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生活系男神 > 第420章 讲戏

  主厨下去,服务生出门,屋里又剩三个人,俩美女受不了那种气氛了,开始努力找话题。
  首先是陆菲,带着初出茅庐的稚嫩和新生代的不管不顾。
  “汪少你多大啊?”
  “19。”
  “哇喔~!”
  “你呢?”
  “34D!”
  噗!
  王海鸥瞄一眼昂首挺胸的陆菲,喷了。
  然后她试图从另外一个角度来了解汪言,正经的问:“汪少,我听说您会是本片的导演?”
  “对。”
  “那您能给我讲一讲您对安博士这个角色的定位、以及对我的要求吗?”
  她对事业是有要求的,之前一直演小成本烂剧,可不代表不想演大成本精品。
  《魔女》的成本够大了,就是导演看上去不怎么靠谱……
  当然,她没得挑,这个机会已经够难得了。
  然后不靠谱的汪导终于认真了一回。
  “我对安博士的定位一个词就可以概括:妖娆毒妇。对你的要求却不简单——你不能刻意卖弄风骚,但是要妖艳的绽放,能做到吗?”
  王海鸥被汪言定定的注视着,那双眼睛似乎能看到人心底,感觉压力山大。
  “我尽力!”
  “尽力可不够。”
  汪大少不客气的摇头,表情微微凝着,一瞬间气场全开。
  “进不去状态、达不到标准,我随时有可能换人。在我这儿,紫韬都没有特权。”
  王海鸥懵了。
  她记得很清楚,第一次在华艺庆功宴上见到汪言时,对方和善的点头微笑,分明是个人畜无害的小少年。
  当时是她主动移开目光,感觉这“孩子”没有什么接触的价值。
  在预想之外的情况下再次面对面,她终于发现,那种属于金主爸爸的强硬并没有因为年龄而削减,反而愈发的决绝。
  一瞬间,她就软下来。
  “好,您看我表现!”
  陆菲双眼放光,激动得满面潮红。
  哇!是个大佬耶!
  经纪公司没骗我,果然挂上一条大鱼!
  像她这种野路子,暂时还没有调整好心态,对圈子和前途充满不切实际的幻想,总想着鱼大不大,不会考虑自身的力气够不够。
  所以做事很功利,却又极其天真。
  “汪导汪导,你觉得我能演个什么?”
  汪言逗她:“演条蛆?”
  “我可以的我可以的!待会就演给你看!”
  一下子倒把汪言整不会了,蛆咋演?
  哑然失笑:“你挺有意思的。”
  “哇!汪导你又夸我了,两次了!”
  “啊?!”
  汪言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很纳闷。
  陆菲大大咧咧的提醒:“漂亮!”
  晕!
  那个啊……
  这姑娘是真野。
  一瞬间,把大少的邪火都给勾起来不少。
  王海鸥不晓得这俩人是在打什么哑谜,主动打岔,强行参与:“汪导,今天说好我请客的,您可不能和我抢。”
  刻意软化声线,拉长尾音,娇滴滴的女人味顿时润出。
  大少没有正面争,反问:“你能拿到多少片酬?”
  王海鸥瞟一眼陆菲,然而汪言并没有收回问题的表示,她只能忍着别扭,据实回复。
  “好一点的话,可以谈到4、50万吧……”
  汪言马上想起安晓芳的原话:“便宜好用。”
  介是真便宜。
  至于好不好用……暂时不得而知。
  大少没有就价格发表任何看法,只是信心十足的鼓励一句:“等到魔女上映,你就有资格挑选代言了。”
  其实汪言只是实话实说,但这句话却像春药一样,点燃了她们两个心中的火焰。
  王海鸥激动也就罢了,陆菲跟魔女搭不上任何关系,居然更兴奋……
  emmm,是个奇葩。
  接下来,陆菲完全无视了王海鸥的存在,向汪大少展开了剧烈的攻势。
  “汪导,我不太会喝酒,现在腰都有点发烫,不信你摸摸看!”
  汪大少瞥去一眼:“要钱么?”
  “开什么玩笑,当然不要啊!”
  “哦,那不摸。”
  瞬间就把陆菲整不会了。
  王海鸥噗嗤一声笑出来,媚眼流波的打趣:“汪导,人家小妹妹仰慕你,您怎么张口闭口都是钱啊……”
  “因为钱是最干净的交易筹码。”
  大少端着酒杯,冷静得近乎冷酷。
  “别的承诺,我既给不出来,又不想给,总不能骗你们吧?”
  王海鸥被列为陆菲的同类,表情有点微妙。
  汪言冲她笑笑:“你还好,扛骗。像这种小丫头,被骗几次以后,指不定会歪到什么程度……”
  王海鸥微微动容,陆菲却突然扑过来,搂着汪言,mua的一下亲上大少脸颊。
  “汪导,你尽管骗我吧!我不怕被你骗!”
  汪言斜睨她一眼,拉下脸:“滚一边去,念在你分高,一夜给你5万,别的什么都没有,爱要不要!”
  噗!
  王海鸥又喷了,愕然盯着汪言看,满脸都写着五个大字——
  还有你这么哄抬批价的?!
  大少挑眉:哥花钱有经验,就是有钱任性,怎么着吧?
  陆菲没听懂“分高”是什么意思,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发花痴。
  “要要要!我还有一样东西谁都没给过,你都拿去!不骗你,和我的纹身是一个颜色哟……”
  汪言被她蹭得,太阳穴突突的跳。
  王海鸥傻眼了,感觉有点看不懂这个世界了。
  现在的小姑娘,都这么张扬的吗?
  正懵着,汪言突然以更张扬的姿态扭头望来:“她自己扛不住。愿意来你就同来,不愿意就维持着简简单单的合作关系,大家都忙,别把时间都浪费在互相试探上。”
  王海鸥15岁做模特,从底层一步一步混到今天,不是什么都没经历过的小姑娘。
  即便如此,仍旧为汪言的直白霸道而感到惊讶。
  懵哔片刻,她开始权衡利弊。
  合同还没签,签了也随时都能毁,几十万的片酬,违约金才几个钱?
  这是一柄悬在头上的利剑。
  汪导没有逼迫的意思,但是她不敢高估人性。
  另一方面,汪言才19,长相不赖身材不赖气质更是出众,纯正的小鲜肉,这让她想想就心头火热。
  谁占便宜还真不一定呢……
  沉思5秒不到,她默默一咬牙,主动贴过去,轻声道:“你别说大话,姐姐可不一般呢……”
  汪言信了。
  她的经历绝对不少,却仍旧能够保持住88的高分,绝对是天赋异禀。
  这就和她丝毫未崩的素颜一样,是老天的厚爱。
  否则,也不会引起汪大少的兴趣。
 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。
  开个总统套,讲戏,指导演技,中间小憩30分钟,终于把新光环的技能用上了。
  结果很完美,收到崇拜的眼神,以及差点就要喊爸爸的求饶。。
  当补习班终于下课的时候,汪言神清气爽,心情舒畅,积攒的压力消散一空。
  正美着,叮的一声,死猪系统上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