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生活系男神 > 第409章 卡神
    到魔都是下午,晚上的时候,褚鸿组了一个小局。
  
      与席的有浦发、中信、兴业、工行、浙商等五家银行的中高层领导——
  
      所谓中高层,大概就是魔都分行副行长、信贷中心主任的级别,跟总行领导存在着地位上的巨大差距,但是均为业务中坚,实力并不差。
  
      另外的陪客是魔都城投公司的副总经理,以及一位文化口下级单位主管。
  
      两位陪客的级别都不算高,却同样是管事儿的主。
  
      然后是刚回国的艾总,嘉里酒店总经理,汪言的老朋友。
  
      最后一位是经营着一家中型民企的谢顶“青年企业家”,全程服务,并且负责买单。
  
      严格来讲,王庭娱乐的市值,没比人家公司高到哪儿去,但是,地位截然不同。
  
      那哥们求着银行贷款,汪大少被褚鸿当神仙,没法比。
  
      一群中老年男人吃吃喝喝吹牛哔,是一件顶没意思的事儿。
  
      汪大少耐心陪着,话不多,显得极其低调谦虚。
  
      顿时又给全场领导留下深刻印象。
  
      在社交场合上,汪言是越来越会拿捏那个度了。
  
      年轻人经常不懂得正确区分何时该发力、何时该藏拙,要么太外放,失之莽撞,要么太拘谨,失之畏缩。
  
      其实很简单。
  
      当进入一个新环境,谁都不了解你的时候,不妨高调些,通过一些手段来展现自己,哪怕直接吹吹牛哔都是好的。
  
      你不吸引到足够的注意,谁都不会有耐心慢慢了解你。
  
      现在这年头,大家都浮躁,两三次接触就能给一个人贴上标签。
  
      但是,假如已经有人了解你,并且愿意围着你转,那么就不妨低调一些。
  
      自己吹牛哔哪有别人帮忙吹来得舒服?
  
      这时候正适合经营形象。
  
      你表现得越是谦虚低调沉稳,大家就越是乐于接受你,把印象分刷爆,以后办什么事都方便。
  
      今天的局,原本就带着目的。
  
      那些副行长、信贷主任、卡办主任来的时候,最低目标是和汪言搭上线,最好结果则是发出去一张卡——
  
      高端卡种,每个行都有任务。
  
      在银行待过的人都知道,那些顶奖顶罚的任务一旦压到头上,有多难受。
  
      因为门槛就在那儿放着,再怎么挨罚,都不可能把高端卡胡乱发给搬砖工,一旦出事儿,比挨罚更惨。
  
      比如招商ae黑,任务压到营业部,网点宁可自掏腰包帮客户负担年费,都要保证持卡客户信用良好、资产充足。
  
      额,所以招行的百夫长黑金卡是发得最滥的,额度同样最低。
  
      但是没办法,奖惩制度搁在那,不想点歪招儿,绩效真不够扣。
  
      所以,汪大少这样的高净值客户非常重要。
  
      只要捞到一条,一次差不多能完成小分行的全年任务,大分行的几分之一。
  
      大家确实不清楚汪言有多少家底,但是有褚鸿在帮忙吹牛哔啊!
  
      不止褚鸿,艾嘉良吹起来更是不遗余力。
  
      香记的总统套一住就是十多天,搞个活动让嘉里的扒房至今要排队等位,衣食父母的牛哔不吹,要这嘴有何用?
  
      然后,汪大少稍微一松口风,几家银行就蜂拥而上。
  
      席间当然没法儿细谈,但是不用想,从明天开始,肯定拼命催。
  
      褚鸿红光满面的,特别开心,只觉得是汪大少愿意给自己面子,死活要去进行下一场,拍着胸脯喊:我安排,都别抢!
  
      打死褚鸿都想不到,汪言现在是真缺钱了。
  
      其实不怪他,那笔贷款如今就在王庭娱乐的账上躺着,汪大少一分都没有挪用。
  
      至于那笔存在民生的私人存款,更是稳如泰山。
  
      换谁能想到,汪言缺钱缺到要等信用卡救急?
  
      虚虚实实的套路,大少是玩得越来越溜了。
  
      接下来的项目,汪言没有全程参与,洗个澡按按脚,等他们支起牌桌,挥手告别。
  
      年龄段不同,玩不到一块儿去,大家都给予了充分理解。
  
      回去的时候汪言还在想——到底是因为身在金融系统所以爱打牌,亦或者是人到中年就爱打牌?
  
      想不明白。
  
      坐着艾嘉良的车回酒店,艾总盛情邀请汪言参加香格里拉集团的年度回馈计划,新加坡旅游,聚集全球高端客户,既是玩,又是拓展人脉的好机会。
  
      汪大少婉言拒绝。
  
      听着就没什么卵用,真正的高端客户绝对不会感兴趣,愿意去的估计都是些网红和投机分子。
  
      作为消费的大爷,汪言的态度很清晰——
  
      咱们就是消费者与服务者的关系,睡的时候让哥舒舒服服的,睡完哥就走,别扯别的。
  
      跨国社交?
  
      不怕跨步太大扯到蛋!
  
      一夜无事。
  
      第二天8点半,手机开始不停的响。
  
      用两天时间,把五家银行挨个跑一圈,很轻松容易的申下5张新卡。
  
      额度都在500到1000不等。
  
      不算高,但好处是大部分都不需要存款定额,条件很宽松。
  
      唯独宇宙行那张百夫长卡,额度1000万,需要给银行1000万存款。
  
      毕竟是宇宙行嘛,可以理解。
  
      总之,1000万现金换来3000万信用额度,血赚。
  
      不过再怎么加急,下卡都需要一定时间,不晓得能不能赶得上月末……
  
      反正尽到努力了,汪言不再着急。
  
      实在不行,就从王庭娱乐预支一部分下个月的分成吧。
  
      忙完那5张信用卡的事儿,汪言仍然没闲下来。
  
      满打满算,这才六家银行。
  
      不算比较高冷的农行、中行,剩下多少家商业银行?
  
      20家往上。
  
      汪大少没开口子的时候,那些人是联系不上他,现在开了口子,新朋友每个人都有几个业内熟人,顿时就把汪言缠上了。
  
      一开口都是:“汪少,务必给个薄面,老哥必有回报!”
  
      得,那就继续呗。
  
      又是两天,交出去十三份申请。
  
      有些行是年终需要冲刺任务,有些行已经完成定额,商量着年后1月份再提交,各行有各行的实际情况。
  
      不过共同点是——都很简单。
  
      神豪汪在这方面享受的待遇是顶级的,基本都是卡办负责人直接联系,特邀办卡。
  
      有钱人的世界啊,真是各种不守规矩!
  
      一眨眼,新添十三张卡,零零碎碎的额度大概会增加5000万,请叫哥卡神!
  
      真正忙完,已经是24号了。
  
      卡神汪归心似箭,马上订机票回帝都。
  
      陪三万过节去!
  
      结果刚落地,又有事。
  
      安晓芳说,管琥和小钢炮想请咱们去参加老混混首映礼,晚上有个答谢宴。
  
      刘璃说,明天圣诞夜,姐妹们想聚一聚。
  
      明天的圣诞聚会肯定要参加,好久没跟大家一起热闹了,来得正好。
  
      至于答谢宴……汪言兴趣不大。
  
      结果安晓芳告诉大少,屋里韬韬会参加,想亲自和汪言谈谈,毕竟大少既是剧作家,又是制片人兼副导演。
  
      一个小配角,屁事儿真多!
  
      汪大少刚一皱眉,安晓芳终于讲到重点:“如果谈得拢,紫韬愿意降薪至500万参演……”
  
      卧槽,那得去!
  
      汪言其实不差那点钱,但是电影投资和消费是两码事儿,演员片酬越低,投资回报比就越高。
  
      那玩意,是一个挺重要的指标,可以拿出去吹牛哔的。
  
      上映前让媒体放风“总投资2亿重量级大片”,炒作拉人进电影院。
  
      下线时让主创团队亲自澄清“投资只有3000多万”,立个小成本大回报的榜样。
  
      吃瓜群众一看,嚯,王庭影业真牛!
  
      下次再拍片子,放出个消息就有人期待。
  
      美不美?
  
      汪制片现在真是,会做事,更会套路,在骚的路上一去不回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