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生活系男神 > 第469章 缘,妙不可言

第469章 缘,妙不可言


  宋威一行人下楼,直接就把三胖子扔医院去了。
  倒霉胖子没啥外伤,脑门上印着一块蛛网状红印,走路直打晃,跟特么蜘蛛侠似的,明显是脑震荡了。
  目送凄惨的哥们离去,眼镜师爷心有不甘。
  “宋总,咱们就这么认了?”
  往常最控制不住脾气的褚青却没附和,闷头坐上副驾驶,右手手掌微微哆嗦着。
  宋威抬头:“青子,给小葛看看你的手腕。”
  褚青愤然一拳砸在副驾驶收储箱上,发出砰的一声巨响,像屈辱,又像不甘。
  然后,把右手背到后座。
  昏黄的内灯照耀下,褚青的手腕上一片青紫。
  “什么?!就是刚才抓的那一下?!”
  眼镜师爷惊呼出声,满脸骇然。
  “青子在鼓角已经是数的着的能打了,在人家手下一个照面都走不过去,你以为那真是个简单的嚣张二代?”
  宋威嘲讽冷笑,不晓得是在笑谁。
  眼镜师爷不怎么会打架,但是知道褚青的蛮力有多可怕,因此半晌都没回过神来。
  至于褚青,心里仍旧残存着那一瞬间的恐惧,那是一种不可抵御的力量,所带来的最原始的恐惧,将他最大的骄傲击得粉碎。
  宋威侧头问小葛:“刚才那种情况,你敢对那些学生动刀么?”
  “额……不敢。”
  眼镜师爷尴尬摇头。
  混社会最重要的是知道什么能做,什么不能做。
  混混对殴动一下棍棒刀具,民不举官不究的没人计较,砍学生和富二代……是生怕吃不上牢饭么?
  宋威淡声道:“不上家伙,一旦打起来,我和青子第一个挂,然后就是你。兄弟们想救都来不及。”
  “额,只是力气大一点,不至于吧?”
  眼镜师爷日常里只负责企业经营与销售,对这方面基本没有概念,因此仍然觉得难以置信。
  “那小子练过,具体是啥我不知道,但是……”
  褚青瓮声瓮气的接口。
  常打架的人对实战能力最为敏感,一上手,马上就能感应到差距。
  犹豫半天,褚青终于忍着屈辱讲了实际感受。
  “正面打,我带着刀都打不赢,眼力、反应、力量都强得变态,我甚至不一定有出手的机会,人家一记鞭腿就能正面KO我。”
  眼镜师爷终于吓一跳:“那么夸张?!”
  “真的!”
  褚青生怕对方不信,都有点急了。
  “我全力挣扎,都不能让他的手抖一下,那力量差距得多大?”
  其实正常情况下并不会有那么大差距,谁让挂B老哥喝了酒打醉拳呢?
  另外,格斗汪并不会鞭腿,只会骑上去夹人。
  小葛信了,但是愈发纳闷,紧紧皱起眉:“一个富二代,怎么会练出那么强的战斗力?按需求讲,完全没必要啊?”
  “水面下,藏着一整座冰山啊……”
  宋威叹口气,忽然来了股文艺范。
  “知根知底的人没什么可怕的,古轩不可怕,甚至何泓源也不见得能把咱们怎么样,井水不犯河水的,人家犯不上花力气搞我。
  可是那小子不一样,从头到尾没露过底,可是露出来的一点点,就够吓人的……
  呵呵,我是江湖越老,胆子越小啊……”
  宋威摇头苦笑,突生英雄迟暮之感。
  当然,英雄是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说法,胆子小倒是真的。
  在鼓角混,胆子大又不懂收敛的人都挂了,大浪淘沙,能活下来的,胆子原本不小都混小了,但这不丢人。
  “那……”小葛犹豫一下,“要不要查查那小子?”
  “查查看吧。”
  宋威揉着太阳穴,点点头。
  “不过我估计查不出来什么,鼓角就没有姓汪的大神,汪家村里早年走出来的几位大佬,都不在鼓角混,所以你注意点动静,别查深了得罪人。”
  小葛感觉到大哥实质上已经服软,便打定主意,应付一下得了。
  以现在灰产领域的发达,手机号、住址、可以被人看到的消费、网络留存痕迹等信息都很好查,再往深处查就需要实地走访。
  但是,查到的东西未必是真的。
  矿省民间太乱,好多资产的法人都是乡间老农,拎一麻袋身份证去办各种证件,费用才几万。
  与此同时,真正的资产主人,名下可能只有一间破屋。
  前两年那位上了新闻联播的主,公检齐上阵才查出几十万家产,简直要让人笑掉大牙。
  思考片刻,小葛突然又注意到此前被忽略的一个细节。
  “宋总,您说,那位汪少刻意提起蒋家公子是什么意思?全程一点底细没露,却莫名其妙的搬出一个不相干的人,我有点想不明白……”
  宋威反问:“不算官面,如果说鼓角有一个人能彻底封死我,是谁?”
  小葛脱口而出:“西曲王!”
  宋威伸手指天:“西曲矿是矿物省直属企业,王和蒋是什么关系?”
  小葛惭愧摇头:“宋总,我层次低,还真不知道。”
  “是啊,其实我也不知道,因为我的层次也不够……”
  宋威叹口气,流露出一丝真正的心有余悸。
  “但是人家能特意点出来,就证明人家层次够、人家清楚,这是飞龙在天,低头笑看咱们的小水塘啊!”
  什么阴谋诡计,在来自更高层面的力量之下,都是被碾压的结局。
  宋威相信,汪言绝对不可能轻易调动那种力量,可是,只要能够稍微借用一丝,就是自己无法承受之重。
  “传令下去,再看到那位主,退避三舍。如果有机会,记得替我卖个好……”
  “额,好的。”
  眼镜师爷马上应声,心悦诚服的想:怪不得宋总能够白手起家,果然是老奸巨猾能屈能伸……
  惹不起,舔上去不就得了?
  此刻,就连汪言都没有想到,搬出蒋新的效果会这么好。
  其实汪言和蒋公子的关系很一般,但是已经够资格知道对方家里的一些事了,所以才拿出来吓唬人。
  果然,彻底将宋威的不甘真正击破。
  只能说,信息亦是一种力量,在会用的人手中,威力并不比金钱、刀枪稍差半分。
  ……
  何小鹿被姐姐拖回家,扔到床上,终于迷迷糊糊的“清醒”一些。
  “姐……我好困……”
  何梦急忙摸上妹妹额头:“小鹿你怎么样?难受不?”
  “我要睡觉……”
  “好好好!”
  何梦忙不迭的应声,然后伸手去脱她的衣服。
  “小鹿乖,洗了澡再睡,姐姐帮你……”
  (⊙ˍ⊙)!
  姐姐那种事不可以哟,是犯规呢!
  急忙拉上被子,紧紧盖住脑袋。
  “你粗去!我自己可以!”
  好不容易赶走何梦,小鹿立即锁上房门,然后往大床上一扑,咕叽咕叽的开始打滚。
  “啊啊啊!awsl!”
  好一阵翻滚,突然掏出手机,找到张瑶。
  “瑶瑶,把你哥的微信给我……”
  “??????”
  张瑶懵哔的发来一串问号,惊得差点滚下床:“疯鹿你要发骚啊?”
  “呸!”
  小仙女的脸蛋红红的,但是眼珠子一转就找到了借口。
  “你懂个屁!我姐和你哥是老同学,失联很久,我是打算悄悄干点成人之美的事儿……”
  张瑶半信半疑,有点犹豫:“可是,我哥有女朋友了啊……”
  小仙女心凉半截,突然好气。
  “有女朋友你还要把我卖给你哥?!”
  张瑶振振有词:“你那么小,最多做个洗脚丫鬟,并不影响什么!”
  “我哪里小!”
  叫到一半,小仙女突然有点底气不足,紧急改口。
  “小有小的好处,你懂个屁!”
  今天刚有一个变态胖子想拉我陪酒,证明我已经拥有足够的女人魅力啦!
  张瑶突然嘿嘿坏笑起来:“那我有什么好处?”
  吃完买家吃卖家,嘻嘻,好爽!
  小仙女现在真的不算很清醒,急吼吼许诺:“请你三顿哈根达斯!”
  咦?
  怎么会这么痛快?
  张瑶心里生出狐疑,感觉到了一丝不对。
  “渣鹿,你跟我讲实话,是不是对我哥生出了什么非分之想?!”
  糟糕!
  小仙女终于反应过来,有点慌。
  但是转念一想,张瑶可是自己的未来小姑子,早晚要被她知道,甚至需要她打掩护,怕啥?
  索性直接祭出大招。
  “要冰淇淋还是要你哥?”
  “冰淇淋!”
  张瑶秒答,并且发来一串数字。
  小仙女在微信里搜索出汪言的昵称,然后卡在了申请界面。
  该怎么写验证申请呢?
  翻来覆去,删删改改,申请始终未发出,梦却已经做到了十年之后。
  少女情怀一旦涌上来,那叫一个炽烈莫测,和成年人绝然不同。
  有诗曰——
  春日游,杏花吹满头。
  陌上谁家年少,足风流。
  妾拟将身嫁与,一生休。
  ……
  分别之后,男生们仍旧克制不住兴奋,在大街上就开始吵吵嚷嚷。
  “卧槽!今天汪儿真牛哔!”
  “炸裂!”
  “汪儿你妹!以后要叫汪哥知道不?”
  “滚你妈的,要舔你不当面舔,在这儿跟我们牛哔啥?”
  “就是!好像舔上去汪哥就会带你玩似的……”
  王永磊洋洋得意:“汪儿不带我玩带谁玩?当年我俩感情最好!”
  “那现在呢?”
  大家毫不客气的怼上去。
  “人家已经可以横扫龙虎豹了,你却仍旧是那个沙雕……”
  “人在社会,要么混钱,要么混脸,你混啥?不要脸?”
  “不要脸咋了?”
  王永磊振振有词:“汪儿最重感情,我就死皮赖脸扒上去,就不信他不帮我!”
  虽然很欠揍,但是,话却并非没有道理。
  剩下的男生们都颇感心动。
  “嘿,有点意思啊……”
  “我琢磨着,咱以后说不定真能指望汪哥发家?”
  “对啊!咱们又不是直接要钱,汪哥从手指头缝里随便漏出来点碎屑,兴许就够咱们吃饱了。”
  “人靠谱,又仗义,想想确实比大头和刘伟龙强得多……”
  “班长只是兼个职,一个月好像都有一万!”
  “嘁!班长可没讲具体开多少钱,一万那是埋汰谁呢?”
  “总之吧,不提班里那些学霸和富豪,咱们哥兄弟的翻身机会,基本上是落在汪哥身上啦!”
  “麻痹的,你们放开我,我还能舔!”
  “草!要点B脸行吗?你汪爸爸现在又不在!”
  王永磊又一次得意洋洋的跳出来:“来来来,都排好队喊声磊哥!哥跟汪爸爸关系最亲,你们知道以后应该怎么办了吧?”
  几个男生对视一眼,突然把王永磊架起来,直奔路边电线杆。
  闹够之后,王永磊这个没心没肺的沙雕又开始张罗去开黑。
  “你们去吧,我回家了。”
  往常最热衷于此的张银却摇摇头,情绪低落的走向出租车。
  “咋啦银棍?”
  张银没回应,一路沉默着回到家里,翻出半新的高中课本。
  去掉其余的科目,只留下高中数学和英语。
  一时间根本不知道从哪儿开始复习,索性硬着头皮开始背单词。
  我是追不上汪言了,一辈子都不行。
  但是,从现在开始努力,四年之后,总不会比现在的我更卑微、更喽啰吧?
  想抱大腿,自己手臂上至少要有些力气。
  不然,谁会一直纵容一个废物呢?
  汪儿啊,谢谢你,让我终于看清了自己的无能和懦弱……
  不过,我不会一直这样下去的!
  ……
  一件小事,有时候就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。
  汪言就像一道龙卷风,呼啸席卷高中全班,将固有格局和过往的一切都撕扯得七零八落。
  但是此刻的大少并没有察觉到那些因自己而生的深刻变化,一回到家里,便再次回归生活常态。
  读两个小时书。
  今天的功课是《管理经济学》,莫瑞斯版,陈章武先生译。
  MBA中级教材,回归分析采用大量数据,要求建立模型,内容接近计量预测,附录采用微分法。
  在外人看来,遍布图表、公式、模型,内容已近天书。
  这本书最能代表汪言在经济、金融、数学领域的学习进度。
  简单归类是中级微观领域。
  横向比较是双学位大四水平——数学及经济学。
  实际作用约等于零。
  这本教材的指导意义在于生产决策,汪言的企业不搞生产,是服务业。
  未来即便有生产型企业,这活儿也不该老板干,自然有生产主管负责。
  但是,学经济和金融,越广博就越能发现种种理论之间的矛盾,然后提炼出自身的学问。
  做学问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,怎么赚都没有喘的快。
  学习,是为了拥有一个足够广阔的宏观视角。
  有些人,站上了高位,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站上去的,只能死死守住眼前那一摊,紧着忙活。
  汪言不喜欢那样。
  所以,每一天都在按照计划阅读。
  自打培养出阅读的习惯,读书反而是件很愉快的事儿,并不影响浪,反而提升了生活的质量。
  看完书,翻翻各类消息,发现没什么大事,倒头就睡。
  ……
  何梦看着对话框里孤零零的躺着一条消息,心情渐渐不怎么美丽了。
  好吧,其实整个晚上就没美丽过。
  但是客气仍然要有,那是礼貌。
  “汪言,今天多亏有你,万分感谢。”
  发完之后,就开始等啊等,等啊等,差不多10分钟就按开手机看一眼,结果直到迷迷糊糊的睡着,都没有等来回应。
  早上睡醒再一看,仍然没有下文。
  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
  可是再让她主动干点什么,却又抹不开面子,差点愁坏了。
  想了又想,发过去一个200块的红包。
  附字:“昨天聚会的份子钱。”
  屁的份子钱!
  昨天那两顿都有人请,关汪言什么事!
  汪言起来得更早,正在陪母亲嘎巴嘴,听见手机响,抄起来一看:咦?有红包!
  一秒点开,然后才意识到不对。
  “那什么,昨天不是我结的账,你发给王永磊吧。”
  何梦气不打一处来,如果没有红包,你是不是还要装不在?
  “哦,那麻烦你转交一下吧,谢谢。”
  汪言:“好。”
  ………………
  一分钟之后,何梦终于意识到,交流又断了。
  怀疑人生.JPG
  那家伙真的曾经暗恋过我?!
  前所未有的挫败感袭上心头,何梦发了狠:再见!
  不,再也不见!
  她不缺舔狗,所以迫切性并没有那么强。
  同理,汪大少更不缺漂亮姑娘,而且还比她忙。
  俱乐部十多位好友,社会里几十位商业合作者,公司高层一大票,帝舞闺蜜圈人不多但个个重要,大学同学,404群组的好看小姐姐……
  如果个个都回复,一天不用干别的,对着手机叭叭24小时都不够。
  所以如非必要,现在汪言很少开启闲聊模式。
  至于那些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好友申请,那更是不可能理会,永远都不可能。
  随手点开好友申请,打算清除掉那个刺眼的红点——强迫症伤不起。
  然后,就看到一句萌萌哒问候。
  “汪言哥哥,我是你美丽的小鹿仙女~~~”
  她是怎么知道我微信号的?
  纳闷归纳闷,并没有耽误汪言随手点下同意。
  呃,未来把兄弟的私生女,不加不合适……
  而且她又是妹妹的闺蜜,我得时刻监督,不能让她把张瑶带野了……
  愉快添加,并且发过去一个笑脸。
  “小仙女醒酒啦?还怕不怕?”。
  当何梦气呼呼的走向妹妹卧室时,一段奇妙的关系诞生了……
  缘,妙不可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