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生活系男神 > 第446章 妈耶!梦想成真的新职业

第446章 妈耶!梦想成真的新职业


  大脑急速转动着,主意一点点成型,汪言却没急着和黄家俊摊牌。
  所谓的“行事有章法”,大约便是知道什么事能做、应该怎么做、做到什么程度。
  深浅轻重,各有灵妙。
  汪言的第一句话,只是简单的试探。
  “俊少,你的人情也不是白来的,不补给你点什么,我心里难安。”
  黄家俊显得很不乐意,感觉汪言没把自己当朋友:“嗨!车神你说这个就没意思了,不就一句话么?”
  “朋友归朋友。”
  大少十分冷静:“如果就这么一块料子,那我就生受了。可是,接下来我再看中别的怎么办?不能让朋友一直白帮忙,吃亏搭人情。”
  黄家俊一愣,随后很干脆的反问: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  这句话就有点内意思了。
  谁家公子都不是傻哔,豪爽归豪爽,但是,帮一次忙是情分,一直倒搭那叫棒槌。
  在商言商,合作互利,才是长久交往的根基。
  汪言微微一笑,摊牌一半:“要不这样,我再相中哪块料子,如果是你用人情问到的底价,省多少我补给你三分之一的现金。”
  很公平。
  黄家俊微微点头表示认可,随后眉头又一皱。
  “车神,事先说明,兄弟不是对你的提议有意见啊,关键实在有点犯不上——我搭着人情赚朋友那三两百万有什么意思?
  昨天那是讨个好彩头,50万的东西咱们谁都不在乎,就当交个朋友,今天再这么玩,真没必要。”
  虽然被拒绝了,但是汪言反而很满意。
  这人不贪财,而且拎得清,是个不错的临时合作对象。
  所以,大少把提议又深化一步。
  “那要不然这样——咱们两个一人出一半钱,我负责看石头,你来讲价,亏赚都平分,怎么样?”
  黄家俊眼睛蓦地一亮:“有把握么?”
  神眼挂B汪实话实说:“基础的技巧我懂得不多,但是我看半赌明料是靠审美感觉的,讲真,没切开之前谁都不知道结果,所以出资比例可以继续调整,你考虑考虑吧。”
  黄家俊沉吟片刻,显得特别冷静。
  “其实我个人非常信任你的感觉,昨天那两块料子的赌涨成功率可是百分之百,事实不会说谎。”
  汪言默默等着他的但是。
  “但是,如果要玩太大,光靠感觉可不成……我出3成资金吧,讲价提成就不要了,亏赚我都拿3成。”
  这才是一个精明二代应有的素质,老黄比老周靠谱太多了。
  “成,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  汪大少点点头,随后,又胸有成竹的一笑。
  “正好份额足够,我再去把孙哥拉来……”
  黄家俊蓦地瞪圆眼睛,琢磨一阵,猛拍大腿:“卧槽,妙啊!”
  孙宏伟浸淫玉器鉴定十多年,经验丰富、眼力毒辣,对料子的初步判断十分精准,是个优秀的断玉专家。
  但是,断玉专家的局限性,在他身上亦有体现。
  所谓“神仙难断寸玉”,描述的正是那些高手。
  一搭眼就能断出个七八成,看得出哪块原石值得赌,但是剩下的两三层全靠蒙,非人力所能为。
  而那两三层偏偏是最为关键的核心价值所在,断错便会输得一塌糊涂。
  如此,方才叫赌石。
  “车神你和那位孙哥可不正是天作之合?!”
  黄家俊一激动,飚出一句成语,垮得稀碎。
  你才天作之合!
  你和所有男人都合!
  汪言脸一黑,默默转身去寻孙宏伟。
  孙哥听说汪言的建议,终于不淡定了。
  一直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的表情,微微的那么一垮,露出一个有点小油腻的笑意。
  “这事儿可以做。我初筛,你精选,小黄探底价,咱们各有短板各有优势,合则三利,是个好主意。”
  孙宏伟很有气度,坦然承认自己的不足,并且毫不介意让汪言一个新手来主导最关键的环节,也是个狠人。
  顿了顿,孙大亨又深深的看一眼汪言:“其实我昨天就在想,如果以后咱们哥俩处得来,下次缅甸公盘的时候我就会请你同去,你拿大头,我打下手,也未尝不可。”
  如果处不来呢?
  孙宏伟没说,但那联系可能就断了。
  以汪言在翡翠领域的人脉,灵觉再强,捡漏的性价比都不会高到哪去。
  一次公盘至少一两万块原石,一块块扒着看,得挑到什么时候去?
  这是分则两害。
  同时也说明一个道理——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,别惦记着吃独食,香不到哪去。
  ……
  “那行,孙哥你和俊少各出3成资金,专注于各自的分工……”
  汪言说到一半,看一眼黑虎。
  虎哥平静微笑着,对这事儿始终没有插口。
  关键时刻,这货终于体现出远高于普通人的素质——分寸感十足。
  没有独特的作用所以干脆就不掺和,不为眼前利益所动,注重保护关系和感情。
  都是人精啊……
  不过我汪富贵办事会差?
  汪言不动声色的把话风一转:“我手头上现金不多,虎哥,你出一成资金,帮我缓缓。咱们四个凑出一个亿来,不多不少,风险可控,怎么样?”
  孙宏伟当然不会有意见,反而很满意。
  黄家俊不可能为这点小事驳汪言面子,又和黑虎臭味相投,笑嘻嘻点头。
  虎哥想了想,没推辞,主动接手杂务:“时间紧、任务重,那我就帮你们跑腿填标处理杂事。”
  “好,兄弟齐心、其利断金,来,咱们走起!”
  一个简单而又不容易的合伙人团体,就此成型。
  简单的是合作方式,没有任何复杂之处。
  不容易的是人力嵌合,想组织4个普通人一起干一件事都不容易,总是各有各的想法,更何况现在全是大佬富二代。
  看似三言两语就搞定的过程,其实正意味着汪言已经拥有了足够的威望和能力。
  半年前,暴发汪非常担心,自己要如何去驾驭10亿级的财富。
  现在,答案已经握在手中。
  ……
  接下的事反而不再值得详提。
  看料子、研判、对证、沟通底价、填标……时间过得飞快。
  其中最难的一部分工作内容,在黄家俊那里。
  公盘是暗标,探明摊主的心里底价仍旧不够,因为没人知道有多少人对同一块原石感兴趣,会给出一个什么样的价格。
  但是呢,摊主有可能了解买家的大致心理价位区间。
  互相沟通试探的时候,肯定会有蛛丝马迹。
  而且,最关键的是摊主的拦标。
  一旦摊主高价拦标,那是准准的流拍,一旦摊主放弃高价拦标,主动给出最低价,那就有极大机会拿下。
  比如30520号原石,摊主的最新拦标价是1498万。
  汪言填的是1500万,基本稳拿。
  但是如果想占摊主太大便宜,以坑骗的心理填个1300万,那就会被拦下。
  博弈无处不在。
  中午简单对付一口盒饭,一直忙活到晚上6点收盘,“狗俊虎伟”团队总共填出1.3亿元的标书。
  关于团队名,中午吃饭的时候两人犟犟半天。
  正经八百比帅,黑虎颜值有90分,按着狗子摩擦。
  但是出钱多的是大哥,最终投票三比一,虎哥你乖乖伟着吧……
  “你才萎,你全家都萎!”
  虎哥碎碎念一下午,却并没有影响到俊狗的好心情。
  1.3亿的标,预留出很多空间,用于防止拍卖失败。
  如果所有料子都拍成,那3000万将由黄家俊垫付,等到切完石头再算账。
  总共22块原石,优中选优,分散投资,亏损的概率不大,但是能赚多少,谁都没数。
  明天就是开标日,四个大老爷们都按捺不住兴奋,喝了一通大酒。
  狗哥嫌他们碍事,下了死手,全放倒了。
  然后……
  黑虎和黄家俊这俩犊子,反手把叶子雯放倒了!
  汪言拎着个醉鬼回酒店,叫来个女服务生伺候她,自己孤零零看了一夜文件……
  早上8点多,她终于醒来,黏人巴拉的缠上来,感动至极的喃喃自语。
  “从来没有人这么照顾过我……狗狗,你真好!”
  ⊙▽⊙!
  哈?!
  大姐你对我到底有什么误会?
  没等汪言想明白到底要不要解释,嘶!
  省略号来了。
  日上三竿才起床,大家聚一块吃饭的时候,暗标结果已经出来了。
  团队总共拿下18块原石,花掉1.085亿人民币,有一块表现很好的大料遗憾拍丢。
  “挺好的,完美达成目标!”
  大家的心情并不郁闷,反而很愉快。
  因为所有拍下来的料子,都是相对较低的价格。
  翡翠的品质好不好只是能否赚钱的决定因素之一,另外一个重要因素,自然是成本。
  黄家俊的工作,成效巨大。
  真要按照摊主那种漫天要价的方式投标,谁都玩不起。
  不是多花钱的问题,而是根本不会拿下这么多原石——太贵的直接流拍,被卖家拦回去了。
  “下午去提原石,咱们去哪儿解?”
  “找个安静的场所吧,注意保密。”
  黄家俊举手:“我舅那有个私人的厂子……”
  “别动你的关系。”孙宏伟摇头,“我有地方。”
  靠黄家俊的人情才压下那么多价,解石最好别用他的人,这地方关系复杂,很难保密。
  不然卖家知道黄家俊大赚,心里难免犯嘀咕,不好。
  吃饱喝足,大家来到孙宏伟家里设在这边的仓库,用自家师傅开始解石。
  整个一下午,大家就瞪着眼睛死钉在这里。
  最开始还忐忑来着,切到中间开始嘻嘻哈哈,再往后,喘气越来越粗,眼睛越来越亮,表情越来越震撼。
  合买的18块原石,彻底切垮3块,里面的晶体形状非常美,但没有价值。
  微亏微涨8块,都有货,因为裂和棉等问题,表现不尽如人意。
  大涨6块,掏出来的翡翠既有体积又有外观。
  暴涨1块,一整块紫罗兰,4公斤多,基底糯,越往上水头越足,最上面的一半甚至是纯净高冰,出彩至极!
  切出来以后,孙宏伟和黄家俊甚至因此而产生分歧。
  一个觉得,整体雕成一个摆件才不算暴殄天物。
  另一个觉得,拆开做小件,特别容易出手,可以快速回笼资金。
  但是不管怎么搞,精雕之后的成品总价,都不会低于1.5亿。
  “发了!我们发了!”
  黄家俊比想象中更激动,脸色涨得通红。
  汪大少只是稳稳当当的微笑:“我以为你不会太在意两三倍的盈利……”
  “靠!谁会不在意5000万的利润?”
  带着佛珠的富二代翻起一个白眼,对汪言这种强行装哔的行为表示鄙夷。
  “就算我确实不缺5000万,但我没法不喜欢亲自赚到5000万的这种感觉,比特么啊~的一下嗨出来都爽!”
  行吧,这是一个好理由。
  汪言猜,小俊同学可能从来都没有亲手赚到过哪怕1000万。
  ‘哥已经亲自赚出来10个亿了……’
  ‘嗯,喘出来的也算赚,没毛病。’
  要脸面的汪大少并没有把心里的嘀咕说出口,笑呵呵陪大家庆祝。
  粗估的结果大概是3个亿,血赚两倍。
  黄家俊有公司可以处理翡翠,是他母亲开的——黄家主营建筑和地产,娘家亲戚基本不碰那两行,但是其余偏门划拉个遍。
  大家商量一阵,最后,决定由孙哥将所有玉料购买下来,直接付给大家现金。
  因为黄家俊母亲的公司就在本地,一旦出现大批高质量翡翠成品,又没有明确的进货渠道,绝对有人会猜到这次赌涨。
  都是行里的老精痞,谁都不傻,所以最谨慎的做法就是带回魔都。
  商量妥以后,孙哥买断,分钱。
  汪言最终到手9500万,比预计中更多一点。
  因为玉料不止是钱,更是重要的货源。
  一眨眼,大少手里又有1.15亿现金了,赚得美滋滋。
  黄家俊更美,红着眼睛问:“哥,亲汪哥,6月份平洲应该会有大型公盘,再来一波不?”
  让汪言学断玉,大少肯定不干,没时间、嫌麻烦。
  但是如果孙宏伟和黄家俊能搞好后勤,直接来捡钱,那没问题。
  “行啊!不过咱们的玩法上限有限,你注意点。”
  “放心,我懂!”
  但愿你是真懂……
  汪言反正是清醒得很,再合作一次,估计这生意就做到头了。
  熟悉的摊主不可能一直给面子,不熟悉的摊主占大多数,本身能捡的便宜就有限。
  下一次的平洲公盘,最多能容纳大家2亿资金,再多就得面对其余摊主和大量买家,去实打实的拼价格。
  如果要拼价格,为什么不直接去缅甸公盘?
  孙宏伟和汪言两个人就能搞定。
  不是不想带黄家俊玩,只是,在这种层次的合作中,必须得有足够的自身价值,才能保证不出问题。
  商业社会,玩归玩,公归公,做好隔离,方能不伤感情。
  打定主意6月份再搞一次就收手,汪言不动声色的转开话题。
  “来吧哥哥们,把我那块料子切开,看看能给我女朋友来带什么惊喜。”
  “好勒!上台!”
  切线都是早都画好的,师傅拿来30520,直接上手开切。
  不出意料,那两条裂极深,玉碎了。
  但是在两条裂的中间,汪言感知里最美的那部分,荡漾着一抹充满灵性、翠意喜人的绿。
  “卧槽!帝王绿?!”
  黄家俊蹦起来差点磕到房梁,嗷一嗓子,把所有人都吓一跳。
  “真的假的……哎哟,真特么满!”
  满,指的是翡翠的绿色。
  均匀填充、绿意浓翠,便是满绿。
  至于帝王二字,没有什么公论,但一般都要求水头在玻璃种级别。
  孙宏伟凑上去扒拉起没完,又是感慨,又是叹气:“漂亮,真漂亮……好多年没有看到这么好的料子了……可惜……”
  可惜的是太碎。
  总共就3、40克的样子,结果还碎成三片。
  “这料子,但凡再大一点,能换我们特区一层楼!”
  三人把汪言挤到一边,啧啧称奇。
  叶子雯进不去,比汪言都急。
  “汪汪~~~我想要~~~”
  唰!
  神秘北极圈,阿拉斯加的山巅……
  BGM中,貌言傲然而立。
  但我们狗哥脑子是清醒的。
  “给我女朋友留着的,你跟着凑什么热闹!乖,外面那些碎石头拿着玩去。”
  叶子雯早知道汪言有女朋友,然而并没有耽误她放大乱来。
  之前其实没怎么嫉妒那个神秘女友,现在却突然发起小脾气。
  “你偏心!你渣男!你不爱我!”
  明明是你主动吃的嫩草,现在跟我扯什么爱不爱呢?
  爱是说出来的么?
  渣汪都懒得回她,直接竖起一根中指。
  叶子雯气得直跺脚,上前一把抓住,张嘴就咬。
  汪言没躲,只是气质一变,冷眼望着她。
  叶子雯可能是一个天生的妖精,意识到跟汪言撒泼没用,马上改套路——牙齿轻轻锁住狗爪子中指,开始上菜。
  卧槽!
  大少彻底被这妞搞服了。
  要是现实里真有西幻小说中的欢愉之神,她至少能干个大祭司。
  眼看着叶子雯都没搞定汪言,黄家俊索性就懒得问“卖不卖”了。
  孙哥更痛快:“小汪,首饰我找人帮你做?保证是大师。”
  “好,谢谢孙哥。”
  汪大少点点头,简单扫一眼那三块所谓的帝王绿,感觉掏出来以后反而没有在石头里美了。
  不过汪言已经有了足够的见识,知道那东西抛完光之后会有多漂亮,心情十分愉快。
  “你打算做什么?”
  “够做什么?”
  孙宏伟经验丰富,张嘴就来:“一个大点的挂坠,两个指甲盖大小的戒面,四枚单面耳坠。”
  汪言想了想,很快打定主意。
  “最大的做个佛牌,我打算送我妈。中等的做一整个吊坠,小的做两枚耳坠,送我女朋友。不用特意省材料切开,您看着设计。”
  “孝心!”
  孙宏伟竖起大拇指,略一掂量,点点头。
  “种水都够好,做水滴坠确实会更漂亮,回头我给你找人好好琢磨琢磨,尽量做成年轻人喜欢的款式。”
  汪言难得咧嘴笑一次:“那麻烦孙哥了。”
  黄家俊狗头狗脑的凑过来,挤眼睛:“哥,您就不想问问这几个坠子多少钱么?就那么直接送女朋友?”
  汪言不屑的瞥他一眼,伸手一指刚开出来的那堆翡翠原料。
  “满地都是钱,你看我急着捡么?”
  嗖的一声,一只小母牛以第一宇宙速度蹿向苍茫宇宙……
  哔格崖岸,直入云间。
  黄家俊被怼得灰溜溜的,拱拱手,圆润滚蛋。
  服辣,我服辣还不行吗?!
  “剩下的料子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  孙宏伟笑着问,瞄一眼叶子雯:“我给你雕点小玩意,你留着送别的女……性朋友?”
  中间的断句极为微妙,虎哥在旁边吭哧吭哧笑。
  叶子雯委屈巴拉的撅着嘴,乖乖等在汪言身旁,蹭啊蹭的,好像小猫求摸。
  你看我多乖,快疼我!
  汪言却想都没想就拒绝了。
  “别,我有别的宝贝给叶子,剩下的料子您都收着,拢一块设计个什么摆件吧。”
  “成。”孙宏伟点点头,“那你打算送谁?我琢磨琢磨怎么设计。”
  “除了给我妈那块佛牌,剩下的都给我女朋友……对了,她是学跳舞的,您看看有什么好思路没有吧。”
  这波狗粮,把叶子雯彻底齁着了。
  脸色阴晴不定、眼神又妒又恨,十分之不爽。
  不过她没敢再闹,汪言是委实不吃她那套,和周崇山没法相比。
  就在这一瞬间,面板里的好感度biu的一下,从89点蹿到91,突破到一个非常敏感的层面。
  汪言没注意,如果注意到了,肯定懵哔。
  咋滴?
  你是受虐型的啊?!
  当着你的面给女朋友置办嫁妆,你反而涨好感?!
  这世界上吧,有些事儿就是如此奇妙,不讲理来着。
  不懂,那是你见的少。
  ……
  费劲巴拉的把所有事都安排完,时间已经是晚上8点多。
  收获满满的一行人,结伴又去喝大酒。
  第二次,汪言把三个好兄弟好大哥全放倒。
  叶子雯涨了记性,没被那俩牲口灌多。
  明天早上的飞机回魔都,小妖精好像是想把一年的分量都用完,抵死痴缠。
  富贵哥头一回面对一个女人感觉吃不消,没办法,为liǎo尊严,开了一次小憩的大招。
  然后……
  Hiahiahia!
  刚才是谁跟我叫号来着?!
  将近6点才睡觉,8点多就被虎哥叫醒了。
 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第一时间并没有意识到面板里有提示,反而发现,叶子雯不在身旁。
  咦?!
  哪去了?
  都伤成那样了居然还能走得动道?
  扶着腰爬起来,发现床头柜上有一张便笺,上面趴着几行螃蟹爬出来的字,旁边还搁着一张银行卡。
  “姐走啦!”
  “你的服务姐很满意,卡里是赏你的过夜费!”
  “小奶狗,记住,是姐碎的你!回去别乱吹牛哔!”
  “密码是933339,不许给别的女人花!”
  “下次,姐去魔都,还点你的钟!”
  ⊙o⊙!
  汪言懵哔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卧槽,我特么真的开发出新职业啦?!
  叶子雯我%¥&@!
  大少哭笑不得的收好纸条和卡,懵懵噔噔的和虎哥下楼。
  心情……十分之不爽,而又夹杂着一丝丝奇妙。
  一路上,每路过一家有提款机的银行,心里就莫名发痒。。
  麻皮哟,好想去看看……
  到底给了多少钱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