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生活系男神 > 第470章 骚还是得看富贵哥

第470章 骚还是得看富贵哥


  “小鹿,小鹿你起来没有?”
  何梦敲门还不够,顺便又喊了一嗓子。
  正在抽条的姑娘贪睡得很,往常都得9点醒,更何况昨天睡的晚,何梦原以为妹妹未必能起床。
  结果才一叫,里面便传出一声“噗通”闷响,似乎是什么重物砸到了床下地毯。
  何梦吓一跳,下意识的去拧门把手,没拧开。
  “小鹿你怎么啦?”
  “没!没怎么!”
  何小鹿慌慌张张的回应,前言不搭后语:“我才睡醒……姐你等等,我马上给你开门!”
  说是马上,结果一等就是十秒。
  刚进门,何梦就狐疑的打量起妹妹。
  头发鸡窝似的乱杈着,睡衣领口歪歪斜斜,表情倒是蛮正常的,有点睡眼惺忪,没太睡够的亚子。
  正常?
  不正常?
  何梦没法确定,随口追问一句:“在家里睡觉,你锁门干嘛?”
  “是你家,又不是我家!”
  何小鹿瞬间翻脸,气鼓鼓回到床上,把自己埋进被窝。
  40多平米的大卧室被布置成粉色系小公举房,到处都是娃娃,枕头被子乱成一团,好像被二哈滚过。
  何梦甚至能够想象得到,妹妹在床上打滚撒欢,然后一不小心掉到床下,磕出一声闷响的画面。
  “你今天怪怪的……”
  何梦敏感得不要不要的,一语中的。
  小鹿吓一跳,但脸上却丝毫不露声色,只是很烦躁的冷哼一声。
  “你好烦啊!宝宝还没有睡好!”
  何梦哭笑不得:“该吃饭啦!”
  “不吃!我要再lia……赖两个小时!”
  小鹿差点扯秃噜嘴,紧急改口。
  幸好人在被子里,声音比较闷,没被听出问题。
  何梦穿着的本来就是睡衣,见状直接搂过去,宠溺的笑道:“好好好,那再赖两个小时……姐姐陪你睡。”
  “不要!”小鹿断然拒绝,反应激烈。
  “hiahiahia……”女神梦极其难得的发出一阵恶劣奸笑,“你又打不过我,反抗有用吗?”
  我去!
  小鹿同学郁闷至极,切实感受到了做一个小朋友是何等的弱小无助可怜。
  保护不住隐私的日子真是太太太凄惨了!
  “你起开!去你自己房间睡啊,烦人精!”
  何梦把手伸进妹妹的被窝,突然摸到一个硬硬的东西。
  而小仙女正要做最后的抵抗,buling一声,手机响了。
  何梦收回手,抓出一台呼吸灯一闪一闪的手机。
  w(?Д?)w!!!
  明明知道何梦打不开自己的指纹锁,小仙女仍然差点吓尿。
  “咦?你在和同学聊天啊?”
  何梦简单瞄一眼,就把手机放下了。
  良好的个人素质让她不会轻易去动任何人的手机,哪怕是妹妹。
  小仙女猛的松下一口大气,继而恼羞成怒,回手抓上姐姐的大……额,大耳垂。
  ……
  汪言看着聊天界面里的提问,感觉有点莫名其妙。
  “汪言哥哥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呀?”
  关你什么事?
  有点交浅言深啊小朋友!
  是不是每个刚到青春期的小屁孩都会对感情充满好奇与憧憬?
  那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:别做梦了!哪有什么甜甜的恋爱,青春期的恋情都巨傻哔!
  随手回过去一句:“我高中时期的暗恋对象是你姐。”
  一句大实话,坦坦荡荡,又充满想象空间。
  汪狗子皮归皮,对初中生真没啥想法,35的身材分可以证明一切。
  回应之后,半晌再没有接到新消息,随手就给忘到了脑后。
  今天是二十九,父亲那边的亲戚都来了,一是看望奶奶,二是难得在市里聚齐,要按惯例打打牌。
  正常汪言是不够资格上牌桌的,成年人才有得玩,小孩子要带娃。
  但是今非昔比,随着汪大元抖起来,汪言亦开始具备某种隐形的决策参与权。
  汪家上一辈只剩下汪大元汪大有两兄弟,下一辈有汪学、汪习、汪言、汪行四个人。
  其中汪习是二姐,汪言是小三,汪行小尾巴。
  所以这一家子并不大,关系简单,婆媳妯娌之间亦很和睦,没有什么装逼打脸的机会和必要。
  开开心心吃饭,快快乐乐打牌,一天很快混过去。
  2月8号,大年三十。
  从早上开始,汪言的手机就没消停过。
  听着汪言接电话,一开口就是什么什么总、某某少,汪学直咬舌头。
  “小言现在真了不得啊……”
  “可不是,光宗耀祖,正应在三儿身上!”
  “哎哟喂,咱们一家农民,终于要飞出一条真龙啦!”
  奶奶听得眉开眼笑,那五颗牙顶着风颤悠着,好似随时要掉。
  接电话接得烦,再看到银行的号码,汪言一律按掉。
  小堂弟汪行好奇的问:“三哥,咋不接?”
  “都是银行客服专员的例行问候,不用理。”
  二姐撺掇:“你接一个呗?我都从来没收到过银行的拜年短信……”
  小事儿。
  汪言随手接起招行的电话,开了公放。
  响起来的,是一个超甜超好听的女声。
  “尊敬的黑卡贵宾汪言……”
  汪言一阵嗯嗯啊啊,对方硬是**三分钟,花样不断翻新,才意犹未尽的挂断。
  重点基本没有,只说正月期间要给汪言发放一笔临时额度。
  比较聪明的是,她没在这个日子劝大少办分期来恶心人。
  至于什么新年豪礼之类的东东,一概拒掉。
  你们能送过来,我得有地方搁算啊……
  同辈的兄弟姐妹和两个大点的侄子,对汪言的待遇羡慕坏了。
  “三儿你真牛哔!”
  母亲则含笑抱怨:“白送你东西都不收,败家孩子!”
  哎嘛,那么多张大额信用卡,乱七八糟的礼品权益加一块儿,得专门聘个秘书经管着!
  要是碰上个会算计擅长养卡的主,一年的油钱、住宿、健身、游泳、机票……
  全能折腾出来。
  汪行两眼放光的问:“哥,明年我上大学,能给我整两张不?好威风!”
  汪言想了想,点点头。
  “给你办两张我的副卡,钱不能动,但是权益随便用,拿出去肯定够面子,如果分数玩得好,赚到的零花都是你的。”
  给钱怕出问题,自制力不行很容易膨胀学坏。
  但是给权益没事儿,正好培养堂弟的理财观念与能力。
  至于那两个大的,没戏,让他俩贷款都哆嗦。
  堂弟心满意足,越发像个跟屁虫似的跟着汪言,走到哪儿都杵在后面。
  狗蛋汪远洋就不那么友善了,看到小叔就瞪大眼睛噘嘴。
  汪言走过去,蹲在狗蛋面前,笑眯眯问:“带作业没?你得在市里住一个星期呢。”
  “哼!没带!俺娘说,过年期间可以不写作业!”
  狗蛋得意洋洋的抬起下巴,俩手紧紧揣在兜里,捂着他那两盒摔炮。
  汪言又露出魔鬼般的笑容:“没事,叔这儿还有……”
  (⊙↓⊙)!
  熊孩子忍了又忍,到底没忍住,哇的一声跑开了。
  ……
  终于把带着商务性质的电话都接完,剩下的就是信息。
  一条条回是不可能的,挑一套吉祥的,复制群发,很没诚意的搞定。
  当然,总会有一些例外。
  有些人呢,是必须单独问候的,于情于理都不该敷衍。
  一个个梳理,汪言决定从李诺一开始。
  首先,第N次解除黑名单。
  然后,转过去一个五万的转账红包,于她而言,介个最实在。
  最后,附上祝福语——
  “希望你已经明白了,别人给的,永远不如自己握在手里的牢靠,如果找到了路,别想那么多,走走看。祝你越来越美,幸福安康。”
  汪言骨子里是有点王八蛋的,给人家钱就是女票的行为,还要全女支从良……
  坑神都不足以形容。
  但是在戏弄之外,其实又存着一份善心善念,还是希望她能越活越美丽。
  聊天界面上立即出现了“输入中”的显示,但是等了好久,都没有等来回复,而那个红包也没有立即被点开。
  汪大少笑了笑,心情莫名的变好。
  第二个是高雅。
  同样是一个五万的红包。
  “看到了你的业绩表,更看到了你的努力,恭喜你找回了斗志,新的一年里,祝你成功实现与我并肩而立的伟大梦想。PS:比起viya,我更喜欢你的本名。新年快乐。”
  王庭娱乐已经明确了工作室与高级合伙人制度,但是仅限于S级主播。
  目前所有的S级主播都很有心气和干劲儿,是一个很好的现象。
  高雅秒收红包,发来一张笑脸。
  “谢老板赏!臣妾给您跪安啦~”
  大少又笑了笑,心情继续变好。
  第三个是同名的保时捷销售王言。
  木得钱,只有调戏。
  “你是一个很好的姑娘,有点唯金钱论,又有点小自卑。
  其实,你并没有那么功利。
  收到太贵的礼物便觉得不舒服,总想要证明点什么,仍然天真,但很可爱。
  小姐姐,请记住——
  馋肉的时候尽管嗦,新的一年仍旧愿意为你服务哟!
  而你只需要给我一杯热水……比心!”
  她可能没在手机旁,并未在第一时间回复。
  接下来是卢一天,那个挺懂得知足的瑜伽少女。
  仍然是红包开路。
  “你说你有一个故事,在故事里我是那个将你吻醒的王子。
  当你如此确信时,我永远都不会变成毁掉你生活的恶龙。
  愿你能够一直坚信你的故事。
  新年快乐,我的瑜伽少女,在船上,你是最美的。”
  卢一天biu的一下,发来一张自拍照片。
  嘴巴撅得死老高,开心的亲向摄像头。
  上身前倾,露出一抹不让描述。
  这是一具美好的身体。
  而她的回应更是有趣。
  “你永远都是我的王子!
  你让我知道了一个真正优秀的男人应该是什么样子的,虽然我很可能找不到第二个,但是至少不会再被某些假象迷惑。
  我的生活并没有因你而毁掉,反而变得更好,姐妹们都说我更有女人味、更自信了呢!
  认识你是2015年最最最开心的事!
  新年快乐,我的王子!
  我的身体我的姿势,永远都愿意为你服务哟~~~mua~”
  汪言没有再回复,却对着满屏文字笑了好一会儿,然后,继续发消息。
  想了想,点开何苗苗的头像。
  “越来越能够深刻的意识到,你是一个多么有魅力的女孩。
  你昂着头顶在方阵前面的样子、你在课堂里酷酷的翻着英文杂志的样子、你瞪大眼睛看着水果流口水时的样子……
  认识你是一件想想都会觉得奇妙而美好的事,无关任何其它。
  新年快乐,我的公主殿下,爸爸永远爱你。”
  三秒钟不到,手机炸了。
  一串又一串的愤怒表情包差点将汪言淹没。
  那是大小姐的心声:我拿你当朋友,你却想做我爸爸?!
  最后是一句悲愤的控诉:“汪二狗,再没有人比你更讨厌了!”
  其实还有后半句——“除了刘璃”。
  但是她打上去以后,瞬间又给删掉,并没有让汪言看到。
  可是,掩饰真的有用吗?
  好感度可以证明一切!
  汪言嘿嘿嘿的坏笑着,心情愉快到要爆炸。
  再之后,该撩……呸呸呸,该感谢初新小姐姐了。
  斟酌片刻,大少搞了点文艺的。
  “你是自由的风,你是皎洁的月,你是夏日傍晚天边最灿烂的那一朵霞。
  风来化雨,沁人心脾。
  书上说,很多人我们认识了一辈子都只是泛泛之交,但有的人,第一眼看到,便令我们发自内心的感到亲切。
  就好像那年那月那时那刻,她就应该站在那里,守候我们命中注定的相遇。
  我很不喜欢叫人姐姐,但是,新新姐,你是魔都这座城市馈赠给我的最大惊喜。
  不若以言,其命维新。
  你将盛放在2016,而我,永远是你的小司机~”
  文艺到最后,汪大少还是没控制住,小小的皮了一下。
  不过整体看下来,表达得刚刚好,既不油腻,又足够甜,颇废磕!
  初新激动了。
  当场就把视频弹过来,非要跟汪言唠10块钱的。
  “小弟你在家那边过得怎么样?”
  “冷不冷?”
  “累不累?”
  “喝没喝酒?”
  “姐姐去找你玩好不好?”
  ……
  巴拉巴拉一直扯到她家里吃饭。
  她不是那种外冷型的,但内热是真的热,爆发出来,能把人含化掉。
  虽然没聊什么正经的东西,但是被新新大美女捧在掌心的感觉是辣么好,大少脸上的微笑让小侄子都感觉齁。
  “来。”
  汪言冲狗蛋招招手:“小叔给你一样好东西!”
  “嗖!”
  一眨眼时间,熊孩子就没影了。
  吃亏上当那么多次,我还信你个糟老头子……当我傻吖?!
  汪言翻出一盒巨贵的巧克力,给剩下的孩子们一人发了一颗,并且叮嘱他们出去吃……
  没过两秒,狗蛋又是哇的一嗓子,那叫一个凄厉,简直闻者伤心,见者落泪……
  ……
  接下来,要给叶子雯发消息了。
  对于介个富婆,大少的心态有点复杂。
  虽然你将我抬上了王座,但是吧,那张座位有味儿,我并不是很想要啊……
  做了车王,我跟谁都能吹吹牛哔。
  做了*王,我是既想炫耀,又特么不敢,多难受?
  正常情况下汪言当然不可能花女人钱,但是,劳动所得,大少嘴上抗拒,心里其实还是有点骄傲来着。
  我就问问你们谁能靠这个发家致富、买车买房?
  (额,面包你坐下,我们都知道你可以,坐下坐下,给别人一点表现的机会……)
  烦恼好一会儿,汪言索性把心一横,来硬的。
  “……自动屏蔽三百字……”
  “嘻嘻!”
  叶子雯坏笑一声,发来一个舔嘴唇的表情包。
  “那人家喜欢你送我的化妆品嘛……@¥%@#%¥……”
  嘶……
  大少倒吸一口凉皮,死死控制住手指头,正经回应。
  “钱的事儿,这次就算了,下不为例!”
  带着憧憬,汪言最后又敷衍了一下何家姐妹。
  “何梦,祝你新年快乐,愿你永远是我记忆里的模样。”
  何梦接到短信,懵了。
  后面这句什么意思?
  怎么解读都可以,但是,怎么解读都缺点意思。
  斟酌再三,她谨慎的表达了赞美。
  “今年,是你厚积薄发、收获的一年。
  你变得成熟、稳重、幽默、大方,同学们都看在眼里,并且渐渐的开始以你为榜样。
  我很荣幸成为你的同学与朋友。
  希望在新的一年里,你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攻城略地战无不胜,笑容却依旧温暖善良。”
  乍一看有点假大空。
  但是,何梦什么时候对同学说过这种话?
  于她而言,这已经堪称彩虹屁了,前所未有,可见汪言对她的震撼之大。
  结果汪言不咸不淡的一句:“谢谢,你也一样。”
  就完了?
  就完了。
  憋得何梦直接木了,难受的叹口气。
  其实真不是汪言有意高冷,主要是吧,真不知道跟何梦说什么。
  感情上,她仍旧特殊。
  但是从现实角度出发,她是个麻烦,汪言不想主动招惹。
  而且,大少和她缺乏感情基础,基本谈不上任何共同经历,暂时的关系,便只能是寻常同学。
  反倒是对何小鹿不需要顾虑那么多。
  “小仙女,新年快乐!祝你……额,Goodgoodstudy,Fastfastbig~”
  何小鹿瞄一眼坐在身旁的姐姐,发现她正在对着电视发呆,于是小心翼翼的掏出手机来看消息。
  下个瞬间……
  “噗!”
  直接糊了何梦一脸薯片渣。
  然后,手机脱手掉到沙发上,弹起,落下,再弹起,再落下……。
  正好落到何梦腿旁。
  正面朝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