。
  朝北侧走了几百米,人越来越多,通往西市的道路,一时间周恒竟然找不到了。
  抬眼看看四下,不知不觉自己竟然走到杏林医馆来了,叹息一声,还是进这里问问,怎么去西市吧。
  周恒走到医馆门前,刚要迈步进去。
  就看到二林,一瘸一拐地扶着一个身着锦缎的肥硕老头,晃悠着走了进去,站在厅堂里面王八之气凌然。
  眉头一簇,扫视一圈。
  “我说你们掌柜的呢?帐还不上用铺子抵账,白纸黑字写着呢,怎么着想赖账,还是想要食言,当我们梅园是软柿子,你想要拿捏一番吗?”
  周恒怔了怔,听这意思,掌柜的似乎跟那个肥硕老头借钱了,不过肥硕老头打着梅园的旗号,还不上想要收房子。
  就在这时,二林身后跟着七八个摇头尾巴晃的壮硕男子,横着膀子进了医馆,里面抓药的、看病的,都被丢了出去。
  马大夫也被架了出来,一个伙计捂着乌青的眼睛,不断哼唧,黄掌柜一脸的气愤。
  “你怎么打人,我还钱不就得了,德胜去拿二百二十两银票来!”
  二林噗嗤一下笑了,朝肥硕男子躬身施礼,然后晃悠着手中的一个账本,不断在掌中敲击着,不慌不忙走到黄掌柜的面前。
  朝着手指舔了一下,捻开账本翻到一个有折痕的页码,举起来给黄掌柜和外面围观的人看了一眼。
  “先别急,看清楚,别说我们裴四爷欺负你,这是你黄宗明亲笔所书的,借款二百两纹银一月周转,定于八月初七连本带息还上,共计二百三十两,是也不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