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生活系男神 > 第437章 帝王汪

第437章 帝王汪


  汪言杀进来的时机,恰到好处。
  黄一勍刚甩完锅,把整件事掰扯清楚了一半,输家们的负面情绪才开始转移,尚未形成大规模的反汪浪潮。
  在这样一个微妙的时间节点上,不管想干什么,都刚刚好。
  初新、刘夜、周建武、春光、夏雨、福生、小方,俱乐部年轻一代最活跃的骨干成员们在汪言身后围成一个半圆,簇拥着新晋冠军进门,冷眼望向黄一勍。
  那目光,既愤怒,又不齿。
  黄一勍心头一突,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,正要开口,人群里突然冲出来一个男青年,直奔汪言。
  “草!刚才是你开的车?!”
  三步并作两步,眨眼间就冲到汪言面前,伸手去抓汪言衣领。
  变故实在太突然,谁都没有反应过来,眼看着两人就要纠缠在一起。
  就在这时,汪言微微侧头,望向青年双眼。
  目光相接的一刹那,青年仿佛看到一个幻影,龙服衮冕,高居王座,淡漠的双眼中写尽千秋权柄、百岁生杀。
  突然,那幻影拔身而起,帝王龙气滚滚而来,瞬间便充塞天地。
  青年的动作顿时一僵,指尖距离汪言只剩不到20厘米,却说什么都抓不下去了。
  建武终于反应过来,拦在前面,暴喝一声:“你干什么?”
  “我……”
  我要干什么来着?
  青年脑海里的幻影一闪而逝,一个恍惚之后,自己都不再记得,只是,心中那股子莫名其妙的忌惮和畏惧,却愈发清晰。
  好吧,其实我就是想过来打个招呼……
  可惜汪言没给机会,轻飘飘一眼瞟过去,然后再没理会,擦着青年的身体走向黄一勍。
  在外人看来,眼前的场景极其诡谲。
  汪言手不动、肩不摇,一个眼神就把青年镇住,轻描淡写至极,简直没法用语言形容那种错位感。
  传说中的杀气?!
  红公子急忙招呼:“小哈,回来。”
  然后忌惮的望向汪言。
  介哥们……莫不是个杀手吧?!
  当然不是。
  现在的汪言,是人间最后一个帝王。
  【超凡逼格】
  【附身卡,使用次数2/3】
  【你可以召唤一位曾经给《道德经》写过注的古代逼王附身,获得相应的气场和逼格】
  【持续时间:10分钟/每次】
  【逼王人选:王弼、宋徽宗、张道陵】
  留存至今的神级卡片,终于被汪言动用,如今,正是宋徽宗附体。
  推开房门之前,大少曾经仔细的思考过,要用怎样的状态完成翻盘。
  教父汪?
  虽然扮演起来得心应手,但是,显然解决不掉眼前的问题。
  一对一,教父足以压制住任何一位普通二代,但是基本不可能镇住顶级二代。
  更不要提,眼前是一票顶级二代。
  国内的环境,注定了一件事——再凶残的罪犯都无法拥有真正的对上威慑力。
  因为你没有一个可延续的组织,没有固定的产业收入和上层影响力,没有一票敢打敢杀的亡命徒。
  所以你只是一个渣渣,哪怕偶尔坐大,仍然没有前路。
  有一个算一个,所有的所谓大哥,都是市级行政单位翻手可灭的杂草。
  吓唬吓唬普通人尚可,牛哔一点的如汪言,甚至可以吓住三四线富二代。
  再往上……
  生活如此美好,别想不开。
  以富贵哥的清醒,当然不可能在一群顶级二代的面前耍狠装教父,对付不同的人要有不同的策略,否则就是搞笑。
  稍一思考,马上想到了那张逼王卡。
  效果够强,但是只有10分钟的持续时间,有点鸡肋,再大的场合撑不住全场,小一点的场面又犯不上。
  今天可不是正好?
  心念一定,气场全开,哈儿比立即倒霉了。
  本来满肚子撞车的火气,仗着人多势众,就想给汪言一个下马威,结果都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,就被帝王汪晾在身后,做了背景墙。
  这么一个插曲意外冒出来,其余的大少们亦受到震慑,一时间有点举棋不定。
  最后仍然是王思明,记着汪言的仇,恨着汪言让自己又亏一票,主动开怼。
  “汪少好大的威风!怎么,扫空赌池仍然不过瘾,还得来踩我们一脚扬名?”
  10分钟之内,汪言就是所有人的爸爸。
  宋徽宗再怎么昏聩,那也是堂堂的一国之君,地位、权柄,都要高于当今的一号。
  家天下,君为父,不是亲爸,胜似亲爸。
  真想怼,能把任何人怼出水来。
  不过王公子就是一根搅屎棍,今天的重点压根不在他身上,汪言拎得清,并不想和他浪费时间。
  于是轻飘飘开口。
  “你我性格不合,做不来朋友,但是在商言商,合作的基础仍在。猫熊和王庭,究竟是谁更缺谁,我希望你能想想清楚。
  今天你安安静静看热闹,回头找个机会,咱们坐下来细聊,可好?”
  嘴上问着可好,眼神却已经从对方脸上移开,展现出一种“到此为止”的强大信心。
  搁往常,以王公子的暴脾气,肯定是“QNMLGBD”,不好!
  理智是啥?
  统统得给我的心情让路!
  但是今天,汪言身上的气场之强,硬生生把王思明压得开始动脑。
  ‘今天的破事儿,跟我没什么关系啊……’
  ‘听李一胥说,汪言好像愿意投资猫熊……’
  ‘猫熊现在是真缺钱……’
  ‘而且钱尚在其次,王庭的主播是所有平台都急需的……’
  ‘我一个看热闹的,犯不上替那帮蠢货顶在前头……’
  左思右想,怎么想都觉得汪言的话虽然不好听,但是极有道理。
  想着想着,三四秒过去,再打算跟汪言放句场面话,已经来不及了。
  索性就一言不发,表示默认。
  在外人看来,就好像是被压得失了声。
  熟悉王思明脾气的人,纷纷瞪大眼睛,差点惊掉眼球。
  敢怼王思明的人不在少数,到了大家这个级别,基本上谁都不需要求谁,身家差个50亿、100亿都不算什么,身份仍然是平等的。
  黄一勍怼王思明、怼付胖子、怼尹精彩,丝毫不手软,就是因为心里清楚:你们拿我没辙。
  同理,你能怼人,人家自然可以怼你。
  王公子服过谁?
  脾气上来张嘴就骂到你狗血淋头!
  现在,居然被一个少年用如此强势的态度,压住了?!
  那些大少的目光里顿时带上深深的警惕,盯着汪言上下打量个不停,却不肯再出声。
  介家伙有点邪性,且看看,莫急……
  三下五除二,帝王汪搞定杂音,终于可以放出手来,把注意力转向黄一勍。
  黄大少看着眼前的玄幻一幕,同样是懵的。
  刚才我要说什么来着?!
  忘了……
  正迷糊着,初新突然扔过来一部对讲机。
  黄一勍吓一跳,手忙脚乱的接住,然后便听到初新带着冷笑的质问。
  “黄大少,张口就是颠倒黑白,你现在怎么这么恶心人?”
  满屋子顿时一静。
  哟,内讧?!
  初新是魔都二代圈里有名的小公主——不止在俱乐部里出类拔萃,而是在整个魔都地界都相当有名气。
  比她漂亮的,身家没有她高。
  比她身家高的,没她年轻漂亮。
  独生女、脾气好、无心商业,让她比当年的刘公主更受欢迎。
  王思明认识她,本就是魔都人的蒋、李认识她,不混魔都圈的尹、陈都听说过她。
  她一开口,顿时让所有人既惊且疑。
  怎么着?
  外面的事儿尚未搞定,你们内部就要开撕?
  暗暗对几个眼神,蒋、李、付、尹、红等人索性往沙发里一缩,打算看热闹。
  行,我们不玩了!
  开始你们的表演吧!
  ……
  黄一勍心里暗暗叫苦,却不敢和初新炸刺。
  骂男人是一回事,骂公主是另外一回事。
  俱乐部里,愿意护着初新的人太多。
  再加上刘夜、徐娇、芳姐等闺蜜的势力,敢惹初新,非得彻底众叛亲离不可。
  眼珠子一转,找上汪言:“兄弟,你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?”
  “呵!”
  初新、刘夜,直接给气笑了。
  汪言主动上前一步,站到黄一勍的面前,居高临下的望过去。
  大少没有直接看黄一勍,而是凝视着他身旁的陈凯。
  一言不发,一秒、两秒……
  陈凯被那种如山岳般沉重的气势压得喘不上气来,就仿佛眼前站着的根本不是一个人,而是某种意志的象征。
  三秒钟不到,便感觉手足无措,心中惶惶。
  大哥,你到底要干嘛?!
  三秒钟一到,汪言突然展颜一笑:“陈哥,谢谢你对我的信任。4000万啊……小弟深感沉重。”
  “啊?!”
  陈凯一愣,没反应过来:“啊……不、不用谢……”
  迷迷糊糊的回完,周围顿时一片哗然。
  拿4000万押注汪言?
  你哪来的信心,哪来的钱?!
  陈凯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大错特错,一瞬间,额头上就布满冷汗,脑袋里更乱了。
  汪言却并没有继续在他身上突破,只是轻轻摆手:“麻烦让让,我和黄哥聊聊。”
  “啊……好。”
  陈凯如蒙大赦,马上蹿起来,让开位置。
  坐在7位大少对面本来就压力山大,结果又杀出来一个汪言,挟着碾压小哈、镇服校长的气势,堂堂正正的碾过来……
  陈凯表示,哥们我真的hold不住啊!
  护卫一怂,黄一勍便不得不直面汪言,肩并肩坐在一块儿。
  汪大少坐得端端正正,四平八稳,脊背如松。
  黄一勍上身前倾,双肘支在膝盖上,侧头窥探着汪言的表情。
  “兄弟,怎么个意思?”
  黄一勍心里没底了,改质询为试探。
  汪言的大招只有10分钟,如今剩一半,实在没时间和野雉拉锯。
  所幸,今天的事也不需要讲什么道理,慢慢掰扯谁对谁错。
  你跟我搞阴谋诡计,做伏地魔,玩老阴比。
  我不一样。
  我不需要任何计谋,堂堂正正碾过去,你拦得住么?
  “我来不是想解释什么,是要告诉你四件事。”
  化身书画帝王,气势并不如何煊赫,却仍然高不可攀的汪大少慢条斯理的开口,周围所有人,都竖起耳朵。
  “第一,你用500万出场费和20%的俱乐部投注奖金请我出战,我应了,交易成立。
  俱乐部几百成员,投在我身上的总金额是2000万,初新、刘夜、建武、春光、夏雨、福生、小方,七个人占到1800万出头。
  余下连你在内的所有人,投注不到200万。
  而外人投在我身上的总金额是……6600万元。
  我很不爽,我觉得你们不够尊重我。”
  黄一勍惊骇欲绝,脸色铁青。
  你是怎么知道的?!
  小胡应该保密才对,不到分钱的那天,你不可能知道的!
  小胡呢?
  草尼玛的!
  小胡和同事们缩在角落,悠然的喝着香槟,表情似笑非笑。
  黄一勍没能想明白关节,心乱如麻,下意识的辩解:“我没……”
  才开个头,汪言便扭头望去,满腹的杀气狠戾,都凝在目光里,化在帝王气场中,顿时将黄一勍的狡辩打断。
  凝视对方整整3秒,汪言方才继续。
  “第二,心情是心情,规矩是规矩,我决定尊重规矩。
  2.2亿是我们在半个小时内能够凑出来的所有现金,你应该感到荣幸,我们陪你梭哈了。
  至于被误伤到的少数人,比如陈凯,我相信他们也会尊重规矩。”
  周围的一片大哥小鸟目瞪口呆。
  去你大爷的规矩!
  把掀桌子讲得如此清新脱俗,你的脸呢?
  不过,这家伙真心是个狼灭啊……
  2.2亿,你怎么敢?!
  然而事实就是,人家不但敢,而且还真赢了。
  胜者为王,不服都不行。
  帝王汪没有受到外界任何影响,不管是惊讶、震撼的眼神,亦或者是忍不住的窃窃私语,都不值一提。
  “第三,讲完规矩,回头再来照顾心情。
  虽然赢了钱,但我仍然很不爽,所以……我不玩了。
  从今天起,我正式退出SSCC,以后,你们不能使用我的任何形象,做任何对内或者对外的宣传。
  我真诚的建议你,别给我机会发飙。”
  黄一勍脸上青一阵、白一阵,看上去是有点怕。
  王思明没能吓住他,付胖子、尹精彩更不行,老阴比一个坑一群,丝毫没有手软,此刻,却真的有点哆嗦了。
  一方面是因为汪言此刻的气场,委实压力惊人。
  另外一方面,是因为汪言实打实的狠。
  2.2亿啊!
  谁敢这么浪?!
  这人是特么精神病啊,是疯的!
  四件事,讲完三件,疯汪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微笑。
  “第四,你欠我的,仍然要还。
  她们的提成不用你管,你要交给我的是,500万出场费,以及237万投注额的20%,总计547.4万元整。
  现金转账均可,多谢惠顾。”
  黄一勍憋屈得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。
  你特么坑我上亿,我都没来得及跟你算账,你连那547.4万都追着我要?
  还尼玛的带零头!
  别的我管不着,这500多万,我要是给你,我就是你孙子!
  黄一勍心中怒极,尽管确实畏惧此刻的汪言,却仍旧打定主意赖账。
  这钱和正常的商业借贷不一样,他不想给,谁都要不出来。
  空口无凭,你咬我啊?
  心中正发着狠,人群中突然挤出来一位大少——李一胥。
  李公子快步走到汪言面前,递过来一张纸、一支笔、一盒印泥。
  “来,签个字吧,黄哥。”
  汪言笑眯眯把那张纸推到黄一勍面前,老黄低头一看,又是一口30年老血。
  借款协议!
  其中第二条是——
  借款期限为10年,从甲方出具上述确认书之日起计,利率以1年期银行贷款利率计,即为每年7.5%。
  付胖子背着手绕过来,扫一眼合同,噗嗤笑出声,然后冲汪言竖起大拇指:“仗义!”
  黄一勍差点没气疯。
  你俩搁这儿跟我说相声呢?!
  仗义你个哔哔哔哔哔!
  “我特么要是不签呢?!”
  黄一勍拍案而起,红着眼睛问。
  逼王卡的时间马上到了,汪言忽然往沙发里一靠,懒洋洋翘起二郎腿。。
  “不签,今天你走不出这扇门。”
  突然大变的气质和做派,愈发……令人感到惊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