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生活系男神 > 第442章 光影之美

第442章 光影之美


  孙宏伟拨出一个号码,然后就带着两人在公盘场地里继续转悠。
  “等等吧,待会有人来接咱们。”
  懵懵懂懂点头,汪言刚要再问别的,虎哥突然拉着他蹲到一个摊位前。
  “快看这块料子,龟龟,真吉尔漂亮!”
  汪言低头一看,那是一块直径25厘米左右的开窗石头。
  从切面上观察,那块石头的质地就像装修用的大理石,中间夹着丝丝缕缕的绿色。
  乍一看,那绿意活泼盎然,在石纹中若隐若现,如同一条青龙穿梭于云海中。
  “确实漂亮。”
  汪言下意识点头,看着黑虎似模似样的掏出一管手电,凑上去观察。
  “啧啧,高冰、浓翠,这两条裂不进去太深的话,很有赌头啊……”
  黑虎喃喃自语,越来越兴奋。
  良久才心满意足的起身,趾高气扬的斜睨汪言:“听不懂吧?跟哥学着点!”
  这小心眼儿!
  大少哭笑不得,不过兴致倒是很高。
  接过手电筒,拉上孙宏伟帮忙:“孙哥,教教我怎么看?”
  “好。”
  孙宏伟愉快的应一声,蹲下来现场指导。
  种、水、色、棉、裂,一一详解。
  翡翠的学问很多,汪言作为一个新手,虽然脑子聪明一听就懂,真看石头时却各种抓瞎。
  要真正掌握这些知识,学以致用,需要大量的实践,绝非一日之功。
  正努力着,黑虎又在旁边撩骚。
  “诶,你的牛逼审美呢?别收着啊,该用就用嘛!”
  好气人!
  然而汪大少心里蓦地一动。
  靠技术去看,肯定是看不明白什么了,咱没那水平。
  不如……真就交给感觉?
  这个想法甫一出生,便迅速占满心神。
  和钱没有关系,汪大少只是单纯的好奇——在翡翠原石的内部世界里,是否存在着那种可以被感知到的美?
  试试!
  计议一定,汪言索性丢掉那些专业知识,放开大脑,只以肉眼观察、用心体会。
  手电光打在窗口,照亮一片混沌。
  汪言仔细看着视野内的每一寸。
  光暗的整体轮廓,光芒的散射,晕的形状,影的变幻……
  渐渐的,原石内部,有些东西开始流动。
  如果此刻有人能够看到汪言的正脸,便会惊讶的发现,那双眼睛,似乎是在闪烁着幻彩。
  瞳孔如一团黑洞,深不见底。
  虹膜上的放射型线条,好像被黑洞牵引着,飞快的向中心坍缩。
  从外界折射到眼球里的光线,沿着那些线条,眨眼间就被黑洞吞噬,源源不断、永不停歇。
  ……
  汪言一直以为,强化出来的双眼没有任何卵用,只加了2点颜值。
  看数据确实如此,面板上并没有因为那次强化,而刷新出任何技能或者特性。
  但是,那又怎么可能?!
  面板上不显示,是因为强化程度不够。
  然而实际上,变化早就在不知不觉中发生。
  7天时间,各种大补食品吃掉几十斤,所有的能量和营养都提供给双眼,成为资粮。
  只是,那个过程太隐蔽了,循序渐进中,被汪言一点一点的适应。
  刚好那7天忙得脚打后脑勺,等到汪言想起来再去测试时,整个人已经习惯了新视力。
  当然,确实没强化出来什么异能,这是真的。
  正因为这样,汪言才没当回事儿。
  视力稍微增强一些,只以为是正常的强化结果。
  其实那是一次全面增强,静态视力、动态视觉、微光感应、细节捕捉……
  全都是正常人类拥有的能力,没有哪方面突破极限,但是每个方面都不弱。
  如果仅仅是眼睛的强化,那倒也罢了。
  偏偏在此基础上,汪言又刚刚得到一次审美的强化,于是,在此刻的挂B眼中,原石的内部世界变得奇妙而瑰丽。
  当然,并不是说汪言清楚的看到了原石内部,那是超能力的范畴。
  实际情况是,大少在光与影构成的一片混沌中,观察到了一团“星云”。
  挺拗口的,但是,汪言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。
  就好像常人仰望星空。
  那丝丝缕缕的可能是棉,或者是裂?
  那片阴影可能是石头,或者是质地更优秀的玉?
  更深处影影绰绰,微弱的光芒散发成晕,那又是什么?
  大少统统分不清。
  但是,在最深的某一处微弱光影中,汪言感受到一种独具灵性的美感。
  光、晕、影,交织在一起,不成形象,看上去却很美。
  变化手电筒打光的角度,那片区域的一切都流动起来,更美了。
  大少抬起头,闭上酸涩的眼睛,深深沉思。
  那片区域,未必是美玉,亦有可能是构造奇特的石头,甚至是空腔。
  现在的汪言,更像是一个如同国师般的大摄影师,能从光影中感受美、找到美。
  但是,构成光影之美的东西到底是什么,只有天知道。
  “怪不得你们总说神仙难断寸玉……难!太难了。”
  大少发自内心的感叹一句,结果又被虎哥找到机会开嘲。
  “神仙难断寸玉,那是内行人的感叹,人家判断得出来有货没货、种水、以及大概价值,只是断不出来内部走势。你呐?你这纯属是往自己脸上贴金啊!”
  o( ̄ヘ ̄o#)
  三天不打,你是要上房揭瓦啊?
  汪言瞥过去一眼,似笑非笑的问:“虎哥,咱俩好久没上台了,回去以后,找个时间练练?”
  (⊙x⊙)
  黑虎浑身一抽,瞬间闭嘴,整整消停5分钟。
  大少终于可以舒舒服服的考虑,到底要不要拿下这块原石了。
  首先看标签。
  红色标签,编号30520,底价350万。
  咦?
  此物与我有缘!
  看到编号的一瞬间,汪言就见猎心喜,决定拿下。
  又不贵,是吧?
  抬头看一眼老板,正要问问多少钱肯出手,突然想起孙宏伟的叮嘱,马上忍住,没开口。
  然而摊主更高冷。
  三个人蹲这儿嘀咕那么半天,摊主问都没问一句,既不招呼,又不自夸。
  只是抬起眼皮扫来扫去,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。
  目光在孙宏伟身上停留最久,看汪言……就像是在看石头。
  麻蛋小土豆的,你那是看不起谁呢?
  新手没人权啊?
  这地方做生意的规矩,和大少想象中不一样。
  正想拉开孙哥问问情况,孙哥手机响了,看一眼屏幕,招呼汪言黑虎出门。
  “走吧,来接咱们了。”
  离开摊位,汪言终于有机会把疑惑问出口。
  “真看上那块料子了?”孙哥的笑容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意味深长。
  “嗯。”大少点点头,“想切开来送女朋友,留个纪念。”
  30520,既是三万我爱你的谐音,又挂着三万的生日,多有缘分?
  哪怕里面是块豆腐,汪言都送定了。
  350万而已,根本不值得纠结。
  结果孙宏伟却遗憾摇头,不怎么赞同。
  “那块料子是红色标签,意思是暗标,底价350万,真花350万可拿不下。”
  嗳?!
  大少一愣,随后皱紧眉:“那得多少钱?”
  “去年,那块料子的最终成交价是2400万。”
  孙宏伟一句话出来,汪言又是一愣。
  去年?
  既然都卖出去了,那怎么又摆回来了?
  自家给自家刷钱抬身价的事儿,汪言天天干,所以马上反应过来。
  “噢,是卖家自个儿托的标?!”
  “聪明!”
  孙宏伟竖起大拇指,黑虎堆着笑,陪送上两根。
  两人是真的很佩服汪言的敏锐。
  见微知著,举一反三,是一种很难得的能力和灵性。
  孙宏伟略微一估摸,叹息道:“今年虽然是行业严冬,但是玉商该炒还会炒,现在咱们很难判断那个卖家的心理价位,不好搞。”
  确实不好搞。
  如果人家真的咬死2400万,汪言买不起。
  略一沉吟,又问:“孙哥,要是你判断那块料子的价格,最多能给出多少钱?”
  “窗口表现很好,里面可能有戏,但是那两条裂看上去太深,如果切不出镯子,高冰都铁亏。嗯……1200万吧!”
  孙宏伟的话让汪言心里拔凉。
  差距太大了吧?
  然而打击还没完。
  孙宏伟笑笑,又补上一句:“如果种水不错,但是碎得很厉害,大概能收回来600到800万,如果种水再差点,瞬间变豆腐……所以1200万的风险仍旧很大,是真正意义上的一刀生、一刀死。”
  听完孙宏伟的解释,黑虎彻底缩了:“乖乖,怪不得没人买,那商家想钱想疯了吧?”
  汪言想清楚目标,反倒更坚定了。
  “我倒是不在乎亏多少,如果1200万能拿下,怎么亏都OK,关键是能不能拿下……”
  (⊙?⊙)!
  孙宏伟和黑虎都给吓一跳,表情分明写着五个大字——狗子你又飘!
  孙哥倒是还好,交情浅,不方便说什么。
  虎哥直接开怼:“狗子你轻点装哔咱们还能继续做朋友……”
  汪言只是笑笑,什么都没解释。
  来平洲看到的第一块料子,编号刚好是30520,里面刚好有种触动心灵的美感,如此缘分,已经不是亏赚的问题了。
  只要不是太过分,必须拿下。
  当然,2400万肯定不行,有钱也不能那么挨宰。
  所以很为难啊……
  孙宏伟看出汪言的心思,又摇摇头。
  “难。那摊主明摆着要赚波狠的,如果知道你相中那块料子,只会更加肆无忌惮的拦标……”
  确实如此,真难。
  一时间,汪言也没有什么好办法,只好暂时搁置。
  距离封盘还有一天1时间,到时候再看吧……
  思考间,三人走出公盘场地,门口等着一个典型缅甸长相的青年。
  孙宏伟走上前去,用缅甸语打声招呼,两句闲聊之后,那青年带着三人拐向小巷。
  平洲小镇不大,七拐八拐步行约10分钟,一行人停在一处环境荒僻的农家小院门口。
  院墙拐角闪出来一个小年轻,帮众人打开门,然后警惕的望向四周。
  哟,地下工作者啊?
  汪言看出来不对,却没开口问。
  孙宏伟主动叮嘱一句:“这批料子的来路不方便讲,你俩心里有数就好,进去以后别乱开口。”
  举头三尺有蟹的意思呗?
  大少精神一振,斗志蓬勃。
  这种事没什么好怕的,主要风险都在境外,由卖家担着,对买家而言反倒是好事。
  道理很简单——
  能让对方花费巨大代价带过来的料子,绝对是也木西们从废料坑里淘出来的极品。
  沙里淘金的概率是很低,但是也木西的数量搁在那里。
  几十万也木西,一年能攒出多少好料子?
  特意带来的,必然是优中选优。
  想明白其中关键,汪言心中顿时充满期待。
  赚钱与否倒没那么重要,但是,今天的经历太涨见识了,是一种花钱都买不到的有趣。
  带路的青年把大家领到一间瓦房前,打开门,里面一片漆黑,却影影绰绰的藏着好几个人。
  “谁?”
  房间里传来一声喝问,紧接着,有人拉开灯。
  汪言迅速而隐蔽的扫一眼屋内的环境,不由微微一愣。
  这是一间小客厅,空空荡荡。
  屋里的家具只有一张茶几,以及摆在周围的几张木质座椅。
  正中央坐着一个中年人,典型的缅族长相,宽鼻子,厚嘴唇,皮肤黧黑,眉目拧起来的时候带着一种穷横的凶恶。
  面前的茶几上,堆满石头。
  最大不超过篮球,小一点的形似澳洲芒果。
  茶几搁不下,旁边的地面上又散着一摊,沾满泥土灰尘。
  没见过的人真心无法想象,就是这些泥地里的石头,至少都是几千上万一块。
  客厅里的另外三个人,看上去应该是同伴。
  两男一女,身高好似台阶——180、175、170。
  180与汪言有缘,带着一块钻圈皇家橡树,应该更贵。
  175T恤裤衩拖鞋,脖子上、手腕上都挂着佛珠。
  170与汪言更有缘——打眼一扫,前凸后翘,白得反光。
  看到房间里又进来一批人,钻圈皇橡当即一皱眉,满脸的不耐烦:“刚哥,怎么回事?不是说好的让我们先看么?”
  那位刚哥没理会他,哈哈大笑,走出来与孙宏伟拥抱。
  俩人叽哩哇啦开始讲缅甸语,钻圈皇橡表情阴沉的看一眼黑虎,直接立规矩:“兄弟,先来后到,等我们看完再说!”
  够嚣张!
  汪言跟在黑虎身后进屋,回手关上门,然后才仔细打量钻圈皇橡。
  看着人高马大,满脸桀骜不驯,实则一身散漫,脚下没架重心乱摇,两秒钟就能按倒骑上去一套带……啊呸呸!
  格雷西柔术乃是大杀器,不能轻易动用,算了算了,打起来让黑虎上吧……
  倒不是汪言多有攻击性,只是出门在外,总得防着点人。
  提前做好应急预案,真出事才不慌。
  刚评估完那两个男生的战斗力,佛珠对上汪言的目光,突然一愣,然后皱眉回忆片刻,试探性的喊出一句:“车神?”
  嗳?!
  黑虎、钻圈、170等人都是一愣,扭头看向汪言。
  汪言更纳闷,哥的威名已经传播得如此之远了?
  “我是汪言,您哪位?”
  大少才一点头,佛珠马上大步行来,伸出双手,满脸热情。
  “哎哟真是您啊!13号那天我在魔都看热闹来着,楼道里远远见您一面,刚才越看越眼熟……啊对了,我姓黄,黄家俊,您叫我小二、小俊都行!”
  你怎么不叫黄家驹呢……
  不过这名字一听就是典型的广省人,站到步行街楼上一砖头砸下去,能砸出十几个家俊。
  吐槽归吐槽,汪言很客气:“俊少你好,幸会。”
  没等黄家俊回话,旁边先响起一声惊呼:“这就是你说的那位车神?”
  不用回头看,又娇又嗲的女声,准是170。
  “对!”
  黄家俊马上给那妹子介绍:“汪言汪神,虽然比赛过程不许录像,但是你在网上看过偷拍视频了,开着黄色918的就是汪神!”
  这话信息量好大。
  汪言都没来得及吐槽举办方的管理怎么跟筛子似的,170就大大方方伸来手。
  “汪神你好!我叫叶子雯,当时在国外没能看成你的比赛,后悔了好几天,没想到能在今天这种场合碰到,真巧!”
  哟,又是一个会聊天的。
  那场比赛实际上是大少们的游戏,严格讲,汪言只是车手之一。
  结果她一句“你的比赛”,让汪言那叫一个舒服。
  心情好,自然就大方。
  直接打赏1万块钱,扫出一行信息。
  【叶子雯,24,颜值93,身材95,特殊88,好感度69】
  前面的数据都不奇怪,叶子雯一看就是白富美,时尚靓丽,该有那么多分。
  可是好感度未免太神奇了吧?
  今天可是第一回见!
  大少还是有点低估了那个冠军在富二代群体中的影响力。
  但凡是有超跑俱乐部的城市,现在都已经知道圈里冉冉升起一位车神。
  经济越发达、俱乐部越正规的地方,汪言的名头就越响。
  再具体到DìDū、魔都、CQ、特区、钱塘五个城市,地位够高的二代甚至知道汪言是怎么怼趴下黄一勍的。
  传言这种东西,总是越传越邪乎。
  在喜欢飙车、拥有超跑的二代群体中,汪言已经有点被神话的迹象。
  大部分人确实是半信半疑,但是架不住亲眼看到的人爱吹牛哔啊!
  乔四那种查无实据的大哥都能吹起来,咱们狗哥有偷拍视频、有圈速记录作证,怎么就不能封神?
  汪言自个儿没有意识到,但外界真的早已沸沸扬扬。
  比如黄家俊,乐呵呵的拿自己糗事拉近关系。
  “汪神,那天挨您一顿好打,输掉400万零花钱,回来叶子还笑我蠢,这把我难受的……”
  “你是蠢啊!押汪神不就赢了?”
  叶子雯笑呵呵扯淡。
  黑虎挑挑眉,撩闲:“美女,在狗子亲自下注以前,我都没敢押狗子多少钱……”
  叶子雯眼睛嗖一下放光:“咦?汪神的外号是狗子啊?哈哈哈哈,好可爱!”
  “我的外号是虎子,更可爱!”
  叶子雯眼皮子一耷拉:“大哥,咱能别装嫩别卖萌吗?我对你没兴趣!”
  咦?
  那意思就是对狗子有兴趣了?
  在场的几个人都听懂了,汪言不用听,看着已经涨到72的好感度就知道,小姐姐好像想撩汉。
  黄家俊没什么反应,钻圈的脸色愈发阴沉。
  这货在旁边打量汪言好半天了,不晓得在琢磨啥,反正不是好眼神。
  张扬跋扈、心智不健全的大号熊孩子永远都不会彻底消失,不过可能是慑于车神汪的威名,钻圈暂时没起妖蛾子。
  聊上这么三五句,孙宏伟和那个中年人终于热闹够,转头给汪言和黑虎介绍。
  “我的好兄弟,吴刚。”
  “吴刚,那是我的两个小老弟,信得过,带他们来开开眼界。”
  吴刚会讲中文,而且很流利,就是语法有点怪。
  “既然是吴伟的弟弟,那就是我貌刚的弟弟,你们看东西,价格给你们最低。”
  吴刚应该配嫦娥才对,怎么又搞出来一个吴伟?
  李哥笑呵呵解释:“吴字在缅甸语里是尊称,你们直接喊吴刚就可以,按国内习惯叫刚哥也行。”
  吴刚又对家俊三人道:“今天我只接待你们两批,你们慢慢看,不要紧,价格一样是最低。”
  钻圈阴着脸,突然问:“那如果看上同一块料子,算谁的?”
  他想得到的答案是先来后到,但吴刚给出的答案是:“价高者得。”
  钻圈咬咬牙,显然不太满意。
  汪言却觉得挺好的,反正来这儿主要是奔着长见识,又没打算靠赌石大赚,无妨。
  见大家再没有异议,吴刚再次关灯,只剩下一盏昏暗的台灯照着自己,房间里顿时一片阴暗。
  汪言学着李哥的样子,打起手电看石头。
  看一阵……
  妈耶,看不懂哇!
  眼前的料子不是开过窗的半明料,而是带皮的全赌料。
  外面那层皮,稍微一厚,那真是拿机器都照不透。
  惟有一部分小块料子,皮薄,略微能够照进去一丢丢。
  要是用强光手电从背面打光,正面能透出大片光亮来,那就基本狒狒了。
  汪言最初以为那是牛哔的象征,水头好,透光度高。
  实际正相反。
  那种状态属于结构疏松,致密度差、密度小,晶体间隙巨大,一分钱不值。
  有些骗子专门拿它骗新手,乍一看是挺漂亮,贼透,结果那东西没法加工,更抛不出光来,半年不到就开始发干。
  这东西叫嫩空翡翠。
  老、中、嫩,老种最值钱,因其紧,嫩空是砖头料,因其松。
  看,其实世间道理都是相通的,汪言一学就懂。
  不过大少终究是个今天刚入行的雏,不懂的东西更多,所以还是要虚心求学。
  本来想问孙哥来着,结果一个问题提出来,叶子雯主动接茬。
  那行吧,达者为师,既然你是老司机,上你的车也一样。
  于是叶子雯就兴奋了,把那点有限的知识,巴拉巴拉一顿倒。
  心是好的,却总是对不准位置,戳不正点,颠三倒四的很难形成系统的知识。
  到最后,干脆稀里糊涂当闲聊。
  不过这姑娘不是一个好的聊天对象,声音太嗲,总让人分心,钻圈时不时就扎过来一眼。
  汪大少倒是淡定,言简意赅的应付着,慢慢把所有料子都过一遍。
  最后,从中挑出十来块。
  吴刚带来的原石品质很好,很多都是老坑料,所以表皮致密度极高,仅有少部分透光。
  汪言挑出来的,就是透光性较好的那部分。
  接下来,自然还是老办法,依靠有限的光感去体验美感。
  汪言这边慎言慎行,默不作声的看自己的石头,钻圈却又突然大大咧咧的问:“刚哥,您这石头怎么不开窗啊?料子好,开窗不是赚得更多?”
  言外之意,不知有几分是怀疑。
  吴刚的表情瞬间一变,拧紧眉,狠戾的望去一眼。
  一点不夸张,那一瞬间,一股杀气勃然破体。
  “嘿嘿嘿嘿!我把料子开了窗,还怎么拿去骗外行?”
  几个小年轻都被吓一跳。
  黄家俊最为镇静,急忙缓颊:“刚叔,我的朋友不懂行,您别和他一般计较。”
  “小俊,你放心,我貌刚必定会给你爸面子。”
  吴刚说着给面子,却又冷笑一声,不依不饶的瞪着钻圈。
  “至于你,爱买就买,不然抓紧滚!”
  钻圈气得直攥拳头,却一声不敢吭。
  吴刚的满脸戾气,确实很吓人。
  汪言一早就看出来了,这大叔怕是真正打过仗、杀过人的狠茬子。
  在国内,对方没人没枪,其实不算可怕。
  在境外,搞不好是拎着脑袋跟军阀吃饭的主,顶顶的不好惹。
  想我格斗汪一身硬派功夫,分分钟就能把满屋子人全撂倒,尚且安安静静眯着……哥们,你得涮点猪脑补补啊!
  孙宏伟瞥一眼熊孩子,笑面佛似的帮忙解释一句。
  “小兄弟,隔壁有一屋子豆腐料砖头料,那才是吴刚的利润,现在搁你们眼皮子底下摆着的,不说是个顶个的有东西吧,至少你在外面见不到,安心挑。”
  钻圈脸涨通红,又有点懵,不知道听没听懂。
  反正汪言是明白怎么回事了。
  吴刚之所以不给好料子开窗,是想和豆腐砖头混在一块儿卖,那些东西只能全赌,可禁不起开窗的细琢磨。
  所以不是吴刚做生意不够奸,是孙宏伟的面子够大。
  哦,另外,黄家俊父亲的面子也很够用,否则钻圈根本进不来这屋。
  想通关节,汪言对这批料子更有信心了,于是不再理会闲事,专注挑石头。
  十几块料子一一盘过,真就找到两块特别美的。
  仍旧是那种光影之中的美感,很科学,但未必是好玉。
  默默记住编号,汪言却递出另外一块,请教吴刚:“刚哥,请问这块料子怎么卖?”
  吴刚瞥来一眼,漫不经心的回道:“你给5万5吧。”
  “好。”
  大少点点头,没讲价没问别的,干脆痛快。
  吴刚黑炭皮似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,应该不是因为钱。
  就在汪言打开手机准备转账的时候,钻圈突然开口相拦:“慢着!”
  一声大吼,像要劫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