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生活系男神 > 第457章 何梦真来了?

第457章 何梦真来了?


  带着一堆图纸回家,汪大元汪大有兄弟俩兴奋了,当场就拉着汪言出去踩点。
  站在山坡上,咔嚓咔嚓一顿指点江山,尽兴而归。
  “年后我再分批给你打来2000万,按规划来……”
  汪言谈论2000万就像2000块一样的气势,又把大伯弄一愣。
  汪大元倒是没什么多余的想法,知道儿子不差这点钱,半是振奋、半是沉重的点头。
  “嗯,我会经管好咱家基业的……”
  接下来两天,一大家子就开始研究建设顺序。
  经过反复的斟酌对比,山溪鱼塘放到最后,生活区建设放在最前头。
  “汪家坳马上撤村,再进山就不容易了,得把工人和咱们的住址搞起来。”
  “沼气池是重点。”
  “山坳口得向南面打通,修一条三级路。”
  “得预留好空间,先用三级对付着,以后彻底建起来再升级……”
  “修水库和挖溪都是大工程啊……”
  “莫得事,咱搞的是10年建设,10年不成,20年、30年,慢慢熬!”
  汪言掏出来的只是计划里的冰山一角,便已经让父亲和大伯深感压力。
  真正的全景,更是可怕到极致。
  山庄的建设+基本装修,差不多要5到8亿。
  外面那条路如果想升级到高速级别,需要35-50亿。
  若是没有黑科技,肥沃土壤、净化水源都是百亿级别的投资,并且很难做出现在的成果。
  修水库才几个钱?
  当然,如果山庄能打出名气,产品特供某海,那条路可以让市里向国家申请补助,有可能不掏一分钱。
  但是由于某些限制,汪言可能不会玩得那么骚……总之再议。
  几天时间倏忽而过。
  二十八一大早,两家人驱车回到鼓角。
  汪言家里住不下,又把隔壁的房子占上了——喜子哥今年不回乡不放假,要给汪总修007福报。
  家人大扫除,汪言则换身衣服,准备去参加同学聚会。
  张银、王永磊、大头等沙雕从早上就开始催,明明中午才吃饭,不晓得他们急什么。
  开上破破烂烂的二手牧马人,汪言来到东源国际……隔壁的网吧。
  哎哟喂,瞅瞅你们那点出息!
  大少对于前置活动很是不屑,发自内心的觉得,网吧聚会配不上富贵哥目前的级别。
  但是,当他发现大家正在4V5开黑缺一人时,马上劲劲儿的要求参战。
  “卧槽!不行不行,我不和汪儿一队!”
  “对对对,重调重调,得按段位分配队友!”
  MMP!
  (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  狗哥怒了:“你们懂不懂什么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?!”
  扮演过帝王汪,汪言现在的气势贼唬人。
  沙雕们半信半疑:“你的意思是,你现在的水平很阔以?”
  “对!”
  汪言理直气壮的点头。
  然后等到登录游戏,大家意识到不对了:“段位怎么还是青铜?”
  “小号!”
  “皮肤倒是挺全的……”
  “小号也得有牌面!”
  “汪哥那你走哪路?”
  “全可以!”
  大家一想,得给土豪面子啊,指不定下午或者晚上的活动,汪儿一开心,来一句“全场消费由汪公子买单”呢?
  “那你先挑位置。”
  汪言想了想,觉得不能浪,要稳,于是牛皮哄哄的一挥手:“给我中单劫,看我杀穿对面!”
  顿时,一种被支配的恐惧弥漫在众人心头……
  十分钟后。
  “我走位,走位……回手……卧槽,掏空了!”
  双镖全空的汪言,啊的一声躺下,战绩0-5。
  沙雕们纷纷抬头,用看沙雕的目光看过来:大哥,说好的刮目相看呢?
  张银想了想,悄悄问王永磊:“你有没有感觉汪儿更菜了?”
  王永磊恍然大悟:“原来是这么个刮目相看啊!”
  别人不敢喷,那是因为汪言的地位今非昔比,古佳书可不惯着,小脾气愈发暴躁。
  “汪儿我草里打野!”
  汪言想了想,叹口气:“行吧,下局我打野……”
  (⊙ˍ⊙)!
  雅蠛蝶!
  您可以玩辅助么?
  第三局,大少果然被撵到辅助位上,然后成功的把大师段位的小凯搞爆炸了……
  开黑到11点半,具体过程不怎么愉快,故此大篇幅省略。
  大家嘻嘻哈哈的回到酒店,预订的宴会厅里已经聚起来不少女同学。
  汪言跟大头被沙雕们拱卫在中间,目光不经意的掠过一处人群,脚步不受控制的一顿。
  何梦真来了?
  算下来已经有半年多没见过她,微信里最后一句对话是:“谢谢,你的升学宴我可能也没时间去,扯平啦。”
  那句话和红包收取记录一直留在私聊界面中,汪言没删,却也没有再次点开过她的头像查看朋友圈。
  半年不见,她好像比以前更加骄矜了。
  骄是骄傲,矜是矜持。
  她坐在人群中,浅浅的笑着,下巴微收,看人时眸光里带着显而易见的疏离,别的女生偶尔会搂在一起打闹,她始终遗世独立。
  但是,人群的中心一直是她。
  房间的另一个角落里,于秋丽打扮得极其性感火辣,却怎么都不肯往她身前凑,只是时不时的瞟过去一眼。
  这就是何梦,实验本届最漂亮、最令人深感压力的女神,屌丝汪的暗恋对象。
  大头古佳书哈哈一笑,主动迎上去:“大美女,感谢你赏光给面子,蓬荜生辉啊!”
  “我也是咱们班同学,你这么说可就过分了。”
  何梦的回答,就像是标准的上流社会名媛,礼貌、客气、仪态无可挑剔,但是缺乏温度。
  如果说何苗苗是一个野生大小姐,天真烂漫,那么她就是矿城这地方能够教育出来的最高级别的贵族。
  换言之——装得厉害。
  感觉上大学前她病得没这么厉害啊……
  汪言正腹诽着,便见她转头扫来一眼,目光在自己脸上微微一停,流露出一丝真切的惊讶。
  时间短暂,仿若错觉。
  汪言对她怀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敌意,而且自己并没有意识到,因此目光里的挑剔和警惕,要远远大于怀念。。
  视线交错之后,何梦微微蹙起了眉。
  汪言则找上于秋丽,没再关注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