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生活系男神 > 第443章 熊孩子要炸了

第443章 熊孩子要炸了


  “既然是价高者得,我想看看你的料子,汪少你应该不会介意吧?”
  钻圈扬着下巴,斜睨汪言,眼神里满是不加掩饰的恶意。
  黑虎坏笑着撞一下汪言肩膀,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取笑大少:“让你到处种草,被事主打上门来了吧?”
  你打野的!
  人家不理你,你就挑事儿搞破坏,欠锁啊?!
  汪大少没好气的扔给黑虎一个“你等着”的眼神,随手把原石放回桌面:“请便。”
  钻圈抄起原石,随意打量两眼,马上开价:“我出6万5!”
  “OK,让给你。”
  汪大少满不在乎的耸耸肩。
  咦?
  这么怂的么?
  所有人都是一惊,完全摸不着头脑。
  正迷糊着,只见汪言又抄起另外一块原石,冲着钻圈晃了晃。
  “那这块呢?要看么?”
  钻圈双眼里闪过一丝狐疑,硬着头皮强撑:“看啊!为什么不看?你可以出价,我就可以加。”
  “OK。”
  汪言仍旧是那么干脆,转头向吴刚问价:“刚哥,这一块怎么卖?”
  吴刚都懒得看编号,随口报个底价:“5万。”
  钻圈马上接口:“我出6万!”
  这一次,汪言却没有再让,秒跟:“10万。”
  钻圈更不肯缩:“11万!”
  汪言继续秒跟,像是卯上了似的:“15万。”
  钻圈来不及想,张嘴便喊:“16万!”
  下个瞬间,大少暗笑着把原石拱手相让:你够虎,我服辣!
  心里笑嘻嘻,表情必须MMP:“再让你一次。兄弟,事可再一再二,不可再三再四。”
  脸色之沉凝,让黄家俊和叶子雯都以为是要动了真火。
  黄家俊急忙劝诫:“周哥,君子不夺人所好,差不多就行了,别伤了和气。”
  钻圈十分不悦:“小俊,我的事儿你少管!”
  两句话,把汪言都听糊涂了。
  黄家俊的劝说显得极有底气,照理来说,只有地位更尊崇的人才会如此开口,不然一旦被驳回来,极伤面子。
  但是,钻圈的回应却更强势,真就把黄家俊硬顶回去了……
  你俩到底谁大?
  老江湖孙宏伟心中有所猜测,靠近汪言,悄悄提醒。
  “小黄应该是黄如茂的儿子,黄总刚好兼着佛山玉石协会副会长,对得上。那可是个狠人,国内著名的妖股ST成商就是黄总的手笔。”
  汪言心里一动:“照你这么说,周二楞的来头更大?”
  “那就只能是周乔鑫的小儿子了,港岛大亨,最早一批回广省投资的爱国人士,澳大梨华商总会的骨干,好像还挂着一个联合国什么部门的荣誉主席称号,身家人脉都比黄总强……”
  哎哟喂,我这是什么命啊?
  随便出来溜达一趟,得罪的人物居然如此牛批?
  其实这就是汪言自身阶层跃迁的象征。
  级别到那儿了,与之产生关联纠纷的,自然不可能再是什么民间小混混、乡村杀马特。
  ——尽管周二楞的做派与民间小混混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,但是仍旧披着一层真正的虎皮。
  就好比今天相遇的场合,吴刚这儿可真不是什么三流二代都能来的,要不是黄家俊的面子……咦?
  黄家俊这哥们好像一点不怵周二楞啊?
  汪大少刚意识到问题所在,就听孙宏伟继续嘀咕:“不过周二楞确实楞,老周比黄总本人是强一些,可是强得极其有限。
  然而在整个广省,王纪李朱四大家族之上,尚有两大家族是真正的民间公侯,一家姓叶,一家姓黄。
  老周都不敢得罪上面任何一家,这小子倒是百无禁忌……
  但凡有点脑子,去查一下广省富豪榜,数数有多少位姓黄,再对照一下历任父母官的履历,都不会喝成这样啊……”
  汪言对此不甚了解,但是仍然吓一跳。
  照这么看,黄家俊背后,至少是矿省姓姚那一大家子的级别?
  实情是……远远不止。
  当然,姓叶的更吓人——.asxs.主角三分之一姓叶,谁敢动?
  汪言不动声色的瞥一眼叶子雯,心里很好奇:秀儿,是你吗?
  孙宏伟直接否掉:“小叶今年24岁,93年生人,和那位对不上,不过不排除是亲戚关系……”
  好复杂!
  汪言其实不太喜欢跟家庭太复杂的人打交道,嫌烦。
  不过再一看她远超黄种人女性平均规模的身后事曲线……
  嗯,我汪言生平最敬佩肯下苦功夫健身的女人,介个朋友,可以交!
  叶子雯没有辜负大少的欣赏,跟在黄家俊后面,接着劝:“你别闹行不行?汪言哪儿得罪你了?”
  ⊙▽⊙!
  你妹哟,这是劝?
  刚才你不是挺会说话的吗?
  现在这是怕我死得不优美不利索?
  汪大少心里涌出茫茫多的怨念,对叶子雯的观感一降再降。
  此女可交但不可深交……
  或者反过来。
  好孩子不会懂汪言此刻的想法,懂的人都是人性大师。
  果不其然,周二楞愈发暴躁。
  “你们可真有意思,原石摆在这儿,谁都可以买,我堂堂正正的出钱,跟汪少有什么关系?是吧,车神哥?”
  汪言不躁不恼,点点头:“理该如此。”
  然后拿起第三块石头。
  “继续出价么?”
  “出啊,怎么不出?”周二楞冷笑着开口,直接把价格拉高到极致,“20万!”
  汪言都不禁一愣,深深回望一眼:“30。”
  “35万!”
  周二楞继续死命往上抬价,表情却变得悠然,有种猫抓老鼠般的戏谑。
  “怎么着?要不要继续玩下去?区区几百万,我亏得起。”
  汪大少:呵呵,好像我亏不起似的!
  “40。”
  “45万!”
  “46。”
  “50万!怎么了,你就这点能耐?!”
  周二楞一点没有迟疑,气势如疯虎般暴烈。
  变故发生得太快,大家压根都没反应过来,一块原价5万的料子就已经被推高到整整50万。
  汪言不得不开始考虑得失。
  既然这是一位真·顶级二代,原本的策略就必须调整了。
  富贵哥最初是想坑对方一笔,同时,为那两块真正的目标做掩护。
  但是,实在没想到,周二楞居然是这么一个损人不利己的玩意。
  偏偏丫还贼有钱!
  十几块石头,两三百万,正常能让大部分二代心疼,继而怯手怯脚。
  一旦对方稍微有所迟疑,被汪言捕捉到那种动摇,就可以将目标夹在中间,用最小的代价拿下。
  然而周二楞只是楞,不是傻。
  不管不顾死命抬价的行为,在外人看来或许很傻,却是眼下最为王道的应对。
  因为,周二楞是真的不在乎亏掉那几百万。
  而他的核心目标,就是让汪言一无所得,一块原石都拿不到。
  富二代之间拿钱斗气,斗的便是一个结果,我压你一头,比亏掉区区几百万重要得多。
  王蒋尹李,都干过这种事儿。
  所以汪大少现在很为难——到底是斗下去,亦或是以目标为重?
  沉吟间,黑虎突然打来一个眼色——看一眼汪言,再看一眼原石,悄悄用大拇指指向自己胸膛,深深点头。
  那意思大概是:你继续坑那二货,把真正的目标留下来,最后我帮你拿下。
  是个好办法,但汪言不准备那么做。
  你主动冲上来找麻烦,不一巴掌扇疼你,岂不是显得我很不懂待客?
  “行,这块归你,继续。”
  富贵哥的表情沉静如水,看不出任何负面情绪,全无丝毫沮丧失落。
  随手又拿来一块石头,却是真正的目标之一。
  吴刚终于又看一眼原石,似是相识,却没有多生事端,仍旧以5万起价。
  汪言敏锐的注意到那一丝不同,心里又多出一分把握。
  不是这块原石只值5万,只是没必要报高价而已。
  周二楞什么都没察觉到,但是仍然三下五除二的把报价拉高到50万。
  然而这一次,汪言再没让。
  “55。”
  “60万!”
  “61。”
  “哟?不缩着了?65万!”
  “80。”
  “70……不对,85万!”
  突如其来的非常规提价把周二楞弄得措手不及,熊孩子的目光突然多出一分警惕。
  但是,没什么卵用。
  汪大少愈发不按牌理出牌。
  “86。”
  “90万!”
  “91。”
  “100万!来啊,继续!”
  “100.5。”
  “110万!看看你报价的那个丢人劲儿!”
  “111。”
  “115万!敢不敢多报点?车神哥?!”
  不管周二楞怎么挑衅,汪言始终都那么沉静,一句废话都没有,深如渊潭。
  最后,终于叫到125万的时候,周二楞突然罢手,笑了。
  “既然你那么想要,就让你一次喽!如果每一块你都敢喊到120多万,全让给你又如何?我看你怎么回本!”
  “聒噪。”
  汪言清清淡淡两个字扔过去,气得周二楞差点掀桌子。
  大少却全然没有理会对方,侧头问吴刚:“刚哥,您这儿可以解石么?”
  吴刚难得露出一个微笑,点点头:“隔壁房间就有小型的切割机,我给你喊人。”
  扬声两句缅甸语,一个青年掀开后面的门帘走进来。
  汪言交出石头,站起身,抻个懒腰,向叶子雯发出邀请:“坐久了窝得慌,叶子姐,活动活动?”
  叶子雯正处于对汪言最感兴趣的时候,欣然同意:“好啊,去看看!”
  黄家俊起哄:“车神,厚此薄彼啊!怎么不请我们活动活动?”
  眼看着虎哥突然窜起来,百分百是要添油加醋,汪大少微微一笑:“我请男人活动,一般都是在拳台上。黄哥喜欢搏击不?有时间可以切磋切磋。”
  黑虎:咦?我怎么突然站起来了?今天天气真好啊哈哈哈……
  装模作样的抻个懒腰,马上坐下,继续看石头。
  我黑虎,做事情最讲究一个专注!
  黄家俊不知道这位大哥是在搞什么,正常和汪言闲聊:“算了算了,我信佛,喝茶就可以,上台可不成。你们去吧,我再看看!”
  黄家俊不动地方,周二楞自然就不方便跟着了,冷哼一声,眼神阴鹜。
  汪言和叶子雯跟着解石师傅来到后进,看到那狭小的房间,索性就没进去,站在门口观望。
  汪言叫上叶子雯,是有别的想法,面对面站定,直接开门见山。
  “叶子姐,我到现在仍然有点莫名其妙,可否为我解惑?”
  叶子雯垂着头,用小高跟鞋一下一下磕着地面,不好意思的回道:“周崇山是我前男友……”
  Σ(っ°Д°;)っ
  我勒个去!
  你们介些有钱人家的孩子,玩的都是些什么?
  心里震惊,影帝汪的表情却丝毫不变,甚至微微流露出一丝笑意:“那你们的感情真挺不错的……”
  “没有!”
  叶子雯有点急,有点脸红。
  不是面对汪言害羞,而是觉得这种事有点掉面子。
  “我俩是性格不合分的手,我提出的!
  主要是吧,圈子里总共就那么多同龄人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撕破脸皮不太好……
  其实我特别反感他总是干涉我的生活,不过那人就那样,性格特别不成熟,比你差远了。”
  渣女!
  你跟我解释那么多干什么?
  才见第一面你就知道我成熟了?
  ……只要不瞎,都能看出来的好吧?!你都快要活成老阴比了你自己心里就没点B数么!
  不过这不是重点,反而激活汪言心里一道灵光。
  不动声色的笑了笑,大少又问:“周哥仍然特别喜欢你,是吧?”
  叶子雯骄傲的挺起胸:“圈子里像我这么漂亮的,最多两三个。像我这么性感的,一个都没有!”
  汪言稍微低头看了看,深信不疑。
  叶子雯的脸蛋吧,又大又……啊呸呸!
  她的脸不大,但是面骨很挂肉,而且肌肉结实,所以看上去既有张小脸又很丰满紧致。
  尤其那张樱桃小嘴,张到最大都未必有营养快线的瓶口大。
  由此可知……
  总之是一个很有特色的美女。
  周崇山不甘心,情有可原,理所应当。
  ……
  料子不大,闲聊的功夫,很快就切好了。
  那师傅似乎不会讲中文,只是满脸喜色的冲汪言竖大拇指。
  叶子雯看到那块未经雕琢的翡翠,立即惊呼出声:“呀!高冰的蓝翡,能出两块牌子,大涨啊!”
  汪言对于专业知识懂得不多,仔细看那块璞玉。
  色泽微蓝,小孩巴掌大小,形状如卵石,上半截透明度极好,下半截带点棉,未经打磨,便已经有种光彩照人之感。
  “好漂亮!”
  叶子雯远比汪言激动得多,纵情欢呼。
  “你好棒!快告诉我,你不是蒙的吧?”
  大少摇摇头:“运气而已。”
  “骗人!跟周崇山顶到底,花125万买来唯一的一块料子,切开就大涨,怎么可能是运气?”
  叶子雯倒是不傻,马上猜到真相。
  但汪言不可能承认,只是微微一笑,再不言语。
  纵然有刻意保持神秘的嫌疑,可叶子雯偏偏特别吃这套,眼神里满是崇拜。
  “开门就大涨,待会你要请客!”
  介个好办。
  “当然可以,想吃什么?”
  “想吃……嘻嘻!”
  伴随着好感度快速突破75,叶子雯突然开始搞事。
  话说半截,舔舔嘴唇,一个媚眼飞过来,只剩最后半点含蓄:“你看着办喽……我想吃点新鲜的……”
  懂了!
  我这周还算新鲜……
  空气中开始弥漫着某种奇妙气息,本来屋里就乌漆麻黑的,特别适合打一场遭遇战。
  结果正厅那边听到叫声,虎哥嗷一嗓子喊出来:“赌涨了?快拿来给我看看,涨了多少?”
  赌涨多少,不重要。
  重要的是,终于证明了光晕影观察法确实有效。
  如果汪言愿意在这个领域深造,掌握足够的经验以后,结合着其余种种鉴定方式,甚至可以在半赌料子中成就战神。
  当然,汪言肯定不会浪费时间学什么鉴玉。
  翡翠市场都快崩了,又不缺钱,有什么必要?
  带着新鲜出炉的蓝翡回到正厅,一片沸腾。
  “卧槽!冰种蓝翡!车神你是天命之子吧?!”
  “乖乖,上手就有……狗哥,你特么真的有那什么灵性审美?”
  “啧啧,小汪你可以啊,开门大吉!”
  “哈哈!我貌刚的原石是最好的,老弟你是一个有佛保佑的人,恭喜恭喜!”
  蓝翡转一圈,又回到叶子雯手里,被她紧紧抓住不放。
  “车神,可以把它卖给我吗?300万你看可以吗?姐姐真的很喜欢,好不好嘛~~”
  她求人的时候,上身微摇,蔚为壮观,而且声音愈发娇嗲。
  孙宏伟怕汪言不懂行情,笑着提点一句:“300万有点溢价,看来小叶是真喜欢。”
  卖是不可能卖的。
  开玩笑,我汪富贵是缺那300万的人吗?
  汪大少微微一笑,气质突然一变,如春风拂面,暖阳初生,整个人凭空又帅三分。
  有诗可证:河畔熏风醉杨柳,桃花流水抚鸾筝。
  尔后,温声开口:“相逢即是有缘,美玉赠佳人更是应该,为免有交浅言深、唐突佳人之嫌,小弟不好直接相赠,那就只收125万,原价转给你吧!”
  事情办得漂亮,话又说得好听,怎么破?
  没得破嘛!
  叶子雯表情迷醉眼泛桃花,啪的一下扑上来,搂着汪言猛亲一口。
  mua!
  咦?
  别的都对,为什么是啪的一下扑上来?
  好吧,那都是细枝末节,不提也罢。
  总而言之,好感度暴涨到81——贴心帅气又会疼人的小奶狗,爱了爱了!
  然后,下一个瞬间,房间里响起“呼哧呼哧”的粗重喘息。
  就如同汪言预料的那样,熊孩子要爆炸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