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二十六章:照着画像抓人

第二十六章:照着画像抓人


  话音刚落,何捕头快步进来,见礼后禀报道:
  “大人,醉仙楼的掌柜和伙计已带到,听闻魏季晨被杀,说是有要事禀报,是否升堂?”
  刘仁礼看看周恒,稍微沉吟片刻。
  “去偏厅,周公子和周易安随本官去听听。”
  何捕头称是,转身去安排。
  周恒知道今天这事儿,如若不搞个水落石出,是走不了了,没多说啥,既然让帮着破案,那就露点儿真本事吧。
  “易安,你这炭条笔和硬纸板可还有,给我准备一份。”
  周易安赶紧扯下身上的皮围裙,一个斜跨的布袋子露了出来,从里面掏出来几根炭条和一摞糊在薄木板上的纸板。
  拿着东西,二人跟着刘仁礼直接来到偏厅,师爷与何捕头已经在厅内。
  还未坐定,那掌柜的带着一个浑身仿若打摆子的堂倌儿走了进来,二人赶紧拜倒在地。
  掌柜的说道:
  “县尊大人,刚刚听闻魏季晨被杀,草民想到此人半月前在店里似乎有赊欠,赶紧查了账目,堂倌儿听闻说去那酒肆送餐时,见过一男子出现在酒肆,草民没敢耽搁,赶紧带着堂倌儿过来报关。”
  刘仁礼手指一顿,一摆衣袖。
  “哦,你二人平身,堂倌儿见到了什么仔细讲来!”
  地上趴着的堂倌儿,身子抖的更加厉害,匍匐在地赶紧磕头。
  “大人明鉴,小的......小的不知该如何说!”
  刘仁礼抬眸,看了一眼何捕头。
  “将堂倌儿扶起来吧!”
  何捕头上前,扶起地上的堂倌儿,这小子虽然站起来,可身上的抖动并未减轻,显然吓得不轻。
  “休要慌张,一切有本官做主,只是让你说说看到什么,为何如此?”
  那堂倌儿一听赶紧将头垂下去,吭唧了半晌还是没说明白到底看到了啥,此时刘仁礼和何捕头都有些不耐,见到二人的面容,堂倌儿更加紧张。
  周恒叹息一声,如若想刘仁礼这般问话,一天也问不出来什么。
  他瞥了一眼刘仁礼,见他正在看自己,赶紧抱拳说道:
  “大人要不让学生问问?”
  刘仁礼点头,“那就有劳周公子,代本官问吧!”
  几人的目光落在周恒身上,周恒起身走到堂倌儿身侧,将他拉到自己的座位旁,让他坐着恐怕会更加害怕,还不如站着安稳。
  “你可认识魏季晨?”
  堂倌抬眼看看周恒点点头,不用他讲述啥,只是回答是否,还是容易一些。
  “是,小的认得魏老板。”
  “他是你们醉仙楼的常客?”
  “不算常客,只是每月来两三次,请客点的吃食都是寻常菜肴,还每每挂账,三月一结算,是个仔细银子的主儿,所以小的记忆比较深刻。”
  周恒点点头,看来这个魏季晨不是一般的抠门。
  “魏季晨可曾叫人送过席面?”
  堂倌儿摇摇头,“仅此一次,就是八月初三那日,他拎着一个竹篓,里面是十来条黄颡鱼,说是让小的给做了,又点了七道招牌菜,也未挂账直接留了二两银子,说做好了给送去。”
  周恒一挑眉,二两银子不是小数目,怪不得这个堂倌儿记忆深刻。
  “是你送去的?”
  “是,距离不远,小的拎着两个食盒送过去的。”
  “你看到他店内有旁人?”
  堂倌点点头,又摇摇头。
  “送去的时候,魏老板亲自开的门,将餐碟摆放好,在小的准备离去的时候,那后堂一挑帘,进来一个人,进来就笑着说,呵爹爹还叫了如此多的菜,今天有口福了。小的只是瞄了一眼,赶紧回了。”
  “爹爹?”
  刘仁礼一下子站起身,追问道:
  “你可曾听真切了,确实是叫得爹爹?”
  许是做知县的时间长了,这刘仁礼身上还真有一股子正气,突然一嗓子叫嚷别说堂倌儿,就是周恒都被吓了一跳。
  堂倌扑通一下跪倒在地,周恒心中一万头草泥马飞过。
  伸手,将堂倌儿拽起来。
  “别慌,听到什么直说,刘大人只是想确认一下!”
  那堂倌点点头,脸色有些发白,并着足朝周恒挪了挪,抬眸看向周恒一脸安慰的笑容,这才没太慌乱。
  微微点头,说道:“是,叫的就是爹爹,不过那口音是济南府的腔调!”
  何捕头和刘仁礼互望了一眼,这一切都是按照周恒的推断走的,这人简直神了,从几个蛆壳,到一副现场画就推断出这些,着实让人乍舌。
  不过刘仁礼不敢再打断了,那堂倌胆怯的很,他问一句,那货就紧张好久,心下着急,也不敢吱声。
  周恒拿起硬纸板和炭笔,在纸壳上绘制起来,寥寥数笔一个国字脸的框框就描绘出来。
  “我现在画一下那人的相貌,你看着不对就说,我们一起改可好?”
  堂倌点点头,不过有些焦急。
  “这位大人,小的就是瞄了一眼,没仔细看啊!”
  周恒笑了一下,“不打紧,我画着你看着,你先看看再说,我们慢慢来,这脸型是否正确,此人可有胡须!”
  堂倌咬着唇回忆了一下,“此人面白无须,看着似乎很年轻,脸型略略瘦一点儿,没有这么方......”
  二人你画我说,周恒不断修改中,画稿完成了,当举起画像,刘仁礼怔住了,虽不知这是何种画法,可逼真程度堪比一个人站在自己眼前。
  掌柜的也起身,凑热闹过来瞧了一眼,惊呼一声。
  “这人和魏季晨好生相似,只是年纪轻些!”
  刘仁礼只是见过魏季晨的尸首,泡在酒里虽然没有成为巨人观,可相貌上还是有些变化的。
  周恒不过是按照颅骨形态进行了还原,将人的五官提升位置,左眉峰的位置还画了一颗痣。
  这份震惊,真的无以言表,刘仁礼指着画像,看向那堂倌儿,尽量控制着情绪,让声音柔和一些。
  “你确定,这就是八月初三当晚,见到的那个人?”
  周恒给堂倌一个鼓励的眼神,堂倌此时也不再哆嗦,用力点点头。
  “是,小的确认,此画像中的人,就是当晚所见之人,那人撩帘来到厅堂的时候,似乎没有注意到小的蹲在地上装食盒。见到小的起身,他似是停顿一下,小人还记得那人比魏老板高了半头许,身材瘦削。”
  刘仁礼看向做记录的师爷,问道:
  “记录好了,就让堂倌在证词上按了掌印。”
  师爷赶紧将证词送到堂倌面前,见其不识字,将内容读了一遍,堂倌这才按上掌印。
  醉仙楼掌柜的和堂倌,被师爷带着去领赏钱。
  周恒脸颊抖了抖,做个证都有赏银,自己忙活了一番,是不是......也能赚点儿?
  就在这时,刘仁礼朝着何捕头说道:
  “道明,这魏季晨在济南府的宅邸,你可曾打听清楚了?”
  何捕头抱拳,“属下已经查清,即刻就可带差役去抓人!”
  刘仁礼点点头,“好,那就拿着画像,照着画像去抓人,动作要快免得夜长梦多,毕竟案发已经半月!”
  何捕头抱拳称是,“属下这就带差役前往!”
  说着转身离去,周恒舔舔唇松了一口气,还未等他说话,旁边立着的周易安扑通一下跪倒在地。
  “师叔神断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