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生活系男神 > 第460章 晕,怎么会是她!

第460章 晕,怎么会是她!


  古佳书往左看看,何梦一副很好奇的亚子。
  再往右看看,于秋丽满脸矜持骄傲的微笑,一副与有荣焉的亚子。
  顿时好气。
  汪狗!为什么你总能找到那么清奇的角度装那种清新脱俗的比?!
  何梦倒也罢了,大头对她的态度是敬而远之,没什么兴趣,关键于秋丽总是巴巴的盯着汪言看,介特么太难受了啊!
  接下来又闹哄好一阵,大家问了汪言茫茫多的问题,直到沙雕们开始拼酒,才转移开注意力。
  大少其实没讲多少自己的情况,点到即止,但是已经令同学们接受了如今的神豪汪身份。
  用行话讲,拗人设大成功!
  同学们的好奇心得到满足,渐渐把话题又转到何梦身上。
  “何大美女,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国啊?”
  “我没打算出去。”
  何梦微微摇头,桌子上立即炸了。
  “咦?为什么啊?像你们这种富二代,家里不是都会安排着出国吗?”
  “就是就是!为什么不出去读名校啊?”
  “咱们同届的那个谁,家里比你差老远了,都去了常青藤!”
  “我听她们说,你们都会出国培养国际视野好回来接班……”
  “我一直以为你会去鹰国念个什么贵族女校来着……”
  汪言听着大家叽叽喳喳的提问,同样有点纳闷。
  顶级二代在国内读书的情况并不多,尤其鼓角这地方,中产都拼命把孩子往外送,隔壁那家私立高中,三分之二的应届生都出国了。
  何梦家里搁到全国是什么成色不好确定,在矿城绝对是顶级了,想出国就是分分钟的事。
  所以,是她不喜欢?
  “我不喜欢。”
  汪言脑海里才闪过念头,何梦就摇摇头,轻飘飘开口。
  噫?我有那么了解她?
  大少吓一跳。
  “其实我个人感觉,现在再讲什么国际视野,是一件挺虚的事。”
  何梦微微抬着下巴,腰背挺得笔直,声音平稳,语气从容。
  “今年已经是2016年,我们华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、第一大工业生产国,经济增长虽然放缓,但是仍有源源不断的内生动力和层出不穷的发展机会。
  那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不但在经济上早已被甩到身后,更是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制度困境和社会割裂。
  大学毕业以后,我肯定要在国内发展,紧跟时代潮流,从中发掘机会,可比什么国际视野重要的多。
  与其出国留学,四年时间固定在一座外国城市,不如寒暑假到处走走,真正行遍世界。
  早些年是我们华夏看世界,未来,将是世界看华夏。
  所以上一代富豪比较喜欢将子女送出国,最近两年则发生较大变化——
  比如出国阶层的下移,中产和工薪阶层子女出国占比扩大,富豪人群减少。
  再比如学成回国的比例年年增加。
  另外,大部分企业不再迷信海归光环,海外非名校毕业生甚至不如211有竞争力,清北完全不虚哈佛。
  所以从必要性上来看,如果不是担忧子女在国内受到太多不必要的关注,富豪们已经没有将子女送出国的动力。
  时代变了。
  我在帝都读书,生活安全、吃住舒心,周末花4个小时就能回家陪爸妈,为什么要出国?”
  大家听得一愣一愣的。
  但是,仍然有很多人不认可,眼睛里写着不以为然,写着对国外的向往。
  何梦笑笑拉倒。
  而汪言,表情极其复杂。
  何梦的说法对不对?
  站在她的层次上,再正确不过,甚至正确到足够深刻。
  富豪子女出国,原本就不是为了学知识,不是为了开眼界,更不存在为工作而烦恼的可能。
  于她们自身而言,出国最大的动力,就是脱离家庭的管教和束缚。
  而中产子女出国,自我提升是核心,要考虑未来吃饭问题的。
  两种目标,自然会带来不同的看法。
  汪言也是在何梦说完之后才意识到其中的不同,深受触动。
  何梦的思想成熟而有高度,自我认知极其清晰,夸她一句视野广阔、智慧惊人,一点不夸张。
  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?
  额,其实汪言知道原因。
  以前的屌丝汪,思维和人家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,别说没机会交流,即便有,人家说深了他也听不懂啊!
  怪不得所有人都认同“门当户对”!
  不在一个层次上,确实可以有真爱,但是交流起来鸡同鸭讲,三观处处不同,生活那么累,谁能撑多久?
  男人站高了可以尽情向下兼容,站低了,基本别想高配。
  果然还是要努力自我提升啊……
  汪言叹口气,感觉十分意外——居然从何梦身上得到如此深刻的体会,委实神奇。
  哥看女人,一般只看三项分来着……
  想到那什么分,大少心里突的一动,但是犹豫片刻,终于还是把查分的念头按捺下去,没有动。
  你聪不聪明漂不漂亮关我屁事,好马不吃回头草,哼!
  大少刚放下魔念,何梦却突然主动发来闲聊邀请。
  “汪言,你是怎么想到做直播公会的?”
  汪言一愣,有点小惊讶有点小窃喜,但更多的是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  虽然你诚心求教,可是你富贵哥仍然没法讲实话……
  因为我压根就没做过任何前期调查,被迫营业你懂不懂?
  心里直嘀咕,表面却稳如老狗,高深莫测的回曰:“它就在那里,不是我主动去想的,而是自然而然的看到了。”
  汪言居然如此敏锐?
  结合卖西瓜和椰子鞋的案例来看,简直是一个天生的商业奇才!
  何梦肃然起敬。
  她是一个很关注商业资讯的另类姑娘,水平比普通商科毕业生都高,所以脑补能力更加强大。
  于是饶有兴致的又问一句:“那你是怎么确定那个切入点的呢?”
  切入点?
  你是在问吃播,亦或者是横扫美ko模特?
  汪大少连问题都没搞懂,张嘴就是忽悠:“以正合,以奇胜。”
  何梦秒瘸。
  “你很厉害,看来是真的把孙子兵法读透了,前期的路走得确实又奇又准……我得关注一下你们公司,好好向你学习。”
  别啊!
  你跟我能学出什么好来?
  汪言有点慌,却又忍不住的膨胀。
  高中时期的何梦是个顶难打交道的女孩。
  她会不带任何感情的回应问题,却往往只有一两句,把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明明白白的展示出来,叫人不敢越雷池一步。
  于秋丽表面上对谁都一视同仁,何梦从来不。
  只有家境特别好或者学习特别好的,她才会多聊两句。
  也不是说她婊,她是那种演都懒得演的真傲娇,姿态贼阿拉高。
  班里好像从来没有哪个男生享受过汪言如今的待遇,听听,“向你学习”!
  二营长呢?把我的……
  额,算了吧。
  何梦是一个不下死力气、不全心全意付出,绝对撩不下来的女孩,而且撩到手以后亦未必多幸福。
  有那时间和精力,专注于自身多好?
  早点混到马麻麻那个级别,一万卡都碎给你看!
  即使仍然撩不动她,但是我可以跟她爸拜把子啊!
  “老何啊,咱侄女最近有点皮……”
  “兄弟,该教育你就教育,别客气!”
  “老何啊,咱侄女是不是该处对象了?有相亲人选别藏着,我作为长辈,有时间阔以帮忙看看。”
  “哟,那正好,你嫂子刚给介绍一个,相亲的时候你来把把关?”
  “嗯,就来我庄园吧,我看看小伙子的成色!”
  汪言感觉自己可能有点不厚道,但是真的忍不住,想想都好爽啊!
  内心扭曲得一批,表面上还要谦虚:“别,我的小生意有什么好学的,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大哥……额,有你父亲的一半身家。”
  何梦没有意识到汪言的口误,很淑女的抿嘴笑笑。
  “你可以谦虚,但我不能狂妄,正是因为我有家里的背景,所以才更能明白你所获得的成功有多难得。来,祝你越来越好,以后常联系。”
  何梦主动向汪言敬酒,惊呆了旁边的古佳书和于秋丽。
  她可不是不通世事的傻白甜小女孩,被人忽悠两句就上套。
  实验二代圈里公认最难追的女神,不需要给任何人面子的冷面天骄,居然也向汪言绽放了笑脸?
  汪狗,你特么有点妖啊……
  狗哥却没有任何旖旎的想法,明摆着是正常社交,没什么可联想的。
  正相反,大少心里又有点腹诽。
  ‘有用你就笑脸相迎,屌丝你就拒之千里,年纪轻轻的,要不要那么现实?’
  所以只是淡淡的一笑,敷衍点头:“好,常联系。”
  然而何梦比预想中更敏锐,从前后的交流中感受到了一些东西,带着点纳闷,若有所思的问:“汪言,你好像对我有意见?”
  (⊙ˍ⊙)!
  汪言真心被吓一跳。
  你这是把什么技能点满了?
  “没啊,怎么会呢?”
  大少的笑容无可挑剔,毕竟是拥有【仪态】和【慎言】的男人,技能融合之后的表情控制,堪称大师。
  但是何梦明显不信,深深的凝望汪言一眼,再没接茬。
  正好,乐得消停。
  汪言心里拧着劲儿,继续一切如常的和大家喝酒、哈拉、吹牛批。
  聚会的气氛越来越热烈,小小的一点插曲很快被淹没,但是两个人再没有说过话。
  其实汪言的想法有点不讲理,全世界的成年人都是一样的现实,这有什么错?
  汪言对待何梦,有些双标。
  问题到底出自哪里?
  大少借着喝酒的空档,用心理学知识一点一点的自我剖析,终于想明白了。
  之所以抗拒、警惕何梦,只是因为她代表着屌丝汪阶段的那段惨白人生。
  她没错,但她是那段人生的标志啊!
  得到系统的那一瞬间,是两种截然不同人生的分割线。
  前一段乌漆嘛黑,后一段光明璀璨。
  前一天刚在何梦面前丢人,后一天便立志要成为谁都高攀不起的男人。
  何梦的位置尴尬不尴尬?
  汪言发现,在自己的潜意识里,其实是想和何梦彻底划清界限的。
  那是一种很奇怪、很微妙的感觉,一看到她就会想起以前的种种愚蠢——就好像回头看中二时期的日记,令人浑身发麻,恨不得马上毁尸灭迹。
  但她却又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。
  男人的初恋对象,尤其是没得到的那种,念念不忘个十几年太正常了。
  汪言就够牛哔了,说断就断,半年内想都没想过她,可是仍然要承认她的特殊。
  所以,这事儿可能还没完。
  汪言很快想明白一切,咬着牙,在心里发了狠——
  哥就不信了,我汪富贵就是不想和你纠缠下去,能怎么着?!
  咱们就是普通同学!
  等到你爸都高攀不起我的那天,再论别的!
  洒脱一笑,继续嗨皮。
  酒至半酣,大家张牙舞爪的结束聚餐,下一场是总统套房,半自由活动。
  一部分男生想打扑克,一部分去打麻将,女生可以游泳按摩睡觉或者凑热闹,全都由古公子买单。
  再下一场是唱K,最后蹦迪,一群畜生按着汪言的脑袋让富贵哥请客。
  好吧,反正不包场,有个十多万足够了,穷比汪请得起。
  安排妥当,正要上楼的时候,不出意料,何梦跟大家提出道别。
  下午的活动她是不可能参加的,晚上唱歌则有可能,之后蹦迪又不可能。
  大家没勉强她,只是一个劲的劝:“晚上唱歌一定要来!”
  “到时候再说,你们好好玩。”
  她内敛的笑着,令人琢磨不透、不报希望。
  惟有汪言觉得,她不来反而更好。
  嫌弃归嫌弃,礼貌是要讲的,汪言跟古佳书等人送她下楼。
  电梯刚到地下,出口处已经停稳一辆车。
  劳斯莱斯幻影加长版,一千多万。
  汪大少漫不经心的扫一眼,没有任何惊讶动容,一辆平平无奇的工具车而已。
  木偶似的冲她挥手:“拜拜,一路顺风。”
  何梦淑女的上车,按下车窗,与大家微笑对视。
  突然之间,汪言心里生出一股强烈的既视感——眼前的场景,好眼熟!
  没等想明白,幻影缓缓启动。
  幻影?!
  一道灵光像闪电似的劈在汪言心头,大少马上望向车尾的牌照……
  果然!
  是那辆在香山源小区门口帮了自己的加长幻影!!
  原来是她?!
  晕,怎么会是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