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十七章:加强版桂花糯米藕

第十七章:加强版桂花糯米藕


  周恒白他一眼,“劈柴,烧火,给我准备一个小风炉送到房里,我要熬制加强版桂花蜜!”
  “房里?咋不能在这儿?”
  周恒一瞪眼,看着冒傻气的薛老大,不管加不加东西,都要显得很神秘,这才让人觉得值钱,这朱筠墨就是活招牌,不好好利用能行?
  “秘方知道不,我要加一味特殊药材走吧!”
  “噢,懂了!”
  薛老大恍悟,这才挂着笑容,跑了出去。
  片刻就抱了一个风炉送到厢房,上面有一个砂锅,再跑一趟,端来蜂蜜和桂花,记得周恒刚刚提到这两样东西了。
  周恒没说啥,赶紧将桂花抓起来看看,稍微挑选一下,就丢进锅里,随后加了一层蜂蜜,再撒一层桂花。
  金黄的桂花一遇热,瞬间散发出浓香,随着蜂蜜的搅动,甜香和花香叠加在一起,少了一份甜腻,多了一丝清香。
  “真香!不过这也没加密料啊!”
  周恒叹息一声,这货的智商是阵发性的,见到吃的就智力下降,估计这会儿脑子已经被蜂蜜腻住了!
  “不对外这么说,难道还告诉人家,你这是谁都能做的,那样你卖谁去?”
  说完不再理会身后的薛老大,提着木勺搅动一番,见混合均匀,没了气泡,周恒将砂锅端离风炉,薛老大这回明白周恒的意思,将所有东西再度搬回小厨房。
  此时朱大勇的糯米早已经淘洗完毕,帮着朱长利刷洗莲藕,薛老大的炉火已经烧旺。
  “薛大哥,将甘草和薄荷放到锅里,将水烧开,火不用急,小火慢慢烧煮就行,然后找点儿竹片,我们自己削成竹签。”
  薛老大点点头,开始去添水,那个朱大勇自告奋勇,去找来很多长竹片,切削后烫洗干净,周恒让他们将半数竹签改成牙签的长短。
  两个小时后,周恒尝了一下锅中的药草汤汁,将红糖丢进去一大碗,瞬间汤变成黑红色。
  “成了,我们灌米吧,跟我学着,将这些泡制好的糯米,小心地塞入莲藕的孔洞里面,然后将切下去的堵头用竹签插上。”
  说着,周恒已经动手开始灌米,很快填满一只莲藕,那三人虽然动作不大纯熟,也有模有样地做了起来,很快,就灌满了糯米的莲藕摆了一盆。
  周恒看看数量,让他们停下。
  “行了,天色已不早,今天先做这么多,将莲藕小心放在锅里,大火煮两刻钟就好!”
  薛老大来了精神,“我来!”
  说着,抱着盆子走到大锅前,将莲藕小心地放在锅里,盖上盖子赶紧去添柴。
  周恒晃动了一下膀子,别说这活儿不比手术轻松,回屋休息片刻,掐算时间差不多了,周恒再度回到小厨房。
  那三只倒是整齐,一字排开站在灶旁,锅里传来了浓郁的香气。
  闻起来似乎味道还不错,周恒抿着唇走到近前,朝薛老大扬扬下巴,说道:
  “将锅盖打开,注意上面的水,不要滴落在锅内,动作要快,不然影响口感!”
  薛老大郑重地点点头,这东西不管咋样闻着是够诱人的,糟蹋吃食是罪过啊!
  手上动作迅捷,掀开锅盖,快速将其竖在灶旁,随着一阵蒸汽,更加浓烈的香味散发出来。
  周恒探头看看,锅内已经没有什么汤汁了,只是在莲藕间隙有棕红色的小泡泡不断鼓动着,周恒唇边荡开一个得意的笑容。
  “成了,给我几个盘子。”
  朱大勇手脚麻利,赶紧将一摞盘子递到周恒面前,选了一个超大的平盘,又找了两个小平盘,微微蹙起眉头。
  这样装着似乎少了一丝韵味,哪里能体现不一样的感觉啊?
  突然他灵光一现,想到后世的摆盘,诗情画意与美食结合,简直不要太有格调哦!
  “薛大哥,我记得你带过来很多荷叶盖着莲藕,现在还有吗?”
  薛老大一脸的不解,不过还是指了指墙角处一个笸箩,上面堆着满满的荷叶,周恒赶紧走过去,翻找了一下,挑了十几片非常完整的荷叶,还有一朵莲花的花蕾,笑着递给朱大勇。
  “用井水冲洗一下,不要揉搓,轻柔的冲洗一下就好!”
  薛老大一脸的不解,憨憨地问道:“要这叶子干啥?吃不得喝不得!”
  周恒脸上的笑容瞬间没了,白他一眼。
  “老老实实看着,哪儿这么多问题!”
  薛老大攥着拳头蹙眉,眼睛瞥了一眼院子里面,想到那些碎裂的鹅卵石,很快就放开了拳头,没说别的,跟着周恒走向炉灶旁。
  朱大勇手脚麻利,迅速冲洗干净荷叶,周恒找了一片大小合适的,放在铺盘子里面,将那荷花的花瓣掰下来,散落在荷叶一角。
  撸起袖子,双手各持一个小平盘,夹着一节软糯的莲藕,将其放在砧板上,垫着一片被折叠的荷叶,将糯米藕切成一指厚的片,逐一夹着摆放在荷叶盘中。
  最后,用长把的小木勺,盛了一些桂花蜜之字形淋在糯米藕上,蜜汁遇热散发出阵阵甜香,周恒捧着盘子深吸一口气。
  “成了,这盘给朱公子送去,夏日养伤容易暑热,这桂花糯米藕消暑去火,里面还有药材,非常适合有伤的人食用。”
  朱大勇刚伸手接过去,眼睛没有离开糯米藕的薛老大咽着口水,疑惑地说道:
  “这东西能吃?要不我们尝一下味道,回去我也好比对一下,自己做的味道是否正确?”
  周恒脸颊抖了抖,这货就是想吃啊,原本打算先给朱筠墨送去,他们再尝尝,看着那两只一脸期盼的目光,周恒微微点头。
  “行,先放下这盘,我们再切一份儿,这桂花糯米藕冷食口味更佳。”
  说着,也没矫情,再度取出两节藕,快速切成厚片摆盘,刚淋上桂花蜜,薛老大不知从哪儿搞到的竹签,扎起一块就送入口中。
  烫得他哈了半天,随后眯着眼睛直哼哼,不用描述,那表情说明一切,朱大勇和朱长利看向周恒,周恒摆摆手。
  “甭看,吃吧!”
  那二人也学着薛老大的样子,用竹签插着糯米藕吃了起来,朱大勇咬了一口就瞪圆了眼睛。
  “好甜好糯啊,没牙的老太都能吃!”
  周恒看着他的吃相,突然想到后世的烧烤,如若这低配版的糯米藕也可以用竹签插着卖,一节藕可以串三四串,价格也相应地便宜一些。
  想着,周恒用双竹签串了一串,上面插着三片厚厚的糯米藕,看向三人。
  “这一串十文钱贵吗?”
  三人均摇摇头,朱大勇指着门外,说道:“城东林家铺子的蜜桃酥五文钱一块儿,比这一片小多了,还没有桂花糯米藕香甜,咬一口到处掉渣子,看着都心疼。”
  周恒挑眉,显然这蜜桃酥就是这里的一种点心,还是家喻户晓的那种,既然比那个便宜,销量应该没问题。
  周恒一低头,盘子里面已经剩下最后一片,不过也被叉起来送入薛老大的口中,塞的嘴巴都快无法咀嚼,见周恒看向他,薛老大加快速度吞下去,噎得打了两个嗝。
  “呃儿......抱歉,太好吃了......”
  周恒叹息一声,“我是问你,十文钱一串贵吗?”
  薛老大毫不犹豫地点头,“贵,这东西三片一串太少了吃不饱,我自己能吃五六十串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