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生活系男神 > 第447章 事业上的另一个春天

第447章 事业上的另一个春天


  下飞机的时候,初新、建武、春夏、夜姐都等在VIP停车场。
  孙哥不爱和小朋友们凑热闹,但是听说汪言要建俱乐部,没急着走。
  “算我一个吧……”
  黑虎吓一跳:“你一个方向盘都懒得碰的人,瞎掺和什么?你有超跑么?”
  “你们不是定好俱乐部展厅了么?回头我弄一辆超跑搁在那儿,车钥匙给小汪。”
  孙哥的语气轻松愉快,引来一片侧目。
  几个年轻人开始窃窃私语。
  “那位是?”
  “不认识……”
  “我好像在哪儿见过。”
  “看岁数就知道平时不混圈,狗哥面子够大!”
  不认识才正常,魔都的大佬太多了,一旦跨圈,基本不可能相识。
  黑虎没急着介绍,眼珠子一转,对孙宏伟坏笑:“那你置备一辆玛莎拉蒂MC12吧,搁俱乐部里镇场子,我们都是实战派,正缺那种收藏级的跑车。”
  “MC12?玛莎拉蒂的是吧?”
  孙宏伟念叨一遍,回头吩咐来接他的司机:“记一下,回去就办这事儿。”
  “办不成可别说弟弟不给你面子啊!”
  黑虎马上把这事儿敲死,笑得像是刚偷到鸡的狐狸。
  孙宏伟淡淡瞥过来一眼:“放心,最多三四千万的事儿,难不住你孙哥。”
  汪言都给吓一跳。
  虎子你可真敢坑人,孙哥根本不开车,你撺掇他买那么贵的东西?
  正要劝,孙宏伟摆摆手:“没事,反正就是一收藏品,和我收表收石头有什么区别?贵点好,正好给你撑场面。”
  看来这是定下来了。
  约好过几天看设计初稿,孙宏伟和大家挥挥手,转身走人。
  建武终于合上嘴巴,对汪言竖起大拇指:“牛哔!狗哥你这面子简直了!”
  确实不容易,眼看着一个不玩车的大哥,为汪言单独买一辆超跑撑场面,那种震撼简直有点魔幻。
  初新试探着问:“臭弟弟,一去三天,你该不会是卖了点什么吧?”
  噗!
  汪大少顿时想起那张银行卡,一口狗血差点喷出来。
  “我是那种人?”
  我真不是,但是人家硬要给,不收多伤感情……是吧?
  一行人又哈拉几句,赶往俱乐部总部。
  汪言坐上初新的帕拉梅拉,只剩两个人,小姐姐忧心忡忡的开口。
  “弟弟你注意点,那个孙哥是商人,跟咱们不一样,下这么大血本,以后指不定有什么麻烦事,你岁数小,玩心眼儿不过那些老油条……”
  絮絮叨叨絮絮叨叨,但是让汪言心里很暖。
  “放心吧,我心里有数。”
  玩心眼不至于,其实就是投资+回报。
  孙宏伟不开车却买超跑,看上去很大手笔,其实并不会亏。
  MC12那种收藏级的超跑,上赛道跟乌龟似的,往那一摆可牛哔得很。
  真收来,那就是国内唯一一辆,既有面子又保值。
  黑虎要的车型很讲究,再往后二三十年,MC12准比918值钱,纯手工打造,全球限量50台,产量就不是一个级别的。
  孙宏伟无非是多收藏一辆车,怎么可能会亏?
  反倒是能不能买到,是个难题。
  一路闲聊,一行人穿过整个魔都,来到嘉定区。
  新俱乐部离魔都赛车场不远,是个带院子的四层小楼,占地面积700多平,总建筑面积2800的样子。
  如今,小楼正在装修。
  建武是最兴奋的,拉着汪言指指点点。
  “一楼是咱们的俱乐部展厅,我决定把两面全打通,装上落地玻璃,按最高标准装修。”
  “到时候,911之类的普通车型都停在外面,或者随开随走,里面只摆放千万级别的珍稀车型!”
  “你想想,如果有一天,展厅里摆满千万级的豪车,那得多霸气?”
  “二楼是俱乐部总部,外加娱乐区。”
  “三楼收拾出来做私密休息区,餐厅、红酒吧、雪茄吧,都搁这儿。”
  “四楼我打算装出五个客房,虽然不太大,但是够安静,只接待俱乐部成员……”
  一帮沙雕小年轻和建武一起畅想未来,激情满满。
  听着是不错,但这成本……
  “没成本!”
  建武拍胸膛:“我自己的楼,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!”
  哟,有楼的大佬!
  失敬失敬!
  嘉定区的房价不算高,商业性质的四层楼可能就五六千万,但这投资已经委实不小。
  汪言琢磨琢磨,感觉不能就这么白用建武的房子,回头问大家:“哥几个是怎么商量的?咱们对对?”
  七嘴八舌一顿呛呛,汪言听懂了。
  整栋楼,建武拿出来给俱乐部白用——是俱乐部,而不是某个人。
  使用时间暂定5年。
  装修费用,俱乐部初创骨干分摊,去掉建武。
  面向会员时,每人每年交5万会费,用于俱乐部工作人员的工资发放、俱乐部维护。
  除此之外,在俱乐部的一切活动都不收钱。
  想举办活动时,要么发起人承担出资,要么参加的众人AA集资。
  俱乐部收人规则:不考察资产,但是需要有一辆400万以上的超跑,而且需要半数以上的骨干成员同意。
  俱乐部解散规则:副会长以上提出,半数骨干同意。
  俱乐部宗旨:以车会友,超越极限。
  会长:汪言。
  副会长:建武、初新。
  初创骨干成员:李一胥、黑虎、春光、夏雨、刘夜、徐娇。
  汪言打眼一看名单,嘿,就三个干活的!
  建武、春光、夏雨,一人管一摊子。
  剩下的有一个算一个,全是混子!
  尤其以会长同志最能混……
  怎么说呢?
  作为一个非盈利机构,以爱好和热情撑起来的俱乐部,目前看问题很多。
  类似的俱乐部很难活过10年甚至5年,因为人的激情都是有限的,20岁喜欢飙车,30岁成家立业以后,自有另一种生活。
  不过年轻就是折腾,汪言没有强行纠正的意思。
  想那么多干嘛啊?
  趁现在大家都有热情,尽情释放才不负青春。
  俱乐部总有终场的时候,友情没有。
  而且,做好梯队培养,时机合适就交接,未必不能把俱乐部延续下去。
  其中,重中之重就是附属车队。
  有正规赛事,有赞助商,有以此为梦的车手,有收益,就有未来。
  车队不死,俱乐部不亡。
  待到某一天,大少不再缺钱,叫赞助商全滚蛋,或许可以搞出很多骚操作。
  研发民族超跑聋瞎一号?
  呸呸!是龙侠。
  建条真空管搞磁悬浮?
  拍一部励志赛车电影,让主角在寻回自我的旅途中灿烂的挂掉?
  额,最后一点不怎么行。
  狗哥讨厌文青,喜欢让人爽。
  总而言之,想象空间很大,可以搞搞看。
  所以……
  “那俱乐部的事儿就交给你们了,抓紧把建车队的消息散出去。”
  (⊙ˍ⊙)!
  建武都懵了。
  “大哥,都忙成这样了,你特么还放羊?!”
  狗哥语重心长:“我要做精神领袖啊!你想啊,堂堂车神,天天抛头露面处理杂事,哔格在哪儿呢?怎么吸引有实力的会员?你们辛苦辛苦,车队我个人投资5000万,好吧?”
  好像有点道理?
  又好像有哪里不对……
  建武懵了。
  其实这哥们没那么好忽悠,不过,凡是把汪言当车神来崇拜的,都容易瘸。
  倒是虎哥、徐娇这种不开车的朋友贼难哄。
  “少扯淡!车队跟俱乐部能是一回事?你就直说吧,俱乐部里面你管什么?”
  “额……”
  大少想了想,感觉一点不伸手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儿,于是很快找到一个折中的办法。
  “我管你们的酒水饮料。挑好的买,管够喝,每年给你们2000万预算。”
  俱乐部是非盈利机构,举办活动有人出钱,日常宅着可没人管。
  每天的餐饮酒水,听着不起眼,真算下来绝对不是一笔小钱。
  人是不多,关键是嘴刁,肥宅快乐水和哈啤可对付不过去,至少得是营养快线和精酿啤酒那个级别吧……手动滑稽。
  但是再怎么喝好的,2000万预算都绝对是高标准了,堪称奢侈。
  初新吓一跳,下意识劝阻:“你有那份心就行,别那么浪费……”
  咦?
  小姐姐你现在扮演的角色有点微妙啊……
  黑虎下意识的看看初新,眼睛一花,感觉好似看到一个姓叶的幻像,赶紧摇摇头,假装心里并不存在嫉妒。
  “别管他,刚刚又赚一波大的,现在正膨胀呢!”
  膨胀汪挑挑眉,微笑着把偷懒的行为锁成定局:“你们又忙又累,我做点后勤保障工作,应该的,那就这么定了。”
  定就定吧,汪言不愿意干活,谁都没辙。
  建武想了想,突然又问:“蒋新想参加咱们的俱乐部筹备,怎么办?给不给一个骨干资格?”
  夏雨挠挠头:“那哥们的级别比咱们高得多,不太好拒绝啊……”
  “但是脾气冲,再出一次HAC的先例怎么办?”
  大家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,蒋公子能带来巨大的声望、人脉、经验,以及几辆很少见的限量车,却存在着意见不合再次分裂的潜在风险。
  讨论一阵,同意和反对的意见基本持平,分不出胜负。
  干叨叨没结果,大家不由看向汪言:“你是会长,你拿主意!”
  哟呵,扔锅扔得溜啊?
  都是跟谁学得?
  汪言心里贼没B数的吐槽着,对于问题本身却胸有成竹。
  “傻啊你们?”
  大少又一次阴比附体,不屑撇嘴。
  “为什么要把骨干成员这种事儿落到明文上?
  正式架构里只有一个会长、两个副会长,其余成员名义上全部等格,帮忙做事都是自愿的,反正又不给发工资。
  不管是谁,愿意来帮忙都热烈欢迎,有苦力不用,要天打雷劈的!”
  众皆恍然大悟,随后,目光变得很危险。
  初新小姐姐娇憨发难:“好啊!感情我们都是你的苦力呗?!”
  大少不耐烦的一摆手:“边儿去!你压根就没够得上苦力的级别,跟着凑什么热闹?”
  哄堂大笑中,初新扑上来猛拍汪言两巴掌。
  乱七八糟的事务一件一件的冒出来,或快或慢的敲定,要建一家俱乐部远比汪言想象得更复杂。
  不过幸运的是,公主大少们的人脉能力也够强。
  靠着热情的驱动,居然发挥出极高的效率,让汪言放心的当了一次甩手掌柜。
  初步估计,3月份的时候俱乐部就能正式成立,并且举办一次大型聚会。
  “超大型的!”
  “比海天更牛哔的爬梯!”
  “对,要让全魔都的二代们都知道,咱们俱乐部到底多牛哔!”
  几个大龄中二嗷嗷叫唤着,愁得汪言直按太阳穴。
  兄弟们,咱们俱乐部连名字都没确定呢!
  还海天……
  我李锦记差在哪儿?!
  但是汪言并没有开口提醒大家关于名字的问题——再让他们犟犟起来,没有俩小时不算完。
  现在就够麻烦的了,车手和赛车都很难搞,车队的建立会比俱乐部更难。
  6月份就是国内第一届超跑GT赛,3月就要报名,时间很紧。
  “都联系一下试试看吧,事先说好,第一届我绝对没有时间参赛。”
  汪言的话让大家有点泄气。
  “你不参赛咱们哪有机会拿奖牌啊……”
  李一胥反倒生怕汪言参赛,急忙缓颊:“车队的建立本来就不应该急于一时,GT是比拼整体实力的多程常规赛事,光靠汪言一个人,谈何健康发展?”
  道理没毛病,大家怨念一阵,终于还是接受了。
  中午大家简简单单吃了顿海底捞,然后就各忙各的去了。
  初新小姐姐很期待的看着汪言:“下午没什么事儿的话,陪我逛逛街?”
  大少看着海底捞楼下的建行网点,心不在焉,心痒难耐,心乱如麻,心火烧心火烧……
  “有事儿,大事儿!”
  “哦……”
  小姐姐很失望,但是并没有把汪言扔下。
  “那你去哪儿?我送你。”
  嘶……
  这就不方便直接去看嫖资了啊……
  “回公司,王庭娱乐马上搬新家了,乱麻似的。”
  渣汪只用一秒时间就找到合适的理由,然后理直气壮的坐上帕拉梅副驾驶。
  “司机,出发!”
  司机没看领导,微微噘着嘴,情绪不怎么好。
  初大小姐还不是很适应被人反复拒绝的情况。
  最开始汪言还没发现,跑车蹿出去一段路以后,才从对方反常的沉默里察觉到不对。
  “新新姐,怎么了?”
  “没怎么,累。”
  她不说,汪言是真没处猜去,一头雾水。
  “那我给你讲个笑话吧?”
  “不要。”
  生硬的拒绝以后,她马上补充一句:“我笑点奇葩,对段子反应迟钝。”
  妈耶,情况有点严重啊?
  初新向来是个没心没肺的乐天派,情绪如此低落的时候,极其少见。
  虽然从最后的补充能够看出来,她还是很注重汪言的感受,但是……
  到底是为嘛啊?!
  其实很简单,就是关系升华期陪伴太少、拒绝太多,所导致的安全感缺失和自我怀疑。
  用女性视角来解读——
  我对你那么用心那么重视,你却对我没那么用心没那么重视,你愚蠢你没有感情你不懂珍惜你大男子主义!
  然后发展成反思——
  我是不是不够好、我是不是太在乎你了、我们是不是不合适?
  最后便是自然而然的情绪低落。
  当然,初新的心事里面还夹杂着许多更为现实而又复杂的东西,没法一一区分。
  突然袭来的女儿心事,本来就不可能被任何人猜透。
  所以……
  汪言有点麻爪。
  大少唯一能够隐约感受到的,就是那种志趣不相投年龄不相符所导致的纠结。
  此刻,渣汪又想到了那张银行卡,并且由衷的开始怀念叶子雯。
  如果所有姑娘都像她那样,那该有多好?
  具体是哪样……不可嗦,不可嗦……
  算了算了,先想想怎么哄初新吧。
  作为女人,她并不是不可或缺。
  作为朋友,汪言却并不想失去她,她大方、仗义、爽朗、对谁好就掏心掏肺的好。
  绞尽脑汁的想着最近看到的段子,沙雕汪终于从沙雕弹幕里找到一丝灵感,并且羞耻的感到有点兴奋。
  “新新姐,我给你唱首歌!”
  初新有点懵:“你会唱歌?聚会时怎么从来没听你开过口?”
  “不是谁都有资格听我唱歌的,我只给值得的人唱……”
  汪言如此狂妄,反倒激起了初新的兴趣,并且深信不疑。
  “看来你唱歌很棒棒喽?也是,你一身大哥阔少的架子,最爱藏着掖着,装高冷。”
  大少满脸深沉,努力控制着嘴角的微抽。
  姐你千万别误会,我不是爱装高冷,是在KTV里不得不高冷!
  你不知道我上次在公众场合唱歌时被人打得有多惨!
  不过……
  “咳咳,这次就不给你唱大歌了,来段RAP。”
  “呵!多才多艺啊?”
  初新又提起一丝兴致,刚才那点小情绪成功被压制。
  “咳咳,听好啊,歌名叫——姐姐哟,你真漂亮!”
  念歌名时,汪言就已经开始。
  声音不再是刻意保持的沉稳或者高冷,恢复到正常年纪的活泼轻快,然后……
  来了一段0.5坤水准的莲花落。
  “姐姐的腿不是腿,塞纳河畔的春水。
  姐姐的背不是背,保加利亚的玫瑰。
  姐姐的腰不是腰,夺命三郎的弯刀。
  姐姐的嘴不是嘴,爱神流下的眼泪。
  姐姐姐姐你真美,为你痴狂为你醉。
  姐姐姐姐你真媚,好像和你一起……”
  莲花落的水准不怎么高,但是段子很有趣,汪言又难得搞一次事儿,效果很好。
  RA到一半的时候,初新就已经控制不住的笑了起来,盒盒盒盒,大鹅似的。
  汪言一看把她逗好了,当即有点飘,最后一秃噜嘴,差点把狼子野心……不,那是原段作者流氓,和我汪正派没关系!
  也不知道初新怎么能反应那么快,唰的把脸一板,用眼角斜楞过来:“唱啊?想怎么着?”
  “和你……和你……”
  渣汪都快急哭了,一时间真押不上韵啊!
  和你半天,突然急中生智,想起当初共同经历的某个画面。
  “和你开着跑车一起飞!”
  这句一出来,气势汹汹的初新突然脸蛋通红,一脚油门踩到底,让帕拉梅代替自己发出一声咆哮。
  汪言懵了。
  这种莫名其妙的展开又是怎么回事啊?!
  我这辈子到底有没有希望搞懂女人啦?!
  女人:没戏,告辞,不会!
  不过不管怎么着吧,初新是被哄好了……大概是。
  一分钟不到,帕拉梅来到王庭娱乐楼下,小姐姐把汪言撵下去,又是一脚地板油,飞快逃走。
  ——在汪大少的感应中,至少有8分是落荒而逃的狼狈。
  神经病!
  你和叶子雯肯定处得来!
  吐槽一句,汪言默默看一眼隔壁的工行自助网点,脚步坚决的迈向大厦正门。
  一分钟后,大少从楼内通道拐进网点,面沉如水的站在提款机前。
  看一眼……我就看一眼!
  深呼吸,掏出银行卡,插进读卡口。
  滴!鸭王卡!
  自助提款机好像是坏了,大少听到一声并不正确的提示音。
  颤抖着输入933339,两秒后,屏幕上出现操作界面。
  查询余额。
  个十百千万,十万,百万……
  卡里面有整整140万!
  介是个什么数?
  她补给我的那块翡翠原石差价么?
  拍卖价125万,最终价值评估到265万么?
  好像是这么回事。
  汪言心里松下一口大气,取出卡,溜溜达达往电梯口走。
  心情很轻松,却又有一丝奇妙的失落。
  刚走到电梯里,按下楼层,突然意识到不对,面色勃然大变,马上开始掰手指头。
  1、2、3、4、5……13、14!
  我去!
  不算不知道,一算吓一跳,哥这么威的吗?
  三天时间,给她讲了整整14个鬼故事!
  所以,是按故事次数给钱的?
  富贵哥一脑门磕在电梯金属板上,哭笑不得,有点自闭了。
  理智上,认为10万不少了,简直有扰乱市场的嫌疑。
  感情上,又对事实有点接受不能。
  我可能是这世界上第一个跟大美女收过夜费的神壕……
  MMP,怎么想怎么觉得丢人……
  沉郁10秒,反思10秒,忏悔10秒,30秒钟后,汪言把银行卡好好收在钱包深处。
  并且做出最终决定——
  攒着!
  我特么非得看看,哥在这行里到底能赚出多少身家!
  叮!
  电梯门开了,于秋丽出现在门口,看到汪言吓一跳。
  “你咬牙切齿的想什么呢?”
  “你不懂。”
  汪大少满脸丧气的摆摆手:“我不想奋斗了,我找到了事业上的另一个春天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