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大良医 > 第六章:意外之喜 感谢小荣盟主大赏!

第六章:意外之喜 感谢小荣盟主大赏!


  周恒看着箱子里,一时间无法言表此刻的心情,惊讶、意外、狂喜!
  箱子里面,仿佛昨日打开的样子,整整齐齐摆着各种药物和器械,自己丢进去的那些医疗废物已经没了踪迹。
  清点了一下,注射器、输液管、头孢唑林钠、手术刀、缝线、镊子、拉钩、止血钳、孔巾,全部都多了,唯独那个手电筒还是一个,不过电量已经恢复满格状态。
  数了数,正好是昨日用过的数量,周恒拍拍狂跳的心,阿弥陀佛圣母玛利亚啊!
  这急救箱岂不是自己的聚宝盆,用了什么还自动还原不说,竟然能自己复制一套,今后靠着这东西就能行医了。
  至于手电筒,估计不是医疗器械所以没变数目,这都是小事情,不过此刻周恒却犯了难。
  这箱子,要怎么拿出去?
  大刺刺拎过去,是不是会被薛老大他们怀疑?
  如若知道自己有这样的东西,简直是妖孽,绝对被烧死。
  周恒眯起眼,想当初这箱子是砸在自己头上被一起带过来的,难道再砸一次才能收起来?
  甩甩头这可不行,好不容易重生,还没混出名堂,自己把自己砸死,太亏了。
  还是想办法,包装一下吧。
  周恒搜索了一下大殿内,瞬间看到薛老大昨日包着被子过来的那块包袱皮,还丢在麦草堆上,赶紧快步过去,将包袱皮抖落干净。
  把急救箱的背带留出来,将整个包裹的严严实实,这才背着箱子跑出庙门。
  那薛老大已经等得不耐烦,见他背着一个方方正正的东西,蹙眉瞥了一眼,没有追问。
  “快上车,我们走。”
  周恒点点头,朝薛家族长躬身施礼,随即跳上车,薛老大一扬鞭,驴车驶离。
  身后的一群人抻头看着,一个中年人叹息一声。
  “也不知周家小郎君是否真的好了,之前疯疯癫癫,他能会医病?”
  薛家族长冷冷地看向他,甩着袖袍哼了一声。
  “薛南盛,休要冷言冷语,周小郎君他祖父在灵山村中,无偿给你们医治,还赠与了那么多药材,你妻子崩漏也是他治愈的,怎地不念恩情?
  即便这周小郎君不还麦子钱,我们也不能追究,这是情分。召集族人,给张家修葺房屋吧。”
  那人缩了缩脖子,赶紧俯首称是,不过目光还是瞥了一眼官道。
  ......
  一个时辰后,驴车已经来到清平县城外。
  路上听着薛老大断断续续的介绍,周恒对这个世界有了一些认知,他来到的这大梁国,有点儿像历史上的明朝。
  京城也叫北京,山东省成了山东布政司,济南成了济南府,他们来的这座清平县,距离济南府不远,处于三州交汇之地,交通便利。
  抬眼望去,青砖的城墙正中,一座木质结构的城楼出现,青砖红柱绿顶异常宏伟,城门口一道宽阔的河上,有一道带着铁链的木质吊桥放下。
  周恒瞬间理解,昨晚庞霄所说的无法进城是何含义。
  如此宽大的河面,任他武功高强,总不至于飞过来吧,况且还单臂背着一个人。
  那铁链木桥,显然是晚上定时收起,看着桥上到城门处排着长队,终于要到了,周恒的心下一松,抬手捶捶腰。
  那车辕就是两根木头,车厢让那公子躺着,庞霄也在车厢里面陪着,他只能跟薛老大一人一个车辕坐着。
  从灵山村到清平县山路崎岖,一路颠簸下来,周恒的屁股已经酸麻。
  即便是如此,他的急救箱也是背在身上,那薛老大朝着箱子瞥了好几眼。
  周恒不知他是何意,更是拽着箱子不敢撒手。
  行至城门口,薛老大拽住缰绳,毛驴应声停下脚步。
  城门口一个官兵走了过来,用手中的剑柄,敲敲车辕,满脸不耐大声嚷嚷道。
  “想要入城,就要下来接受检查,你这车上的人怎地不动?”
  薛老大一怔,随即抱拳说道:
  “车上是病人,需要去县城找中郎中调养,不知能否行个方便。”
  “方便?我给你方便,谁给我方便,别说是病人,就是死人都要给我伸出头来瞅瞅!”
  话音未落,车厢的木门被吱呀一声打开道缝隙,一只手伸了出来,掌中举着个黑漆漆的金属牌子。
  那官兵见到牌子,立马收起刚才的嘴脸,一脸谄媚抱拳施礼。
  “小的眼拙了,该死该死!这就给您开道,贵人稍等!”
  说完,小跑着朝身后的人吆喝:
  “赶紧让开,让贵人先过去,闪开说你呢!”
  一个年轻的男子,似乎正在翻找东西,没听到他的吆喝,此人恼了抬手就是一鞭子。
  周恒的眼角抖了抖,如若在原来的世界,自己一定会冲上去仗义执言吧,医生虽然收入可悲,不过大多数人对这个职业还是敬畏的。
  可是来了这里,没了身份和仰仗,要夹着尾巴做人,不过那个守城小兵的容貌周恒却记下来了。
  周恒回身看了一眼车厢,刚刚没有看清,庞霄掏出那是什么东西。
  仔细琢磨琢磨,那东西很小,只有庞霄半个手掌大,看着不像是什么令牌,也没拴着什么耀眼的穗子,如若身份尊贵,令牌怎么也是个金的吧?
  随着车辕的晃动,周恒甩甩头,赶紧抓着车辕,薛老大已经赶着毛驴朝城内走去。
  石青铺路,道路宽阔,路两侧的商铺林立,入耳的是各色叫卖声,一片繁华景象。
  不过看着地上没有积水,也没有冰雹落下的痕迹,那些商铺的窗纸都没有破损,看来昨夜的冰雹,就在灵山村周围肆虐了。
  行进了很久,临近一个路口的时候,车上的庞霄吩咐道:
  “前面路口右转,走到尽头,路北有一处朱红大门就是府邸。”
  “好嘞!”
  薛老大跳下车,拽着毛驴拐入东侧的街道,这里行进了没多久,没了主路上的繁华,反倒是很多高门大宅,瞧着应该是富庶人家的宅院。
  行至路尽头,果然见到一处朱红色的大门。
  门上挂着一块木质匾额,写着苍劲的两个字‘梅园’,如此匾额并未像其他宅邸似得写着主家姓氏。
  周恒一挑眉,像这种没有姓氏的宅院,一般都是富庶人家,或者官宦家的别院,想来这少年也是如此吧。
  “吁!”
  薛老大扯住缰绳,还未张口问车内的庞霄,角门一开,一个青衣小帽的小子快步跑了过来,还未问话,车内的庞霄已经开口吩咐。
  “大门打开,引着车子直接去少爷的宅院,让管家朱三福过来。”
  听到庞霄的声音,那门房的小子赶紧回身喊人开大门,拽着一个与其打扮一样的小子说了两句,那人撒丫子就朝院子里面跑。
  随后这人引着薛老大进入院落,周恒也下了车,跺跺脚缓解着腿上的酸麻感,随着车子迈步进了院落。
  进入院落绕过影壁墙,就看到一间正屋,不过车子没有朝那里走,而是顺着右侧的一处道路,直接去了后院,入眼的全是各种树木,最粗的一棵银杏,二人都无法环抱,显然这园子有年头了。
  随着驴车,直接来到一处院子。
  几个下人上前,将车上的少年直接抬入房中,周恒跟着进入房内,检查了一下少年的腿伤,并未渗血,也没有发热的痕迹。
  “伤处还好,公子可以着人服侍着换一下衣物,用些米粥,不过葱、姜、蒜、鱼腥、牛肉、韭菜、辛辣都不可以食用,这些不利于伤口恢复,别的无妨,清淡一些为主!”
  管家朱三福早就来了,听周恒说了这些,赶紧仔细记下,吩咐人去准备,庞霄送了一口气,示意周恒去外间说话。
  “周小郎中,我家公子可还需要服用药物调理一下?”
  中医方面的知识,周恒小时候还是比较排斥的,毕竟妈妈外公都是中医,自幼别的孩子被唐诗宋词,他就开始背千金方,学毛笔字,各种字体都练过。
  这些记忆深入骨髓,没想到此时倒是有了用武之地,瞥了一眼墙上悬挂的书画,那字体是标准的繁体行楷,心下更是稳了。
  他看向庞霄负手而立,说道:“这是自然,可有笔墨?”
  庞霄指着东间,周恒这才看到,此处有书案,快步走过去,一个下人过来研磨,周恒将药箱放在书案上,提笔写下一个药方,吹干后递给庞霄。
  “这是和营通络汤,此方不仅能活血化瘀,同时还可以温通经络。药名用量上面都有标注,每副药清水泡洗后,三碗水煎至一碗水,然后配半碗黄酒同服。”
  庞霄看了一遍,上面写着当归、血通、细辛、虻虫、水蛭、灵仙、秦艽、桂枝、红花、丹参、牛膝数种药材,还有用量,甚为详尽。
  “周小郎中,写得一笔好字!”
  说着,将药方递给研磨的那个小子。
  “拿着药方让朱管家去取药,记着去城中最好的药铺!”
  那人躬身称是,退了出去,周恒见周遭没人了,目光落在庞霄的左臂上,压低声音问道。
  “霄伯的左臂似有不适,此刻无人,可否让我看看?”
  庞霄一怔,万万没想到周恒能有次一问,迅速侧身,双目如同鹰隼般盯着周恒。
  “你是如何知晓的?”
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  昨晚被吓到了,感谢各位同学的打赏鼓励。
  尤其是小荣,雪一夜都在瑟瑟发抖中度过,非常的惶恐!
  之前说了,新书盟主加一更,不过小荣是第一个盟主还帮我站台打call,记下两更欠账吧!
  另外,新书上推荐前先单更两周,之后改为双更,雪刚刚回归,也是历史类别的小萌新作者,一定会努力的,不过给我几天适应期,爱你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