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生活系男神 > 第465章 急转直下

第465章 急转直下


  何梦心急火燎的冲上五楼,第一眼便看到令自己情绪崩塌的一幕。
  汪言后背抵在墙上支撑着身体,右手插在裤袋里,左手搂着自家妹妹。
  而何小鹿好像喝了迷魂汤似的,紧紧扒着汪言,脑袋埋在男孩怀中。
  畜生!
  快放开我妹妹!
  “怎么回事儿?”
  人冲过去之前,焦急的声音就先一步抵达。
  跟在后面的古佳书、于秋丽和一票男生更是傻眼,对汪言简直已经佩服到五体投地。
  哥,发现人家何梦不好搞,你马上转换目标,搞人家妹妹?!
  她还是个孩子啊!
  吸溜……
  不知道吞口水的王八蛋是谁,反正是有人吞了。
  富贵哥反而没想那么多,看到何梦,言简意赅的陈述经过。
  “小鹿心情不好,自己灌了一瓶啤酒,走错路上到五楼,差点被屋里那个死胖子拽进去陪酒,我接电话时看到,及时跟过来,拦住了。人在里面,你处理。”
  何梦冲过去抢回妹妹,发现这死孩子正在咧着嘴傻笑。
  小仙女没了,现在是一只小醉猫。
  “小鹿,小鹿?!你怎么样?伤没伤到?那人拽你哪儿了?”
  何梦对妹妹真没话讲,焦急丝毫不掺假。
  何小鹿半醉不醉的,对别的问题都没反应,却突然瘪着嘴,委屈巴拉的哼唧:“胳膊疼……”
  何梦急忙拉开她的衣袖,发现一块青紫。
  腾的一下,火气登时就上来了。
  经理已经接到消息,急匆匆的从办公室赶来,正好赶到。
  远远的打量一圈,直接认出古佳书,表情当即一苦。
  “哎哟!古少!您什么时候光临的?小店招呼不周,招呼不周……具体是什么情况,您跟我讲讲?我来处理!”
  古佳书表情暴戾,张牙舞爪:“你处理个瘠薄?草!敢动我同学的妹妹……”
  何梦压根就没理会他,把妹妹交给小米照顾,呼的推开包厢大门。
  死胖子的酒意早都被汪言吓醒一大半,现在只剩下头疼,正跟兄弟们商量怎么善后。
  “龙哥什么时候过来?”
  “那小子太邪乎,最好别扯上龙哥吧?”
  “三哥,等不及的话你就服个软,咱们先溜掉再说别的……”
  “我TM知道!放NMLGB的心吧,有事我自己扛!我胖三行走江湖多年……”
  正嘀咕着,大门又被推开,冲进来一个杀气腾腾面罩寒霜的漂亮姑娘。
  “谁碰的我妹妹?自己站出来!”
  一听问话,得,正主来了。
  何梦可不止是漂亮,更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贵气,再加上汪言前面打的底子,顿时让所有人的明白——
  介又是一个大小姐。
  妈耶!
  今天是真特么踢钢板上了……
  胖老三堆着笑,咔嚓一个大鞠躬:“对不起对不起!我刚才喝多了,以为令妹是店里的……呃,总之是我眼瞎,您大人有大量,我胖三给您赔罪了!”
  啪!啪!啪!
  一边道歉,一边铆足劲儿,给自己脸上猛扇了三下。
  何梦一下子懵了。
  就这样?!
  然后呢?!
  我该怎么办?!
  全凭着一腔愤怒冲进来的何梦,严重缺乏处理此类事件的经验,对方服软得如此迅速果决,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了。
  这群20多岁到35区间的流氓混混,个个都是老油条,吹牛哔时日天灭神,喝昏了头色胆包天,可是一旦醒酒,顿时怂如老狗滑若泥鳅。
  若非如此,汪言刚才也不会那么应对。
  ——如果房间里是一群18岁以下的小崽子,千万别哔哔没用的,马上锁住房门,在外面喊保安。
  你还敢装教父?
  把人家激红眼,真教父站那儿都一刀攮死算逑。
  这既是社会经验,又是对于人性的把握。
  所以说,大少应付得了,不代表何梦同样应付得了——背后的力量再强大,不会用都是白搭。
  迟疑片刻,何梦最终选择了一样在她看来比较严厉的惩罚。
  “滚出来,给我妹妹道歉!”
  “哎!好,好!”
  胖三麻溜点头,满是油光的肥脸上甚至带着些许喜意。
  大少默默摇头,但是没有站出来指手画脚。
  能做的哥都做了,剩下的是人家自己的事儿,爱咋搞咋搞,作为外人,犯不上强出头。
  但是,古佳书明显不这么想。
  死胖子像个三孙子似的缩着头出门,正在跟经理撒威风的古佳书立即一瞪眼睛,就要往上冲。
  “CNMD,就是你动我妹子?来来来,你特么过来!”
  经理和保安怎么可能让古佳书冲上去?
  再打起来工作不用干了。
  “哎,古少,古少你别冲动!有话好好说……”
  经理急忙拉住大头,结果却是按下了葫芦浮起了瓢——小凯和王永磊瞅着空儿冲了上去。
  Duang、Duang!
  一人一脚。
  古佳书还嫌场面不够乱,在那儿叫嚣:“打!削死那孙子!有事算我的!”
  何梦都没反应过来呢,又有两个男生冲上去,四个人圈踢死胖子。
  汪言没劝,站在外围冷眼旁观。
  其实大少并不喜欢现在的发展,太乱容易出现意外,不过感觉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,索性守在一旁。
  死胖子倒也光棍,自打知道对面惹不起以后,什么反抗的心思都没有。
  就地一蹲,双手抱着脑袋,缩好任锤。
  等到王永磊他们被服务生拉开,不多不少,挨了能有十脚,浑身都是脚印子。
  看起来灰头土脸的,要多惨有多惨,实际上一点伤都没受。
  等到不挨打了,马上一骨碌爬起来,弓着腰,团团转着鞠躬。
  “对不起!对不起!我马上滚,马上滚!”
  何梦的火气消得差不多了,没再吭声。
  古佳书满足了面子,同样不再那么暴躁,最后放了一句狠话:“抓紧滚!MGBD,今天算你命大!”
  “是是是,谢谢谢谢,我马上滚!”
  三胖子缩着脖子蹿回房间,男生们顿时威起来了。
  “狗篮子!”
  “就遮B样还敢动咱们的人?”
  “啥也不是!”
  骚话一句接着一句,都颇感扬眉吐气。
  大少心里只觉得好笑。
  不疼不痒的处理成这样你们就飘了?
  你们只看到了死胖子的怂和软,可知那些混混在面对普通人时会有多么凶狠霸道?
  小惩大诫,此小人之福也。
  小惩你们都没做到,现在是得意个灯笼呢?!
  汪言很不满意处理结果,却又不得不佩服那死胖子的生存智慧。
  别管这些混混喝多以后是不是爱上头,碰到事儿是真的能屈能伸。
  其实他们并不是没有根底,焦煤厂龙哥的名号,汪言都听说过,算得上是鼓角的一号人物。
  可是死胖子在发现刚不赢以后,宁肯认打,都不搬出龙哥来,防止激化矛盾,又不给大哥找麻烦,这就相当聪明了。
  死胖子真心是个偏门里的人才啊!
  不知道是挨了多少顿社会毒打才历练出来的……
  不满意归不满意,汪言却没有再找茬的兴致,没事不惹,遇事不怕,是富贵哥行走江湖的行为准则。
  ……
  死胖子回屋一招呼,早都收拾好东西的一群混混,马上鱼贯而出。
  一个、两个、三个……六个……
  算上死胖子,房间里整整走出七条大汉!
  有一个穿着家传宝貂,有的戴着祖传大金链子,有的脖颈上纹着史进,共同点是看上去都不像什么好人。
  咕咚!
  王永磊不受控制的咽下一口口水,头皮有些发麻。
  刚才牛哔哄哄的几个男生,下意识的往后稍了稍,让开一条出路。
  妈耶!
  刚才俺干了啥?
  大家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真实的战力对比——介要是真打起来,怕是会被锤成屎渣?!
  哎哟,幸好古少牛哔!
  王永磊、小凯等人庆幸而又后怕的对视一眼,感觉背心微微渗汗。
  古佳书当然不怕对方人多,底气十足的叉腰而立,在经理的赔笑中,冷笑着打量对方:“以后都特么给老子小心点!”
  混混们咬着牙、憋着火气往外走,并没有理会古佳书。
  冤有头,债有主,别说现在已经完事了,就算没完事儿,只要他们不强行出头,那就找不上他们。
  所以一个一个的仍然很屌,跟谁对视都不虚。
  然后,刚穿出人堆,就看到安安静静站在墙边的汪言。
  三胖子马上瘫在哥们怀里,一瘸一拐,费力的往前走。
  其余的混混们则缩着脑袋,点头哈腰的对大少赔笑,就好像突然从狼,变成了卖力讨好主子的哈士奇。
  都是老油条,谁真牛哔、谁是傻哔,他们总能正确区分出来。
  古佳书那种张牙舞爪的小哔噶并不值得畏惧,一看就没有经历过什么大场面。
  眼前的少年则不一样,气度深不可测,眼神冰冷阴毒,时时刻刻令人揪心。
  同学们看到混混的变化,全懵了。
  在我们上来之前,到底发生了什么?!
  何梦终于没能控制住表情,愕然的瞪大眼睛——有生以来,她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失态。
  在眼前这一幕发生之前,她将小鹿被救的经过理解为“汪言及时拦住对方,并告知,小鹿并非KTV员工,死胖子羞愧收手”。
  现在看来,好像……并非那么简单?!
  何梦把下唇收回嘴里抿了一下,熟悉的人都知道,这是她在真正不知所措时才会有的小动作。
  她突然意识到,汪言的神秘,可能已经超出自己的想象极限了。
  古佳书紧紧皱着眉,表情阴晴不定。
  他在被混混们忽视的时候尚未觉得有什么,胜利者应该宽宏大量嘛!
  但是,眼看着那群乐色又跟汪言玩了一出前倨后恭,顿时有点受不了了。
  一个个的都怎么回事啊?
  怎么总特么分不清大小王呢?
  马德智障!
  就在古佳书又开始有点暴躁的时候,对面大厅的电梯门突然打开,下来四五条大汉。
  打头的是一个黑厮,黑貂大衣、黑裤子、黑布鞋,半袖纯黑T恤被大肚子高高拱起一个圆弧,腋下夹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黑色纯皮包,浑身上下唯一的亮色就是挂在脖子上的黄金关公吊坠。
  在汪言眼里,黑厮的形象简直土到掉渣,但是在鼓角,偏偏就是这种形象最混得开。
  “怎么回事?小三,你身上谁打的?”
  黑厮冷着脸,沉声发问。
  三胖子一看到黑厮,简直像是看到了失散多年的亲爹,才开口就哽咽:“龙哥……”
  但是哭归哭,他可不敢说是因为什么。
  一来是感觉丢人,二来是真的不想和汪言杠上。
  那几位小公主小少爷谁最有钱,那看不出来,但是谁最难惹,他心里一清二楚。
  江湖传奇里总讲谁谁谁临危不惧,面对众多敌人面不改色,可是在混了十多年江湖的三胖子看来,真能做到临危不惧的,五个指头都凑不够。
  最起码眼前的龙哥就做不到,被对头带人堵住路,照样转身就跑。
  所以,还是别给大哥找麻烦了……
  三胖子支支吾吾的不肯说,还一个劲儿挤眉弄眼打眼色,龙哥立马明白了——今天的事儿不占理,而且对面很硬!
  干得漂亮!
  龙哥对三胖子回以赞许眼神,却训斥一句:“一天到晚净惹事!”
  然后抬头打量对面的一票小孩子,看看谁是领头的,打算去圆个场面。
  灰色地带的大哥,混的就是一个场面。
  小弟求救不来不行,兄弟们会寒心,同行们会嘲笑。
  失了脸面,便等于削弱力量。
  同理,既然人来了,哪怕对方很硬,亦要把场面圆上,不然好像是怕了谁似的。
  正打量着、琢磨着怎么开口,对面突然蹿出一颗大脑袋。
  “你瞅啥?!”
  (⊙ˍ⊙)!
  现在的孩子一点都不讲江湖规矩啊……
  这TM怎么接?!
  龙哥楞住了。
  身后的小弟可没惯着,梗着脖子就顶了上去:“瞅你咋滴?!”
  古佳书心气儿正不顺呢,当即再不犹豫,抄起手机拨号:“到哪儿了?”
  哟?
  熊孩子还不蠢,知道提前摇人……
  龙哥眉头一皱:“小老弟,你是谁家孩子?别大水冲了龙王庙,自家人撞自家人。”
  “谁特么跟你是自家人?”
  古佳书冷笑着开喷:“年年到我家里拜码头的,可没你这号欺负小女孩的烂人!”
  口气虽然狂,但古佳书是真有底气来着。
  不管是客人到家里拜年,或者跟父亲出去拜年,他都没见过眼前的龙哥。
  至于道上所谓的三龙二虎……都是狗屁!
  鼓角总共那么十几个真惹不起的,我心里都有数,你可不在其中!
  古佳书越想越觉得有道理,于是彻底抖起来了。
  “手下养着一群废物,跟我吆五喝六的,你算老几?”
  被一个小孩子反复往脸上猛抽,龙哥终于挂不住了,一挥手,示意小弟们动起来。
  “压上去,把他们赶回包厢,堵住门!今天,老子要让他们家长亲自来领人!”
  言下之意,就是别动手。
  可见龙哥仍旧很有分寸,只是在争一个面子。
  小弟们顿时觉得扬眉吐气,狞笑着转身围上去。
  惟有三胖子有点迟疑,犹豫着该不该警告大哥一声,那个贴着墙的闷葫芦才是正主,最特么吓人。
  恰好此时,古佳书炸了:“我看你们谁敢动我一下!我爸是古轩!”
  龙哥一愣,随后龇牙咧嘴的笑起来,笑得既轻松,又狰狞。
  “我说你怎么那么大的脑袋……行了,给你爸打电话吧,我非得亲口问问古大头,怎么教育的孩子!”
  古佳书顿时懵了,感觉事情不应该这么发展。
  敢叫我爸古大头,你到底是谁?!
  眨眼之间,情势急转直下,一群才只是大一新生的小菜鸡们,终于慌了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