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生活系男神 > 第384章 顶尖制片人

第384章 顶尖制片人


  借着李一胥的光,汪言终于有机会逛一逛传说中的MUSE酒吧。
  很神奇,一家实质上的club居然开在港岛广场4楼,而且招牌上面挂着一个大大的2。
  门脸也就那么回事,已经不能唬住见识日涨的汪大少,但是中午去夜店可是挺新奇的一种体验。
  酒吧尚未营业,空空旷旷,没开灯,一股杂乱而萧肃的气息扑面而来,叫人很难想象,夜里霓虹全开以后的那种光鲜奢靡。
  服务生没什么精神,但是足够恭敬,领着汪言来到架空二层的VIP区。
  李一胥等在包厢门口,见到汪言,热情的上来握手拥抱。
  “兄弟,今天真帅!”
  “胥哥别闹,我哪天不帅?”
  李一胥拉近关系很有一套,汪言没装高冷,笑呵呵跟他开玩笑。
  包厢装修得很漂亮,灰、黑、金三种色调完美结合在一起,奢华大气又没什么暴发气息,比外面的观感更好。
  包厢里只有一个人,是个女人。
  40出头,圆脸,戴着无边框眼镜,气质亲和但眼神锐利。
  “安晓芳,大晟传媒总裁,业内知名制片人,我叫安姐,你跟着叫就行。”
  “安姐,这是我朋友,直播界鬼才,王庭娱乐幕后boss,汪言汪少。”
  李一胥用两句话给两人分别做完介绍,汪言和安晓芳的目光对在一起,有一个瞬间的互相打量。
  汪言没有什么特殊感觉,安晓芳却倍觉惊艳。
  这少年好强的气场!
  安晓芳和嘉里艾总不一样,不是一个纯粹的服务者,而是一个站在娱乐圈上层的掌控者,审视过不知道多少帅哥美女。
  汪言给她的第一感觉就不一样。
  所谓居移气养移体,真正的贵公子是演不出来的。
  大荧幕上看着再怎么贵气的角色,去看拍摄现场,多半都是浮夸而割裂的表演。
  什么优雅从容温润如玉,统统都是扯淡。
  汪言身上却有一种特别不简单的东西,具体是什么,安晓芳一时间形容不出来,却感受得到那种强烈的气场。
  之前听说汪言是煤二代,安晓芳心里不免有些轻视,此刻却尽数打消。
  有意思!
  谈谈看吧……
  落座的功夫,汪言扫一眼茶几,眉梢一跳。
  香槟配鸭货,辣炒海鲜,果盘薯片,牛排烤翅,以及蛋炒饭。
  神奇的环境,神奇的午餐。
  “我早上就没来得及吃饭,饿得不行,我先垫垫。你俩随意点,咱们边吃边聊。”
  安晓芳亲切的招呼汪言和李一胥,端起小碗,给自己盛了一碗蛋炒饭。
  有意思。
  汪言看到安晓芳吃得香甜,直接端起蛋炒饭盘子,问李一胥:“给你拨一碗?剩下的归我。”
  动作自然,语气更自然。
  “行。”李一胥没客气,自己拿碗,“我饭量小,大半碗吧。”
  都没怎么寒暄呢,开吃了。
  但是气氛却很好,没有商业谈判那种针锋相对和功利,真就像是朋友小聚。
  边吃边聊,汪大少终于知道安晓芳是什么级别的大姐了。
  锦衣卫、叶问1、叶问2的监制、制片、发行人,小时代12的制片、发行、出品人,够不够牛批?
  汪言都吓一跳,没想到李一胥一出手就请出这么一位大咖。
  安晓芳不是韩三爷、华艺王大那种广泛挂名的制片人,而是实打实的出品制作人,《锦衣卫》算是第二制片,小时代两部曲是第一制片。
  而大晟传媒本身就是一家涵盖制片出品发行业务的影业公司,是正经八百的食物链上层。
  这位姐在娱乐圈的能力和人脉,稳稳的能排进前百名。
  其实权势倒在其次,汪言最看重的,就是她的三部动作电影制片经历。
  国内有动作戏制片经验的制片人,满打满算就那么些,去掉那些不可能接外部戏的公司老板,没剩几个。
  而安晓芳在发行营销上,水平很是值得信赖。
  小时代是不是好电影?
  汪言没看,不敢妄加评论。
  但小时代系列肯定是成功的电影,圈钱圈得尿崩一般畅快。
  汪大少不图《魔女》能赚多少钱,可是很希望《魔女》火,这就需要一个有经验又有能力的制片人做项目发起者,以及营销推手。
  如果能谈拢……基本就是她了!
  汪大少对安晓芳非常满意,但是,安晓芳对汪言却仍在考察中。
  每一句看似是闲聊的闲聊,几乎都是在探汪言的底。
  而且,探得天马行空羚羊挂角,水平高得一批。
  “汪少是第一次来MUSE玩?”
  “对。”
  “嘉玲的MUSE一店以前可是魔都、港岛明星的大本营,特热闹,可惜现在的MUSE2已经没有那种人气,外滩MUSE更是差点意思。”
  汪言有点接不住,对娱乐圈真心不熟。
  主要是没搞懂她的意思,本着少说少错的原则,笑笑拉倒。
  安晓芳又感叹一句:“不过怎么都比DìDū美丽会强,曾经的明星会所,居然开到快停业了……”
  汪大少已经意识到,这两句话应该不是漫无边际的感慨,却实在听不明白。
  歉然一笑,道:“我岁数小,不怎么去酒吧。”
  安晓芳见状,立即确定了汪言的成色。
  真的是个门外汉,纯白的那种。
  魔都MUSE,DìDū美丽会,其实代表的是两个明星大本营。
  不用去过,如果在娱乐圈有关系有背景,肯定会听说过,毕竟大陆就那么几家由知名影星开办、圈内人常去的夜店。
  安晓芳顿时对汪言兴趣寥寥。
  外行人是容易坑,可是矿省煤老板现在却是最难坑的。
  自打12年煤老板投资热退潮,现在一年碰不到几个敢投影视项目的矿省二代,就算有,都是为了捧小蜜,抠抠搜搜又谨慎得不行。
  被坑怕了。
  而且汪言一看就是很聪明、很有城府的那种大家子弟,不好打发。
  又是纯外行,做不出什么精品项目。
  既没有钱景,又没有前景,太没意思了。
  作为一条站在顶层的大鳄,安晓芳不想再为这种看不到收益的破事儿浪费时间。
  瞥一眼李一胥,暗怪这孩子浪费自己的时间,安晓芳准备再敷衍两句,寻机结束今天的会面。
  就在这时,汪言从包里掏出剧本,递到安晓芳面前。
  “安姐,我自己搞出来的剧本初稿,请指正。”
  嗯?!
  你还挺不自量力的啊?!
  你要是肯演戏,我花多大力气都敢捧你。
  20岁不到,学个万金油的经济学专业,就敢学人家搞创作?!
  安晓芳简直想笑,但是李一胥的面子得给,毕竟是合作伙伴的亲侄子。
  得,那就扫两眼吧,找几个错处,好让这漂亮孩子死心。
  安晓芳接过剧本,不动声色的对汪言笑笑,低下头。